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再过几年,祖坟都要卖掉了—触目惊心的农民失地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4月19日)
    
    
     (博讯 boxun.com)

    再过几年,祖坟都要卖掉了——触目惊心的农民失地问题
    
    文章提交者:花前说剑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我的老家是鲁南某地的一个小村庄,属于平原,经济状况在全国农村来说应该算是中上等,但这种上等的排行绝非因为土地的肥沃、庄稼的丰收,而是全赖于外出务工人员和从事商业人员的提携。这几年我回去并不太频繁,但每次回去都会发现很多触目惊心的问题,焦虑日甚一日,积累至这一次回去的所见所闻,终于使我艰于对现实的视听,直觉得如骨梗在喉,不吐不快——
      
      这次回去是听到这样一件事情:前几天省里领导来到我们镇上视察,具体视察什么大家都不甚了了。这种技术官僚常规的视察的程序想必大家都很了解,只不过是走个形式,依惯例镇上诸位小官僚全体动员、如临大敌——此“敌”并非指省里的大官僚,而是指镇上的百姓,镇领导深知他们平时的作为激起了多大的民愤,多少小民恨天无柄、恨地无环,恨陈圣吴广死得太早——诸位镇领导驱动四辆轿车在省里领导将要视察的路线上头前带路,省里领导的车辆在几公里开外远远跟随,等待先锋肃清闲杂人员和可能出现的路障。镇上诸百姓中有消息灵通者早有耳闻,一呼百应,遂率众人在路上等候,见四辆轿车过来,一哄而上围住,准备上演现代版的的拦轿喊冤。拦住以后才发现上了当,四辆车里竟全部都是镇上的一帮平日里张牙舞爪的熟面孔,气愤之下,把四辆车玻璃全部砸碎、车胎全部放了气。(因为给我转述之人并没在现场,太具体的事情也不太了解,据说好像没有人身攻击)。这边早有人回去告诉了陪同省里来人的镇领导,车队“果断”临时改线,沿别的道路“视察”去了。那四辆车直到深夜才被拖走,事情至今好像也没有处理。
      
      这是近几年来我镇农民和乡政府、村委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起因就是农民土地的严重流失问题。
      
      我镇土地本来就比较贫乏,一直人均不到一亩地。这几年经济大潮的热浪奔涌突袭这里,各个村庄周围似乎在一夜之间矗立起一家家小工厂,其中大多是给制造三合板、五合板等板材供应原材料的简易板皮厂。这本是好事,既可以为农民增加收入,又可以解决大批农村剩余劳动力,还可以增加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提高政绩。但这件好事在一开始就成为善于并专于与民争利的地方政府搜刮农民的工具,其间回避农民的种种幕后交易污秽丛生。这种板皮厂因为要量晒板皮,需要的空地面积非常大,而这里系平原,是没有大片的空地的,只有占用耕地一途。这本也没有什么,奈何因利益驱动,如今这类工厂如孙大圣撒了猴毛,到处密密麻麻、鳞次栉比的建起来。恰好各个村委因为没有村办企业,都愁着捞不到油水,这个致富的机会怎肯放过,于是大家都比着武的倒卖耕地,发展到今天,很多村庄的农民几乎没有耕地可种,成了奇怪的没有土地和任何保障的农民。更为关键的是在这场规模庞大的倒卖耕地的风潮中,所有的交易、补偿和农民一点关系也没有,更没有人召开过村民大会问一问大家同不同意。所有的交易都是由乡政府勾结各村委会和买地的私营企业主私下里交易,倒卖耕地所得款项20%归镇政府,剩下80%归村委会,和失地农民一点关系没有,他们得不到一丁点补偿。至于这些钱究竟用来做了什么,农民们充满疑问。在缺少有效监督的社会里,特别是在财政混乱、政务从不公开、村干部一手遮天的农村里,这些钱最终有多少被中饱私囊谁也说不清楚。但谁都明白这里面有着种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以发生“砸车风波”的A村为利,我所听说的情况是他们的农民已经基本无地可种,村里卖地所得共约900万元,约180万给了镇政府,村委得约720万,失地农民活该,一分钱捞不到,爱干嘛干嘛去。但这些钱只是有心的村民的私下计算,真实数字村里并没有公开,也没有告诉大家这笔款项将用来做什么,又都做了什么。村委会和乡政府当然不承认卖了这么多钱,而村民又追问这些钱的去向,一来二去矛盾日益加深,于是就导致了“砸车风波”。当然,A村也可能没有卖这么多钱,但其所卖土地的市价应该是900万,如果并没有卖这么多,其背后的交易也就可想而知了。事实上,正是因为存在这些幕后交易,才导致我们整个鲁南地区(别的地区是否如此我不知道,但估计也差不太多)疯狂卖地,疯狂的套现子孙后代的钱,他们怀着一种拜金主义的“末世情结”,把路易十四的“我死后,那管洪水滔天”视为座右铭,争相争夺有限的土地资源,直至消耗殆尽。很多比较富裕的投机商人靠着这种幕后交易以极低的价格聚敛土地,荒废着,等待以后升值。
      
      而不远处,各个镇里在前几年赶“工业园”时髦时占用的大量耕地还荒废在那里,到处是断壁残垣,杂草丛生,兔鼠乱窜,一片凄凉景象。
      
      B村早在几年前就几乎卖光了耕地,村支书和村长都配有公车,民怨沸反盈天。有人牵头带领村民上访,从市里到省里再到中央历时几年,没人理会。好在该村早些年有闯北京干建筑起家的几位富户,在京城颇有些根基,最终通过非常规的、在现下却是最常规的手段打通关系,在几个月前将几位贪赃枉法村官绳之以法。
      
      但是这并没有警示附近的村官以及镇政府,疯狂的卖地还在继续,越来越多的农村人正在成为没有任何补偿和保障的失地农民,土地是农民的赖以生存的主要生产资料,失去主要生产资料的农民怎么生活?下岗工人会有补助,退休工人会有退休金,农民没有土地耕种谁给他们补偿?而且他们每年还要缴纳公粮和多少不等的人头税等赋税,他们的收入从哪里来?他们的未来究竟在哪里?他们将要靠什么养活自己?我国越来越少的耕地怎么养活越来越多的人口?农民和基层政府的矛盾将会激化到什么程度?这些问题令人心忧。
      
      我询问了省内的一些朋友,大家无不忧虑慨叹,各地情况大同小异。全国情况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各地政府已经形成一个个利益群体,无所事事、靠关系吃国家饭的冗员多得惊人。他们挥霍无度、吃吃喝喝、竞相攀比公车的豪奢,更有不少贪婪成性的官员谈拦网发、中饱私囊,国家财政的拨款杯水车薪,实在不堪以负,他们必然开始与民争利。而农民这些年拜改革所赐的收益日见其少,并没有多少结余,这些利益团体四处搜刮,所获也日见其少。酒还要喝、饭还要吃、歌还要唱、舞还要跳、工资还要发、公车还要买、小姐还要找,怎么办?卖地大概是最简捷、最有效能迅速搞到钱的最好办法。于是,祖宗的遗产、子孙的未来都被他们拿来卖掉换钱……。
      
      面对持续数年的猖獗的倒卖耕地现象,有村民痛心疾首的说:“再过几年,恐怕祖坟也要卖掉了”。更有农民抱怨“现在的农民还比不上封建社会,那时候部分农民还有自己的土地,没有土地的还可以租种地主的地,而如今农民根本就无地可种,想种而不得”。
      
      基层政府内部勾结起来砸掉农民的饭碗,这在封建社会的确也不多见。毁林而猎、竭泽而渔、杀鸡取卵的极端做法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社会里更是罕有。而今天强盗一样的行为已经包围了整个农村,并威胁到农民的生存。农民唯一可以和上级政府对话的通道——上访又被严格限制,因为政府内部利益均沾、相互勾结、官官相护,农民们告来告去最终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像B村一样能够走上层路线的农民又实在是凤毛麟角,生存既已艰难,和政府沟通的泄愤通道又被牢牢封住,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甚至无人关心,农民们只好豁出去搏他一搏——他们希望用非常手段发泄自己被侵害和忽视的愤懑之气,希望通过把事情闹大以引起上层政府和媒体的重视,“砸车风波”的发生正是这个原因,或许也只是序曲。可是这种非常态手段非常难以拿捏的准,如果火候掌握不好,遭殃的还是农民。其实,或许,从长远来看我们应该说,遭殃的最终将是政府和整个国家。
      
      众所周知,近一年来中央政府正在变得务实,狠抓非法占用耕地和拆迁等民愤极大、民怨沸腾的问题,政府的决心很大,下手也很重。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央或许是无暇顾及、或许是人手有限、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只是重点在抓大的非法占用耕地项目,媒体炒作倒是颇有气势,奈何却根本没触及基层政府分散非法买卖土地这一根基。大宗的项目能有多少?而这些小的项目加起来,占用的耕地面积才是更惊人的。
      
      不派出务实的工作组下到基层,逐市逐县、逐镇逐乡的清查,不加大惩处力度、杀鸡骇猴,非法占用耕地绝无杜绝之可能!
      
      写到这里,我想说我们各级政府、我们城市人口其实真的应该感谢农民,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用粮食养活我们,更是为他们的宽容忍让而感谢,从历史深处一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他们默默承受了多少苦楚、灾难和不公平,他们一直以来就是最苦也最能忍让的一群人,洪灾时,是他们舍家乡保城市、拿良田换油田,现在他们面临着这么大的生存困境,也只是在默默抗争,并没有影响和破坏社会稳定、发展经济的大局……。可我们给过他们多少帮助和报答?现在,是反哺的时候了!不管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请在这个农民面临生存危机的关头为他们大声呼吁吧,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莆田市农民失地案:黄维忠被处以拘留,并绝食抗议(图)
  • 福建莆田市农民失地严重、依法申诉没有结果
  • 大陆六千万农民失地线路图
  • 大陆六千万农民失地线路图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