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006年1至3月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博讯2006年4月20日)
    
    1月6日上午9时20分,甘肃省民乐县洪水镇新丰村农民钱文昭因抗议法院法官腐败、不公,携带爆炸物闯进民乐县法院四楼会议室,引爆爆炸物,致使正在召开年终考核会议的县委副书记陈兴荣、县法院院长王强、县直机关工委副书记黄建功、县法院办公室副主任王英华与钱文昭一起被炸身亡。另外还有5人受重伤,17人轻伤。
     (博讯 boxun.com)

    1月9日,云南省红河州、河口县两级法院,被近2000名民工、市民包围,冲击、烧毁法院15辆专车。这两家法院因建豪宅拖欠民工工资近3000万元。临近年关,民工自发成立「追讨法院欠薪委员会」,向该两家法院追讨,但法院无理拒付,遂引发民众上述抗议活动。
    
    1月9日,杭州7辆奔驰出租车的河南籍司机因无力继续营运,在杭州大众出租车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连夜驾车开回河南老家。他们一路狂奔,直达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把“奔的”直接开到当地公安局集体“自首”(以此表明不是偷车)。这些出租车司机之所以采取这样的做法,主要是由于司机经营豪华奔驰出租车的过程中,长期无利可图并处于亏损状态。经营者向公司提出修改合同降低承包金或者退车解除合同,而公司则坚持按照当初所签定的合同办事,如果要退车则必须交纳4万元的违约金。在多次和公司协商没有结果的情况下,部分经营者采取了这种极端的做法,请家乡政府为自己“出面协调”——这是一种全新的维权方式。
    
    1月10日,陕西华阴市数千名农民在市政府门前示威,结果遭到当地公安部门的镇压,有40多名农民被拘留,其中年纪最大的村民已经81岁,这些村民大多来自华阴市华西镇的11个村庄。2003年,华阴发生洪灾,这些村庄作为泄洪地,农田和房屋被淹,遭受了巨大经济损失,但两年之后,政府许诺的经济补偿迟迟不能到位,导致大批农民上访。
    
    1月14日,广东中山市三角镇发生大规模的警民流血冲突,这次是继汕尾屠杀事件一个多月之后,再次爆发因征地引发的冲突。当局出动公安、武警上千人,用电警棍、催泪弹、盾牌镇压,事件造成30多人受伤,一名13岁女中学生无辜被打重伤,送医后死亡。据香港《明报》报道,此次警民冲突人数之多,为广东省近年罕有。当地上万名村民聚集在国道及京珠高速公路附近示威鼓 噪,并与数千名公安、武警及特警发生流血冲突,警方用棍及皮带驱赶示威者,村民则以石块鞭炮反击,激烈打斗至凌晨时分才告结束。
    
    1月18日,四川成都东郊十陵镇兵器三四五厂因为亏损倒闭,即将出售,但是工厂工人反对,将厂区相关负责人扣留在工厂内进行抗议和协商。抗议行动从16日到18日持续了3天。1300多名武警18日试图进入工厂营救被扣押的工厂负责人,与5000多名围堵的工人发生冲突,有工人在冲突中受伤。据报道,厂方将价值3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以8000万元的价格出售。此外,政府发放2亿元解决工人下岗的资金据称被拖欠占用。工厂员工原本计划利用这笔资金收购工厂,但是被厂方拒绝,因此才组织抗议。
    
    1月18日早上,100多名市民到深圳政府大楼上访,他们穿着写有“相信政府还公道”字样的衣服,拉起上面写着“无良村官 黑箱作业”的横额,在大楼外静坐上访。但未获政府理会。他们通宵等候至19日,仍未散去。访民表示,他们来自深圳南山区,当地某领导和地产商勾结,上报要为前广东省省长陈郁故居修葺花园,要征用周边土地。结果,征得的土地却原来用来建商业楼宇。他们说,有些人的土地被征用了却完全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几年来他们的损失已超过1亿元人民币。19日,深圳政府大楼的静坐抗议人士大增,除了南山区的访民外,还有大约200多名虾农集结。据悉,这批虾农也是因为被征地但得不到合理赔偿而前来抗议的。
    
    1月19日,继汕尾市红海湾事件后,该市管辖的陆丰碣石镇筹建核电站项目,因当地政府与村民之间发生土地赔偿纠纷,导致一名区委书记数日前被炸死。
    
    1月20日,成都十陵镇爆发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起因是私人收购国营企业,并且强制老工人下岗,仅仅补发几千元的费用。工人们极为愤怒,现场聚集上千人示威。当局从龙泉区调集几十余人警力,数辆警车,以维持秩序,但愤怒的群众以火砖,饮料瓶作为武器进行还击,据消息称,已有8辆警车,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对此事件,成都媒体无任何反应。
    
    1月24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遭停刊处分。消息传出,激起海内外知识界的极大愤慨。《冰点》主编李大同向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提出申诉,并向海内外呼吁,公开征集签名,抗议中国共产党的文化专制主义。
    
    1月28日,大年三十,从全国各地到北京的访民,涌到国际难民署、中南海等地四处喊冤,无助的访民傍晚又涌向温家宝住处,名为“拜年”,实为求助,但被警察赶走。29日二、三百人又涌向胡锦涛住处“拜年”,遭到同样对待。
    
    2月3日,因北京各个全国信访部门不作为,冤屈难伸,在2006年的农历新年期间,聚到中南海、玉泉山、胡锦涛和温家宝家等地呼吁当局关注的访民,纷纷遭到警察的拘捕,并被押送到北京南站附近的接济站里持续关押(从农历岁末到正月初六,接济站每天关押人数最少也有200多人,每天有很多访民被抓进接济站,同时也有很多访民被地方政府押回当地,腊月29日被关押人数四五百人,初一晚间被关押五六百人)。因被关押多日得不到释放,甚至被遣送回地方,接济站里被关押的三四百人从即日(大年初六)早晨开始绝食,抗议当局漠视访民问题和拘捕关押。
    
    2月4日,高智晟律师发起全国接力绝食运动,由此揭开了2006年中国大绝食序幕。
    
    2月8日凌晨,继一个月前7辆奔驰车集体出走后,又有19辆红旗出租车在夜色中驶离杭州。这些出租车的经营者连夜将车开回了自己的原籍河南许昌市鄢陵县,并于当日向当地公安机关“自首”。此次红旗出租车出逃的根本原因也与上次一样,是杭州出租车运营成本过高,使司机无钱可赚。司机们说:“运营成本越来越高,交通越来越堵,收入却越来越少,叫我们怎么活?”
    
    2月10日下午4时,深圳龙珠花园一位维权人士唐先生在自家门口被物业雇凶砍成重伤。当晚,龙珠花园几千民众举行抗议示威活动、要求当局加强警力、确保人身安全。
    
    2月15日,北京、上海、浙江、山东、广 东、江苏、辽宁、湖北、陕西、河北10省市绝食人士同步绝食。这是接力绝食首次采取全国联合行动。
    
    2月15日晚7点20分左右,广州番禺区华南新城业主(业主筹备委员会委员)李刚吃过晚饭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被五个突然破门而入,旋即逃跑的歹徒一顿毒打。李刚在被紧急赶回来的妻子及邻居送进医院后,经过检查确认为脾破裂,体内大出血,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手术,挽回了生命,但脾脏被彻底割除,落下终身残疾。这就是被称为“第二次孙志刚事件”的华南新城维权事件。
    
    华南新城的发展商为广州地产大鳄—-合生创展集团,此楼盘老板朱孟依2005年十大富豪排名第二,其业务范围包括广州、北京、上海、天津的房产。此人当然在政界也是百足之虫。华南新城的物业管理由合生创展集团的附属公司康景物业负责,但自2002年有业主入住以来,所有业主在业主筹备委员会的带领下一直为成立业主委员会而努力,至今未果。2005年9月1日,广州一汽接手华南新城村巴的营运,随意更改、取消线路,业主们愤怒至极,发起了一系列起维权行动。
    
    2月6日,一汽发出通告,宣布村巴士线路更改,这样的更改,意味着很多业主将无法正常上下班。当天晚上,业主们自发的组织了几百人的维权活动,但是,小区的保安在主子的指使下打伤了两名维权业主;2月12日(元宵节),业主们再次组织维权,要求交出凶手,成立业委会。但是,在2月15日,发生了李刚被打事件。李刚事件引起巨大反响,华南新村数千业主在小区内举行游行示威,并自发为李刚捐款。广州、北京、上海等地的业主也对此次李刚事件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和关心,并有中海康城、骏景花园、千禧花园、雅居乐、洛涛居、珠江俊园、广地花园、南国奥园等各大楼盘进行了声援和捐款活动。经民间网上自发传播,引起公众广泛关注。
    
    仅18-19日现场捐款一项就高达14万。业主们倡议成立华南维权总会,并发起全国业主维权日。业主指出,维权是每个人的事情,假如不维权,每个人的利益都会受到侵害。李刚用血的代价教育了大家,让 更多的人看到开发商的本质,看到了联合维权的重要性。但是,广东省委宣传部下达了媒体封口令,命令所有广东媒体不得报导此次事件。据业主们介绍,当时到医 院采访的媒体多达几十家,很多记者当场表示此事一定会报导,有的记者流泪,悲愤,然而接到上级通知后无可奈何地保持了沉默。2月17日晚开始,华南新城的最主要上网途径e家宽全面瘫痪。
    
    2月18日,早晨8点左右,“12•6”汕尾事件中死伤者及失踪、被抓捕者的遗属领着十几个失去父母、无法生活的孩子来到东洲镇东二村西门路边乞讨,一些失踪者遗属放声悲哭,讨要公道,引发了大批村民的聚集,在敏感的汕尾东洲再次发生“群体事件”。
    
    2月20日, 广东东莞市虎门镇城管人员在虎门镇博美管理区街头清查无牌营运车辆时,因遭遇反抗,把无牌经营人力车的湖北籍两父子,用铁棍打致重伤,激发民愤,数千民衆 聚集要求惩办城管人员,并与到场维持秩序的逾千警察对峙。警察挥动警棍驱散民衆及护送城管人员离开。其间有民衆受伤送院,情绪激动者放火焚烧警车。当局最 后紧急调派数百防暴警察,用高压水炮及发射催泪弹驱散民衆。时间持续超过12小时。
    
    2月26日,江苏省常州市雪埝镇太隔村近三千村民因不满当地官员干部私卖土地和强行填平鱼塘围堵镇政府。村民们之前已经在村委会抗议了5天,但政府一直没有派人商讨解决赔偿问题,于是全村出动,要求政府就土地补偿给个说法。27日,约一千村民到锡宜公路桥静坐,致使无锡到宜兴公路交通中断半天多。当局出动大量防暴警察,警民之间发生扭打,约有10名村民被拘捕。太隔村原属常州郊区,今年才并入雪埝镇。当地耕地很少,主要靠鱼塘维生。村民反映,发起抗议是因为村里大量土地被官员私下卖掉了,还要强行填平他们赖以为生的鱼塘。
    
    2月28日,十多名东莞市虎门镇赤岗村的村民,冒雨在位于广州市东风路的广东省政府门前,拉起布条抗议,省政府信访办官员其后接见村民,期间未有出现冲突。村民指出,2002年赤岗村官员将村内3460亩土地,卖给虎门镇政府,镇政府其后再将土地卖给发展商,兴建工业园及住宅。但当地村民至今仍未收到赔偿,涉及金额达1.2亿元人民币。
    
    2月28日,晚间十点到下半夜一点,北京警察搜查不同地区,将大量的外地访民强制抓走,掀开了2006年人大政协两会大抓捕黑幕。访民表示当夜被抓走的人数最少也有千人以上。
    
    3月1日,截访人员在北京朝阳区四路通小区的铁路一带抓捕上访民众,6名女访民在逃避截访追捕时被火车撞上,当场导致两人死亡,两人重伤,另二人下落不明。目击访民描述当时情景,截访的两头堵着追,前面跑,后面追,6个人两个被撞死,两个被撞伤。有一个女的身体和头都分开了,大腿、胳膊都被撞飞,只剩下一个身体了,真是惨不忍睹。
    
    同日,二三十名逃脱了夜间拘捕的访民,到美国使馆前呼吁人权,但被警察拘捕。
    
    3月3日,约二三百名访民举行游行哀悼死者,抗议中共当局,警察在四路通一带抓走了最前头的游行组织者,冲散了游行。
    
    3月3日,“两会”之一全国政协会议召开。在两会开幕前夕,一份关于《中国访民致中共人大政协建议书》在访民中传看着。建议书提出了“废除中国信访制度、废除劳动教养制度,保障公民权利,建议设立宪政审查机制,成立宪法法院”等主张。不到10天,有3000多访民签字表示赞同与支持。据发起人刘杰说:在征签不到10天中,3000多人签名。但与此同时,曾经签过名的168名访民已经被当地政府非法劳教,300多人被关押,400多人被拘留,还有很多人失踪。
    
    3月6日,甘肃兰州大学旅管系02班的全体学生,因声援高律师发起的全球反迫害维权活动,被兰州公安叫去问话,班长鲍莹被拘留了13天后放出,而该班的刘西峰同学因向外求救鲍莹,又被拘留;3月6日,该班的黄琦同学又站出来,将刘西峰同学被捕的消息向全球公布。据悉,02班每位同学都写了一份声明表示自己维护正义、坚持到底的决心。他们还联系了其他班级,准备在兰州大学掀起一个声援绝食维权活动的热潮。
    
    3月6日,由海外发起的声援大陆维权绝食、抗议中共暴政的“全球万人同步大绝食”从早上9时开始,海外参加范围涵括亚太、欧洲、北美,参加的国度有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俄罗斯、乌克兰、以色列、日本、马来西亚、香港、塞班岛等。这次包括海外著名人士在内的由240多名人士和10多个团体联合发起的《呼吁全球万人同步大绝食》声明在标题中明确揭示万人绝食的主题是“捍卫人权 呼唤法治 绝食抗暴 广 告天下”,声明呼吁声援大陆维权绝食,并要求中共立即释放所有非法监控及被逮捕的作家、记者和律师、立刻恢复所有被非法查封的律师事务所;立即释放所有被 非法关押、非法审判的政治犯、坚持信仰者,包括基督教徒、天主教徒、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信仰者等。而北京维权高智晟律师透露,今天全国25个省给他报名参加绝食,山东省参加人数为3000人之多。
    
    3月8日,学者胡星斗、任华向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提出《废除信访制度建议书》,建议废除信访制度,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设置冤案申诉局,实行冤案申诉制度。
    
    3月8日,上海访民徐丽娟割脉自杀,抗议中共暴政。徐女士于2月26日被抓,关在杨浦区森林公园附近的旅馆,5至6名工作人员,三班倒24小时看管她,不准她随便走动。失去自由的她,不堪忍受这样的非法关押,才采取了自杀的极端手段。
    
    3月9日, 辽宁苏家屯集中营被曝光。据追查国际的调查证实,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存在一个庞大的人体器官市场。从关押器官供体的死亡集中营、组织配型、手术摘 取、尸体处理,到使用器官的医院(不一定在苏家屯),形成了程序化操作。这是在国际人权组织已经报导的摘取死刑犯器官,甚至为摘取器官来决定死刑的操作之 外的另一个独立的系统。被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处于完全封闭的被绑架状态,摘取器官后被焚尸灭迹。第二天, 追查国际组织发布了《全面追查参与苏家屯集中营虐杀法轮功学员的嫌犯的通告》,促请所有知情者,提供一切参与苏家屯集中营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涉嫌单位和人员 名单。
    
    3月9日,杭州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被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强行关闭,这是继《冰点》事件之后,中国大陆又一起严重侵犯普世价值和言论自由的恶性事件。5天 后,该网站原注册用户(包括论坛和博客)、热心网民和一些知名网络人士,通过广泛联系与协商,发起组成了一个名为“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并准备以这个声援 团的名义,协调各地各界网络维权热心人士,加入到当前中国自由维权运动中来,将“抗议蛮横封杀,还我爱琴海”之呼声,转变为实际行动。18日, 网友们组成“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推举著名宪政学者、评论家陈永苗先生、爱琴海网站法律顾问孙跃礼先生、知名评论家、网友代表天理先生为“爱 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主要代表,准备对《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五条向全国人大提出违宪审查,或者起诉官方非法行政行为。
    
    3月11日,中共人大进入第七天,全国27省市同步绝食声援高智晟律师,山西一个大企业的几千名职工全体绝食。绝食主题是抗议中共政权黑社会化,警察黑社会化以及警察对国内公民实施暴力。
    
    3月11日,因过半耕地被私卖,广东顺德区三洲村数千农民围堵村委。11日下午卢建国等两位村代表带着三位番禺的记者在当地拍照采访时,被镇上的公安抓走。傍晚,两千多村民包围了村委会,要求释放被公安拘留的村代表卢建国等,并督促当局对话,合理解决村中的征地赔偿问题。直到星期天下午公安放人,村民才逐渐散去。据了解,该村的耕地,从92年开始陆续被政府征用或卖给了私人,村民得到的赔偿每人只有6000元左右。去年年底,一万多村民集体要求村政府公开土地买卖时,才发现全村9000亩地中超过一半已被卖。而村委会干部不但拿不出政府征地的文件,向村民公布的卖给私人厂家的价格也极不合理,村民怀疑土地买卖存在黑幕:因为“92 年我们有一块土地以36万一亩的价钱卖给华宝公司。现在10年后,才卖4万8一亩,这没有道理。”
    
    3月12日,武汉市3506工厂纺织事业部1000多名职工向社会各界发出呼吁,抗议厂方在职工不知情的情况下推出纺织组建合资公司的改制方案。新公司强行将1000多位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剥夺了他们工作的权利。
    
    3月13日,云南纺织厂改制不公, 数千工人罢工。云南纺织厂创建于1934年,1996改制为国有控股企业。旗下有5间分厂,4000多员工。今年3 月6日,该厂在没有基层劳工参与的职工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关于劳资关系改制的一系列措施,引起职工强烈不满,自13日起陆续罢工,聚集要求与厂里领导对话。据悉,昆明市政府介入了事件,一位副秘书长16日带领工作组到厂,听了职工的意见。并承诺4月1日之前,由政府就改制做出决定,要求职工先行复工。
    
    3月16日,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召开前夕,湖南省1071名法轮功修炼者家属联名写信给国际社会,呼吁制止在湖南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发生的罪行。据悉,自2001年以来,至少12名法轮功学员被该劳教所迫害致死,至少300多人遭受毒打、吊铐、连续电击、强迫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折磨,致使100多人终生残疾或精神失常。分析人士指出,这是1999年“7•20”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法轮功家属抗议活动,申诉无门的家属被迫用真名实姓向国际社会求救,表明对当局的彻底失望。
    
    3月16日,天津北振区西地头镇芦新河村数百名村民打着“还我土地”、“我们要生存”等横幅,在西地头镇镇政府门前举行静坐示威,他们要求合理的征地补偿费。他们除了两 百多人在西地头镇举行静坐外,还有两百人在村子里的建筑工地上举行示威。据村民李先生说,他们的土地前五年就被征用了,菜园种蔬菜的,每亩给三千元,但一 般的地就只给三百、五百的。
    
    3月16日,山西省朔州有近万人绝食,声援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运动。据悉,当地民众通过收音机得知了在全球展开的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蓝丝带活动,便自发的流传相约,在3月15、16日两天内,街头到处都飘满了蓝丝的丝带,同时,山西朔州师范学校、农业学校、朔州水泥厂、山西朔州仰涧煤矿、山西朔州物资集团等单位均有大批人士参与绝食活动。仅水泥厂、煤矿、物资集团等单位就有几千人,全日估计约有万人参与了绝食活动。
    
    3月17日,浙江省洞头县291户 农渔民向中央和温家宝呼吁:浙江洞头县政府工程(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是违反国家海域法的非法工程,请上级立即制止洞头县政府继续非法施工,立即停工, 依法恢复海域滩涂原状,归还村浅海滩涂使用权;并要求撤免洞头县县委书记、原县长任玉明一切职务。浙江洞头县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非法占海,强占群众的浅 海滩涂,达30个月(2003年8月5日开始),当地村民多次抗议无效,百名村民自发到县政府静坐,抗议,引发群体抗议事。3月15日下午村民曾虎金被抓,晚上九点半群众继续抗议,3月16日清晨五点,张孚喜、吕亚恋、郭秋云、张花菜、亚叶等五人又被抓走。
    
    3月20日,福建省莆田市地方法院开庭审理因维护农民权益被逮捕的维权人士黄维忠,当地有900多人去旁听,但是没被允许进入法院,因此在外面静坐示威。2003年5月开始,福建莆田市地方政府数次以城市建设的名义征用农民的土地,一些当地官员为了谋取私利,在有关土地征用程序和手续、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和地上附着物补偿费上侵犯损害村民的权益,严重影响当地10村万余村民的基本生存。村民们于2005年8月4日向福州市公安局递交的集会游行示威申请,遭到拒绝。2005年11月9日,黄维忠受667户农民的委托,抵京准备继续进行有关的申诉。但是,莆田市警方却在当天将他拘捕并押回莆田,随后于12月28日被捕,并于今年2月28日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治安”罪被莆田市城厢区检察院起诉。
    
    3月21日,湖北省第一 冶金建设公司的一百多名退休职工聚集在公司门口,打着上写“ 还我血汗钱”、“落实 退休职工政策”等横幅,并在现场进行征集签名活动。这些 退休职工除了星期日和下雨天外,每天上午都在此集会请愿,已经坚持了四百多天。 他 们要求公司和武汉市社保局按照国家多次出台的增加国企退休职工的养老金的标准 分发养老金并赔偿他们的损失。
    
    3月22日 早上 8点左右,浙江台州椒江区政府派数千武警进入 城西百家王村,准备填埋强行征收的土地。进村途中,全村老老少少都自发到村外阻止 武警进村,双方对峙5、6个小时,并 发生激烈的流血冲突。 冲突中有10多位村民受 伤,其中有5位村民重伤住院,警方抓走郑崇日、王相德、 王品保三人。百家王村有3800多村民,由 于区政府强行征收300多亩土地,并以极低的价格转手卖给开发商, 遭到全体村民的拒绝。村民先后2次到北京上 访未果,发生冲突前一天,还有村民去北京上
    
    3月 23日, 数千访民聚集在不海市政府门 外,声援被官方打死的访民杜荣林的家属。杜荣林上月22 日在上海市信访办门口被带走,被当局拘禁及虐打,被迫签下 保证书保证两会期间不去上访。三天后被放回家,但一病不起。3月19 号被送进医院,查出是脑出血, 于当天抢救无效死亡。3月有23 日,许金凤带着女儿捧着杜荣林的遗照,想到市政府信访讨个说法,但在门口就被警察 强行撵走。便衣还把杜荣林的照片扔在地上,用脚踩着撕破了。 很多访民带上黑色白色的花到市政府门外表示声援,警方也出动了几十辆警车、几百个警察。 访民张翠屏说:“我们都带着黑色的花还有蓝丝带。有这麽多 老百姓,今天真是像开万人大会一样。”
    
    3月23日,北京首都钢铁公司群声、李军、肖金、晓龙、晓丽、晓霞、智勇、闫丽、张 林、新生、安群、国刚12人参加维权绝食并发表公开声明。声明称 :“我们抗议中共恶 党对法轮功、地下教会、维权人士的迫害行爲;我们抗议中共恶党对所有爱好民主自由 的人士的迫害;我们要求政府释放在迫害中被关押的所有人员。”声明还对工资制度腐 败、教育腐败、公安司法腐败、医疗卫生腐败,表示强烈的不满与抗议。这些绝食参加 者采用化名的方式,其目的是“叫中共恶党在首钢的党支部书记们,看的着,听的到, 可是又抓不到具体参加人的证据,找不到迫害的对象”。
    
    3月24日 ,河北省涞水县检 察院接受了法轮功学员刘秀凤的一份起诉书,要求检察院依法追究610办公室主任王福才 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将其绳之以 法。据报道,原河北省涞水县永阳镇司法所副所长、 法律服务所所长的刘秀凤,因修炼法轮功历经7年迫害,于今年 2月按照《刑法》、 《宪法》 《国家赔偿法》、《国务院劳动教养规定》控告610办公室主任王福才严重践踏法律、迫害人权,并提起 有关部门对610这个迫害人 权的非法机构依法撤销,同时对控告人的610办公室主任的职务依法撤销。
    
    3月30日 ,浙江省桐庐县分 水镇政府非法圈地,500多户农民维 权遭遇无奈。据中国浙江电台《阳光行动》节目组报道:日前,桐庐县法院判决分水镇 政府“补偿”该镇一农民3万元,但判该农败诉,诉讼费由农民承担。对这一奇 特的判决,法院没有说明任何理由。500多庭外旁听的农民群情激愤,大喊“给我们 1.36元一天,我 们怎么活?!”据了解,2003年,分水镇为了“经济建设”,非法圈走该镇一村庄 百亩良田,当时只发了一个通知,每户只给300元。2005年8月,一户受害特别严重的农民将镇政府告上法庭,法 院调查后得知,镇政府没有办过任何手续就圈占了这些良田,就告诉镇政府想办法补 救。镇政府于是发给每户5000元,十年使用权一次买断,十年后收归“国有”。农 民算了算账:十年5000元,平均每 天是1.36元。一位 60多岁的农妇 嚎啕大哭:“我年纪大了,不会到外面去打工,一块三角钱叫我吃什么啊!”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