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博讯2006年3月28日)
    
    
     (博讯 boxun.com)

     司法部“复议决定”维持停业一年处罚
     接力绝食第七周 参加者再谈绝食意义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3,25) 
    
     在以前的几篇中报道了中国北京的高智晟律师于2004年12月31日和2005年10月18日先后发表致中国当局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第二封公开信发出后十几天,2005年11月4日,高智晟律师得到口头通知,由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停业一年。11月30日,北京市司法局书面处罚决定送达,以晟智律师事务所“变更地址不办理登记”和“不按规定保管使用法律服务文书”等理由,给予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一年的处罚。
    十二天以后,高智晟律师发表致中国当局的第三封公开信,公布调查报告,再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1月20日,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 ,就北京市司法局2005年11月30日发出书面决定对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作出停业一年处罚要求复议。
    
    
    * 司法部“复议决定”维持原处罚 *
    
    两个月过去,3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北京市司法局对晟智律师事务所作出的停业一年处罚。
    
    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智晟律师得到这个消息后说:“我们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提起诉讼。”
    
    高智晟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司法部作出这一决定的当天,发生的一件事情:“星期一,北京市税务局的稽查局来了四个人,任何法律手续都没有拿,要把我们的账拿走,显然是不妥的。我说‘你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凭什么拿走?
    总共两年的帐目,司法局已经查了个‘底朝天’,你们再查,几个小时就能查完,为什么要拿走呢?现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如果你是依法行政的话,你就应当当着我的面查。这也可以洗清你政府的一些不必要的名誉方面的风险。你为什么要拿走查呢?’他说,他要回去开法律的‘调档手续’,就走掉了。”
    
    受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委托的“听证会”和“复议”的代理人李和平律师,就司法部复议决定书发表意见说:“他们的理由我感觉到说得很笼统,不清晰,不能够说服我们。我们提出的几条理由,他们没有能够有效地作出解释,并且没有找到处罚晟智律师事务所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总的来说,十五天之内可以提起行政诉讼,高律师也明确表示,要提起行政诉讼。”
    
    
    * 赵昕获释后再谈接力绝食意义 *
    
    由高智晟律师等人倡议发起,高智晟、叶霜二位先生从2月4日率先开始的抗议中国当局在一些地方以黑恶势力暴力伤害维权人士和其他公民的接力绝食在持续进行,到本集节目第一次播出的时候,接力绝食已经进行了七周。
    在此期间,有一些参加接力绝食或协助高智晟律师工作的人被拘捕或失踪。
    3月21日,高智晟律师说:“今天又有一名新疆来的青年被绑架,叫孟庆刚,
    他坚决表达的是要来给我作‘志愿者’。”
    
    几周前在北京先后失踪的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等人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被软禁在山东临沂家中半年多后,又被带走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下落不明。
    
    一度在云南失踪的赵昕先生,已经于几天前被送回云南昭通父母的家中,
    我采访了赵昕先生。
    问:“您到家的准确时间是什么时候?”
    答:“3月16日中午十二点。”
    
    问:“您是怎么被带走的?带到什么地方?”
    答:“我被带走是在2月21日,是云南的公安厅接到北京公安部的协助通知之后,派了四个人的专案组到了昭通,让昭通的国保支队带队,把我以‘喝茶’的名义约出去,之后就把我带走。带到了离昭通七十公里的一个黄莲河瀑布旅游区,在那儿整整待了二十五天。”
    
    问:“这二十五天里都做什么呢?”
    答:“他们把我的两个手机都没收了,然后把电脑也收走了,所以我每天只能读读圣经,看看其它的书,看看电视,或者在他们的陪同下去爬爬山。”
    
    问:“您回家以后还有人跟踪您吗?”
    答:“没有。他们一般都是在我们家那个地方找人盯着,记下我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走。”
    
    问:“现在对您有什么限制吗?”
    答:“他们不允许我回北京,不允许我接受外国记者采访,也不允许我再写文章。但是我告诉他们,这都是我的公民权利,所以我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去年,赵昕先生曾因组织悼念赵紫阳的活动被拘捕,后“取保候审”一年。赵昕说:“我的‘取保候审’整整一年,期限今天满,那么,我要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用再向他们汇报了,所以这点还是非常高兴的。
    但是,还有我的很多好朋友、好兄弟胡佳、欧阳小戎啊,他们到底是失踪了,还是被绑架了,还是被撕票了,还是被关起来了?什么消息也没有,我感到非常悲哀。除此之外,还有包括侯文豹参与绝食,现在也被拘留了;上海的李国涛也参与绝食了,也被拘留了。还有其他的朋友也有被带走或被抓好几天,这都是非常悲哀的事情。
    中国现在确确实实是在公开的向非法化、黑社会化过渡,但是赤裸裸的黑社会、赤裸裸的暴力,肯定是不能维系太长时间的。”
    
    问:“您现在在通讯、上网这些方面都是自由的吗?”
    答:“我在被软禁期间,他们把我的电脑里面安装了‘间谍病毒’,根本就打不开,我回来后费了很大力,花了三百元钱才请人帮我重新弄好。”
    
    问:“您本人参加绝食并且作义工,后来被拘押了这么长时间,您现在怎么看这次接力绝食?”
    答:“作为绝食而言,我认为是每个公民完全合法的一种最根本底线的抗议方式。接力绝食到今天为止,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像郭飞雄、我和高智晟经过商量之后,由那种大规模的变为以七人循环每人绝食一天的方式来进行抗争,但是也不排除将来他们再多次地突破人类文明的价值底线之下,我们还会发起更大规模的一种绝食。
     我们是非暴力的、理性的、是可控的,我们不希望重蹈‘六四’的覆辙,但是我们也希望执政当局能够了解我们希望这个国家和平的、民主的宪政转型这样一个心愿。也希望能够和体制内的绝大多数有良心、还有人性的共产党党员互相支持和配合起来,从上到下和从下至上地促进中国和平民主宪政转型。”
    
    
    * 郭飞雄再次被殴打后再谈接力绝食意义*
    
    在以前的报道中,高智晟律师接受采访说:“2月3日晚上,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被秘密警察和黑社会打手从派出所拉出来,在派出所门口,当着警察的面被殴打。这件事情成为接力绝食的一个导火索。”
    
    接力绝食进行了六周以后,郭飞雄先生再次被跟踪的秘密警察殴打。
    现在在广州家中的郭飞雄先生说:“这次殴打是在我家门口挨的打。”
    
    问:“您上次被绑架离开南昌后,是星期六才到达广州的,星期一就发生了这个殴打事件?”
    答:“对。星期天下午四点钟,我到外面去吃饭的时候,秘密警察就不断地对我拍照。这个拍照都是有明确的含意,暗示将来要找黑社会的人员伤害我。我当时就劝他们不要这样作,那个警察就对我提出威胁,我说我不怕,大不了坐牢。对方说,不会抓我坐牢的。他说,广东公安厅的领导都已经下令了,最后要杀掉我,‘作掉’我。大意是这样讲的。
    
     结果第二天他们就真的动手了,选的时间正好是太石村第二次(选镇人大代表第二轮)投票选举的时间。
     他们过去曾经跟我谈过,对我生活在广州却介入广州的维权案件极度恼火。
     为了打人,他们第二天把门口的警察全部换成‘打手型’的。那个身高一米八五的警察,正好是把我从中南海派出所押回广州的警察,把我按倒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着我的太阳穴打了几十拳,打到大概六、七个包吧。现在脸上、额头上的包好像消了一半,太阳穴这里鼓了一个非常大的包,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消。”
    
    问:“有没有照片能够传出来?”
    答:“照片有,但是传不出来。因为我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能拍彩色的照片,但是发不了彩色的短信,我上不了互联网。这个图片可以留在那里作历史纪录吧。
    打人以后,当时快打昏厥了。他们是六、七个把我围住,一个人打我的。最终目的还是想让我在广东的维权民主事情上彻底放弃吧。”
    
    问:“他们在打的过程中有没有讲什么话?”
    答:“什么话都没有讲。”
    
    问:“您被打以后有没有向警方报案?”
    答:“当然立即报案了。结果,离我家很近的派出所,在一个半小时以后警察才来。
    警察来了以后,我当着他的面,指认了那个打人帮凶的同伙。过去广州的派出所,在我指认这些人以后,一般都会带这些同伙一起到派出所作个笔录,但是这次这个警察拒绝了。他的借口是‘一个人带不了这麽多人’,我说‘你只要带一个人就可以了,他说,他还要跟同事商量。
    因为现场没有带一个人,到了下午,这群同伙被广东省公安厅厅长梁国聚先生全部撤走了,换来的又是另一拨人。
    这样,我的司法诉讼完全不可操作了。
    
    有些人不理解,说我们诉诸于绝食或者其它的手段,是我们偏激,可以通过司法渠道。。。。碰到我们这种情况,警察会放走凶手和他的同伙;有时候一个你明显的、有充足证据的。。。像吕邦列被打,所有的凶手,老百姓全部找齐了,到番禺区法院去起诉,人家不受理。就这两条让你所有的司法手段完全不可操作。
    
    问:“现在还有人跟踪您吗?”
    答:“还是有很多人。今天又出去了一趟,身边跟的还是有七、八个人,他们阵容太大了。”
    
    高智晟律师在北京就郭飞雄先生再次遭到暴力殴打发表谈话说:“我们显然也感到了深彻心底的悲哀。中共用持续的这样的野蛮暴行告诉人们,你别把这个社会当成一个文明社会来看待。
    昨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叫作《中共官员,请你们不要再积累你们个人针对人民的血债》。我们持续要做的,就是希望要在中国建立一种规则发挥作用的社会,而中共这些地方恶力,他们持续要把中国社会拖入一个由‘丛林规则’来发挥作用的社会。我在文章里面提到了,中共内部有许许多多有良知的官员,包括中共正在持续行恶的这些官员,请你们思考,你们和我们、你们的子女和我们的子女都要生活在一起。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发挥作用的社会对我们和对我们的子孙后代有利,还是一个自由、民主、法制和谐发挥作用的社会对咱们的子女更有利?我提醒他们作出这样的选择。”
    
    在又一次遭受暴力殴打之后,郭飞雄先生谈他对正在进行的接力绝食的看法:“全球接力绝食活动是一场非常伟大的运动,它代表着中国这一代人的觉醒。运用这种非暴力主义的手段,来唤起民众的觉醒,揭露专制者的黑恶,后面还会有很多新的斗争形式被我们发明出来。我们这一代人会在这种不断的打压受难中间成长起来,尽最大的努力把中国推向民主社会。
    
    我本人正在围绕接力绝食的意义、构想,准备写五、六篇学术文章,已经写了两篇了。发的第一篇就是说《维权运动是历次民主运动的集大成》第二篇是
    《维权接力绝食的深远意义》,我的比较重要的、主要的观点就在这第二篇里面。”
    
     问:“您能概要说说主要观点吗?”
     答:“第一个意义是维权运动是打不垮的,专制者一打,它就会涨潮,它已经成为中国大陆极左势力的制衡者。
     第二个意义是它标志着印度甘地的非暴力主义在中国大陆得到了普及。在接力绝食中间,专制者的道义形象越来越丑恶,维权运动的道义资源越积累越丰富,它逐渐地在中国民间精神领域占据了引导者的地位。
     接力绝食的第三个意义是它促进了中国民间社会的政治成长。政治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内容,它是不可回避的,想通过司法手段来解决问题,专制者一个简单的‘法院不受理’就把你所有的‘出气孔’都堵死了,所以必须适度的政治化。
     接力绝食的第四个意义就是它形成了全球化的合力。在网络这个时代,借助无线电波、电视等交流工具,全球社会团结起来一道对付中国政府内部的一小撮极权、极左势力。接力绝食初步展示了这一前景。
     第五条意义就是维权运动接力绝食能够触动中国政治大局的变革。共产党内部有多元派系,最后必然会彻底分化的,维权接力绝食制造的这个搅动局面的能力,可以促使中共内部的改革派、开明派找到对付他对手的机会。中国的政治格局正在发生重大转变。”
    
    
    * 接力绝食七周周末访高智晟律师 *
    
     3月24日(星期五)高智晟律师在北京家中接受采访说:“明天的绝食还是按照原有的规律运转,全国二十九个省的大概有一百多人参加绝食。”
    
     问:“他们的名字都公布了吗?”
     答:“都公布了,就是第一次公布的一直到现在持续固定在周六和我一起绝食的。
    
     高智晟律师还谈到最近两天发生的一件事情:“1994年我曾经在我夫人工作的新疆卡子湾水泥厂推销了一年水泥,1995年考取律师资格,我要调离这个厂的时候,外面还欠了十一万水泥款没有收回来,但是我走的时候把这十一万水泥款的债务人的提货单据、债务人的欠条全部交给了他们水泥厂。
    
     这是十一年以前的事,而且也不是我和水泥厂的债权债务关系。
    
     从昨天起,他们来跟我要这个账。一天在我家门上敲了六次,每次最少要敲二十分钟,砸门,按门铃。过一会儿下到楼下,碰到人就说‘高智晟是个无赖,他欠了我们水泥厂的二十万不还,我们是新疆来追债讨债的’。
     我离开水泥厂后十一年时间里,其中有五年,我虽然在外面作律师,但是每天回去住在水泥厂(家属院),2000年到2005年月12这五年多时间内,我每年至少回水泥厂三次,去看看我那些销售公司的故旧领导,谁都没提到过说我工作中有什么遗留问题。
     结果十一年以后,突然说我还有十一万元水泥款没有要回来,必须让我回去要。说‘如果你不去要,你就必须把这个钱自己掏了’,这是昨天的事。今天就变成‘这个钱必须你掏,你要不掏,我们每天就这样敲门’。今天晚上已经敲了三次,每次不少于二十分钟。”
    
     高智晟律师近日准备离开北京,他说:“‘清明节’我准备回陕北老家祭母。”
    
     问:“自己走还是同行有朋友陪着?”
     答:“同行有朋友。”
    
     问:“您会在那边住多少天呢?”
     答:“我在家最多住半个月。”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网页,节目可上网在“心灵之旅”栏目中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文字稿,请在本台普通话网页内右上角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 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一)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八)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七)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二)
  • 自由亚洲电台张敏:纪念胡耀邦先生(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