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革40年 往事如煙?
(博讯2006年5月08日)
    記者楊羽雯專題報導
    
     (博讯 boxun.com)

    二○○六年五月初的中國,全國沉浸在黃金周假期的娛逸氛圍中,北京天安門廣場遊人如織。四十年前此時,北京卻正發生著中國當代最大一場浩劫—文化大革命。
    
    禁忌 沒人敢公開談
    
    當年毛澤東一手舞動群眾向這個國家及黨發動攻擊,「偉大的毛主席」頓時成為全中國盲目崇拜的對象,就在天安門廣場上,一樣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群眾,其中有不少是青年為骨幹的紅衛兵,這群人在毛江的鼓動下,以「破四舊」為名走出校門,殺向社會,開展了腥風血雨的十年。
    
    一樣的廣場,但廿一世紀的中國人,可還是四十年前的靈魂?這個問題在中國,一直是個不能公開討論的課題。
    
    解放軍研究單位一名主管說,黨和政府沒有明文規定不能紀念,但也沒說可以辦活動紀念。很多文革當事人都還在,黨政要員、媒體名人都有,若要所有當事人都出來認錯謝罪,那黨呢?還能維持統治的正當性嗎?
    
    痛苦 作家出書記錄
    
    去年大陸文壇上出了幾本以文革時代作為背景的小說,像余華的「兄弟」、劉醒龍的「聖天門口」、東西的「後悔錄」,不約而同地刻畫那個特殊的時代。其中最火熱的莫過於章伯鈞之女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章乃器的兒子章立凡的「往事未付紅塵」。
    
    耐人尋味的還有,今年恰是毛澤東、周恩來逝世卅年,書市上早已是各種回憶錄充斥。無論是章詒和筆下的民主派人士,或者毛周舊屬記憶中的「時代偉人」,他們是達官顯要並不足以記載文革全貌。
    
    動盪 勝中世紀歐洲
    
    余華談到「兄弟」創作時形容,文革是一個精神狂熱、本能壓抑和命運慘烈的時代,相當於歐洲的中世紀;而當代中國是一個倫理顛覆、浮躁縱欲和眾生萬象的時代,更甚於今天的歐洲。一個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經歷這樣兩個天壤之別的時代,一個中國人只需四十年就經歷了。
    
    憶往 淪為火紅商品
    
    大陸社會對文革的關注,正朝一個失焦、商業化的方向前進。黨機器操控的媒體中,沒有任何關於文革四十年的討論,但在民間,從北京許多小公園裡高唱文革歌曲、樣板戲抒發自娛的中老年人與下崗職工,以及小報時而可見的老三屆尋人同學會憶往,乃至於許多仿文革時代人民公社食堂,由小紅衛兵跑堂點菜的餐廳,以及紅衛兵徽章、毛語錄、宣傳畫等文革象徵的產品,處處見商機。
    
    文學家巴金在廿年前就倡議興建文革博物館,徹底反思並教育後人,但他去年過世時,這個心願仍未獲官方回應。
    
    罪行 仍未坦然面對
    
    曾經是革命闖將一員的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徐友漁說,中國人在面對歷史罪行時,其實還無法像二戰後德國人一般坦然面對,真心悔改。
    
    徐友漁說,掩埋歷史的罪責不應該在中國人的國民性格中尋找,因為人們的淡忘不僅出於心理上不能承重,而且是受到壓制、威脅,感到恐懼。在中國大陸,說出真相是再困難不過、再危險不過的事。
    
    信仰 在中國消失了
    
    徐友漁指出,文革結束同時也終結了社會的盲信,但從此中國人也不再有信仰,大陸思想界最近十幾年一直在爭論究竟要不要有信仰價值。文革後的中國人什麼都不信,信仰真空的結果就是道德真空,什麼都沒了。
    
    教條 仍然處處可見
    
    一名出身老三屆的資深記者說,中共當然知道信仰真空與權威真空只是先後的問題,不過第四代領導人拿出的對策是教條式的「八榮八恥」,要全國努力學習,反而讓不少人從滿街的標語聯想到文革年代的大字報,反感或是嘲諷皆有,問題是四十年前的歷史錯誤已消解了人民對黨、對一切的信任,在沒有全面填補這道歷史鴻溝前,說再多精神文明建設,恐怕只是築塔於沙。
    
    【2006/05/08 聯合報】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争鸣:中共严禁纪念文革
  • 对文革四十周年北京冷淡海外热谈
  • 汕头文革博物馆“安息园”竖刘少奇像(图)
  • 文革40周年 民間發起反思
  • 文革四十周年「红色经典」餐厅走红北京
  • 北京歌颂文革的“红色经典”餐厅(图)
  • 中国政协委员对提案建文革博物馆不表乐观
  • 胡锦涛不敢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 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写于"文革"发生四十周年之际
  • 《红色新闻战士》- 捕捉真实的文革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二)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一)
  • 高智晟:依旧是不亚于"文革"时的狰狞和丑陋
  • 周恩来是文革帮凶还是援手?
  • 从姚文元病故看文革灾难的反思
  • 一个农村孩子眼中的文革
  • 中共中央一致意见:不予考虑建立“文革”纪念馆
  • 深圳一退休干部筹办文革博物馆
  • 江泽慧文革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图)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 金鐘:關於文革的一個建議(图)
  • 刘自立:毛是文革最大异端 —反思李一哲大字报
  • 文革、人民和权利 ——对于某种人民概念的解释/刘自立
  • 毛泽东与当代中国:关于文革问题的深入思考/老笨牛
  • 从战争角度看文革/吕加平
  • 刘自立:文革与人民—关于人民概念的解释
  • 刘自立: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 朱学渊:评卫子游反对“人民文革”
  • 张鹤慈: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 刘自立 :从人民革命到人民文革
  • 讀《文革御筆沉浮錄----梁效往事》有感--老范,真牛!
  • 文革研究三问/武振荣
  • 秦晓鹰:应该换个角度看“文革”
  • 刘自立:“人民文革”说驳难
  • 纪念什么?——为文革40周年而作/武振荣
  • 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 就“人民文革”问题答火戈/武振荣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