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韩国赴华器官移植潮:器官从哪里来?<上><中><下>
(博讯2006年3月26日)
    越来越多韩国晚期患者赴华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上>; 赴华器官移植潮:移植器官从哪里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成为亚洲器官移植手术的“麦加”<中>;赴华器官移植潮:被赶到中国的患者<下>
    
     因患有晚期肝硬化和慢性肾衰竭,肝脏和肾脏全部遭到破坏的金某(男,25岁)目前入住中国天津市天津第一中心医院附近的宾馆,等待器官移植。他身高175厘米,体重55公斤。由于长期患有疾病,心力憔悴,加上出现腹水,生活难以自理。他坐在轮椅上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 (博讯 boxun.com)

    
     他的家因9年来为给小儿子治病,卖掉了唯一的财产——一栋房子。此次的移植治疗费是3个哥哥和姐姐每人贷款2000万韩元为他凑齐的。金某说,“过去用过地蚕粉、咖啡灌肠、绿汁、茵陈等,能用的都用过。以就算死在这里也好的想法来到了这里,现在心情比较平静。”
    
     最近,韩国人赴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现象急剧增加。在国内,脑死亡者器官移植因各种限制很难得到器官,所以等待器官移植比登天还难。于是,晚期肝硬化、肾衰竭等疾病的患者为寻找最后的希望纷纷渡过西海。
    
     据国内国立器官移植管理中心透露,以2004年12月为准,等待肾脏移植的患者达5131人,等待肝脏移植的有1460人。但是去年完成的肾脏和肝脏移植手术分别只有892例和644例。而且其中肾脏移植的81%和肝脏移植的90%是移植了活人器官的“活体移植”。如果患者的家人和亲属不提供肝脏或肾脏,则在韩国接受脑死亡者器官移植手术的机会几乎为零。最后的希望就是中国。
    
     位于北京的西南方,从韩国乘飞机只需1小时30分即可到达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是中国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每年可进行近900例肝脏和肾脏器官移植手术。
    
     去年,在前来就诊的韩国患者最多的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占移植手术40%左右的360多例手术对象是韩国人。据国内医疗行业推测,韩国人“远征”器官移植手术在北京、上海等中国各地每年达1000例左右。
    
     本月22日,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和国际心血管医院住院的韩国移植患者共有30人,其中普通病房中有26人,重患者病房有4人。如果加上在附近宾馆等待的8名患者,共有38名韩国人住在这里。
    
     建筑业者朴某(45岁)于去年12月末接受肝脏移植手术后,正处于恢复阶段。朴某因患有晚期肝硬化合并症,导致食道出血,还出现了心脏麻痹。他称,“当初到这里的想法是,哪怕死也要接受一次移植。就这样能走动,也感觉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但是也有在中国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步的患者。在这里从事翻译、餐饮等帮助韩国患者工作的朝鲜族金镇日(音译)说,“曾有过3~4例因手术后也没能恢复而死亡或在等待移植期间病情恶化而死亡的情况。大部分是晚期患者。”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遗属得到医院的死亡证明书后,就在当地进行火化。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主任医师郑虹表示,器官移植患者约有80%顺利出院,15%出现轻微的合并症,5%因术后出现严重的合并症或死亡。该院的肝脏移植治疗费用为6000万~7000万韩元,肾脏移植为2000万~2500万韩元。
    
     患者中有大学教授、医生、大企业主管人员、高职位公务员等。他们称,通过多方渠道与该医院取得联系后,在国内“藏着掖着”来到了中国。
    
    赴华器官移植潮:移植器官从哪里来?<中>
    
     在国内寻求脑死亡者的器官像摘天上的星星一样困难,但在天津并不困难。那么,医院如何获得这么多的器官呢?
    
     移植外科主任医师郑虹说:“在中国各地发生的脑死亡者给我院捐赠器官。”接到脑死亡者捐赠器官的消息,该医院会立即派出有关小组。如果距离远,就利用专机运送器官。该医疗表示,去年用专机运送了西藏地区脑死亡者的器官。
    
     但是,有些证词与医院方面的解释不同。据证词透露,脑死亡者捐赠的器官中还包括很多被执行死刑的囚犯的器官。在进行移植手术前,要检查患者与捐赠人(Donor)的组织相容性抗原的吻合程度,其结果由管辖法院通知、捐赠人的年龄大部分在20~30多岁、每次都同时获得肝和肾脏等各种器官捐赠等都证实捐赠的器官中有很多死囚的器官。在医院向手术后出院的患者提供的器官捐赠人记录表上,捐赠人的死因都是“急性脑损伤”。
    
     对此,医疗小组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一味地逃避回答。医院方面表示,在捐赠脑死亡者器官时,必须要有遗属的承诺。对此,正在运营审查委员会,而且严禁买卖器官。总之,所有的器官捐赠行为都在法律范围内进行。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成为亚洲器官移植手术的“麦加”<中>
    
    人口达1000万的天津位于北京东南方,驱车1小时30分即可到达。按手术次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是在全世界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医院,每年器官移植手术次数达900例左右。这是国内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最多的首尔峨山医院去年业绩(374例)的2.4倍。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拥有8个肝脏移植手术小组和3个肾脏移植小组等共11个专门移植手术小组,所属医生达50多人。去年12月曾创下一周完成44例肝脏移植手术的纪录。考虑到中国人每周工作5天,等于日均进行了8.8例肝脏移植手术。
    
    该医院除了韩国人外,还有来自日本、台湾、香港、印度、沙特阿拉伯和阿曼等亚洲19个国家和地区的患者前来就诊。以外国住院患者为主的国际心血管医院8楼的病房里经常可以看到围着头巾、穿着长袍等身穿各国传统服装的患者和家属。为此,该医院还聘请了2名阿拉伯语翻译。在去年进行的507例肝脏移植手术中,韩国人占37%左右,其他外国人占16%左右。
    
     该医院正在兴建拥有500间病房的尖端移植中心,该中心拟于今年10月投入使用。位于北京市的武警医院的肝脏移植手术也是由这里的医疗小组来进行。武警医院去年共完成了220多例肝脏移植手术。在北京大学、中山大学等名牌大学医院也以外国患者为对象进行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随着外国患者的增多,器官移植费用也逐渐上涨。去年年初,肝脏移植手术费用为3.2万美元(按现汇率计算为3300万韩元)左右,但是随着韩国患者与日俱增,治疗费用超过了4万美元(4120万韩元)。为接受移植手术而等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韩国肝脏移植患者从2003年的43人增加到去年的188人,一年内增加了3倍以上。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副主任医师潘澄表示,随着中国经济大为好转,中国患者的移植病例逐渐增加,甚至一些省份禁止给外国人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据医院向采访小组提供的2003年肝脏移植手术后出现合并症现状资料显示,因出血重新手术的占4.4%、胆道合并症占7.9%、排斥反应占11%、重新移植比率达4.3%、手术后一年生存率达93.8%。该数据是医院首次向我国媒体公开的资料。在医院宣传资料中明确记录着肝脏移植手术1年后,移植肝脏存活比率根据病情达到78~92%。
    
     去年国内移植外科学术界对236名赴华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人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胆道狭窄等并发症发生率达到32%,而国内移植手术的并发症发生率仅为3%左右。
    
     来自京畿道水原的慢性肾衰竭患者金某(49岁)说:“听说在韩国组织抗原相同率达到85%以上才能接受手术,但是在这里达到70%也可以接受手术。担心接受移植手术后会出现排斥反应。”
    
     采访小组对检查手术前器官否感染情况等的该医院的检查项目和首尔著名大学医院的项目进行了比较,结果,该医院进行有90%的检查。
    
     在此次采访中同行的首尔峨山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韩德钟教授表示:“在治疗结果方面缺乏透明性,而且根本没有医疗事故等出现后遗症时的赔偿对策。在韩国人移植手术占半数的情况下,有关安全措施亟待出台。”
    
    赴华器官移植潮:被赶到中国的患者<下>
    
    中国天津市是要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最多的地方。今年1月24日,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重病患者室,接受肝脏移植手术的白某(49岁)等2名韩国患者在中国医疗小组的医护下,正与病魔殊死搏斗。
    
     接受移植手术已第3天的白某称,2年前,在首尔A大学医院被确诊为肝硬化晚期,因此,向国内国立器官移植管理中心申请进行肝脏移植,但一直杳无音信。白某在精神恍惚的状态下,不断说:“如果继续在首尔等待,我已经死了。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活……”
    
    在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作为宿舍使用的天大天财酒店见到的患者金某(56岁)在4年前被确诊为肝硬化,此后接受了5次肝癌治疗。他说:“虽然独生儿子说愿意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我,但我不忍接受。听说在国内很难等到脑死亡者的器官移植,因此干脆没有申请。”
    
     这里的韩国患者都是放弃对国内脑死亡者器官移植的希望,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这里的。自2000年实行“有关器官移植的法律”后,在韩国接受脑死亡者器官移植变得难如登天,这种现实将晚期患者赶到了中国。
    
     在天津医院正在照顾接受肝脏移植手术后处于恢复中的妻子的金某(46岁)称:“在过去4个月内,寻访了四川省等器官移植医院,几乎踏遍了中国所有地区。如果韩国的《器官移植法》不变,将劝告患者前往中国。”为了向中国医疗小组表示亲近,他穿着中国传统服装。一位正在等待肝脏移植的70岁老人与儿子、女儿等7人一起来到了中国。他的家人说:“与其在国内等待移植死亡,不如赌一赌。来之前已做好了在这里举行葬礼的思想准备。如果发生意外,为了能够见最后一面,全家人都来了。”
    
     来到这里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们诉苦说,回到国内仍免不了遭白眼。1月23日,在14名韩国移植患者住院的国际心血管医院8层病房,患者家属李某称:“听说韩国医院不给在中国接受移植手术回国的患者看病。回国时,手术部位还插着排液管,因此很担心。”患者家属之间还流传着“住院遭到拒绝”、“医疗小组拒绝说,不会替别人擦屁股”等传闻。
    
     据采访小组亲身确认的结果,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国内著名的大学医院不但允许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住院,还给予治疗。但国内移植学界一位有关人士表示不满说:“一些‘远征’器官移植患者将身边的患者介绍到中国医院,因此,已确定活体间移植手术时间的患者也取消手术的情况时有发生。”该人士还表示,一些赴华移植患者在国内进行中国医院“中间人”的活动。
    
     此次与记者同行的韩国医院协会事业理事金廷植(堤川市首尔医院院长)表示:“在国内器官移植系统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无法阻止冒着生命危险前往中国的患者。有必要通过非赢利团体,针对赴华器官移植制定正式的程序和规范。”
    
    http://chinese.chosun.com/servlet/search.searchNews
    
    http://chinese.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05/01/28/20050128000017.html
    
    http://chinese.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05/01/30/20050130000018.html
    
    http://chinese.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05/01/30/20050130000017.html
    
    http://chinese.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05/01/31/20050131000017.html
    天津=医学专门记者 金哲中
    (朝鲜日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