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革40周年 民間發起反思
(博讯2006年5月02日)
    
    
     今年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爆發四十周年,也是「文革」結束三十周年。儘管官方已經徹底否定了這場「十年浩劫」,但顯然已經不願「舊事重提」。不過,在中國內地民間,尤其是知識界反思「文革」的呼聲日漸興起。本報中國組記者前往北京、重慶、西安、廣州、汕頭等地,採寫了這組稿件,回顧和反思這段中華民族歷史上的悲劇,將由今天起刊登。 (博讯 boxun.com)

    
    星島日報中國組報道
    
    四十年前的一九六六年五月,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這場運動持續十年,讓全國陷入暴力與瘋狂之中。
    
    去年十月十七日,一代文豪巴金乘鶴西歸。他生前四處奔走呼籲建立「文革博物館」的願望仍不見曙光。今年三月,文化界四十多名全國政協委員聯署提案,要求國家將籌建「文化大革命博物館」提上議事日程,反思這段慘痛的歷史。
    
    巴金遺願 建文革博物館
    
    參與聯署的全國政協委員、賀龍元帥之女賀捷生對本報說,成立「文革博物館」是巴老的遺願,應該正確面對這段歷史,讓年輕人了解浩劫,避免歷史重演。
    
    其實,進入二○○六年,內地民間要求反思「文革」的聲音已經四起。以筆名「皇甫平」為鄧小平南巡搖旗吶喊的前《人民日報》副總編輯周瑞金,今年一月在《財經》雜誌撰文指出,「二○○六年,是結束文革三十周年。對文革進行全民族的整體反思,總結經驗……是其時矣!」
    
    官方 鼓勵「 往前看」
    
    不過,他們的願望應該要落空。文化部長孫家正在「兩會」期間明確表示,官方不會舉行反思「文革」的活動,他表示要建設和諧社會,「要鼓勵往前看」。在官方的淡化處理下,對於神州大地四十歲以下的人,文革已經成為被遺忘的角落,至於青少年更是一片空白。本報在北京第三十一中學高三某班進行一項有關文革的調查顯示,儘管官方已經徹底否定了文革,但參與答卷的三十六名學生中,只有半數知道這一定論,仍有百分之二十二點二的學生仍以為「中共認為這場運動是正確的」,百分之十九點四的學生認為「文革運動肯定有其合理的因素和必然的成果」。
    
    年代久遠 年輕人淡漠
    
    他們當中絕大部分(百分之八十六以上)表示有興趣了解文革的歷史,但當中百分之七十七點八的人承認,對文革的有限認識來自於長輩的口述,而不是書本或正式教育。儘管多數受訪學生認為應該警惕類似文革 的政治運動重演,但有兩名同學認為文革「不僅會,而且需要」再度出現。北京大學副教授印紅標慨嘆,隨年代長久,年輕人對這段歷史的認知已經很淡。
    
    據本報獲悉,內地知識界正醞釀舉行反思文革的活動。旅居美國的文革研究學者宋永毅博士說,在美國紐約,本月也將舉行文革研討會,但「因為安全方面的理由」,他不願透露詳情。
    
    國防大學教授王年一在其《大動亂時代》一書再版後記寫道:「忘記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我們付出巨大的代價,應該從自己的錯誤中學習」。另一名「文革」歷史研究專家、清華大學教授唐少傑強調,需要反思的不僅僅是政府和執政黨,也包括群眾。他說:「如果沒有群眾參與,文革只能是黨內鬥爭而已。文革最大的特點是群眾性,這種特性還在延續,還在影響今天的中國人。」
    
    重慶墓園長埋四百冤魂
    
    重慶沙坪公園的西南角一處不引人注意的緩坡上,掩埋著四百零四名年輕的冤魂,這裏就是全國唯一還保存著的文革武鬥「烈士」墓群。不久前這個墓群將被發展商推平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公園管理處甚至收到「烈士」家屬的恐嚇電話。不過重慶市政府相關人員對本報否認了拆墓的消息。致於墓園究竟如何處置,他說:「現在來說,不處置就是最好的處置方法。」走進小小的院門,一條石板小路從門口一直通到墓園深處,落葉和雜草鋪滿了墓園,枯死的大樹橫臥在小路上。一百一十三個墓碑不規則地排列在小路的兩邊,經過長年風化,墓碑邊緣的棱角已經模糊,一些墓碑已被青苔爬滿。和中國傳統建墓的格局不同,所有的墓碑都是面向東方,因為東方是他們忠於的「紅太陽」(毛澤東)升起的地方。
    
    所有墓碑面向東方
    
    「烈士」王三生死時只有十八歲,他的墓銘寫:「烈士生前無限忠於毛主席,無限忠於毛澤東思想,無限忠於毛主席的革命路,是毛主席最忠誠的紅小兵,是重師附中八一五兵團的優秀戰士。一九六八年七月十日在石坪橋不幸遇難。」十九歲的汪丕嘉「烈士」的墓基上刻:「砍頭何所懼,革命志不移,敢上刀山下火海,誓死保衛毛主席。」一個集體埋有十五人的墓基上就刻有:「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革命無罪造反有理」。陪記者來到墓園的席慶生,從進入園門就不停的抽煙,一根接一根。他的母親就埋在這個墓園裏。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母親帶他和弟弟逃難,當時重慶兩大造反派激戰正酣,突然一陣機槍掃射的聲音傳來,母親中彈倒地當場死亡。席慶生清楚記得子彈是從母親左乳射入,從右腰穿出,鮮血如泉水一樣從母親的身體湧出……
    
    「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席慶生說,雖然每年都要到墓園幾次,但每次來都覺得心跳得很厲害,難以平靜,因為這裏有包括母親在內的四百多條冤魂,「這裏是用水泥和磚頭凝固下來的歷史」。
    
    據悉,墓園的四百零四名「烈士」年齡最小的只有十四歲,最大的六十歲,三十歲以下的佔了七成,大部分是工人和學生。墓園中很多都是集體埋葬,有的一個墓碑上刻有超過二十個人的名字,隨葬的還有他們的武器—頭盔、鋼、大刀等。一九六七年二月底,重慶的兩大造反派「八一五」和「反到底」因為四川省革命委員會組成問題暴發衝突,持續將近兩年,竟然出動各種輕重武器,兵工廠裏的坦克、裝甲車和軍艦都上了戰場,被重慶人形容為「共和國建國後的一次內戰」。部隊駐軍也直接牽涉戰鬥。
    
    根據官方統計,從一九六七年夏到一九六八年夏,重慶武鬥共引致六百四十五人死亡。不過據記者了解,重慶曾有類似的墓園超過二十個,保守估計埋葬的「烈士」最少也有數千人。據悉,重慶一批人士正組織起來拯救「文革」死難者史料。
    
    一九六六年 正式爆發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了由毛澤東親筆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即《五一六通知》),指出要批判和清洗「混進黨裏、政府裏、軍隊裏和文化領域裏的各界裡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宣告「文革」爆發。 官方後來將這段歷史定義為「由毛澤東錯誤發動和領導、被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關於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動機,有人認為是為了清洗政敵,打倒國家主席、黨內第二號人物劉少奇;也有人認為毛是為了粉碎官僚機器,防止中國走向資本主義。
    
    群眾暴力空前浩劫
    
    毛澤東依靠林彪為首的軍人集團、夫人江青為首的文人集團,鼓動青年學生組建「紅衛兵」造反,進行暴力運動,批鬥「資產階級學術權威」、「黨內走資派」,破壞傳統文化。「紅衛兵」分裂為不同的造反派,展開流血衝突,廣西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人吃人,全國陷於一片混亂。
    
    文革使中國國民經濟處於崩潰的邊緣。葉劍英元帥曾經沉痛說:「文化大革命死了兩千萬人,整了一億人,浪費了八千億人民幣。」老舍、田漢、吳唅等大批文化精英被迫自殺,單是牽涉劉少奇案被判刑的政治精英就達兩萬人。
    
    作家秦牧曾這樣評述文革:「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顛連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蹟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以進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四十周年「红色经典」餐厅走红北京
  • 北京歌颂文革的“红色经典”餐厅(图)
  • 中国政协委员对提案建文革博物馆不表乐观
  • 胡锦涛不敢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 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写于"文革"发生四十周年之际
  • 《红色新闻战士》- 捕捉真实的文革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二)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一)
  • 高智晟:依旧是不亚于"文革"时的狰狞和丑陋
  • 周恩来是文革帮凶还是援手?
  • 从姚文元病故看文革灾难的反思
  • 一个农村孩子眼中的文革
  • 中共中央一致意见:不予考虑建立“文革”纪念馆
  • 深圳一退休干部筹办文革博物馆
  • 江泽慧文革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图)
  • 文革中的赵忠祥:呼风唤雨不可一世
  • 胡锦涛的籍贯及父亲胡静之文革怨死(图)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2)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1)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刘自立:毛是文革最大异端 —反思李一哲大字报
  • 文革、人民和权利 ——对于某种人民概念的解释/刘自立
  • 毛泽东与当代中国:关于文革问题的深入思考/老笨牛
  • 从战争角度看文革/吕加平
  • 刘自立:文革与人民—关于人民概念的解释
  • 刘自立: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 朱学渊:评卫子游反对“人民文革”
  • 张鹤慈: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 刘自立 :从人民革命到人民文革
  • 讀《文革御筆沉浮錄----梁效往事》有感--老范,真牛!
  • 文革研究三问/武振荣
  • 秦晓鹰:应该换个角度看“文革”
  • 刘自立:“人民文革”说驳难
  • 纪念什么?——为文革40周年而作/武振荣
  • 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 就“人民文革”问题答火戈/武振荣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武振荣
  • 关于“3年文革”和“10年文革”的问题/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