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龚远明生命垂危 中国举报官员者遭报复触目惊心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4月22日)
    
    
     龚远明生命垂危 中国举报官员者遭报复触目惊心 (博讯 boxun.com)

    
    [ 作者:柴会群 转贴自:南方网 更新时间:2006-4-20 文章录入:admin ]
    
    
     四川举报官员遭砍杀始末:20年前曾扳倒县委书记
    
      他妻子对女儿说:“看到那么多人送来的鲜花,我觉得你爸爸就算走了,也会觉得值。”
    
      4月18日下午,昏迷不醒的龚远明被警车护送,由四川武胜县人民医院转至重庆一家医院。这是武胜县工商局党组书记被伤之后的第15天。他已做过三次开颅手术,生命垂危。
    
      那场噩梦是4月3日晚10时到来的。“我和丈夫一起散步回来,”龚远明之妻李亚回忆说,“走到楼梯口时,突然冲出3个人,其中一个捂住我的嘴,另两个拿着钢管朝他拼命打。”
    
      突袭导致龚远明右脑血肿、脑腔存有积血,左耳被砍断。此外,他左脚脚筋被割断——这虽非致命伤,但被多家媒体以标题形式刊出。
    
      本报截稿前得知,已有两名涉案嫌疑人在贵州被捕。他们来自外地,一名叫袁某,另一个叫姚某。动手前,疑犯并不知道龚远明的真实身份——另一名杀手、武胜人李某事前对他们称:老家有个朋友做事,一个老工人(指龚远明)一直捣乱,我要教训他一顿,并许诺完事后每人酬劳1万元。两人当即应允。
    
      另据凶手交待,李某是受“涛哥”的指使。“涛哥”身份目前仍是疑团。至于“涛哥”还有没有“上线”,“上线” 又是何人,这更是一个谜。
    
      龚远明遇袭前,曾持续不断地实名举报。
    
      20年前曾“扳倒”县委书记
    
      54岁的龚远明,是土生土长的武胜人。自小家境贫寒,用妻子的话说,是“吃党的救济粮长大的”。龚远明后通过招工摆脱农民身份,13岁成为当时太山公社的团委副书记。由于聪明能干,一度成为县委副书记培养对象。然而,爱打抱不平的龚远明似乎不是从政的好料子。1981年,因为一次轰动一时的举报,他的仕途几乎断送。
    
      当时武胜的县委书记,因为违规将自己一名亲戚顶替别人名额参加招工,并且倒卖40斤桐油——在当时看来,这些都是十分严重的事情——被龚远明举报后撤职。书记后来被调到南充市疏菜办公室任职,从此未能翻身。《人民日报》曾报道过此事,在武胜轰动一时。
    
      但龚远明为此付出了代价,他被下放到煤矿“锻炼”,失去了干部身份。一直到通过参加考试入县乡镇企业局工作。 1983年,龚远明调入县工商局,一呆20多年,从科员到股长、副局长,直到1992年任工商局局长。
    
      “除了把老县委书记扳倒之外,龚远明1980年代还做过另一件出名的事。”李亚说,“当时武胜狂犬病流行,由于当地没有狂犬疫苗,致使多人死亡。当时的有关人员因为怕担责任,一直瞒报。龚远明通过不断举报,最后使此事暴露,中央及时空运来狂犬疫苗,避免了更大灾难。但是,他同样因此遭到忌恨。”
    
      再度举报
    
      但在工商局工作20多年间,龚远明在举报方面似乎一直无甚作为。直到2004年夏天,他再度出手了。
    
      而龚远明的举报材料,针对的当地官员,有的与招商引资有关,其中又多涉及土地和拆迁。
    
      龚永明在举报材料中称,“2003年夏、秋,某领导违法占地近100亩,用大跃进的方式建成近8000平方米的‘白坪养猪场’。为供领导参观,又到处找猪放到场里。2004年2月,将建这个养猪场时县财政先垫支的500万元以县委常委会的名义,盖上县委公章送给了白坪养猪场。”
    
      举报材料还称,2004年武胜开办龙舟节时,为了缩短下河看龙舟的路程,将路挖下1-12米,使得几十户商铺和人家悬在半崖上,一直未被搬迁和赔偿。而白坪饲料厂旁,有60多户农民住在工棚一样简易房里,某公司欠农民数百万元补偿费未兑现。
    
      此外,龚远明还举报了很多内容,包括井研县黑恶势力骨干;还包括某公司有关人以建超市的名义申请用地,后来却私自改变用地用途,改建商住楼,少付用地款近2000万元。
    
      2005年7月,龚远明的署名举报信,寄至广安市委。
    
      龚远明曾于2005年7月向媒体举报武胜县防洪堤工程质量问题,并曾亲自锯下劣质的钢筋用作证据。此事被四川电视台曝光后,工程被责令返工。
    
      调查结果
    
      由于龚远明以工商局党组书记身份署名举报,广安市委、市纪委予以高度重视。市委书记王平就此曾先后开4次书记办公会。市纪委下派一个由20多人组成的调查组对其反映问题进行调查。调查前,有关领导向龚远明称:如举报属实要奖励,不实要负责任。
    
      龚远明在一份材料中称:2005年11月14日15∶00-19∶30,在四川省武胜县纪委会议室,广安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黄德齐等人,向我口头通报了调查处理情况。
    
      通报部分认可了龚远明的举报内容。比如:“某地产从供地到改变土地用途都违规,企业老板和县某领导都要负主要责任。并建议广安市国土局、建设局和工商局处理。”但是又认为,“移不移交司法机关是国土、建设和工商的事,纪委不便过问,但我们建议县领导向市委写出书面检讨。”
    
      通报同时也否认了龚远明的部分举报。比如,白坪养猪场国家是投入了700多万元,企业40多万元。对“以县委常委会决定将县政府投入白坪猪场建设的500万元送给私营企业”,经查证县委没有这个决定,而是某副县长的意思,没想到企业拿着这个“说明”到工商部门作为注册登记凭证——这是错误的。由于你局拒绝办理,没有造成后果,也就算了。至于养猪场借猪,当时省委工作会代表没有进去,也不存在借猪;养猪场到底有多少猪,纪委不便去查。
    
      此外,关于“孙南将县城到江边的临江路南侧70多户居民住房、30多个门市降低1-5米,使门市、住房悬于岩坎,居民进出不便,门市失去商业使用价值”的举报。调查组认为,已经向这60多户居民补偿了安置费108.5万元。
    
      龚远明曾说过,他对此并不完全认可,经他走访受害居民杨某、周某、麻某、罗某、黄某等人证实,只解决了两户闹得最凶的人,资金不超过10万元。
    
      执著的举报人又将他的材料发至广安市人大。
    
     倔强的性格
    
      据当地人说,龚远明性格倔强,有时让人下不了台。
    
      今年春节后,武胜县九届四次党代会期间,龚远明有过一次石破天惊的举动。
    
      在一位县纪委领导作完报告之后,主持会议者按惯例问及“反对者请举手”时,龚远明突然举手站起:我有意见!然后当场举出武胜县2005年发生的违规转公务员一事,认为县人事局前局长及县委某领导应负责任。他建议大会对此审查,如果无法进行,应提请上级机关处理。此言一出,与会者目瞪口呆,全场鸦雀无声,台上的县领导则一言不发。武胜党代会历史上空前的这一幕,使龚远明再次名声大噪。不过在当地干部当中,对他此次表现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一种认为龚远明的做法完全符合党章和党内有关规定,实事求是地提出问题,勇气可嘉;另一种则认为龚远明动机不纯,让大家当场下不来台,影响党内团结。
    
      据武胜当地政界人士透露,尽管出面举报的只有龚远明一人,但在他背后,有一股不可忽视的支持力量。而在龚远明的举报材料上,有一长串武胜县老干部及人大领导名单。不过,对于龚远明署名举报的方式,许多暗地支持他的人并不认同— —一名当地干部认为,这样的举报方式类似赤膊上阵,风险太大,搞不好问题解决不了,自己反而栽进去。
    
      在遇袭击之前,举报者的家人预见到了危险。“去年以来,家里不断接到匿名电话,威胁龚远明不要再举报。”李亚说,“去年11月,杀手曾到在重庆工作的女儿的住处,幸好两个月前,女儿龚漪已经出国。”
    
      而龚远明似乎并没有太当回事,接到威胁电话后,甚至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女儿的事情震动了他,这位倔强的汉子于2005年12月向四川省委发出《关于请求保护我及家人生命安全的紧急报告》——只要我的生命尚存,国家资产不追回、失地农民未安置,我就要坚决地向上级控告到底,直至中央,必要的时候我愿将我的鲜血和生命贡献给反腐斗争。他还于 20063月26日向四川省公安厅发信举报,并请求保护其本人及全家的人身安全。此外,龚远明还写好遗书交由广安市工商局党组保管。
    
      谁是幕后真凶?
    
      对于龚远明遇袭案,广安市委、市政府极度重视,迅速成立了由政法委书记牵头的专案组。本报记者在武胜采访期间得知,当地稍有名气的民企老总,都被列为警方调查名单,且按嫌疑大小排位,直到数十号。记者曾与当地一名民营企业主接触,他刚刚被排除嫌疑,如释重负。
    
      而对案发原因,武胜也有各种各样的推测。但政界多位人士分析,被告官员指使人作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即使想报复龚远明,也不会蠢到用这个办法。”除了在举报初期,龚远明被县公安局经侦队查过一次(未查出问题)外,并没有被“打击报复”痕迹,至于他2004年辞去工商局长职务,主要还是年龄原因。
    
      谁是幕后凶手就成了一个谜。上述官员分析,雇主应该是一位被举报的私营企业主。因为龚的举报,他的切身利益— —甚至安全——受到了巨大威胁。
    
      这是武胜县近年来发生的第二起党政干部遇袭案。同样一幕在2001年上演,只不过当时的主角是武胜电力公司总经理廖群峰。他因为电力公司前领导所签的单位新大楼的合同问题,与包工头结怨。结果在与妻子晚上散步时,被包工头雇凶砍伤。凶手很快被抓获,雇凶者也被找到,但只关了几个月即被释放。
    
      女儿眼中的龚远明
    
      事发一周后,赴法留学的龚漪才从报纸上知道父亲遇袭一事。已经从悲伤中恢复的龚漪,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在女儿眼中,父亲是古板的“老顽童”。他不会变通,认定的事情一条道走到黑。但他却又是个和蔼可亲的父亲,童心很重,经常跟她们母女开玩笑。他看不惯女儿艳丽的穿着,但只是叹气,而不加以阻止。在出国的问题上也是一样,他最初反对女儿出国,但当对方拿定主意之后,他便加以默许,并同意妻子支持了几万元费用。
    
      一个事例可以解释龚远明的性格:他在路上走的时候,如果看到一个易拉罐,会执著地踢着走完整条街,并自得其乐。
    
      龚漪并不赞成父亲举报,她也清楚,父亲选择这条道路,对自己和家庭没有半点好处。但她并没有劝父亲,因为她清楚她劝不住。“我觉得他活得很累很累。”龚漪说。而对龚远明背后的支持者,龚漪对他们并没有特别的好感,据她介绍,父亲也曾经想过放弃,但有人说,这样意味着“叛变”。
    
      而李亚对丈夫选择的这条路,她现在似乎面临矛盾——她曾对本报记者坦言“后悔”,但在跟女儿通电话时说:看到医院里那么多陌生人送来的鲜花,我觉得你爸爸就算走了,也会觉得值。
    
      李亚曾任武胜县环保局局长,也被认为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不论龚远明生死如何,依李亚的性格,都不会善罢甘休。 来源:南方周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