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系列评论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4月26日)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系列评论 (博讯 boxun.com)

    
    目录:
    
    1,维权运动是历次民主运动的集大成
    2,接力绝食的深远意义
    3,接力绝食的激进与温和
    4,维权派乃是自由主义的行动派
    5,精神力量与物质力量
    6,民间社会的大联合
    
    
    
    
    
    
    
    
    维权运动是历次民主运动的集大成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一
    
    郭飞雄
    
    
     通过此次接力绝食,维权运动已证明具有全球范围的动员能力,且部分展示出具有与中国大陆极左势力相抗衡的能力。但是,我们切莫忘记力量聚集的源泉,切莫忘记了历代民主运动对这一局面形成所作的贡献。
     说到维权运动,请勿将它与民主运动分开。维权运动乃是历代民主运动的集大成。为中国大陆撒下民主自由火种的,乃是一波接一波的先行者,那些当下被迫流亡海外的英杰,乃是先行者中的代表,虽已久处异邦,仍为今日大陆民众心向往之。这些先行者代表包括:魏京生、胡平、王丹、王军涛、方励之、徐文立、吴江、张伟国、陈奎德、韦石、郭军、何清涟、刘青、王希哲、王有才、费良勇、郭罗基、郑义、蔡楚、苏晓康、洪哲胜、李洪宽、任不寐、唐元隽、唐柏桥、刘刚、封从德、茉莉、伍凡、盛雪、郭国汀、袁红冰等。他们的道德文章、经验威名、人际脉络,决定了他们必将在未来中国大陆的民主事业中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在国内,刘晓波、丁子霖、蒋培坤、张祖桦、陈子明、赵昕、周鸿陵、任畹町、江祺生等政治活动家充当了大陆民运的中流砥柱。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早在98年便预言到了今日的公民维权运动,刘晓波先生不仅最早揭示了“道义在民间”的真理,而且言传身教,带出了一支以传播自由民主为己任的强大的独立作家队伍。这些独立作家笔会的英杰如群星闪耀,以下光荣的名字对于今日大陆网友来说可谓如雷灌耳:王怡、余杰、余世存、杜导斌、笑蜀、赵达功、张耀杰、温克坚、刘路、昝爱宗、小乔、刘荻……
     还有分散在天南地北、三山五岳的精英:郑旭光、孙大午、姚立法、吕邦列、俞梅荪、莫之许、廖亦武、陈墨、东海一枭、陈永苗、张大军、杜兆勇、郭玉闪、戚钦宏、张鉴康、李海、胡佳、宋先科、林薇、马文都、齐志勇、刘京生、万延海、姚遥、庄道鹤、徐建新、方应看、川歌、杨在新、刘正有、欧阳懿、黄琦、许万平、林牧、吴孟谦、王建波、郭永丰、严正学、侯文豹、师涛、秦永敏、胡石根、杨天水、刘自立、王国齐、钱玉民、贾建英、刘飞跃、郑贻春等等。在我的印象中,贵州、四川的民运力量特别强大,而且行事稳健,绝不冒进。可惜我因无法上网,不能在本文中一一点出他们的名字。以上这些老民运、新维权,乃中国数十年陶冶的精华,每一个人,处一方之地,都是一面民主自由的旗帜,都是民间力量的一个生长点。
     维权运动不是无本之木,乃是上述三大类力量的荟萃与结晶。
     曾有人称民运在大陆被边缘化了,这一说法是很不准确的。正如魏京生先生所指出,国内民主运动业已转型为维权运动,正处于第二次大兴大起之际。维权的理念正在将历次民主运动留下的硕果一批一批地激活。这次伟大的维权抗暴绝食接力运动的主力军,便是被某些人视为边缘化的民运人士,他们受压迫最深重,所以反抗最强烈;他们信仰最真诚,所以行事最果断;他们久经考验、见惯不怪,所以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他们在这场运动中的表现,再一次地证明了他们是知行合一的斗士,是自由民主事业最可靠的柱石。
     这次风起云涌的绝食接力,是维权运动向维权政治升级的里程碑,也是对中国社会的一次纵深测试。随着中共17大的临近,以及08年北京奥运会的到来,中国大陆沉闷已久的政治生活即将破局,渐进有序的政治改革即将开始。如果对中国大陆政治结构之多元分化大势视而不见,对形势作出过于悲观的估计,将会导致当事人丧失天机。在此,我希望海内外各界密切关注中国大陆的政治发展,不是用总危机总崩溃的革命模式,而是用模拟血酬、受难兴起的维权模式,来看待局势的变动,并迎接历史的挑战。人们期待着海内外历代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领导者,能够在中国大陆即将展开的政治转型中发挥应有的或许是关键性的作用。
    
    
    
    
    
    
    
    
    接力绝食的深远意义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二
    
    郭飞雄
    
    
    
    
    1
     中国大陆维权运动具有异常顽强的生命力和生长性,它每一被专制者打压,就会汹涌涨潮;打压得越猛,它就涨得越高。极左势力是灭不掉维权运动的,它既没有这个智力,也没有这个实力。维权运动关于法治优先、渐进有序、非暴力推进政改的理念,乃是这个时代的真理,这一真理正是极左势力那套将异己者扼杀在摇篮之中的专政哲学的克星。
     自从维权运动兴起,中国大陆十几年来第一次出现了极左势力无法消灭掉的民间力量。这是十分罕见的历史现象,颇值得战略家们去研究。这次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运动,再一次有力地显示了维权运动在受难中兴起的特质,显示了其将波浪式推进,成长为中国社会一股强有力的政治力量的态势。它将成为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的结构性因素,它的未来拥有无限的前景和可塑性。
     昭示维权运动之不可磨灭和受难成长,见证其业已成为中国大陆极左势力之有力制衡者的地位,乃是这次接力绝食的首要意义所在。
    
    
    2
     这次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展开,标志着印度甘地的非暴力主义在中国大陆的普及。继自由主义的中国化之后,又出现了甘地主义的中国化。这是一次重大的思想变迁。
     自由主义、非暴力主义、以及中国传统的底层动员,乃是维权运动的三大思想法宝。在拥有了这三大思想法宝之后,这一代人业已初步完成了迎接自由民主革命所需的理论资源配置。
     接力绝食这一抗争手段是中国大陆自由民主人士对甘地主义所作的中国化的改造,它是一项重要的发明创造,其间,范亚峰、任不寐、高智晟、赵昕等人作出了重要贡献。它巧妙借助了信息时代的传播手段,以低成本、无冲突、高度连续、随时可控的方式,于平静之中掀起席卷全球的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经过这次大规模练兵之后,接力绝食这一抗争手段将被广大的民众所借鉴,广泛地运用于各类民间维权抗争和自由运动之中。
     这次接力绝食极大地彰显了暴力的丑恶和专制者的凶残。他们疯狂抓人,并疯狂殴打维权人士,恰恰证明了他们的恐惧和邪恶。这个在中国大陆正猖獗一时的极左势力,本应该进入历史博物馆作为古董陈列,它根本无法弄懂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根本不敢正视中国社会正在从根部摒弃暴力、血腥,向着由道义、法律和伦理,自生自发秩序以及其它各类规则支撑的文明社会演变。这个根部就是人心,人心思变,这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大势。专制者越是滥用黑恶暴力,其道义形象便越丑恶。而受打压和摧残的维权运动的道义资源便越丰富。一消一长,对比十分明显。
     在将甘地主义中国化、并发明出接力绝食的抗争手段之后,维权运动打开了不断地积累道义资源、从而在精神上引领中国潮流的通道,这是接力绝食运动的重要意义之二。
    
    
    3
     在接力绝食所昭示的非暴力、自我牺牲、自我受难精神的感召下,数以千计的民众不畏强权威压,勇敢地站了出来,在辽阔的中华大地上,28省的维权人士联省接力绝食,形成了一幕波澜壮阔的风景,给全国各界遭受压迫和向往自由民主的人士以巨大的精神鼓舞。值得注意的是,这还是在号召者不断精心控制和压缩动员范围、以减少专制者非法打压而造成的损失之下所形成的格局。高压之下的抗争,尤其值得珍惜,而一旦获得温和气候,维权运动的声势将成十成百地递增。
     维权运动以帮助民间社会的全面健康成长为己任,并将这视为促进中国社会步入自由民主社会的主要操作路径。民间社会,或者叫公民社会,其内涵,主要包括经济、文化和精神、政治这三大层面。自生自发秩序主导下的市场经济活动,构成了民间社会的经济层面;宗教信仰自由、思想文化自由之下的自然多元的文化活动,以及独立而多元的自由宗教活动,构成了民间社会的文化和精神层面;而独立的普遍的法律活动和宪政民主框架下的社会运作,则构成了民间社会的政治层面。中国不是一个自由社会,而是一个极权社会,在政治权力侵夺了民间社会的诸多权利、将其收归己有的情况下,只有通过政治的手段才能将之夺回来。试图将维权运动仅仅理解为狭义的司法活动,试图仅仅通过司法形式解决问题,专制者一个简单的法院不受理,就把你的全部出气孔给堵死了,这种思路是不符合中国实际的。维权运动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政治性。都是在通过政治运动、思想形式和社会舆论逼迫专制者遵守法治。
     民间社会的健康发育,必然地包括政治发育,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维权运动敢于接受历史的召唤,在恰当的时机,在黑恶暴力的严酷打压下,通过接力绝食,勇敢地向着政治化方向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由维权运动升级到维权政治阶段,走向法治、思想、政治相互偶合的新状态。这是由偏差迈向全面自然生长的关键性的一步。
     这次接力绝食,对民间社会的政治成长起到了巨大的助推作用。这是它的重要意义之三。
    
    
    
    4,
     这次接力绝食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乃是中国大陆继经济生活全球化发生之后,正走向政治生活全球化的见证。在全球化的时代,专制者关门欺压甚至宰割国内人民、却无法遭受外界的舆论谴责和实际制衡的现象,再也无法持续下去了。
     这次接力绝食,还展示了基督教、佛教、儒家和** *等自由的思想信仰,对于中国社会的未来所具有的建设性价值。而香港何俊仁律师等立法委员的参与,以及海外众多自由民主先行者的踊跃,都证明了中华世界正在进行大时空、大尺度的政治整合。
     互联网是上帝赐予中国的民主礼物。它与无线电波、电视一道,帮助中国大陆民众突破专制者的封锁,帮助维权运动传播声音、动作和事态,使中国民间社会无须结成政治组织,便能实现行动的大联合。
     未来中国走向民主自由,对于整个世界的正义与和平事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全球社会在某一主题下参与和动员起来,形成合力,一道对付中国政府内部一小撮极左势力,是必然形成的局面,这次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运动,初步展示了这一前景,这是它的重要意义之四。
    
    
    
    5,
     甘地主义的非暴力积极抗争学说的核心是,不仅追求目的的美好,而且要求实现美好目的的手段本身必须美好。它提倡文明和博爱,不仅用以感动人民,而且用以感化统治者。
     我们知道,那些手上沾满了人民鲜血的专制者,因心理负担太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上无法被感化。但是,他们身边的其他同僚,那些致力于建设性事业的改革派、开明派、强国派、事务派,大多还是拥有基本的人性的。他们是我们的同胞,并且可能是我们未来的民主自由事业的同僚。他们的人性经常被极权主义所毒化,被极左势力的谎言和欺骗所蒙蔽。他们的人性是可以感化的,需要用家中接力绝食这类完全合法的大规模的自我牺牲、自我受难式的抗争手段去感化。
     不仅如此,接力绝食还成为一种强有力的宣传工具,帮助维权运动宣传非暴力的理念,弘扬非暴力主义才是中国未来的出路、无限暴力和以暴易暴将使所有人都陷入血海深渊这一宏大而深远的真理。这一点,不仅有助于启迪中国政府内部的改革派和开明派的良知,而且也十分有利于他们的个人利益。
     如果中共上层能够长期实现铁桶一般的团结,一致使用超限战和无限暴力对付人民,那么,中国的自由民主的到来还需要相当长的等待。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同任何政治力量一样,中共内部天然多元,且强人已逝,必然走向公开的派系建设。中共之一分为二、为三、为四、为五,是可以预见的,且可以期待的。这绝不是期待什么改革派主导民主事业,而是对力量对比和力量变迁的基本格局的分析。在道义丧失之后,中共已没有能力主导中国的自由民主演变。道义在民间。主导在民间。
     与维权运动在打压中汹涌涨潮相反的是,专制者的实力正在递减,正在失去对中国大陆政局的控制,它危机四伏,在党内和民间,处处埋藏着它的挑战者。在今日中共内部,任何一股力量都没有能力将极左路线贯彻到底。如果走得太远,就会给它的竞争对手提供扩充权势、进而联合党内开明派和民间力量取而代之的机会。邓小平说,谁不改革谁就下台。这句话,在政治改革议题上,在08年奥运会之前,将再次兑现。
     维权运动具有结构性的搅局能力,接力绝食运动的长期持续,维权运动遭受大规模司法冤狱后将引发民间强烈抗争和国际舆论的有力反制,都将给中共内部的改革派和开明派提供巨大的契机。政局正在潜流之下发生重大转变。用小小的杠杆推动全局,促进了政治格局的重大变迁,这是维权接力绝食的重要意义之五。
    
    
    
    
    
    
    
    
    接力绝食的激进与温和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三
    
    郭飞雄
    
    
     激进与温和的争议,在最近几百年来多个争取自由的民族和国家都曾发生过。在当下中国大陆民间社会内部它又再次出现。
     在维权人士遭受不断升级的黑恶暴力殴打和侵害、而司法途径对此完全关闭的情势下,高智晟等人被迫发起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不仅反暴力,而且通过非暴力,来唤起民众觉醒,感化统治集团内部人性尚能被感化者的良知。这种抗争行为,被某些朋友认定为过于激进。
     如果这一指责能够成立,那么,动辄发动千百万人进行非暴力抗争的甘地,恐怕就得用洪水猛兽来称之了。然而,事实却是,干出诸多兽行的是大英政府,是中国政府内部的一小撮极左势力。
     甘地曾经说过:没有行动,就不能叫非暴力。非暴力运动不是喊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甘地还一再强调,非暴力运动是积极抗争的运动,而非消极坐等;是强者的运动,而非弱者的梦幻。在当今中国大陆,如果维权运动不对极左势力疯狂使用黑恶暴力的行径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那么,极左势力仅仅通过黑社会殴打及分化瓦解,便能成功地将维权活跃人士完全控制住,其将维权运动扼杀在摇篮之中的战略意图就会得逞。
     在如此全局性的严峻考验下,维权运动必须以有力的行动顶住狂流。不行动者不能叫温和,温和应该指的是行动者的温和。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运动业已向世人展示了本质的温和:
     1,运用最庄严、最和平、自我牺牲、自我受难的绝食手段,来抗议警察暴力,召唤真正法治;在宏大目标上,追求法治优先,而不是政治权力分享优先。这一整套目的和手段都是温和的。
     2,将绝食限制在家中,而不是到公共场所,避开直接冲突,避免将尚属微弱的民间力量投入虎口,预先告诫参与者客观存在的危险,实际操作中一再控制绝食的规模,这一系列审慎节制、可控可调的操作策略,本身就是温和的表现。
     3,在不断遭受高压、殴打和种种精神摧残之下,不放弃对体制内推崇法治的政法系的鼓励,不放弃对正在作出政策调整的张德江等官员的鼓励,这是一种内在的温和。
     4,在现在和过去的维权事件中,把草根运动由可能的激烈抗争引向司法诉讼,当民众万不得已需要挺身而出捍卫宪法权利和程序公正之时,支持民众进行非暴力的接力绝食,甚至家中绝食,以维权人士自身走在最前列、并号召民众面对大规模暴力不要还手等方式,避免民众遭受血腥镇压,避免专制者再次欠下血债积重难返,这不能不叫温和。
     5,对长期的和平发展生活表现出高度的珍惜,对国家经济增长以及推动它的改革家持肯定和保护态度,对寻求安居乐业的民众在遭遇严重侵权和非法欺压后作出的维权抗争表现出的有限性予以理解和顺应,都是温和的表现。
     维权运动是温和的,但并非任人屠宰的羔羊。有一位信奉基督教的好友曾援引圣经,称我们维权运动可以做受苦受难的羔羊,可以承受统治者的宰割以唤醒其良知。我认为这是对圣经的误读。圣经的意思是叫人做上帝的羔羊,不是叫人做撒旦的羔羊。维权运动信奉非暴力主义,但这是有前提条件的,如果极左势力对我们无限使用暴力,我们将不断升级抗争的形式。如果他们要让中国这一代民众血流成河,那么我们将不得不放弃非暴力主义。我们不会主张绝对和平主义,而会象爱因斯坦那样主张一种有条件的和平主义,如果面对法西斯主义,我们赞成将之消灭。
     面对极左势力疯狂的黑社会式的暴力,我们通过接力绝食奋起抗争。这种抗争首先是为了争人格、卫尊严。不仅为我们,而且为广大的受迫害的自由信仰者和底层民众争人格、卫尊严。面对肆无忌惮的暴力,如果没有行动,谈何人格,谈何尊严!
     相比较那些主张一味忍耐、无原则的退让、以便保住暂时的安逸生活的观点,我们的绝食抗争毫无疑问是激进的:
     1,为了捍卫真理,我们愿意受难,愿意坐牢,这种思想超出了一般人对和平生活的依恋,如果说这是激进,我们承认是激进。
     受难精神也是基本人性的一部分,是属灵的宗教性情感的一部分。在中国文化追求名留千古的壮烈传统中,本来就存在与宗教至上性相通的东西。刚烈者,牺牲者,皆激进也。我们维权运动已立誓要在受难中兴起成长。我们将证明,我们中国人是有烈性的,在为争取民主和自由而斗争时,我们的烈性将超过韩国人。
     2,敢于发动大规模接力绝食,向强大得可怕的统治者施压,相对于待时而动、潜伏忍耐,的确可以叫做激进。有人总是害怕触怒专制者,主张看专制者的眼色进退,而不知维权运动的兴起从来不是建立在专制者的好心好意基础上的,而是按照信息时代的规则巧妙有力抗争的结果。甘地总是用大罢工、大进军的手段让英国人丢尽了脸。不敢让专制者丢脸,不敢触怒专制者,谈何反专制、求自由。在极左势力用“搞政治”吓唬我们的时候,我们不是后退三尺,而是正当而自然地履行我们从事政治活动的公民权利。如果说这是激进,那么我们承认我们激进。
     3,处于维权前沿的人士,用一己之力硬顶狂流,乃是在为整个维权运动撑边线。当秘密警察作出抢夺手机、流氓骚扰家人等犯罪行为时,他们不是闭目忍让,而是奋起自卫,努力去将犯罪嫌疑人扭送公安机关。这种个人的正当防卫丝毫都不违背非暴力主义,反而是守法精神的一种体现。相对于“打了左脸又给右脸打”的理想化的哲学,这种表现的确是激进的。但如果连普通的男人都做不了,又怎能为广大民众作出先行者的示范。
     4,维权运动主张大度、宽容、消融仇恨,主张“无敌人”,但并不等于放弃法律对罪孽深重且永不悔改的专制者的正义追惩。在严格的司法意义上,那些手上沾满了人民鲜血的专制者及其帮凶,应被定义为犯罪嫌疑人,他们的反人类的罪行不可能被无故地一笔抹杀。这种对未来的预言,可以对当前疯狂施虐的极左势力及其帮凶起到部分吓阻作用,可以逼迫他们中间一部分人将来通过为政改立功来赎罪。相比于那些做老好人主张无条件宽恕一切、却肯定不会为未来民主社会所接纳的不切实际的思想,这种向专制者提出警示、以逼迫其遵守法治底线的做法,的确可以称之为激进。非暴力是强者的运动。维权运动追求的是要做时代的强者,做历史的最后胜利者。它将在温和的立场上狂飙进取。
     5,在中国现存的刑法、民法中的那些良法性质的条文,我们是承认、遵守和援引的,但对于其中的恶法条文,不仅应努力取消之,而且现在便应不予遵守。中国不同于英国占领下的印度,中国刚刚从几乎完全无法无天的状态向着法治迈动了不到几步,在没有独立司法和完善程序之情势下,遵守恶法,几乎等于束手就擒。相对于这种束手就擒的思路,我们的反抗恶法的思路的确是激进的。这种激进取向在本时代不仅具有个体意义,而且具有普遍价值。
     总之,作为行动者,我们的姿态是温和中的激进。我们不会轻易脱离我们的这一立场。
     人类的思想天然多元分立,但一些朋友由于受20世纪整全主义的影响,习惯于用一种捆绑式的思维否认每一元的独立性。一些自视温和的朋友担心他们心中的激进主义者弄坏了好局面,减少了业已存在的活动空间。这其实是不必要的担忧。今日的极左势力已没有能力使国家发生大倒退,而所谓激进的维权者实际上大大地撑开了整个维权运动的活动空间。在此波极左退潮后,此一效应便可立见。在实际上存在着协同的维权运动内部,应追求部分协同,不宜要求高度协同。拉成梯队系列,可能反而是较佳战术。在这一点上,我赞成高智晟律师所说的尊重各自的维权模式的观点。
    
    
    
    
    
    
    
    
    
    维权派乃是自由主义的行动派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四
    
    
    郭飞雄
    
    
     维权运动之所以能集历代民运之大成,并找到一条通过推进法治来建设健康独立的民间社会之路,一个重要的原因,甚至可以说是决定性的原因,是它拥有自由主义这一理论体系作为它的思想资源。维权运动乃是自由主义的社会化,维权派可以叫做自由主义的行动派。由于自由主义的导向作用,维权运动才审慎地选择接力绝食等非暴力主义手段,作为主要的抗争手段。
     自由主义来自英国经验,它有着数百年的试错史,乃是经由一代又一代人民的积累,荟萃了无数杰出人物的思考,精化而又精化的思想成就。在1990年代末期,它经由李慎之、刘军宁、徐有渔、秦晖、朱学勤、袁伟时、何清涟、贺卫方、汪丁丁、丁东、崔卫平诸位贤哲的引介,登上了中国大陆,向社会各界扩散,并向铜墙铁壁渗透。在自由主义的浇灌下,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运动进化到了比较高级、比较纯正、比较深厚的阶段。
     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理论,本质上是一种实践理性,尤其在面临政治转型的后极权的中国,它更应成为指导中国政治改革和自由民主革命的有力工具。而中国大陆的自由主义者,并没有辜负历史的使命,也没有违背理论的内在需要。在经过第一代自由主义者数年辛勤的传播和启蒙后,第二代自由主义者果断地投入了推动宪政民主和法治建设的实践,有一部分人甚至过上了以行动为主的职业生活。在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中,自由主义者进行了第一次实践操练,而维权运动也就从那时正式开始兴起。三年来,中国大陆几乎绝大多数重要的维权事件,都是由自由主义者所参与和推动的。
     维权运动对中国社会最大的理论贡献是法治优先的思想,这一思想正是现代自由主义的精髓之一。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尤其强调法治对于建设自由社会的决定性作用。由于有着这样的现代化的政治理论作指导,维权运动才得以一直保持着纯正性和深刻性。这场以政治、思想和社会诸手段通过司法平台来捍卫法治、维护个人权利的社会运动,在本质上乃是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的伟大运动。
     在2005年中,自由主义的内在逻辑需要,又推动着维权运动由维护公民一般的人身权利、经济自由权利,走向维护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政治权利。太石村事件开创了维护公民选举权的先例,它同时又是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与底层民众直接结合的开始。知识分子走入草根,与底层民众携手维权抗争,在当时便引起了专制者的极大恐惧,因为他们的前辈就靠此起家,知道在中国这种政治结构下二者结合将是何等的厉害。但是,我们要说,自由主义者所推动的这种底层动员,与中共那套极权主义的东西,有着根本的不同。在太石村事件以及其它多个维权案件中,自由主义者并没有选择建立工会、农会的动员模式,而是选择了走法治化道路、主打程序战这样相对离散的动员模式。在自由主义者的心中,工会、农会等组织形式易于产生集权,在可能的激烈抗争中,难以避免组织内部产生强制,也难以避免在与官方的拉锯战中使用非法治的甚至是暴烈性的抗争手段,其后遗症将会比较大。建工会、农会当然是人民的基本政治权利,但对于一个尚属稚弱的民间社会而言,它却不是优先的选择。自由主义的背景,使得维权派在具体参与和引导民众维权抗争时,优先选择了法治路线,而摒弃了可能损害法治和自由的其它选择。
     那么,如果法治程序走不通怎么办?如果政府赤裸裸地破坏选举法,民众又该如何应对?太石村民作出的回答是:接力绝食。对此,自由主义者表示了顺应和赞成。可以说,面对冥顽不化的专制者,面对那些为所欲为的官僚特权阶层,接力绝食是维权民众在迈出走法治道路的第一步后,必然迈出的第二步。否则,便无法回击专制者和官僚特权阶层对法治的肆意践踏,便无法突破重重阻力,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故非暴力主义的抗争,对于走法治路线的维权民众来说,是必然的抉择。
     维权运动通过太石村事件的实践,摸索出了法治主义与非暴力主义相结合的道路,实际上开创了自由主义的底层动员模式。这一动员模式对于中国社会未来的意义,在不久的将来便可清晰地看到。
     这次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实际上是对太石村农民兄弟姐妹接力绝食经验的继承。我们不要将它看成是偶然的、突如其来的事件,而应将它正确地看成是一场悠久的历史运动的延续和发展,而且,我们不能不注意它背后那深邃博大的思想背景。要使运动不出偏差,使运动走向可大可久、丰厚肥壮的高级状态,使之对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发挥更大的威力,那么,就不能不注意从它的思想母体自由主义那里不断地汲取理论资源。
    
    
    
    
    
    
    
    
    
    
    精神力量与物质力量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五
    
    
    郭飞雄
    
    
     绝食作为现代文明抗争手段的问世,直接源于一位母亲的探索。她是虔诚的印度教徒,每年都要进行为期四个月的禁食,期间一日一餐,如果见不到太阳,甚至完全守斋不食。她的圣洁、虔诚和对神圣的敬畏,直接感染了她的儿子莫·卡·甘地。后者成年后将绝食发展为一种综合了多种文明因子的政治斗争手段。
     接力绝食是十分严肃的运作,它是对甘地及其母亲的圣洁精神的继承,是一门通过苦行、受难、克制来引发内省、表达虔敬的功课,在它的背后,蕴藏着深厚的宗教性精神:仁爱、和平、尊严、敬畏、不杀生。它所召唤的,是超越于俗世物质蛮力的精神力量。在我们这个历经杀伐、崇拜强权的国度,尤其需要这样的精神力量得到弘扬,以荡涤铁血。而饶有深意的是,国人的内心世界正大面积地产生着对这样的精神力量的渴盼。
     许多人弄不懂中国大陆人心正在发生的悄然变化,不仅思想僵化的专制者弄不懂,而且连自由民主阵营的部分同仁也弄不懂。人们总是扮着指头去数实力对比,可是我们就是不去管实力对比。维权运动不仅发展出了通过司法平台捍卫个人权利的渐进策略,而且更进化到了培育和发展精神力量以制衡物质蛮力的阶段。一般的,一场社会运动,如果成长到了展现精神力量、深入至道德人心的阶段,那么它也就迈进了创造历史的阶段。
     精神力量的核心是信仰和受难。这个信仰在今天表现为开放式的思想信仰,诸如对于基督教、佛教、儒家、** *,或者对于自由主义等的思想信仰。而受难则是大自然考验信仰者是否纯粹的关键一步,也是精神力量兴起成长的秘诀。在受难中,信仰者的人格魅力,内心的纯洁和对神圣事物的虔敬得到了充分展示,民众的灵魂受到感染,将因之而激荡。经过05至06年维权者的多次受难,这一代中国人的刚烈、圣洁的底蕴大受激发,于是出现了排队接力、绝食抗暴的壮阔景观。
     接力绝食最让专制者感到恐惧的是,它表现出了大规模动员的能力。在网络、无线电媒体的帮助下,维权者捍卫尊严和法律的意志、以及受难担当道义的精神得到了普遍传播,接力绝食的过程成了一个波浪式感动民众、鼓舞民众、唤起民众的过程。在中国大陆,业已积累了太多的不平,太多的冤屈,太多的血腥,以及太多的罪恶。冤气如山,一点就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事实已反复证明了,维权运动拥有来自灵魂的精神力量,并长于运用之。这种宗教性、道义性、神圣性的精神力量,正通过一个又一个维权事件和抗争运动而散发,以洗礼自我、教化民众、浇灌人性、塑造民意。这种宗教性、道义性、神圣性的精神力量是无惧于任何打压的,专制者每一打压,便实际在帮助展示维权运动所拥有的浩然正气,帮助维权运动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帮助维权运动宣传法治下政治改革的思想。近几年,专制者显然已成了客观上帮助维权运动作宣传的广告大师,如同当年的蒋成了毛的运输队长。专制者越打压,维权运动的声势便越大,参与维权的民众便越多,维权者的道义资源便越丰厚。
     继** *学员、上访民众之后,维权人士正在沦为新的受迫害群体。中国政府内的极左势力在与维权运动讲理不赢之后,干脆直接动手了;在司法手段构陷失灵之后,干脆使用黑恶暴力殴打维权人士了。一种国家黑社会主义,在最近开始发作的这一波极左浪潮中诞生。公然依靠黑社会手段治国,实乃中国大陆的专制者的一个发明创造。它将引发一场法治上的大倒退,将剥夺更多的民众那点本来已极为稀薄的人权。
     对此维权运动必须高度警觉,正面迎战这股狂流。但也不应因此而丧失信心,这一幕不过是极左与维权之间拉锯式的较量中必然发生的一幕。对于这股狂流,应充分揭露之,集中批判之。这次接力绝食,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集中揭露中国政府内极左势力所实施的国家黑社会主义、为其疯狂的丑陋大作广告的作用。这种揭丑是十分有效的回击和进攻。国家黑社会主义是见不得阳光的,它越揭越丑,越暴露便越萎缩。在不断的黑恶暴力中,我们维权运动的损失比较小,而专制者的损失则比较大。它那点可怜的道义资源经不起几次折腾。
     维权运动强调精神力量,但请不要误以为我们都是一些迂阔不近人事的书虫。我们并不否认物质力量的存在价值,对于物质力量,我们有着全面均衡的认识。我们所强调的乃是,要用精神去领导物质,用精神力量改造中国政治生态。在立国哲学上,枪杆子主义必须退出历史舞台,非法的黑恶暴力必须被终止并受到追惩,这个国家的制度应建立在道义和全民共识的基础上,应建立起宪政民主的全套机制,通过合法程序和独立司法来实施法律的强制。
     精神力量并非永远局限于精神领域,当它发展至一定阶段,便可以消融并控制物质蛮力。波兰军人总统雅鲁泽尔斯基曾回忆他见教皇时膝盖曾不由自主地要弯曲。因为他所持守的那套极权主义思想缺乏道义上的支撑,邪而不正,他的个人灵魂自然感到空虚。诸如此类的极权主义虽外表强大,实内部虚弱。在许多维权事件中,一些朋友曾感叹我们似乎永远都赢不了一次。孰不知,在这样不断的拉锯和消耗中,极左势力的内部将渐渐被淘空。到时候它将土崩瓦解,一个人便可以解除一个师的武装。
     没有正当性的暴力是无法持久的,凡动刀者必死于刀下。在眼下这场维权与极左、有信仰者与无信仰者之间的斗争中,后者注定失败。
    
    
    
    
    
    
    
    
    民间社会的大联合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六
    
    郭飞雄
    
    
     维权运动之所以不断成长、越做越大,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拜民间社会的高度团结所赐。对于习惯内耗的中国人来说,最近几年大陆民间社会表现出的这种团结几乎是罕见的,内中蕴涵了一些昭示中国民间未来走向的新因素。
     面对极权主义的打压,处于弱势的民间必须团结,否则将经常性地被各个击破,永远处于难以长大的侏儒状态。但是,谋求团结与整合的趋向和行动,往往会导致更大的分裂。大陆民间社会的成功经验是,一,先形成共识,作为团结的思想基础,由于有了自由主义的传播,这一共识幸运地得以建立;二,相互之间自动配合,尤其是重大维权事件上自动配合,这是行为的联合,而非组织化的联合,是具有实质意义的联合,而非静态地为联合而联合;三,民间社会营造多中心状态,比如自由主义贤哲、独立作家笔会、老民运、体制内改革派、维权律师群体,等等,并非某个群体和某个个人特别突出,而是普遍地比较均衡,一道处于崛起和上升态势,且由于多中心而变得不可摧毁,形成安全互保机制。
     在促进民间社会团结一事上,刘晓波先生的表现极为卓越,几乎每件大事上都可以看到他的发言,他的如椽之笔,在为整个民间而纵横驰骋,甚至为过去与他存在着重大学术分歧的朋友而纵横驰骋。他的这种行为方式相当具有说服力。
     在这次接力绝食引发的争议中,我们也看到了民间社会表现出的这种团结。象丁子霖老师在争论中高度赞扬维权律师群体的工作,象高智晟律师颇具骑士精神地一边赞美天安门母亲的伟大,一边平和反驳对方的批评,都是明显的例子。
     刘晓波、丁子霖、高智晟等所表现出的气量和境界,具有相当大的示范作用,它是民间社会成大业之兆。
     接力绝食引发的诸多争议反过来证明了,民间的团结应是自由的团结,而不应是捆绑式的团结,不应是扼杀不同意见的统一思想。不同意见是天然存在的,且具有战略价值,在民间社会发育的早期,甚至需要刻意营造多元化的态势。为了表面的团结而有意按住不同意见是不可取的,正确的做法是鼓励争论,把争论导向自由的、文明的、建设性的、进取性的讨论。应处理好民间社会内部的合理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关系,那种拉帮结派、因相互嫉妒而相互拆台的旧式做法,应该遭到当头棒喝。窝里斗是自由民主运动最大的教训,到了今天一定要避免。
     民间社会内部还必须注意公正和均衡。亚洲周刊将14位维权律师评为年度风云人物,创意良好,烘托了气氛,促进了角色意识,但有重大遗漏:青岛刘路律师应该排在其中,做了非常多、非常具有价值的维权工作的刘路律师,对于风云人物的光荣称号当之无愧。这一遗漏对于刘路律师来说,当然算不了什么,但稍稍了解内情的我未能及时写文章声明,以维系公正,实在是一个大的失误。在思想运动的时代,如注意到公正和均衡,可免除相当多的误解和不必要的纷争。
     民间社会的团结不应局限于所谓的精英,而应考虑边缘和主流的直接拼接,自古以来都是边缘冲锋,主流居间协调,一道营造大业。在当前如此横暴的打压下,自由主义者,老民运,** *,上访群体,维权派,应该携手互保。在这一方面,** *运动对于民间抛弃前嫌、寻求共识的做法十分值得学习。民间社会需要营造真正的大圈子。只要是反对三独、反对武装斗争的,都应属于联合的对象。包括对于真诚的新左派,对于防守性的民族主义,都需要体味其主张的内在价值,在合理的学术批评中应防止妖魔化对方。对于新左派和民族主义的态度,乃是考量民间人士是否具有自由主义最本质的宽容精神的一大标杆。
     做好维权和民运的整合,乃是当下民间社会的急务。我们应特别珍惜民运艰苦卓绝的斗争史,特别珍视其所成就的精神力量,其所积累的经验教训,并将之视为永恒的财富。民运的弱点,其实也是我们自己的弱点。我们是一个锅中吃饭的兄弟,千万不要上了专制者挑拨离间、分化瓦解的当。
     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是完整的,是不可分割的。大陆与海外实为一体。我们不仅应特别尊重吴弘达、杨建利这样奋勇闯关的英雄豪杰,而且应特别注意维护魏京生这样德高望重的先行者的影响力。
     民间社会的大联合,应是真正多元化之下的大联合。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太石村人大选举第二轮投票时我同时挨打(图)
  • 郭飞雄: 应追究政府犯罪的刑事责任
  • 20日太石村民踊跃选举人大代表 郭飞雄及家人被打伤
  • 郭飞雄遭广东秘密警察殴打头部受伤有几个大包
  • 太石村所在的镇人大代表选举第二轮投票将举行,郭飞雄回到广州
  • 最新消息:郭飞雄在南昌获释
  • 郭飞雄今天被警察拦截软禁
  • 高智晟、郭飞雄:关于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公布胡佳下落的声明
  • 艾晓明:郭飞雄获得出行许可 停止绝食抗议
  • 郭飞雄依然在坚持绝食, 抗议广州警方对他非法软禁
  • 郭飞雄:广东政权正堕落成地痞无赖
  • 美国之音:郭飞雄北京绝食被拘:押回广州
  • 杨在新:郭飞雄已经被公安部门放出
  • 郭飞雄新华门静坐绝食被捕 (图)
  • 滕彪:郭飞雄在哪里?
  • 自由亚洲电台:郭飞雄在中南海新华门绝食请愿被警方带走
  • 赵昕:郭飞雄今日前往新华门绝食维权
  • 杨茂东 (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 郭飞雄下落不明 请大家密切关注
  • 请3月29日委托博讯寻找郭飞雄的朋友注意!
  • 郭飞雄:胡锦涛先生,你为何不阻止对高智晟、郭飞雄家人的非法骚扰
  • 郭飞雄:维权运动对于底层社会的普法、启蒙和动员价值
  • 郭飞雄:假借公共利益的名义毁灭民产
  • 郭飞雄:极左阴影下的新乡人民没有经济自由
  • 郭飞雄:住手,新乡的官僚特权阶层!
  • 郭飞雄:接力绝食的激进与温和——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评论之三
  • 请务将以下信息转给郭飞雄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殴打郭飞雄乃中国流氓势力对文明世界的挑衅
  • 维权者的人权普遍遭受侵犯/郭飞雄
  • 蔡楚:请给北京府右街派出所打电话,关注郭飞雄安危!
  • 西风烈:旧诗赠高智晟,郭飞雄二贤
  • 维权人士凭什么帮助中共转型?—— 读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之疑问/唐子
  • 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
  • 唐云:郭飞雄赞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郭飞雄,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先锋典范/赵昕
  • 赵昕:李敖说“反求诸宪法”的郭飞雄在哪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