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革 社會怨恨的積累與爆發
(博讯2006年5月16日)
    關向光/政大東亞所副教授(台北市)
    
     (博讯 boxun.com)

    今天是中共正式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四十周年。過去文革研究多以權力鬥爭、政策分歧、反官僚主義、中蘇意識形態論戰等為主,晚近的文革研究則已不滿足於上述的「毛中心論」,更想追問的是:為什麼文革時期到處充斥著暴力?為什麼即使是素不相識的人也要激烈對立打派仗,非得打到你死我活方休?這個問題意識使得文革研究的焦點轉移至群眾及暴力。
    
    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員劉小楓從「怨恨」的角度討論文革,指出「反走資派的意識形態修辭,為不滿的社會成員提供了表達侵犯性情感和訴諸暴力的報復行動的契機」,而其動力則來自於文革前預先積聚的怨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白霖認為,中共建政後為便於管理,採取了三種做法:一、人人都被貼上階級地位標籤,使「右派」或「壞份子」的家庭永無抬頭之日;二、所有的人都從屬於工作單位,生活的每一層面都受制於上級;三、接連不斷的各種運動使得人人自危,恐怕下一個挨整的就是自己。這三種控制人民的手段引起的怨憤長久積壓後,便在文革的暴行中浮現。
    
    換句話說,文革之所以暴力盛行,就是因為文革前的社會積累了太多的矛盾,在毛澤東把社會控制的閘門拉開後,洪水猛獸一湧而出,幾乎不可收拾。
    
    不過,文革暴力並非完全來自於怨恨,「從眾」及力求表現,證明自己革命的純潔性,一樣值得重視。中共建政後判別一個人的「好」與「壞」,概以階級標準取代傳統道德標準。好的階級有高的社會地位,壞的階級則是「政治賤民」。
    
    文化大革命時期,「以階級鬥爭為綱」是當時「政治正確」的同義詞。毛澤東利用「無限崇拜毛主席」的青年學生,揮舞鬥爭戰旗,指東打東,指西打西;青年學生也樂於當毛澤東的「革命小將」,一切以階級鬥爭為名,自覺偉大。絕大多數在鬥爭「階級敵人」時是毫不遲疑的,少部分對於打人鬥人良心不安者,則在集體暴力下為了自保而不得不從眾,甚至有參與毆打自己父親致死,事後卻因為受到太大的刺激以致精神失常者。
    
    打人殺人並非紅衛兵的專利,只要是「革命群眾」,都可以在文革的法律空窗期任意地打殺階級敵人。「以階級鬥爭為綱」成為殺人的動力,而「毛主席」講過的話則成為基層幹部帶頭殺人的論據。
    
    截至目前揭露出來的報導,最駭人聽聞的莫過於:
    
    一、北京市「大興縣屠殺事件」:自一九六六年八月廿七日至九月一日,先後有三二五個「四類分子」(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及家屬被「革命群眾」殺害,最大八十歲,最小僅卅八天大。
    
    二、湖南「道縣屠殺事件」:從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三日到十月十七日,六十六天內殺了四一九三人,被迫自殺三二六人。道縣隸屬零陵地區,整個地區文革期間共殺了七六九六人,逼迫自殺一三九七人。
    
    三、集體瘋狂發揮到極致,便出現了廣西的吃人事件。廣西在文革期間共屠殺了九萬餘人,而最駭人的則是把階級敵人「吃掉」。據鄭義記載,廣西武宣縣甚至辦過「人肉筵席」。
    
    在中共官方不欲家醜外揚的心態下,我們不知道文革時期還有多少驚人的屠殺事件仍然鎖在歷史的保險箱中,又有多少事實已經灰飛煙滅。但文革畢竟留給世人一個重大啟示,就是社會怨恨積累到一定程度,爆發開來,將會是人人各自為戰的動亂世界。
    
    【2006/05/16 聯合報】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禁文革纪念 学者批毛论史
  • 担心文革遗毒 官方禁止纪念
  • 东方红万万岁 文革劫尽付一醉
  • 文革當年苦難》批鬥父親 傷痕忘不了
  • 文革浩劫反思》人,怎樣變成獸的?
  • 文革40周年为何中共拒绝反思(图)
  • 回顧文革》報人之死 揭文革首頁(图)
  • 组图:画家周天黎文革时期的系列素描作品(图)
  • 40年人事更迭 文革紅衛兵 變巨商學者
  • 8名中国学者欲参加国际文革研讨会遭阻
  • 文革时期的胡锦涛、温家宝
  • 老舍女儿呼吁当局正视文革历史
  • 中国「文革」藏品升值千倍(图)
  • 北京迴避文革 民間不忘教訓
  • 文革40年 往事如煙?
  • 争鸣:中共严禁纪念文革
  • 对文革四十周年北京冷淡海外热谈
  • 汕头文革博物馆“安息园”竖刘少奇像(图)
  • 文革40周年 民間發起反思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文革对西方世界的冲击
  • 在“文革”问题上的两种言论之分界/武振荣
  • 文革,让众官员夹着尾巴做官/张建
  •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 再现上海文革狂潮的史话 ——长篇小说《福民公寓》读后感/陈家骅
  • 文革四十周年祭——关于“人民文革”/作者: 喻智官
  • 不要把对“文革”的回忆一直维系在“诉苦”的坐标上/武振荣
  •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 台湾应该纪念中国文革/林保华
  • 中共为何不许纪念文革?/林保华
  • 任不寐:三年文革与三百年文革
  • 四十年文革寻思/仲维光
  • 批评郑义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海外强国论坛
  • 刘晓波: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
  • 胡平: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 关于“文革”讨论的一封信/高寒
  • 茉莉:“吊半边猪”的岁月——乡下文革琐忆
  • ◎ 金鐘:關於文革的一個建議(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