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一砖窑囚禁30多农民工 白干活被饿面黄肌瘦
(博讯2006年3月29日)
      山西晚报3月28日讯 昨晚7时许,运城市盐湖区警方出动大批民警,在盐湖区龙居镇罗义村一砖瓦窑成功解救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30多名农民工。
    
       27日下午,一名男青年到盐湖公安分局中心汽车站派出所报警,称自己被拘禁在龙居镇某砖窑强制劳动近一个月,刚刚逃出来,砖瓦窑还有30多名农民工被困。接警后,汽车站派出所立即与北城派出所联合行动,赶赴龙居镇救人。 (博讯 boxun.com)

    
    
      在龙居镇罗义村,民警们找到了报警人所说的砖窑。19时许,正是吃晚饭时间,而砖窑内的农民工还在劳动。民警们迅速包围了砖窑,现场抓获河南籍包工头耿某和另外两名河南籍打手。看到来了警察,正在干活的农民工有些愣,当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获救时,几个人当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这些被解救的农民工分别来自四川、山东、湖北、陕西等省,以及山西的万荣、平陆、永济、临猗等地。现场,几乎所有农民工都告诉记者,自己是在找工作时被运城的黑职介骗来的。30多名农民工中,年龄最小的是平陆县15岁的毛某,年龄最大的是来自四川德阳61岁的李某,还有一名来自湖北恩施的女工肖某,平日和所有男工一样干活。他们最短的在这里干了一天,最长的已经干了两个月,没有一个人领过工钱。
    
      经调查,砖厂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4至18个小时,而且全是重体力活儿,中午饭经常是盐水煮白菜。所有的农民工都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据他们讲,这里有一个老板、一个工头和6名打手。工人24小时被监视,晚上睡觉时工棚的门被从外边锁上。干活时稍有不从就会招来打骂。一个月前,有一名东北口音的农民工因抗拒管教被打断手臂,后来老板说把他送走了,至于送到了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所有被解救的农民工分两批被带回运城中心汽车站派出所。包工头和打手则接受办案人员的讯问。农民工在派出所吃了两个月来最饱的一顿饭,并被安排返乡。
    
      经查,该砖厂由河南省浙川县的包工头衡金生和衡建武承包。目前警方正对该案作进一步调查处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工”在中国经济中的十大历史性贡献
  • 常坤:我之亲历“农民工、铁路与艾滋病”
  • 大学毕业生月薪跌至1000元 身价等同农民工?
  • 愿“民工荒”让农民工在博弈中胜出
  • 中国农民工维权专业网站17日正式开通
  • 新华网: 我国今年将发展600万农民工进入工会
  • 河南宝灵矿警横行乡里 火钳涝体酷刑对待农民工
  • 党校刊物:中国农民工生存境况堪忧
  • 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称农民工将有养老保险
  • 2005——农民工遭遇社会“九大歧视”(图)
  • 城市对农民工取而不予 到四十豆腐渣
  • 太长高速工程被指欠款数千万 农民工工资几百万
  • 拖欠农民工工资53万 包工头绝望跳楼而亡(图)
  • 广西171位农民工成功追回大毒枭刘招华拖欠工资
  • "过劳死"由知识分子向农民工蔓延
  • 农民工投诉福州媒体记者造假
  • 魏巍:也谈农民工问题(图)(图)
  • 职业病让农民工“命丧打工路”
  • 哈尔滨两名农民工讨薪不成自焚 1人死1人重伤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农民工“满意”低工资的反向解读
  • 刘宗正:中国农民工的故事
  • 美国总统布什向中国农民工拜年
  • 一个农民工眼中的2005年十大新闻
  • 不喊农民工“棒棒”喊啥?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 杨银波: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 中国农民工的公民权利报告
  • 访谈杨银波:脚踏实地,努力帮助农民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