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被困陕北 不许出门
(博讯2006年4月06日)
    (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 4月5日,身在陕北老家的高律师再次遭遇24小时的围困。比北京更甚的这些人竟一夜不睡,用强光电筒向高律师家人的窑洞中照射。4月6日,对方不许高律师和马文都出门,公开声称“我们就是流氓”,并关闭了佳县城中仅有的两个网吧。高律师的处境再次令人堪忧。
    4月5日陕北老家又开始了24小时的围困
     (博讯 boxun.com)

    4月5日,装有天綫等多种设备的跟踪车辆出现在高律师的老家窑洞的山坡下面,当晚3名身份不明者一整夜一直在高律师老家窑洞外面的院子里走动。据高律师描述,他们的脚步在青石板上发出的声音在夜深人静中份格外刺耳,一夜之中,而且这些人还不断的用手电向高律师的家人的窑洞里面乱照。已经习惯以这种生活的高律师也被吵醒了6次,而高律师的四弟和大嫂根本就一宿没睡。
    
    今天早晨,高律师像往常一样晨练,这3个人始终以不到2米的距离尾随,高律师一直尝试和他们交谈,但是对方笑而不答。
    
    高律师告诉他们:“你们现在的笑容和你们昨夜的行动很难让人想像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
    
    高律师告诉记者:“现在陕北的风很大,晚上也非常的冷,那些在外面熬了一宿的警察,早晨你能看到他们穿的大衣和满头满脸都是一层厚厚的灰土。我让老马给他们拎了一壶热水,我告诉他们,你们可以和我睡到一个窑洞里面,我个人和你们之间没有任何恩怨!”
    
    高律师说:“老家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阵式,早晨眼睛红红的四弟拉这我的手说:三哥他们会不会把你抓走?”
    
    
    “我们就是流氓”
    
    早8点50分,同行者马文都打算出门去佳县城均被阻挡。几次与对方交涉均以“我们得问问”为由推搪。对方公开告诉高律师他们:“你们不用上城里了,一共两家网吧昨天就让我们给封了!”
    
    10点22分,仍得不到答复的马文都不再理睬他们,出门打算进城,被另外的4个人挡住了去路,并试图抢马文都的背包,説是要检查,遭马文都拒绝:“这里是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共产党还讲不讲法治?你们有什麽权力检查我的东西?请你们出示给你们命令的有关部门的文件。”
    
    对方回答:“你不用和我们讲道理。我们没有文化,我们就是流氓。”马文都回答:“我从来没和流氓打过交道”时,对方放言:“我们就让你尝尝流氓的滋味!”
    
    据马文都讲述,这四个人带者墨镜,看他们的肤色、穿着、手形、口音不像是当地的人。
    
    马文都表示,自己因从事民运活动,近20年中一直在和囯安、警察打交道,但今天在陕北遇到的这些秘密警察公然声称自己就是流氓、就是不讲法律还是第一次。他说:“哪有这麽跟踪的?已经踩到我们脚后跟儿了,连上厠所,他们都在后面跟着,看着你上厠所的全过程!”
    
    当地地痞受命行动
    
    11点左右,马文都报警,11点55分,当地110警察来到了高律师家,盘问这4个人时,对方回答是旅游的,并没有限制高律师等人的自由,引来了衆多的村民的围观。之后,马文都顺势随警察一同离开窑洞,准备上县城,但30分后,马文都被迫返回高律师家中。
    
    据马文都描述,当他来到等车的西峰路口时,追上来一辆老式的捷达车,下来的 4个人围在自己的周围不言不语,并故意将烟头扔在他的脚下。当和对方理论时,这些人操着当地口音威胁马文都:告诉你,不要在这瞎晃悠,否则没你好果子吃,你不要以爲你叫来警察了你就能出去,狗日的,你再敢在这里晃悠,我们就打折你的狗腿!”只要马文都前行,对方4个人便围堵推搡,往回返则不加阻拦。12点30分,马文都被迫返回高律师家中。
    
    马文都描述:这四个人的肤色、打扮、口音都是典型的当地人,感觉像是一些黑社会的地痞无赖。
    
    马文都都感觉气氛诡异,似乎是动对方准备动手的前兆。
    
    中共打算让高律师无立脚之地?
    
    高律师说:“我还在静静的观察,目前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不许我和老马出门。至于他们在哪里动手和什么时候动手对我来讲都是一样的。”
    
    他表示,和上次不同,这次自己虽然离开了北京,夫人和12嵗的女儿仍同样遭受到秘密警察的跟踪,而且方式更加的放肆和下流,耿和到幼儿园,跟踪人员会跟进到幼儿园的里面,耿和到朋友家里串门,秘密警察也会包围在外,对朋友及周围人进行调查。
    
    高律师说:“我一个人在山上走动的时候,想到中共警察对我及家人的做法,我经常的摇头,不住地摇头,我真的觉得他们的这样的一种下作和非道德太让人不可思议。”
    
    高律师分析:自己在家里不能静静地呆下去,不得不返回老家,目前他们再次采取这种黑白两道手法似乎在暗示着无论走到各地,他们都会采用这样的方法迫使我无立足之地。
    
    高律师说:“令人痛心的是,他们就这样赤裸裸的在人民的眼前自己撕毁着法治的外衣!他们不惜关闭当地人赖以爲生的网吧。”
    
    爲了孩子我也会不屈不挠的和他们斗争下去
    
    再次被围困的高律师非常平静,表示无论出现什麽局面都不感到意外。思考后的高律师这样讲:“我经常和我的家人也和其他的人讲:我们所代表的价值,我们正在实践的方向,百分之百要在中国取得胜利,百分之百的要在中国建立,我不一定能看到那一天,但是那一天会出现是我从来不怀疑的!尤其是这一次,我大量的和农民朋友接触以后,我更不怀疑他的到来”
    
    “对于我个人来讲,这也不是喊口号,无论你是否喜欢你的选择,无论你是在怎样的环境下走上了这样的一条路,但是这条路是我必须坚定的走下去的一条路,生命不息,追求不止,奋斗不止!”
    
    
    “令我欣慰的是,现在每次耿和和我通话时,孩子都会抢过电话告诉我:爸爸你要注意身体,爸爸你要注意安全,整个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包括我老家的这些亲人,他们都在变化着,不再像以前那样拼命的拦着我。同时也让我发现我的孩子们也都很有个性。我非常恐惧的是:如果这样的罪恶的制度在我们这代人不结束的话,我的这些有个性的孩子,到了他们这一代的时候,会和我遭遇同样的苦难,所以,就为孩子,就为孩子不再遭遇这样荒诞的磨难,我会不依不饶的和他们斗争下去!
    
    作爲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曾被司法部授予了十大杰出律师称号的高智晟,再次面对着自称是流氓者的威胁和围堵,报警?诉讼?他该到哪里找一个能讲道理的地方?下一步他又该何处安身? _(博讯记者:wnl)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 高智晟:暴力冲击家庭教会 十足的恶棍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高智晟:一群特殊的"顾客"
  • 江天勇:我与李和平律师会见高智晟被便衣警察非法阻挠
  •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林牧、高智晟、吴震、孙文广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高智晟:关于反暴政、反迫害的万人绝食行动
  • 高智晟、郭飞雄:关于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公布胡佳下落的声明
  •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警方强行拘留
  • 博讯快讯:高智晟律师九点时被派出所带走
  • 美国向中国提出了高智晟问题
  • 高智晟:迫近式的跟踪又回来了─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01天
  • 美国向中国提出高智晟律师问题
  • 绝食是否可取:采访当事双方丁子霖和高智晟(图)
  • 高智晟:关注胡佳,关注中国人恶劣的生存状况
  • RFA 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一)
  • 丁子霖对绝食表示异议 高智晟再次陈述己见(图)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 袁红冰:真实、勇敢、高贵的灵魂――为《高智晟文集》出版而写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高智晟:中共高层在处置苏家屯事件上存在明显分歧
  • 高智晟律师,他为了什么?/郭起真
  • 高智晟还能走多远?(下)/常文新
  • 关于参加高智晟律师绝食抗议活动的声明/郭起真
  • 江苏荣:支持高智晟,赞扬王国刚!
  • 对高智晟律师的几个疑问/庄周
  • 警告围困高智晟律师的警察/王国刚
  • 高智晟:拦路抢劫我小灵通电话的贼今天又出现了
  • 高智晟还能走多远?(上)/常文新
  •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 高智晟:迫近式的跟踪又回来了
  • 高智晟:以受苦难的勇气和耐心消减暴力与仇恨
  • 高山流水心自知——献给高智晟和他的同伴们/吴一然
  • 我在秦城一号的抗议—献给高智晟和他的同伴们
  • 徐沛: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田晓明:看凶险之中的高智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