[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宿迁两名患者疑因注射齐二药针剂死亡
(博讯2006年5月29日)
    来源:现代快报
    
       昨天下午,宿迁市人民医院医教处陈邦桐处长确认,该院于今年1月16日购进了一批共计1万支的亮菌甲素针剂———这批药由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厂生产,且是国家认定的假药。截至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厂假药事件被曝光、5月13日该院全面停用亮菌甲素时止,1万支中的7500支已经被使用。 (博讯 boxun.com)

    
      据陈处长得到的名单显示,住院部共有158名左右的病人使用了亮菌甲素(其中有部分人被重复登记),门诊部约有113名病人使用了该药。其中有两名住院病人已经死亡,一人名为王理光,另一人名叫王西勇。院方没有确认两人的死亡与使用假药有关系。
    
      死者王西勇治疗全程回放
    
      入院:用了55支亮菌甲素
    
      确诊:病毒性肝炎、未分型、急性黄疸型
    
      用药:从住院的第一天起,一直在使用亮菌甲素针剂。一天用5支,住了11天医院,用了55支亮菌甲素。
    
      5月4日下午5点,27岁的王西勇死在了自己的家中,这是一个他家人无法接受的事实。因为王西勇年轻力壮,只是在两个月前得了肝炎。
    
      据王西勇的家人称,今年3月上旬,在宿迁一家饭店做厨师的王西勇突然感觉不舒服:厌食,皮肤发黄,人整天没精神。
    
      3月23日,王西勇来到宿迁市人民医院再次检查,被确诊为“病毒性肝炎、未分型、急性黄疸型”。
    
      当天,王西勇办理了手续后住院治疗。
    
      “一共在宿迁市人民医院住了11天。”事后胡文莲才得知,从住院的第一天起,王西勇就一直在使用亮菌甲素针剂。“一天用5支,住了11天医院,用了55支亮菌甲素。”
    
      宿迁市人民医院进的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厂生产的亮菌甲素都是2毫升装,据该院传染病区的医生称,亮菌甲素被广泛应用于治疗肝炎,在控制胆红素上有比较好的效果。出院:继续使用亮菌甲素
    
      医嘱:继续使用亮菌甲素,并注明5毫克的字样
    
      用药:从宿迁市人民医院买回六盒亮菌甲素,每盒4支装,共计24支
    
      4月4日,王西勇出院。王西勇家人从医院获得的用药明细单上显示,王西勇住院期间共使用了“假密环菌素A针”共55支,单价17块5,总价962.5元。
    
      宿迁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向记者证实,所谓的“假密环菌素”就是亮菌甲素的另一个名称。
    
      出院后,王西勇在家继续治疗。在他的出院记录上,他的主治医师刘万成开出了医嘱,让他继续使用亮菌甲素,并注明了5毫克的字样。
    
      胡文莲说,5毫克的意思就是每天使用5支。她回忆,自己共四次从人民医院买回了六盒亮菌甲素,每盒4支装,共计24支。病情恶化:发烧呕吐全身浮肿
    
      用药:村医每天为王西勇挂四支亮菌甲素
    
      病情:曾一度稳定,但4月12日突然发烧且呕吐
    
      李金忠是宿迁市宿豫区小岑村的村医。王西勇在家挂亮菌甲素,他帮过好几次忙。
    
      在问了王西勇的病后,李金忠自作主张把宿迁市人民医院建议的一天5支的量降为4支,这让王西勇的家人到现在都很感激他,“如果一天挂5支,说不定王西勇死得更快。”
    
      李金忠告诉记者,之所以降一支的量,是因为他一直觉得水挂多了不好。
    
      然而,就在王西勇送爱妻胡文莲回张家港打工的第三天,病情突然恶化。
    
      王西勇的父亲王明安告诉记者,4月12日,王西勇突然发烧且呕吐,但却吐不出东西来。“而且他当时已经有浮肿,并至全身浮肿。”再次入院:出现间歇性昏迷
    
      诊断:乙戊型(肝炎)重叠感染,急性肾功能衰竭
    
      用药:入院第二天,王西勇又挂了一天水———5支亮菌甲素;第三天起停用,转而对其进行透析
    
      到了4月12日下午3点钟,王西勇的状况更加恶化,呕吐剧烈且频繁。家人找来车把他送回了宿迁人民医院。在医院的记录上,他此次入院的诊断为“乙戊型(肝炎)重叠感染,急性肾功能衰竭”。
    
      胡文莲告诉记者,第二天,王西勇又挂了一天水———5支亮菌甲素。
    
      “医生告诉我们,王西勇的病情重点已经转移了,肝炎比较次要了,现在是得了尿毒症,”胡文莲说,因此从入院的第三天开始,亮菌甲素停用,转而对其进行抢救,重点就是维持其肾功能。
    
      14日晚上,王西勇接受了第一次透析,但他的情形并没有因此好转。15日,第二次透析,在透析进行时,王西勇说自己耳朵听不见,并且眼睛开始发花。
    
      17日、19日,王西勇又做了两次透析。“他的情况糟糕到不行了,耳朵听不见了,”胡文莲说,家人没有办法与他交流,只能在纸上写字给他看,“他一开始还能说话,后来话也不能说,只能写字回答。”
    
      随着视力的不断下降,家人写给王西勇的字也越来越大,最后的字有香烟盒大小,而且用笔反复描黑,描粗。
    
      4月21日开始,王西勇出现间歇性昏迷。在4月23日,胡文莲用手机录下了王西勇的一断话,这段录音里,王西勇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重复着两句话:“我惨,我好惨。”再次出院:5月4日死于家中
    
      原因: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放弃治疗
    
      结果:5月4日下午5点,27岁的王西勇在家中死亡
    
      4月25日,王西勇出院。家人告诉记者,之所以出院,是因为想要放弃治疗。“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再治疗已经承受不起了,而且我们觉得治疗没有意义了。”
    
      胡文莲说,医生告诉他,“能用的都用了,没有效果。”
    
      王西勇再次回家,用当地的话说,就是“回家等死”,他挂了一些营养液维持生命。
    
      5月4日下午5点,27岁的王西勇在家中死亡。
    
      记者调查
    
      共有两人死亡
    
      在王西勇死后一个星期后,王西勇的家人在看电视时,突然发现国家全面禁售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厂生产的多种药物,其中就有亮菌甲素。
    
      又过了几天,胡文莲从网上查到了国家禁售的亮菌甲素的批号。“当时家里就只有一个亮菌甲素的盒子,上面写的批号是‘06022703’,而这个批号正是国家禁售的批号之一。”
    
      再看广东已有使用该药的病人产生不良反应,胡文莲和家人对王西勇的死就更加怀疑:“广东的病人也都是使用了亮菌甲素后出现了急性肾衰竭,和王西勇的情况是一样的。”
    
      胡文莲在一个星期前,也就是5月20日左右找到了宿迁市人民医院医教处,也找到了宿迁市药监局。“他们都听了我的反映,也派人调查,但直到现在也没有答复。”
    
      5月24日,当地媒体刊发报道,题为《我市尚未发现齐二药厂假药》。文章引用当地药监局一部门负责人的话说:“经过10天在全市4000多家涉药单位进行调查发现,亮菌甲素注射液在市区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招标中未中标,也就是说,宿迁市区医院没有使用该药品,各大药店也未发现该药。”
    
      胡文莲见到此报道后,非常气愤。
    
      昨天下午,记者和王西勇家人一起来到了宿迁市人民医院。医教处处长陈邦桐和一个同事正在整理一个表格,名为《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有关假药的临床使用情况记录》。
    
      “我们加班就是为了整理,调查假药的事,”陈说,上述表格有约20页左右。在另一份表格上,已经有了汇总,他说,现初步统计的结果是,住院部病人有158人左右使用了亮菌甲素,其中有小部分重复登记。
    
      在有王西勇名字的一页上,他的名字后面被红笔画了一个圆圈。陈邦桐解释说,红圆圈的意思是,人已经死亡。王西勇的名字上面有一个人,名叫王理光,他的名字后面也有一个红圆圈。
    
      陈邦桐确认,王理光也已经死亡。但情况和王西勇有所不同,“这个病人入院时,肾功能就有问题。”
    
      在另一份写有“门诊113人”字样的表格上,写有这些病人的姓名和用药数量。
    
      陈邦桐称,这些病人并不一定是使用了假药批次的亮菌甲素的,而是一阶段以来所有使用了亮菌甲素的病人情况。
    
      他说,宿迁市人民医院于今年1月16日购进了后来被判定为假药的亮菌甲素,“总量为1万支,到本月13日封存时,还有2500支,共使用了7500支。”
    
      对于当地媒体报道的亮菌甲素未能通过招标采购的说法,陈邦桐予以了否认。他称,自2002年以来,亮菌甲素即中标,并开始在人民医院中使用。但他没有同意拿出采购中标的证据。
    
      陈称,他们要在今天早上将统计的结果上报给宿迁市卫生局,并于近日上报给江苏省卫生厅。对于王西勇家属“给个说法”的要求,他称自己现在无能为力,只有等待上级部门的决定。
    
      快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快报特派记者言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齐二药”假药事件,已查封三百多万支.
  • “齐二药”假药事件已造成9人死亡
  • 宁夏、青海、陕西、大连等地查获大量“齐二药”假药
  • 黑龙江药监局行政处罚:拟吊销齐二药生产许可证
  • “齐二药”检验室竟无人会图谱分析
  • 中国卫生部:停止使用齐二药和泰兴化工相关产品
  • “齐二药”因造假药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查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