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太和特大集资案反思:6.4亿元打造一副手铐
(博讯2006年3月26日)
新安晚报

    
       “芝麻开门,芝麻开门!”千百年来,面对阿里巴巴这一神奇的咒语,多少人沉醉在黄金梦里。淘金成功者欣喜若狂,发财梦破灭者捶胸顿足。李文彬,这个在太和县有头有脸的人物竟以高利息为诱饵,聚敛起6.4亿元的巨大财富,一手导演了建国以来我省最大的一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并最终将自己套入囹圄。 (博讯 boxun.com)

    
      从太和县公安机关对此案侦查完毕后所记录的厚厚卷宗里,我们可以完整地看到风云一时的李文彬的发迹史和这出荒诞剧的幕起幕落。
    
      从农民到人大代表
    
      改革开放后,李文彬凭借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创造出其人生的一个个巨大奇迹:在太和县率先兴办企业,趟出了一个在国内小有名气的绳网专业市场;实现一个行政村“吞并”一个乡,最终让行政村升格为“镇”的奇迹;由农民“变身”为镇党委副书记、镇人大主席,省、市人大代表。
    
      据了解,李文彬的家乡———太和县皮条孙行政村素有生产“皮条”的传统:用化纤撕膜搓成塑料绳,然后出售。到1983年,皮条孙的塑料绳加工户数高达2000多户。 但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后来到外地买原料越来越困难,皮条孙村众多的加工户“无米下锅”,只好歇业。在这种情况下,当地能人李文彬“脱颖而出”:决定投资兴办企业,生产原料供应给农民。
    
      通过上下一番咨询和考察后,李文彬开始购买机器,兴建厂房。1987年,他的塑料加工厂建成投产,吸纳了一批退伍军人和回乡青年,同时,生产出相当数量的撕膜和圆丝交给农民加工,然后统一回收和外销产品。
    
      龙头企业带活了一度萧条的专业市场,也让李文彬引起了官方的注意。与此同时,本着将专业市场进一步做大做强的考虑,当时的太和县政府决定将皮条孙村与另一乡镇合并,组建皮条孙镇。一时间,行政村“吞并”一个乡的“新闻”,在当地百姓中广为传扬。
    
      伴随着企业的发展,李文彬在政治上也是荣誉加身:镇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省、市人大代表……李文彬的头上套满了光环。当李文彬到达人生和事业的最高峰时,他的认知体系都还停留在原来的基础上,无法再进一步,公司管理还是家族化管理,这也为他的事业滑坡埋下了隐患。
    
      神话的破灭
    
      随着生意的逐步拓展,李文彬的心也越来越大。1995年,李文彬将皮条孙镇塑料加工厂变更为“安徽双阳塑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决定引进新的生产线,将企业再度做大做强。但扩大再生产,需要投资上千万元,李文彬一下子哪能筹集到这么多钱呢?
    
      只有中学文化的李文彬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筹集资金的“捷径”:让在厂职工每人出1万元的风险金,同时以高额利息向社会广泛集资。凭着自己身上的光环以及高额利息的诱惑,李文彬很快就取得了人们的信任。除了当地群众趋之若鹜地到双阳集团存款外,阜阳、界首及河南沈丘等地的群众也闻风赶来,有人甚至找关系要把自己的钱存进来。刚开始,双阳集团的确忠实于自己的高利息承诺,先后兑付利息高达近2300万元,但好景不长,辉煌一时的李文彬开始在世纪之交遇到了大难题。招工时,李文彬得罪了部分人,引来了一些人的怨恨。这些人开始四处散播其快要破产的传言,从而引发挤兑风潮。
    
      据悉,1998年众多当地群众到李文彬公司要求兑付存款。这次挤兑风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让李文彬公司的非法吸储行为浮出水面。无奈之下,李文彬千方百计筹措资金,最终在3天内为存款人兑现了200万,勉强平息了这场风波。2001年9月,挤兑风潮再次发生。9月20日左右,双阳集团厂区大门外每天都挤满了上千个来要钱的储户。与上次一样,李文彬最终仍能“摆平”。2004年,长期索钱未果的群众开始向太和县法院递交起诉书,银行也开始介入调查。
    
      撒开抓捕大网
    
      2004年10月初的一天早上,太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接到了人民银行太和县支行发来的材料函,反映双阳集团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集资,初步认为系涉嫌非法集资。大队长池涛立即召集民警对双阳集团展开先期调查。
    
      调查的结果是惊人的。短短半个月,侦查民警就掌握了双阳集团非法吸储2000多万元的证据,而这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池涛立即把调查的情况向局领导做了汇报。考虑到案值太大和李文彬在当地的影响,局长柳西才又将案件向县领导和市局、省厅做了汇报。
    
      县长王泾波指示,该案关系到国家、群众利益,一定要依法办理,并成立了由公安、检察、法院、工商、银监、审计等部门组成的处置双阳集团问题工作整顿小组。此案又先后被阜阳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列为挂牌督办案件。11月26日,太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正式立案侦查,并从刑侦、治安、派出所等多个部门抽调精干民警成立了专案组。为了避免群众恐慌,引起混乱,办案民警展开了秘密调查。通过工作,民警发现双阳集团吸储开出的单据有“安徽双阳塑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款收据”、“安徽双阳集团入股筹款单”、“安徽双阳集团借据”等6种。这6种单据中均标有不同利率,上面分别写有“定期壹年1分8厘”、“96年6月1日开始无定期利率统一是月息1分5”、“从97年1月1日起,月息调1分2厘”等字样,与金融部门和群众反映的情况一致。
    
      12月中旬,根据处置双阳集团问题工作整顿小组及市局、省厅领导的指示,专案组决定对李文彬及其子女采取强制措施。12月11日,李文彬被太和县纪委双规。但李文彬的儿、女及女婿在此时纷纷不见了踪影。
    
      太和县公安局紧急抽调70多名民警分成抓捕组、查证组、审讯组、信息组、机动组和后勤保障组,撒开抓捕大网。根据掌握的情况,其子李成有可能在阜阳国贸大厦。11日中午,池涛带领民警苗青、周辉等人迅速赶赴阜阳开展抓捕行动。在国贸大厦附近的停车场搜查时,民警发现了一辆挂有太和县牌照的嫌疑车辆。“看,这有张淮南的过路收费单。”苗青发现了汽车方向盘上的收费单。根据掌握的情况,李成应该是从南京或山东方向过来,到阜阳必经淮南。“没错,这应该是他的车。”池涛判断李成就在附近,便立即安排民警进行守候。晚6时许,一男子从大厦楼上下来,从皮条孙派出所抽调来的民警邹体刚一眼就认出了该男子就是犯罪嫌疑人李成,他当即使了个眼色,民警们一拥而上将其擒获。
    
      此时,由经侦大队教导员赵凤灿带领的另一组民警正在赶赴湖北荆门抓捕李平的途中。这时,荆门警方传来消息,称李平要往荆州方向逃离。在去荆州的必经之路上,太和警方在荆门南50公里处,与当地警方前后夹击,将李平成功抓获。
    
      12月15日下午,有消息称李文彬之妻及女儿李侠现在临泉县某酒店。池涛立即带领民警赶赴临泉,得知这两人住在302号房间后,叫服务员以送水为由,敲开了房门。民警大喊一声“李侠”,李侠不由自主地应了一声,随后立即反应过来,称自己不是太和人,但为时已晚。去年9月15日,在界首市公安局的配合下,最后一名嫌疑人孙彬泉也成功归案,给此案的侦破工作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艰难的取证之路
    
      犯罪嫌疑人虽都已归案,但后期的取证工作还很长远。专案组在对双阳集团搜查时,发现了两大箱已经兑付的吸储票据,据统计有5.8亿余元。在内查外调中,民警了解到该案涉及公众存款户6000余户,7000多笔账。这些储户主要集中在太和县的5个乡镇以及邻近的界首市、阜阳市和河南沈丘等地,地域广泛,人员众多。为了保证案件证据材料齐全,扎实有力,12月18日,太和县公安局抽调了40余名民警,分成若干个小组,赶赴各地展开全面取证工作。当时正值隆冬,专案民警们带着棉被、雨靴,顶风冒雪,踏着泥泞,走村串户,不分昼夜地搜集证据,搜集到各种证据材料1万余份,使得该案证据详实、确凿,环环相扣,无懈可击。
    
      前不久,阜南县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法院最后认定,安徽双阳塑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未经相关部门批准,以高息相利诱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存款,数额巨大,且造成7800余万元存款不能兑付,严重破坏了金融管理秩序,影响了社会稳定,其单位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告人李文彬作为该单位法定代表人,在犯罪中起到了决策、组织作用,被告人李成、李侠、李平、孙彬泉在单位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过程中积极参与实施,在单位犯罪中属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据《刑法》有关规定,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高达6.4亿元的安徽双阳集团董事长、法人代表李文彬及子女李成、李侠、李平,女婿孙彬泉等5名家族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至1年不等,并处双阳集团罚金50万元,李文彬、李成、李侠、李平、孙彬泉个人罚金51万至20万元不等。
    
      人们啊,你要警惕
    
      利益可以成为一种动力,也可以成为一个陷阱。
    
      我国法律明文规定,公民参与储蓄活动必须遵守国家法律,非法高额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受害的群众大多是农民,文化层次较低,并不知道李文彬的行为违法,只是最初将钱存进双阳集团时有些担心,但高额的利息、李文彬承诺的“随用随取”以及周围邻居的广泛“宣传”,最终让储户们打消了顾虑,有些储户甚至把原本存进银行里的钱取出来,再投进这一“违法的口袋”中,直到取款吃息成为泡影,他们方痛悔不迭。
    
      李文彬一伙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之大、涉案范围之广、危害性之深实属近年来所罕见。其之所以能够得逞,有一个关键点不容忽视,即群众理财风险意识的淡薄。
    
      带着投资者的梦幻和惨痛,双阳集团这座貌似坚固的金字塔轰然倒塌了,然而,厄运并不只属于李文斌一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