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5月07日)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5,06)
    
    * 陈光诚当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5月2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今时今日“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其中五位是华人,他们是中国总理温家宝、华裔导演李安、中国首富黄光裕、记者出身的环保人士马军和维权人士陈光诚五位先生。《时代》周刊形容这当选的一百人以权力、才华或所发挥出的道德榜样在“塑造我们的世界”。
     五位当选的华裔人士中的山东临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从3月11日被警方带走,至今下落不明,已经五十多天了。
    
    
    * 陈光诚谈话录音回放*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陈光诚先生曾经多次接受采访。
     陈光诚先生今年三十五岁,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家住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在他不满一岁的时候,因发高烧双目失明,直到十八岁才进入盲人学校读小学一年级。1992年21岁的时候,他开始参加维权活动。陈光诚先自修,后进修法律专业,全时间从事维权活动。
     2005年他公开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的问题。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陈光诚先生谈到:“暴力‘计生’给人造成了一些伤害,有的人被抓去打伤了,有的人被非法拘禁,所有已经生育二胎的,都要叫他们去‘结扎’,必须去,你不去就派人去抓你。而且这里边很多已经生育二胎的都是在法律范围内给了‘准生证’的,还有就是不经他允许已经怀孕二胎的,不管孩子多大都要拉去强制性堕胎。
     有一个是费县那边的,她叫陈西荣,她儿媳妇叫李娟,李娟被拉去作堕胎的时候说‘还有两天就到预产期了’。有的孩子弄下来还会哭,但是大夫作一下手脚,就不哭了,还有的孩子弄下来的时候,接着就被大夫抓到袋子里拿走了。
     如果找不到当事人就把他的兄弟姐妹、岳父岳母、甚至亲戚邻居抓起来,关到乡镇计生委里,以此来要挟当事人过来作手术或者流产。如果当事人还不来,在我们县还比较轻,在其它有些县当事人遭到毒打,惨无人道,人被打昏。”
    
     问:“在多大范围内存在这样的问题?”
     答:“据我收到的咨询电话来看,我们临沂市三区九县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我们要对这些违反国家法律从事这种活动的人提起诉讼。而且这些当事人都跟我们签了委托代理。”
    
     去年9月9日,当时已经被当局软禁在家中的陈光诚,他的电话和电脑网络又被切断。他和他的太太几次遭到殴打。
     今年2月5日,数以百计的村民与监视陈光诚的人发生冲突,此后,几位村民陆续被拘捕,2月23日,陈光诚通过偶尔能够拨通的手机电话接受我的采访。讲述当天村民陈光合被抓走的经过。
     他说:“今天早晨六点多钟抓陈光合的过程,他们来了三辆警车,好多警察虽然穿着制服,但是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他们拿着石头就砸陈光合家的铁大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把他拧着胳膊抓走了,硬硬的推上车。
     他爱人就追着他们说‘你们抓人要有法律手续’,这些警察说‘要什么法律手续?有法律手续还得给你啊?’已经黑社会化了,这跟绑架一样一样的。
     只要谁和我接近,他们就会怀疑谁。”
    
     陈光诚先生参加了高智晟等人倡仪发起的抗议中国当局在一些地方,以黑恶势力暴力伤害维权人士和其他公民的接力绝食,3月6日到7日,又参加了“全球同步绝食”。陈光诚先生3月7日接受我的采访,谈他为什么参加绝食行动。
     他说:“我想,现在已经到了一种非常紧要的关头。每一个人的参与都会对我们中国法制进程的迅速转轨起到一个决定性的作用。再者说,我本人又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受当局迫害者之一,所以再次参加了这个行动。”
    
     发表以上谈话四天后的3月11日,陈光诚被拘捕,至今下落不明。
    
    * 两位北京律师感言*
    
     陈光诚当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以后,在北京的李和平律师说:“我觉得陈光诚这个人从人格上,从他的这种精神,是很能打动一些人,包括我在内。我对他获得这种荣誉感到非常高兴,也觉得是对他的一种声援、一种肯定。我由衷的祝贺他们!
     我们在北京的有一大批朋友,在关注陈光诚,不光是关注陈光诚本人,而且关注他所代表、所维护的当地权利受到侵害的一大批很困难的民众。这个矛盾的焦点现在是陈光诚了。
    
     陈光诚自从被临沂警方软禁在家,后来失踪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样的程序之中,我觉得这在一个法制社会中是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因为他的家人现在也没收到逮捕通知书,只是原来有一个盘问通知书。我们觉得这在一个法制社会中是非常非常说不过去的,是对中国法制的一种破坏。我们不希望看到目前这种局面的延续。”
    
     另一位得知陈光诚入选“世界最有影响力100人”消息的在北京的律师说:“我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得到这个消息了。我觉得陈光诚确实对当地、甚至对我们这些人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陈光诚眼下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们那边有三个人(被抓走的村民)已经被批捕了,可能在审查起诉阶段,按理说已经超过(规定)期限了。”
    
    
    *陈光诚家电话打不通*
    
     我打电话到陈光诚先生家中,电话接线员应答是:“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已暂时停机。。。”
    
     我又拨打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的手机,接线员应答:“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电话采访东师古村*
    
    访一位女村民――-
    
    我把电话拨到一位村民家中,请问她有没有见到陈光诚回来,或是见到他的家人。
    
     女村民:“俺没见,他家里的俺也没见。”
    
     问:“他家的电话您能打通吗?”
     答:“打不通。怎么也打进不去。”
    
     问:“陈光诚被关在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
     答:“俺不知道。”
    
     问:“你们有没有听说陈光诚先生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
     答:“不知道啊。”
    
     问:“平常有人看着陈光诚的太太吗?”
     答:“嗯。”
    
     问:“有多少人看着她?”
     答:“说不清。俺一般的不敢去。?”
    
    访村民杜先生――
    
     我又打电话到村民杜先生家中。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想请问陈光诚回来了吗?”
     杜先生:“还没有啊。”
    
     问:“加上陈光诚一共还有几个人没放回来?”
     答:“四个。(他们)也是为大伙。”
    
     问:“除了陈光诚之外,还有谁呀?”
     答:“陈光诚的兄弟陈光合,有陈更江、还有陈光东。”
    
     问:“村子里的人是不是知道这条消息――就是美国的《时代》周刊评选了‘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个人’其中有五位是华人,有温家宝总理、中国首富黄光裕、环保工作者马军、导演李安,还有一位就是您认识的陈光诚了。”
     答:“噢――”
    
     问:“你们知道吗?”
     答:“不知道。”
    
     问:“您听了这个消息以后,觉得意外吗?”
     答:“那当然意外了。”
    
     问:“为什么意外?”
     答:“残疾人发展到这个地步,在世界上出了名,那当然是怪好的啊。”
    
     问:“据您所知,陈光诚是个什么样的人?”
     答:“他反正是为俺庄做的好事,老百姓没有说他孬的,说他怪好啊,几桩做的好事。”
    
     问:“他都做过什么事情呢?”
     答:“给俺庄上了自来水,俺庄都使,四百来口人。”
    
     问:“他太太现在在家里,行动自由吗?”
     答:“还在看着。”
    
     问:“她电话通不通?”
     答:“她那个电话可能不通。这个电话控制。。。对我的从前也控制过。”
    
     问:“控制过您的电话是因为什么呢?”
     答:“我好打电话,好说话就是。”
    
    * 访仍被拘押的村民陈更江的太太*
    
     接下来我把电话打到现在仍被拘押的村民陈更江的家中,接电话的是他的太太徐玉芝。
    
     问:“您的先生现在被释放了吗?”
     答:“没有,没有。”
    
     问:“您去看过吗?”
     答:“前几天我去了一趟,结果也不让看嘛。陈光诚的太太现在在家里哪。”
    
     问:“您能见她的面吗?”
     答:“见不到,见不到。”
    
     问:“能打电话吗?”
     答:“她的电话不通,也打不进去。”
    
     问:“为什么见不到呢?”
     答:“就是外边有人看着嘛!”
    
     问:“有多少人看着?”
     答:“反正是不少,十几个人吧。”
    
     问:“您的先生现在被关押多长时间了?”
     答:“到四月初九(农历)就是八十天。”
    
     问:“您知道陈光诚在美国的《时代》周刊当选‘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了吗?”
     答:“我们这边消息很封闭嘛,家里有一台彩电的就是富裕户了,反正都很贫穷,根本没有电脑什么的。”
    
     问:“那您听了这个消息以后觉不觉得意外?”
     答:“不觉得意外。反正是。。。陈光诚。。。我也知道他的朋友可以说是遍布了世界各地,应该在意料之中嘛!”
    
     问:“据您个人对陈光诚的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答:“他是个很热情的人,如果我们有什么事,可以去问问他;村民有什么困难的,他可以想办法去帮助他们。
     比如说,前几年我们村里有个孩子也不知道得了一种什么病,反正走路是‘那个’样子的,说话也说不大清楚。还有一个(现在他已经过世了),他也是得了一种病,没有钱治疗。陈光诚找人写了文章,报导出去之后,很多热心的人捐款帮助他们。
     在计划生育方面,我们都是‘法盲’,有什麽事情我们都过去问一下他,结果就把他也卷进来了。”
    
     问:“您知道陈光诚被关在什么地方吗?”
     答:“不知道。”
    
    * 长时间无人接听的电话 *
    
     当地村民和有关人士将一份他们所认为的参与迫害陈光诚者名单公布在互联网上,并附有其中三个人的手机电话号码,我想听听他们本人怎麽说。我在不同时间多次拨打,无一人接听。
    
     我还多次拨打双堠镇派出所电话,听到的都是长时间播放的流行歌曲。
    
    (实况录音,流行歌曲之后是接线员的声音‘对不起,您要的电话没有应答’)
    
     即使是在白天工作时间,这个派出所的电话也没有应答。
    
    * 两位法律专家如是说 *
    
     访一位暂不便透露姓名者――
    
     在北京的一位法律专业人士说:“我想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有人去山东临沂。”
    
    
    访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
    
     在北京的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听到陈光诚当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这个消息之后说:“这个事情是个好事情,因为外部世界对他这个维权人士的这样一种赞扬,毫无疑问会推动大陆这样一个维权运动的深入。”
    
     问:“您对当地对待陈光诚的态度能不能作些评论和分析?”
     答:“现在基层和地方政府的黑社会化倾向在若干个案里边都很相似。比如从2005年以来,像陕北石油案,榆林市政府;太石村事件,番禺区政府;临沂‘计划生育事件’,临沂市政府;还有加上今年河南新乡水泥厂的强行关闭的事件,河南新乡市政府。。。在对待地方层次的这种各样维权运动里边体现出来的这种地方政府黑社会化倾向,都是一以贯之。
     那麽,在这里边危险的就是中央政府被地方政府持续的‘绑架’,以所谓的‘国内外敌对势力相结合’,所谓的‘影响社会稳定’、‘影响社会和谐’这样的借口来进行镇压,最后造成的结果。。。我写过一篇文章,讲到‘地方消费,中央买单’,造成这样一个地方和中央两个层次政府合法性的这样一个伦理资源在加速的亏空,这个趋势,不出意外的话,未来还会进一步加剧。”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文稿根据广播节目记录。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
     通话网页“心灵之旅”节目中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七)
  • RFA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八)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