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6年4月04日)
    【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RFA张敏
     (博讯 boxun.com)

    
     依法申诉
     ――太石村选举镇人大代表第二轮投票开箱以后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4,01)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
    
    3月31日,互联网上发表了一份由申诉人冯秋盛、姚立法等四十一人签名的《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成立“特别问题调查委员会 ” ,对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东涌镇第49选区的选举进行调查,将调查结果告知申诉人。这份申诉书目前正在继续征集联署签名。
    
    申诉人之一姚立法先生是湖北潜江市前人大代表,也是本申诉书的起草人之一,姚立法先生就这份申诉书的公布接受了我的采访。
    他说:“我们这份申诉书在网上公布征集联名,申诉人依据的是宪法的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公民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我们为什么要申诉?我们认为,广州市番禺区人大常委会领导的、由东涌镇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委员会主持的东涌镇第49选区的选举,是违反宪法、违反选举法同时也是违反《广东省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的选举。”
    
    问:“您刚才说,现在是征集联署签名,什麽时候送交这份申诉书?”
    答:“准备尽快的送到全国人大去。”
    
    问:“在签名初步结束以后,你们准备用什么方式送达这封申诉书?”
    答:“我们是用两种方式并用,第一是挂号寄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同时推荐代表到北京直接递交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问:“初步定在什么时候?”
    答:“半个月之内吧。”
    
    
    * 简要回顾 *
    
     在前面的“太石村纪事”系列节目里,报道了太石村3月17日和3月20日选举镇人大代表的两轮投票。太石村原属鱼窝头镇,该镇现在合并入东涌镇,这次选举的是东涌镇人大代表。
    
     从去年七月起,太石村村民因土地被征用买卖中的一些问题,以及村财务不清等问题,联名动议罢免现任村主任。从七月到八月,参与联名人数从四百多人增加到九百多人。之后,多位村民被武警打伤或拘押,其中被关押时间最长的达四个多月。
     在此期间,前去太石村履行职责的律师郭艳、唐荆陵,学者艾晓明教授、人大代表吕邦列,以及记者等多人被官方指派看守太石村的人暴力殴打。
    
    在今年3月17日的镇人大代表选举投票中,官方提出的候选人之外的、太石村罢免村主任动议带头人之一、曾经被当局拘押四个多月的村民冯秋盛先生得票最多,获得331票。因差18票未过半数,三天后的3月20日又举行了第二轮投票。
    第二轮投票后,太石村参选村民当即提出,投票过程中有拉票舞弊等现象,应宣布投票无效,要求重选,不同意开箱点票。总监票人当场也表示,这次投票无效。在场官员决定把票箱送到东涌镇政府。
    
    八天以后的3月28日上午,有关当局突然宣布在太石村开箱点票,在大多数村民不能到达现场的情况下,宣布官方提出的候选人梁建洪得434票;在第一轮投票中得票最多的冯秋盛得234票。
    
    
    * 三人接受冯秋盛委托及“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3月29日,中国著名宪政学者陈永苗、法学专家王怡、范亚峰先生接受太石村村民冯秋盛的委托,为冯秋盛提供法律援助。同时成立的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在网上公布了最初成员高智晟、唐荆陵、郭艳、艾晓明、张星水、腾彪、李和平、许志永等38人名单。
    
    受太石村维权村民冯秋盛委托的、在北京的宪政学者陈永苗先生也是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联署人之一。他在申诉书发表之后接受我的采访。
    陈永苗先生说:“我觉得太石村的事情已经有比较高级的,包括广东省委已经介入了。那麽,我们这次法律行动它可能也会干涉,所以我觉得这次法律行动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本身,我们必须表明我们的权利,把我们正义的诉求说出去。”
    
    
    * 第二轮投票开箱后访太石村民 *
    
    3月28日当天,在镇政府存放了八天的第二轮投票票箱突然被送回太石村,开箱公布结果后,我采访了几位村民和一些相关人士。
    
    
    访村民冯伟南先生―――
    
    村民冯伟南先生说:“今天开箱我觉得政府部门这样对我们没有一个公正,因为选举那天,主监票员宣布那次选举选票全部没有效,但是今天政府竟然可以在这里公开来开箱。”
    
    问:“那您怎么看呢?”
    答:“我们觉得这里肯定有很大的问题。选举法里说,如果主监票员说法律规定的应该宣布作废,以后就应该没效了。”
    
    问:“开箱的时候您在不在场呢?”
    答:“不在场,他们都不给我们进去看。”
    
    问:“当时在场的有多少人?”
    答:“在场的全部都是政府部门的人员。”
    
    问:“您现在心情怎样?”
    答:“我们觉得很悲愤。”
    
    问:“想到哪些事情您会感到很悲愤?”
    答:“想到政府部门对我们没有公平。因为法律上规定每一个公民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但是他们对我们部分选民不是平等。这次选举对他们为什么这么重要?他们今天开箱在那里一百多个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过来看着开票箱,封住不给村民进去看,为什么要动用这么多人力、物力?政府工作人员难道是没有其它事办了吗,为什么要每一天都到我们太石村办事?”
    
    问:“现在是这样一个开票的结果,你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
    答:“现在我们就以平静的方式,经过有关的法律我们可以上诉。他们对我们不公平,我们是会作出上诉的,绝对。”
    
    问:“第二轮投票后宣布得票最多的梁建洪,他在太石村是做什麽的人呢?
    答:“是治安员。政府提他是候选人嘛,他们还在候选人名单上注着,说他是‘后备干部’。”
    
    问:“这个‘后备干部’的事情以前你们知道吗?”
    答:“不知道。知道他是一个党员,当过兵,没有说是后备干部,是他们提名的。”
    
    
    访太石村村部办公室干部―――
    
    我很想请梁建洪先生也谈谈他的感受,但是从3月28日到本集节目4月1日第一次播出前,我拨打他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我打电话到太石村村部,希望听听村干部们怎麽说。
    
     问:“喂,您好!这里是太石村村部吗?请问村主任在不在这个办公室?”
    答:“在啊,有什么事啊?”
    
    问:“我想请问一下,太石村镇人大代表选举的结果。。。”
    答:“我也不清楚。你打镇政府问问哪。”(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第二天,我又打了一次。
    
    问:“喂,您好!请问陈进生先生在吗?村主任在吗?”
    答:“在啊。”
    
    问:“能不能请村主任接一下电话?谢谢您。”
    
    (电话交给另一人接)
     对方:“喂。”
    
    问:“喂,您好!请问这里是太石村吗?您是村主任吗?”
    答:“嗯。”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能不能请问这一次镇人大代表的选举结果?”
    答:“(笑。。。)(广东语)你等等,你等等我问问。”
    
    电话被交到另一个人手中。
    
    问:“喂,您好!请问这里是太石村村部吗?”
    答:“是。”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能请您讲一讲镇人大代表选举太石村有几位当选了?”
    答:“我都不知。。。不清楚,我是过路的。那。。。干部全部去外边开会”
    
    问:“您自己是太石村的村民吗?”
    对方:“呵呵。。。”(把电话挂了)
    
    
    访村民冯秋盛先生―――
    
    3月29日,由律师、学者、作家等组成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的消息公布后,冯秋盛先生接受我的采访谈他的心情。
    他说:“现在就是感谢外界支持我啦。”
    他也谈到下一步提出申诉的理由:“因为他们选举的时候有作弊现象。上次说已经作废的,现在他们又拿出来。”
    
    
    访另一位村民冯先生―――
    
    为了听到更多太石村村民的看法,我继续拨打电话,进行随机采访。
    以下是村民冯先生对第二轮投票和开箱的看法:“投票一点都不公平的嘛!
    投梁建洪票的人,一个人可以代选十来二十张票都可以,要用钱收买票什么的;知道我们是选冯秋盛的,老公代老婆选都不可以。有很多人去开工,来不及赶回来投票,只有我们两个生产队的人不可以,其它队都可以一个人代选十来二十张。你说公不公平呢?
    我们村监票的那个工作人员,那个总监都说‘不公平,不干’,他都叫嚷‘如果是这样开票,我不干’,那天(3月20日第二轮投票)有一百多差不多两百名村民听到了。
    开票那天,(3月28日上午)十点十分公布说开票,发那个公告,十一点就开票点票了。很多村民一点都不知道。”
    
    问:“后来村民知道这个结果之后是什么反应?您自己是什么心情?”
    答:“感到很愤怒。一级一级来都是推卸责任,我们很多人都说‘随便他搞吧,反正我们再搞下去都是没用的’。政府想尽一切办法都不让他(冯秋盛)上去,他上去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威胁嘛。”
    
    问:“对他们在什么方面造成威胁呢?”
     答:“现在政府都很腐败啊,尤其到镇、乡,干部全部都是连在一块的。”
    
    问:“他们腐败主要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答:“贪污啊,卖地啊,征用老百姓的土地都不用经过那些老百姓,随便卖都可以。”
    
    问:“梁建洪是什么样的人呢?”
    答:“他是村里面的治安员。”
    
    问:“他当了多少年治安员?”
    答:“五、六年了,同那些干部都是一块的。”
    
    
    访女村民甲———
    
    以下是第二轮投票开箱当天,一位女村民讲当时的情况和她的心情:“今天我们去开票的地方都不可能进去啊,有很多公安在这里。他在学校里开这个票,十分钟就开完了箱,就在这个公布栏里(公布)。”
    
    问:“当时开箱的时候在场的有什么人?”
    答:“有公安,有两百人。”
    
    问:“村民在场的有多少人呢?”
    答:“我们村民很少啊,就几个队长,股东开票最多,一个队三个人,二十多个人,七个生产队的票箱就开了。我们选的时候,有很多人选冯秋盛,各个生产队的人都说,很多很多人投他的票。到开箱的时候。。。(票箱)拿到镇政府一个星期,拿回来开票箱,他就得两百多。我们不相信啊。”
    
    问:“为什么会出这种情况,您分析。。。”
    答:“我们自己说,这个票箱啊,拿在政府来换票,把我们的票换出来,换他的票进去。”
    
    问:“那您知道这个结果之后,是什么样的心情?”
    答:“没有办法了。我们说,把这个票箱封起来,里面的票就没有用,可以再投一次。他就不允许我们的村民再投一次。”
    
    问:“你们已经提出要求再投一次了吗?”
    答:“嗯。他不允许我们哪。”
    
    问:“村民要求重新投票的人多不多?”
    答:“多。”
    
    这位女村民谈到第二轮投票过程中的贿选现象:“人家有的叫他去吃饭,吃过了投梁建洪的就有五十块钱。把这张票用一个手摇一下,管投票的人见到你的票选这个梁建洪呢,就有五十块钱。”
    
    问:“你们太石村的村民对社会各方面有什么要求和希望吗?”
    答:“有!明天就是三月初一(农历)了,农田都没有分给我们。”
    
    问:“往年是几月份就分了呢?”
    答:“十二月(农历)的时候就分了,分了过年。现在有的生产队就分,我们的生产队就不分。”
    
    问:“有几个生产队没分田?”
    答:“有四、五个呢。”
    
     问:“现在太石村里,有什么人巡逻把守吗?”
    答:“有啊,各个路口都有。你来呢,就小心一点,你们来帮我们,就给他们打你们呐。”
    
    说到这里,这位女村民提到为太石村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郭飞雄先生,不但被监禁了三个多月,而且先后两次遭到殴打,第二次被殴打正是太石村选举镇人大代表第二轮投票那一天。
    
    这位女村民说:“他(郭飞雄)很帮我们。听到在广州给人家打,我们很担心他,我们就很难过啊。你帮我们问一下他,问他身体好不好啊。”
    
    
    * 郭飞雄谈太石村选举与2006、2007“选举年” *
    
    现在在广州家中处于警方监控下的郭飞雄先生说:“我本人是希望把我的处境完全变成司法行为的。但是,我们这个维权的力量还是比较弱小。我的几个好朋友都面临着被跟踪、被监控的状况。
    上次范亚峰来的时候,郭艳居然被弄到外地去了。还有艾晓明被公开打招呼不准她来见。。。在这种暴力打压下,广州现在已经不存在任何一个人敢来见我了。这种高压,超出我们想像。
    
    后面我们有限的资源必须有部属、分阶段地采取行动,我们想把司法行动首先放在太石村这件事情上。
    村民的情况是愤怒、失望、悲凉。在广州这个黑恶暴力高压的状态下,太石村的村民还能够坚持做出了这么大的推动民主的动作,他们已经做得很了不起了,我对他们只有敬佩的份儿。
     现在是中国社会各界,网友、专家、学者、律师、作家、社会各界人士站出来支持太石村人民的时候了!”
    
    身为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的作家郭飞雄先生,也是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员。他说:“上一次,太石村遭到打压以后,暂时停止了他的罢免运动,很多人失望了,以为暴力把这个民主点给消灭掉了。
    在最近这一阶段,太石村这一次行动非常重要,进行了选举活动,并且可以说将近一半的选民投了冯秋盛的票,就证明了太石村的民主基础非常雄厚。的的确确诞生的是民众的尊严、民主权利、政治意识的觉醒,并且是暴力打不垮的。我想这对所有国内的网友和关注的人士是比较大的鼓舞。
    第二,中国研究选举和推进民主的人士都知道,2006、2007年是选举年,不管统治者对选举如何三心二意,民主人士是准备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机会,把假选举弄成真选举。
    在全国,我们都有‘一盘棋’的计划。很多专业人士非常重视,看中国哪个地方打响了06、07年选举年度的‘第一枪’。现在事实告诉我们,太石村打响了最近两年选举的‘第一枪。’”
    
    问:“您这个‘打响第一枪’的说法是。。。”
    答:“这句话,准确的说是北京一个著名选举专家李凡的语言。
    太石村的这个事情里面不仅包含的是一个政治符号,而且具有高度的我们所说的技术规范程序意义。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选举程序很不规范、不公正。
    著名的前人大代表姚立法专门把太石村这次选举不规范的地方全部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们现在的维权人士,都在给太石村的老百姓提供法律咨询,我们明确的一个导向的目标就是,希望选举能走向程序公正。不管最后谁当选,我们现在实质上进行的是建设性工作――抓程序,对其它地方有直接的借鉴意义。
    
    我们元月份在北京开了好几次会,一个基本的意图就是把2006年、2007年的假选举弄成真选举。这是我们中国大陆的推进民主自由的一种可行的操作路径。
    我们这个计划被中共上层发现了,对我和高智晟疯狂打压,很大程度上就是要破坏我们的民主选举计划。我们还是想尽我们最大的努力,能推进多少就推进多少。”
    
    
    *姚立法先生谈东涌镇49选区选举中存在的问题*
    
     姚立法先生重申了《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中提出的关于广州市番禺区东涌镇第49选区选举镇人大代表过程中存在的五个主要问题。
     姚立法先生说:“它的违法行为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首先是选区的划分,它把一个村划分为两个选区。使村民们罢免不称职代表的要求就无法行使了。因为法律规定选民只能对本选区选出的代表提出罢免要求。
     第二,代表名额分配是公然违法的。这两个选区的人口数是大致相当的,但东涌镇选举委员会却把第49选区分配应选代表一位,分配给第50选区的应选代表名额却是两位。公然违反《选举法》第二十五条“农村各选区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数应大体相等” 的规定。
     第三,东涌镇选举委员会剥夺了第49选区选民提名推荐初步候选人的权利。
    选民们没有参加任何由选举委员会,特别是由选区领导小组组织的这样的活动,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权利。
     第四点是非法确定正式候选人。第49选区的选民他们没有参加任何形式的这样的小组会议,更没有行使举手或投票确定正式代表候选人的权利。
     目前中国基层人大代表的‘直选’关于正式候选人的确定,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
     第五,3月20日这天投票,形式是违法的。没有主会场,没有分会场,也没有投票站,统统采用的是流动投票的形式。有关人员把票箱和选票拿在手上,到各家各户去发票,写票,投票。这种形式是违法的。
     还有委托投票的问题,在3月20日这天选举的时候,领取了委托投票的人并不是凭‘委托投票证’来领取选票投票,而且恰恰是凭选举的官员们自己的意愿来决定。
     从这五个方面来讲,整个选举所有的大环节都是违法的。”
    
    
    * 访法学专家王怡先生 *
    
    分析太石村事件的发展―――
    
     接受太石村村民冯秋盛委托,为冯秋盛提供法律援助的、现在在四川的法学专家王怡先生对太石村事件的发展作了分析。
    
     王怡先生说:“太石村事件从去年开始,我们看到它围绕的是以村民委员会的选举,从罢免到村委会的选举,最近它又是围绕乡镇人民代表的选举,太石村村民包括冯秋盛,包括其他一些人,他们的这种努力确实是让人非常的振奋。
     因为在去年他们受到打压之后,包括像郭飞雄他们入狱到后来出来,当时大家就想,你这个围绕‘村民自治’的范围内,活动空间已经没有了,已经被完全打下来了。这次乡镇人民代表的选举,冯秋盛又出面作为独立候选人,独立候选人我们以前在像姚立法啊,吕邦列啊,我们也看到包括南山区、包括北京的海淀区许志永等人,都曾经是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在中国基层的这样一个‘人民代表大会’上,来作这麽一个代表选举。
     所以我想这个选举进一步推进有这样几个意义。
     一个意义是让我们看到太石村的村民他们不屈地追求村民民主权利的努力。
     第二,让我们改变以前的一个印象――因为它只是一个村,所以我们会把它争取公民政治权利的努力局限在所谓‘村民自治’这个范围之内。
     中国搞了十几年的‘村委会选举’和‘村民自治’。第一,这个‘村民自治’到现在没有得到真正的运作;第二,所谓的‘村民自治’实际上是人家把它划到一边来,你们就是在这个圈子里去‘玩’,你们‘玩’得好,‘玩’得不好,跟这个正式的政治制度都没有关系,因为它根本不在我们任何一级的政治制度里面。
     但是这次我们看到,一个村民要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除了‘村民自治’以外,他还可以通过县、乡两级的竞选人民代表使得村民们的努力突破‘村民自治’的范围。去年这些群体性事件,尤其是广东,像太石村啊,东洲的开枪事件。。。今年二月份的时候,国务院有一个关于处理突发性事件的条例出来。广东省在三月份的时候,出台了一个广东省处理社会矛盾的排除解决办法,它有一句话说‘村镇出问题,要在村镇之内解决;街道出问题,要在街道之内解决。它这个话是对各级的主管部门说的,就是你要保障问题就在你这个‘巴掌大’的那块地方之内解决,不要给我搞上来,给我造成压力。
     我们看与此相应的民间可以怎么样努力呢?我想,民间当然一个努力是用法制的方法不断去突进。第二,不要以为村民争取公共政治权利就只在村这一级之内。冯秋盛他在这个选举出现问题的时候,出现上面仍然用各种手段使得这个选举的公证性受到极大怀疑的时候,同样又采取法律的方法往前走,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努力方向。”
    
    
    谈为冯秋盛提供法律援助的渠道―――
    
     王怡先生也谈了他接受冯秋盛先生委托之后,在法律援助方面的一些考虑。
     他说:“我跟范亚峰、陈永苗我们三个人是接受冯秋盛的委托,我们考虑,用法制的方式来看我想我们有这样几个渠道。
     第一,冯秋盛首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他有权来行使他的宪法权利,可以在乡镇一级,县一级,省一级,全国一级,向中央,向中央政府,向全国人大提出抗议,表达申诉。因为按照中国目前这个宪法里面讲,每一个公民都有向任何国家机关提出建议、批评、申诉、检举、举报的权利,而且任何一个国家机关也应该对公民的这样一些建议批评作出答复。我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一直有一个程序,我们看到在最近几年来的民间维权案件当中,经常会提到,但是从来没有发生过,就是‘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我们在考虑请求省的一级或者是全国人大这一级,来成立‘关于太石村选举’或者是整个‘太石村问题’的‘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
     另外,这个选举结果现在已经公布了,我们觉得有问题应该怎么办呢?第一,公民可以向任何一个国家机关提出举报和申诉,向各级人大的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我们会考虑向番禺区的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要求对太石村选举其中涉及到的违法的情况进行调查。
     从程序上来讲,如果他调查出来觉得有问题的话,那麽,这个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有权力来否定已宣布的这个代表的资格的。
     另外,选举舞弊在中国也是一个犯罪行为,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所以我们也会考虑冯秋盛会以公民的身份,向检察机关提出检举,希望检察机关能立案调查太石村选举当中涉嫌的一些破坏选举的舞弊行为。
     所以我想,我们可以把目前可以走到的司法的或者行政的,包括政治的这样一些途径把它走到。不是说用这个法制的方式在今天一定能够解决什麽问题,但我们也不能轻易地说,法制的空间或者是法制的可能性都已经穷尽了,还有很多途径没有去试过,而试这些途径的意思也不是说就一定会导致问题的解决。。。”
    
    
    提出这样一个思路―――
    
     王怡先生提出了‘用法制的方式推动新型的社会运动甚至未来政治运动的产生’这样一个思路。
    
     他说:“在中国以前都是希望用社会运动或者政治运动的方式去推动最终使这个社会法制的进步,但现在中国处在这样一个阶段,这也是我对维权运动的一个理解,就是反过来我们用法制的方式去推动一个新型的社会运动、甚至未来一个政治运动的产生。
     这就需要我们在每一个案件里,对像太石村,像冯秋盛这样为捍卫和维护自己公民的正当利益,敢于不断地跌倒但不断的会去尝试的人们,我想我们会尽到自己作为法律人士的责任,对他们给以帮助。”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网页“心灵之旅”栏目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本台普通话网页内右上角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八)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七)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