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博讯2006年5月02日)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RFA张敏
     (博讯 boxun.com)

     美众议院通过有关高智晟律师决议案
     高智晟为自己和维权者呼求法律援助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4,29)
    
    * 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一决议案 *
    
     4月2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421票对零票的表决结果通过一项决议案,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骚扰在北京的高智晟律师,恢复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的执业权,促请中国政府停止迫害为保卫人权而努力的其他律师。这项决议案还呼吁中国政府修改有关法律,使其符合国际标准,使辩护律师能真正发挥他们为被告进行正当辩护的职能。
    
    * 胡平先生感言 *
    
     这项决议案通过后,在美国纽约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发表谈话说:“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决议,关于高智晟的事情,海内外已经作了很多报道,发表很多评论、 抗议,包括我们在两个月前就高智晟遭遇的情况,写了一封给胡温的公开信,也征集到很多人签名。这次胡锦涛访美前夕,我们还写了一封给布什总统的公开信,也都提到有关事情。这种事情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美国众议院作出了一个很有力的反应,我觉得非常重要。”
    
     问:“您怎麽看这件事情的前景?对有关方面有什么期待?”
     答:“从美国政府、美国众议院角度来看,它提出一个事情以后,就要把这个事情盯住,一定要坚持到对方有个说法之后,否则,就不断提出这个问题。”
    
    * 高智晟律师感言 *
    
     我采访了在北京的高智晟律师,先请问他听到美国国会众议院这项决议案通过的消息后,是什么样的心情。
    
     高智晟律师说:“我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消息。因为它本身表明了我自己所处的国家是没有法制、没有规则的社会,这里面有很多令人心里沉重的背景。
     在国内,人民逼迫统治者回到法律的台阶上去,按说人民的这种要求是何等的低啊,但是政府的反应是什么?
     从另一个角度讲,要求自己的政府去保护自己公民的法律权益,要求中国政府遵守自己的法律,都要由美国的众议院用这样的方式来敦促它,这是何等令人悲哀啊!但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现实。”
    
    * 谈谈成都之行返京以后 *
    
     在前几篇报道了,被停业一年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智晟律师“清明”回陕北家乡祭奠母亲,由于他和家乡亲人受到跟踪的秘密警察日夜骚扰,高智晟律师和同行的友人马文都先生被迫提前返回北京。
    
     因为有多辆汽车和多位秘密警察跟踪,4月9日回到北京的高智晟律师担心他的太太和孩子被继续骚扰,暂时住在朋友刘京生家里,准备另租房子单住,不影响朋友和亲人。但是在当局有关方面的压力下,本来表示愿意出租房屋给高智晟律师的人,又都先后表示不能租房给他住了。
    
     在这种情况下,高智晟律师和马文都先生于回到北京三天后的4月12日乘火车再次离开北京。
     他们原准备到成都为被暴力殴打的维权人士赵昕先生提供法律援助,但沿途所有想要会见高智晟律师的人都被警方拦阻甚至拘捕。赵昕先生也被当局有关方面从四川送回云南父母家中。
     于是,高律师和同行的马文都先生取道重庆、武汉,于4月22日上午回到北京家中。
    
     当我向高智晟律师询问近况的时候,他说:“现在我的家庭电话电脑,办公室的电话电脑、传真还是被切断的。我的办公室还被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包围着。并且还荒唐地成立了一个‘民兵连’。‘民兵连’的牌子就挂在我们办公室那栋楼的门口。北京市有关部门在门口挂‘民兵连’的牌子,可能目前在中国也独此一家。”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进一步解释说:“我们那栋楼是1134楼,他们在我们门口挂了个‘物业民兵连’,挂在楼前面,是个竖的、高一米的小木条,立在大门口。
    
     谈到近日被警方跟踪的情况,高智晟律师说:“前几天我跑步锻炼的时候,他们竟然六个月来罕见的只有一个人跟,今天早晨又转变成三个人,我不知道是不是对美国的一种回应。今天晚上我带孩子出去转的时候,跟踪的特务离我们两米远,比前两天糟糕了一些。”
    
    * 仍在继续的接力绝食 *
    
     从2月4日开始的抗议中国当局在一些地方以黑恶势力暴力伤害维权人士和其他公民的接力绝食,到本节目第一次播出的时候,已经进行了十二周。
     星期六是每周七人循环接力绝食高智晟律师的绝食日。他说:“这个周六还是按照原有的七人接力绝食模式继续进行,下周也将继续进行。明天还是全国二十九个省的人参加,一共大概还是有四百多人,包括河北的郭起真。今天全国各地又增加六、七位,他们给我打电话,也要加入周六我的绝食过程中来。
    
     下阶段我们将对绝食维权运动作一个调整,我这儿只能说这麽一句话。
    
    * 呼吁给困境中的维权者法律援助*
    
     昨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呼吁中国的律师站出来,为胡佳们提供法律代理。
    文章当中也提到呼吁为陈光诚、齐志勇、胡佳和郭起真、马文都这些需要律师而请不到律师的人站出来提供法律帮助。
    
     站出来,不是为了今天的荣耀,因为在这样的时代,律师是没有荣耀的。但是在这样的时代,律师却应当为减少明天的遗憾和耻辱实施一些行为,站出来帮助这些人。”
    
    * 回顾成都之行 *
    
     前几天,在4月24日,刚刚回到北京两天的高智晟律师接受采访,回顾他的成都之行,谈沿途遇到的一些情况:“我从北京到成都,一路上有数以百计的人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数以十计的人被抓捕,还有很多人家里的电话被切断、受到跟踪和骚扰。我们原本进行的一场纯法律行动,被当局以这样毫无理智的方式打压下去。跟踪我的是一个移动的群体。。。”
    
    问:“多少人?”
    答:“六十多人。我到成都的那一天,去成都火车站的秘密警察和警察不低于两百人。因为成都很多人说要到火车站去接我。我一出去,不到一分钟,三个年轻人抢着过来摸我的手。我还没反应过来,每一个人当场就被暴力殴打。三、四个人对付一个,把他们的手反剪到后面推走了。
     我赶快准备离开,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害。刚走了不到几米,又突然有一个年轻人闯到我跟前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冲突了很多便衣的围堵,把一个‘甘地传’光盘塞到我手里。一转身,又遭到暴力殴打,后又被抓。
    我不愿意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就作出决定,尽快离开成都。而且向外界发表声明,我们不再和任何人进行接触,也给中共搅扰我的这些人发了信号――如果我回到北京,继续搅扰我的家庭,近身逼迫的话,那我没办法,还得到外面去找住处。”
    
    高智晟律师成都之行时,他的太太耿和在北京家中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她说:“高律师一走,跟踪的人就跟我特别紧,在门口都能看到他们的影子,每天跟出去的有五、六个,家里门口还有留守的人员。
    有时候到菜市场,比如‘熊猫寰岛菜市场’,人特别多,他几乎就和我胳膊肘挨胳膊肘。”
    
    耿和说,高律师在外,她很操心。她说:“担心得要命,手机不通,也上不了网,啥也不知道。就‘闷’个‘葫芦’,想着,唉呀,今天熬完了熬明天,看明天会不会给我发短信,特别担心。唉呦,度日如年。”
    
     问:“您有没有向高律师发过怨言?”
     答:“没有。有时候跟踪得紧了,或者过十天半个月心里不‘落地’了,我就问他说‘这怎麽弄啊?’他就给我开导开导,说‘我们这算什么?有些人维权都十几年了,判刑十来年,出来。。。二、三十年,还这麽做,咱们才做了多长时间?’他这样跟我说说,我觉得,跟别人比,我们就是算不了什么。”
    
    * 今日境况 *
    
    高智晟律师讲,他这次回北京后被跟踪的情况有所变化:“因为他们这次看到,把我逼出去,我到各地以后,给他们带来很大麻烦,突然发现,我呆在北京他们还更省心一些。
    我回来的第一天,他们跟踪我,打破了常规,离我家三百米、二百米的时候,全部就不再进来了。这几天始终保持着这种若隐若现,我开车的时候,他们贴身跟着,车跟得很近,昨天我带孩子到“肯德基”吃饭,第一次遇到他们不进店,在外面远远看着。”
    
    上篇报道了晟智律师事务所起诉北京市司法局,被西城区人民法院受理。
    
    高智晟律师说:“现在它进入一个司法程序,将来当然还是最终由司法来作出结论。原决定是对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整顿,而事实上他们执行的是彻底取缔我的律师事务所的过程。”
    
    问:“您为什么这麽讲?”
    答:“北京全部属于网上办公,现在传真、电脑、电话全部废止,连我事务所的人都不能越雷池半步,不能进办公室,这样的律师事务所怎么能够开下去呢?”
    
    问:“那你们的房租还在交?”
    答:“房租还在交。”
    
    问:“交到什么时候了?”
    答:“我们一次性交到今年七月份,七月份之后,房主也不敢再租给我们了。我离开北京去成都前两天,租房租到哪里,中共特务就跟着捣乱,立即去找房东,逼房东,如果你敢把房子租给高智晟,我让人砸掉你全家的饭碗。”
    
    问:“现在的生计问题您怎么面对呢?”
    答:“我原来还有点积蓄。现在更苦恼的是,两个合伙人我需要支付工资,会计出纳我需要支付工资,我的助手我需要支付工资。”
    
    问:“这些人您是辞不掉呢,是他们没有地方去?还是怎麽回事?”
    答:“因为低于三个合伙人,律师事务所就会顺理成章被解散。
     对我本人来讲,我渴望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成为一个能够真正捍卫正义价值,或者说去呵护人类正义价值的律师。但是现在却不能。
    在这样的时代,我不遗憾。我希望能继续作律师。但是我却全盘为不作律师作了心理准备。胡佳、赵昕、齐志勇、陈光诚找不到律师,我最近为这些需要法律帮助的人,包括我自己,在网上作个寻求法律援助的呼吁。”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网页“心灵之旅”栏目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本台普通话网页内右上角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七)
  • RFA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八)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七)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