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汉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 三份鉴定结果不同
(博讯2006年4月01日)
    
     谁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博讯 boxun.com)

    “现在我被扣上精神病的帽子,到处被人歧视,什么事都办不了,又没有收入来源,真是生不如死啊!”已经60多岁的王兆令老泪纵横。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王兆令的家。
    
    在这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只有两张床和几件桌椅。屋里没有暖气,墙角有一个小火炉,既用来取暖,也用来做饭,很难想像在冬天零下30多度的时候如何生存,但王兆令显然已经习惯了。
    
    “我在街上看报纸,突然就给当成精神病抓了起来”
    
    王兆令向记者讲述了他8年前被强送精神病院的经过。
    
    1998年9月23日上午,哈尔滨第三建筑公司第一分公司职工王兆令在街边看报纸,突然被南岗区公安局的两名警察铐起来,带到省信访办。两小时后,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当时叫“哈尔滨市神经精神医院”)4病房主任綦若轩领着两个人将王兆令带到医院。在那里,王兆令失去人身自由达37天。
    
    后来,王兆令偷偷通过一个病友的家属通知了弟弟王兆亭。而此时,王兆亭因哥哥突然失踪,正在到处寻找。但当他来到医院想接王兆令回家时,却被拦住了,甚至不让见。
    
    綦若轩告诉王兆亭,要想接王兆令出院,必须经过有关单位同意。“我问‘有关单位’是哪里呀,他说你找信访办吧。”王兆亭给哈尔滨市信访办打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说,要想接王兆令出院,必须写一份保证书,承诺以后不再上访。“为了让哥哥早日出院,我只好在那份保证书上签了字。”王兆亭说。
    
    王兆令认为,他有此遭遇完全是因为单位不给他解决问题,他不断上访导致的。王兆令1967年、1968年两次工伤。按当时的规定,单位支付医疗费,工资照发,一切待遇照常。但单位给他的工资只发到1974年;到1980年,单位连医疗费也不给他报销了。为治病,他卖了房子,还欠了一屁股债。
    
    “他的病早就好了,但他一直不来上班,我们还怎么给他发工资?”哈三建一公司党支部书记安成禄对记者说,单位待王兆令一直不薄,他这么长时间不上班,还是给他开了基本工资,但王兆令嫌少,拒绝领,逢年过节时就来借钱。
    
    对此说法,王兆令拿出一堆医疗诊断书说,他的伤一直没好,无法工作。他曾找过当地劳动部门,希望为他出具工伤鉴定,但被拒绝,理由是不受理个人申请,须单位出面,但单位拒绝为他申请鉴定。
    
    安成禄告诉记者,1998年由市信访办牵头,哈尔滨市建工集团和哈三建一公司的代表参加,专门为王兆令的问题开了一个会。“信访办说,他档案里有一个精神病记录,他这么闹,干扰政府工作,可能精神真有问题,不行咱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开会决定由哈三建出费用。“可能过了几天,就把他弄进去了。后来信访办就给我们来电话,让我到精神病院交钱去。我们只管交钱,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安成禄说。
    
    三份不同的鉴定结果
    
    从精神病院出院后,王兆令和王兆亭多次到医院要求查看医疗诊断材料,但均被拒绝,理由是“须经有关单位同意”。记者到该医院采访,该院医务科以“保护患者隐私”为由,拒绝为记者提供任何情况。
    
    王兆亭说,在他的一再要求下,医院才给他们出具了一份王兆令住院的“情况说明”,上面的诊断是:“偏执性精神病。依据1987年市精神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于1998年9月23日接有关单位通知,我院派人接王兆令住院治疗。1998年10月28日经治疗后,有关单位同意,家属接出院。”落款时间是1999年1月6日。
    
    这里提到的“有关单位”到底是什么单位呢?记者在哈尔滨建工集团提供的材料中,看到了这份鉴定,上面写着鉴定机关是黑龙江省信访办,诊断为“偏执性精神病”,下面盖着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医学鉴定专用章,但没有鉴定医生的名字,落款时间是1987年6月29日。
    
    “做鉴定总得本人或家属知道吧!但我跟我哥在1987年从来没有被通知做鉴定,也完全不知道有鉴定书这回事。”王兆亭说,“就算1987年那份鉴定是真的,患者再次入院总得重新诊断吧,不能把10年前的结论搬出来就算了。现在所谓的‘偏执性精神病’根本就不是医院的诊断,没有诊断就按精神病治疗了一个月,这符合正常程序吗?”王兆亭说。
    
    精神病人强制入院到底该遵照什么程序?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上海精神卫生研究中心副主任谢斌。谢斌说,精神病人非自愿住院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家属或监护人认为病人有必要住院,可以不经病人本人同意;另一种是紧急观察,如果病人出现暴力攻击、伤害自己或危害社会的行为,可由公安人员送入精神病院进行紧急观察,时间一般是72个小时。如果病人有既往病史,就不需要紧急住院观察了,但必须通知家属或监护人。
    
    1998年11月17日,王兆令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科进行了健康检查。该院的结论是:目前尚未发现精神异常。
    
    “谁能给我一个说法”
    
    谢斌告诉记者,各医疗机构之间诊断结论不同是有可能的,涉及法律纠纷一定要进行司法鉴定。根据我国有关法律规定,只有在以下情况下才可以启动司法鉴定程序:1.在诉讼过程中,包括民事诉讼、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需要对当事人或证人进行司法鉴定的。2.在非诉讼的民事领域,只有该公民的利害关系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宣告其为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人,也就是必须经过严格的司法程序。3.在当事人涉嫌违反治安处罚条例、劳动教养条例的情况下,公安机关根据具体情况可以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但这里的前提是当事人必须“涉嫌违法”,也就是说公安机关有初步证据证明该公民违法。
    
    在本案中,王兆令想进行司法鉴定,只能向检察院控告公安机关涉嫌违法行政,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但这个过程,王兆令走得好辛苦。1999年1月,王兆亭到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检察控告杨绍益、鲍洪涛涉嫌非法拘禁,要求检察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并赔偿经济损失。10月12日,南岗区人民检察院通知王兆亭不予立案。王兆亭不服,于1999年11月12日向南岗区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于2000年1月26日被驳回,理由是“王兆令是老上访户,1987年被哈尔滨市神经精神医院鉴定患有‘偏执性精神病’”,故当时杨、鲍二人是执行公务,配合市信访办将王送往医院治疗。
    
    “我们就是想通过这一司法程序进行司法鉴定,以确定1987年那份鉴定的真假,但检察院却以1987年的鉴定为依据,驳回了我们的申诉。这意味着,只要有一个环节是错的,你就会一直错下去,永远翻不了身。”王兆亭无奈地说。此后他们又相继申诉到哈尔滨市检察院、黑龙江省检察院,但均被驳回。
    
    王兆令是不是精神病人,到底谁能给他一个说法?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 王俊秀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苏家屯爆出土地侵权案 村民要求释放上访代表
  • 以精神病为名受迫害的上访人讲述经历(图)
  • 1万5千警察严阵以待 北京抓捕多名上访者
  • 上访者拦截两会代表转达诉求被警方带走
  • 两会前夕北京四处搜查抓捕上访人员(图)
  • 北京警察遣返外地进京上访者
  • 湖北民办教师节后多次上访请愿
  • 广西农民上访伸冤,一百多人被拘捕(图)
  • 重大上访案件 要公开听证 离任法官名单 将定期公布
  • 北京上访人质疑“和谐社会”理念 (一)(图)
  • 人权组织:上海拆迁上访人士三送精神院(图)
  • 上海“两会”期间 大量上访人士被抓
  • 陕西华阴市40多名上访农民被捕(图)
  • 高智晟:上访者的维权价值在便衣的重重包围下升华
  • 上海上访人员北京被抓遭毒打
  • 任不寐:上访浪潮与中国政治危机
  • 上海在京上访者被强行押回
  • 北京警察殴打上海上访者并强行遣返
  • 毛泽东诞辰日期间进京上访者被抓(图)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李季平:异化了的上访制度
  •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
  • 上访浪潮与中国政治危机/任不寐
  • “上访”改革三绝招/芝麻糊(图)
  • 上访之路——公正太遥远/姚笠
  • 赵达功:等到人们不上访了,革命就分娩了
  • VOA听众谈中国的上访问题
  • 马亚莲:对公然截殴上访人的质疑
  • 上访的三个怪圈的背后/陈林
  • 上访人被迫与狼共舞/万生
  • 陈永苗: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四川杨泽香计生致瘫 上访16年受尽迫害
  • 孙文广:从上访到请愿、示威
  • 告上访公民书/老上访:一丹
  • 上访的悲哀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 《中国上访村》序/胡平
  • 羽林翼:浅谈中共统治下的上访状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