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博讯2006年3月21日)
    
    
     (博讯 boxun.com)

    
     三位“风云人物”这一周 全球同步绝食这一日 [中]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3,18) 
    
     由高智晟律师等人倡议发起,高智晟、叶霜二位先生从2月4日率先开始的抗议中国当局在一些地方以黑恶势力暴力伤害维权人士和其他公民的接力绝食在持续进行,范围从中国扩大到世界很多地方。到本集节目第一次播出的时候,接力绝食已经进行了六周。
    
     本篇先报道三位维权人士――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本这周(3月11日至3月18日)境况,之后是“全球同步绝食这一日”报道的第二部分。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我们知道,中国大陆有十四位律师和法律工作者当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三位先生都名列其中。
    
    
     *高智晟律师境况*
    
    3月11日
    
     高智晟律师说:“11日晚上回家路上有条近路,路上三百米左右没有路灯,
    走了一百五十米左右,后面跟了七、八个秘密警察追上来,第一次是踩我的脚后跟,我一回头,他们又跑掉了,这样两次,他们就开始用身体撞我,他们不说话。开始用肩撞,后来就用手推,三、四个人,你推我一把,他推我一把。当时我对他们说了一句话‘你们对一个个体这样做,你们认为正当吗?有道理吗?’他们听了,哈哈大笑,还在那儿吹口哨。”
    
     问:“当时是您一个人走路还是和别人一起走?”
     答:“我一个人。北京的一个市民叫李素玲,因为到我这儿来咨询问题,还没有见到我就被拘留十天。”
    
    
    3月17日
    
     3月17日,高智晟律师在网上发表一篇声明,表示如果当局接受他提出的有关要求,他愿意停止绝食。
    
     高智晟律师说:“今天我有一个关于绝食的‘特别声明’,提到了有条件停止绝食,提出了以下三个停止绝食的条件。
    
     ‘ 第一,我之关涉政府在过去的7年里,以非法的、完全有悖人性文明的极端残忍手段迫害无辜自由信仰者的三封公开信所言尽为事实,请政府组成有民间人士参与的真相调查团体,进行公开全面的调查,阶段性的公布调查报告,调查结束后,依照中国的法律,追惩那些触犯了中国刑法及其它既成法律的人员。
    
     第二,立即停止超出基本法律以外的对无辜同胞的劳教、绑架、抓捕、软禁、围堵、跟踪及骚扰行为,停止警察对个体公民的野蛮暴力。无条件地释放被绑架的胡佳、陈光诚、齐志勇、欧阳小戎、赵昕、倪玉兰、郭飞熊、李俊凤以及刘新娟(被非法关押在上海精神病院),解除对马文都、温海波、李艾燕等所有被非法软禁人士的软禁。
    
     第三,释放兰州大学的刘西峰同学,停止对他们的班级、同学的所有搅扰,迅速恢复他们正常的学习秩序!’
    
     这是我停止绝食的三个条件。其实这是再低不过的要求,因为仅仅是提出要求中国政府遵守中国的法律。我的这些要求恰恰是中国宪法对中国政府的要求。”
    
     从2月18日开始的由郭国汀、张鉴康、叶霜、何俊仁、蒋美丽、倪玉兰和高智晟七个人,每周每人二十四小时循环接力绝食,现在仍在继续。
    
     3月17日,高智晟律师说:“明天是我的固定绝食日,有二十九个省份有人同时绝食。
     3月13日,在河南的温县,基督徒聚会的时候,遭到了警察的暴力冲击,所有的人都遭到强制搜身,现在仍然有二十四人被非法关押,现场许多圣经以及一些反映信仰的读物和标志被抢劫,有人数不详的基督徒被暴力殴打,其中一个叫李公社的弟兄当场被打断一条肋骨。”
    
     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正在就这件事情进行调查,该协会主席、威斯敏德学院博士候选人傅希秋先生说:“3月13日在河南省的温县,有六十多人的家庭教会领袖培训,被公安冲击。其中有三十多人被没收了财物之后获得释放,现在还有二十四人下落不明。其中,还有一位在公安冲击教会的时候,被打断肋骨。更多的细节我们还在调查当中。”
    
     高智晟律师表示:“我们明天绝食的内容中,还有对上述暴行的抗议。我已经连续四十八小时没有迈出家门,明天在家里绝食,因为前一次去办公室绝食的路上,秘密警察用暴力抢劫了我的手机。最近只要我出去,他们就挑起事端,所以我尽可能减少出门。”
    
    
    *郭飞雄先生境况*
    
     3月15日
    
     当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的郭飞雄先生是北京晟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因关注太石村事件,郭飞雄先生曾于2005年9月13日被捕,当天晚上他开始绝食绝水,一共坚持了五十九天(后来狱方强行灌食),于2005年12月27日获得释放。
    
     今年3月15日下午,高智晟律师接到郭飞雄的电话和手机短信,得知郭飞雄被警察绑架。当天晚上,高智晟律师告诉我:“郭飞雄今天被绑架到湖北省襄樊市的军分区招待所。”
    
     我拨通了郭飞雄先生的手机,问他在什么地方,情况怎麽样。
    
     郭飞雄先生说:“第一,我现在被软禁在襄樊市军分区招待所里面;第二,我从下午开始到现在还处在绝食状态。”
    
     问:“您为什么绝食?”
     答:“有两条。第一条是抗议他们这种不出具法律文书,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为,只要他给我法律文书以后,我就停止绝食,哪怕它这个法律文书是错误的。第二点,因为我现在的遭遇,我联想到中国那麽多遭受这种非法打压迫害的人的遭遇,我这种绝食也是表达个人的心声,是对他们的声援。”
    
     问:“把您拘押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答:“大概七个小时。”
    
     问:“是什麽部门执行的?”
     答:“是襄樊市公安局,他们应该是接受到北京指挥,中央下令让他们这样做的。”
    
     问:“当时在什么情况下,他们和您接触并且把您羁押的?”
     答:“今天下午三点钟,我要到襄樊市火车站坐火车到北京去上班,”
    
     问:“您要到北京去上班,您能解释一下吗?”
     答:“第一,我还在晟智律师事务所工作着,第二,北京一个朋友给我介绍的工作,让我4月1日去上班。到了火车站去买票之前,一下车,他们跟踪的车立即跟上来,然后七、八个人把我围住,强行把我带上一辆警车。
     在这个过程中我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他们出示了,是‘襄樊市国保’,就是国内政治保卫处的警察。我要求他们出示法律文书:传唤,或监视居住,或拘留。。。但他们拒不出示法律文书,并且跟我耍赖说,不是限制我的自由,所以我把它命名为‘非法绑架’。
     我觉得,今天对我所作的,和对北京高智晟律师和其他律师所作的是统一步调,他们现在想非法打压和消灭我们维权运动,要下毒手了。我的太太已经失去工作了,现在又不准我去北京上班,我已经无法生存了,全家真的都要饿死了。
     现在我不仅没有能力捍卫民主和法制,甚至连自己个人的生存都维系不下来了。
     我想请你帮忙呼吁一下中国国内的老百姓、社会各界,还有国际舆论,帮助关注我们维权人士的命运。你看,中国律师事务所的法律人士的人身就遭受这样的限制,可想而知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是怎么样了。“
    
    3月16日
    
     晚上,北京时间大约十点二十分,我再次打电话给郭飞雄先生,他说:“现在我被送到南昌了,十分钟以后我就可以获得部分自由了。待会儿,可能晚上,或者明天我要去找一个朋友。”
    
     问:“您会在什么地方被他们释放?”
     答:“就在南昌市内。”
    
     问:“那您可能会去什么地方?”
     答:“我还没有确定,也可能到上海,到长春,到石家庄,也有可能到西安,
    因为我现在要保障我在中国的行动自由。他们说了,除开我不能到北京以外,别的到任何地方都可以。“
    
     问:“您在向外发的手机短信中讲到,您要‘从现在起就政治化了’,您想讲一讲这方面的想法和打算吗?”
     答:“我们原来主动设置的很多为我们的有关部门着想的一些帮助、限制我会解除了,我会放开手脚全力以赴地推动我们中国的民主和法制。另外就是说,如果我在任何一个地方和现在的警察发生了冲突,我就地展开演说,向老百姓揭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中国必须走民主、法制、人权的道路,我知道这样演讲后他们会把我抓进监狱,甚至判刑的,但是我不害怕。
     我从昨天下午三点钟到现在一直处于绝食状态,但是一会儿如果恢复自由以后,我马上就要去吃饭了。 ”
    
     北京时间3月16日晚上十一点十五分,郭飞雄先生说:“现在我从车上下来了,正在南昌的一个小吃店里吃粥,因为我现在获得了行动自由。”
    
     问:“结束了几个小时的绝食?”
     答:“从昨天下午三点到现在,三十二个小时。”
    
     问:“您接着讲为什么结束这次绝食?”
     答:“因为要强调我们是非常有限的、有具体目标的,证明我们的理性和温和,我们主要的目标在于,捍卫我们的法律权利,推动中国的法制。这样,我们选的目标很单纯,也可操作,不要引起社会的误会。另外也要向别人作个示范:人是有能力捍卫自己权利的。
    
     他们。。。哈哈,我刚在这儿坐下来,南昌这边的秘密警察又坐在我对面了,强行跟我打招呼,离我不到一米的位置,他们非常放肆,也不敢向我出示证件。“
    
     问:“在这种情况下您怎麽想呢?您本来准备做的事情能做吗?”
     答:“可能我要去见朋友会被打扰了,我要为朋友着想,原来是要到朋友那里去住宿,现在就不仅不住宿明天也不想拜访了,想换到另外的城市去。争取明天吧。”
    
     问:“现在跟踪您的秘密警察就坐在您对面的有几位?”
     答:“面前的就有两位,外面还停着车呢,准确的人数无法确认。”
    
    
    3月17日
    
     第二天,也就是3月17日,郭飞雄先生有没有顺利到达他想去的城市呢?
    
     这天晚上,高智晟律师说:“郭飞雄今天给我消息,但我下午写文章的时候把手机调成禁音,等我看到这个消息再回电话时就打不通了。”
    
     问:“他在您的手机上留了什么消息?”
     答:“第一个消息是‘我现在被取消了到全国旅行的权利,被南昌市国保绑架,我下午要去市检察院起诉南昌市国保’这是3月17日十三点十六分。
     第二个短信是十三点四十七分说‘好,下面的每个受阻碍的省份都应当发起司法诉讼,看有没有一个省检察院敢捍卫公民的权利’。
     十四点三十五分,他又发了一个短信,说‘南昌国保号称说要拉我到市检察院,实则把我拉到了荒郊野外,五辆车,十几个人,把我扔到了荒郊野外’。
     最后一个短信是十四点四十三分‘说明他们非常害怕法律行动,现在我开始步行回南昌市’”。
    
    
    访范亚峰先生―――
    
     在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也是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当选人之一,他知道郭飞雄后来的一些情况。
    
     范亚峰先生说:“他坐火车回广州了,或者准备去坐火车,正在车站等车,这是确凿的消息。”
    
     问:“什么时间?”
     答:“十八点十一分,他在一个公用电话亭给我打过电话。你看到网上发的关于太石村的消息就是他打电话先告诉我,然后再告诉腾彪,腾彪整理的,我发上去的,博讯网上已经发了。”
    
     郭飞雄先生在旅途中因手机没电,通过公用电话发出了来自太石村的消息“太石村村民冯秋盛在镇人大代表选举中得票最多”。
    
     我打电话到太石村,村民证实了这一消息。
    
     问:“喂,是太石村吗?”
     答:“是。”
    
     问:“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这次镇人大代表的选举谁得票最多?”
     答:“冯秋盛。”
    
     范亚峰先生说:“冯秋盛获了第一,差一点就选上了,结果现在没有人选上,因为没有人过半数,所以还会进行第二轮选举。
     太石村村民又一次爆了‘冷门’,那麽强大的压力,压了那么久,但是只要给他们一个‘口子’,他们又创造了一个奇迹。”
    
     问:“郭飞雄先生发出这个消息之后,又说了些什么呢?”
     答:“因为今天(警方告诉他)除了广州和武汉,其余地方都不许他去。今天他一直是背着很重的包,在路上走。短信给我发了不少,但是我都已经删了,就剩一条。”
    
     问:“请您读读这条。”
     答:“‘在司法意见准备好以后,我准备从广州开始打官司,然后争取每月出外旅游,考察像陈光诚那样的热点地区’,这是今天下午四点二十四分给我发的。”
    
     问:“当局现在这样对待郭飞雄,您怎麽看?”
     答:“我认为,有关部门不是很明智,甚至对他的人身自由施加这样多的非法限制,从法律上讲当然是没有什么依据的。
     现在郭飞雄因为他的维权意志在2006年应该说是征服了很多人,包括政府部门里军警这样一个系统的很多人。现在事实上面对郭飞雄这样的维权意志,我认为很多人感到很棘手。
     现在这种作法我有一个比喻,郭飞雄现在在全国坐了‘流动的禁闭室’。这个‘禁闭室’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比如说,今天早晨还是‘除了北京,别的地方都可以去’,到了中午就变成‘除了广州和武汉,别的地方都不可以去’。
    
     后面的态势来讲,我认为郭飞雄是很难控制住的。很多大的事件当中已经证明了他的维权意志是非常强的。
     所以,这样的话,能有个对他适度的让步,使他变得温和化,参与到建设性的维权行动当中去,对官民双方的互动都没有坏处。
    
     现在对郭飞雄那种控制模式,也很有意思,就是一种软性的禁闭,既不长期关押,也不逮捕,也不判刑。重要的一点是因为郭飞雄这样一种坚定的绝食绝水的抗争方式。
     我认为,郭飞雄在去年太石村事件中被捕获释出来之后,他提出的三个原则‘无敌人,非暴力,不流血’,实际上具有立宪规则的意义。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后面应该更多地关注郭飞雄先生的命运,他的命运应该说对官民双方的互动,对中国走向法制民主,应该说很有参考性价值。因为郭飞雄是非常温和的人。”
    
    
    *陈光诚先生境况*
    
     山东临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也是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当选人之一。陈光诚先生因揭露当地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被软禁在家中已经半年多了。其间,他和他的太太袁伟静多次遭到看守者的暴力殴打,陈光诚也参加了早期的接力绝食。
    
     3月11日,陈光诚被当局有关部门带走,至今一个星期下落不明。
    
     陈光诚先生是3月6日到7日“全球同步绝食”的参加者。他当时接受采访,有这样一段谈话:“我想,现在已经到了一种非常紧要的关头。每一个人的参与都会对我们中国的法制进程的迅速转轨,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再者,我本人又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受当局迫害者之一,所以再次参加了这个绝食行动。”
    
     山东临沂费县的盲人李富建先生,曾经参与揭露临沂暴力“计划生育”问题,他也参加了“全球同步绝食”。
     他在绝食的时候接受了我的采访,谈他为什么参与这一行动。
    
     李富建先生说:“我爱的是农民。因为去年逮了那七个人,关了三十多个小时,水都不给喝。各方面我都太不满。”
    
     李富建先生说,他本人没有结过婚,暴力计划生育的受害者中也没有他的亲友。他说:“我呢,自己的事一点没有,包括我的亲戚和邻居都没有。我就是为这些受害者出一口气。同年农历的八月十九,把我带到梁邱(音)西村曹家店,监禁二十五天。对陈光诚的事,从去年七、八月份到现在还看着,软禁在家。我要求必须对我们当地的受害者,应当圆满处理,达到他们满意。”
    
     在陈光诚被当局有关部门带走以后,他的太太袁伟静所使用的手机与外界的联络也被切断。
    
     我打电话给陈光诚的一位邻居。
    
     问:“您见了陈光诚的爱人没有?”
     答:“没有,没有。”
    
     问:“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答:“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是有人看着她,也出不来,任何人也进不去”。
    
     问:“您有可能给她打电话吗?”
     答:“绝对没有那种可能。我的爱人也被抓走了,反正谁和陈光诚走得比较近,都被抓去了,包括陈光诚在内已经抓走六个人了。”
    
     问:“您能说出他们的名字吗?”
     答:“陈光东、陈光合、陈光诚、陈光军、陈更江,还有陈光余。
    
    
    * “全球同步绝食”这一日【中】*
    
     北京时间 3月6日上午九点到3月7日上午九点,在世界上几十个城市同时举行了“全球同步绝食 ”
    
    
    访香港立法会何俊仁议员―――
    
     香港支联会秘书、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是每周循环接力绝食的参加者,他也参加了“全球同步绝食”行动。
    
     在“全球同步绝食”正在进行当中,我请何俊仁律师讲讲香港方面参加“全球同步绝食”的情况。
     何俊仁先生说:“现在大概有三十多位支联会成员,还有其他市民参加了我们今天早上九点钟开始的二十四小时绝食行动。我们有一部分人是在立法会大楼外面静坐了一些时间。其他很多人都有其它的工作,他们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但是都讲得很清楚,公布了我们绝食的行动。
     我礼拜三还要绝食(七人每周循环),所以这个礼拜是两天,后天还有人跟我一同绝食。这个礼拜是我参加每周循环绝食的第五个礼拜 。”
    
     问:“这次全球同步绝食您还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答:“我的感受就是,这次绝食引起了比较多人的注意。今天早晨当我们开始的时候,还有立法会的那些议员参加了我们的绝食。包括了刘慧卿议员、郭家麒议员,立法会议员有好几位,这个礼拜三还有其他人加入。”
    
    
    访香港立法会梁国雄议员―――
    
     参加“全球同步绝食的”香港支联会常委、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先生说:“我在香港已经是好几次支援高律师了。因为发起全球在同一天绝食,所以我就参加了。因为我要工作,所以绝食不是坐在一个地方,还是照常去工作。”
    
     问:“您为什么参加绝食?”
     答:“因为我概念不同,我认为绝食不应该是一天半天的,应该是比较长期的行动,应该是基本上‘绝’到吃不消,然后到医院里,才算一个阶段,所以我本来就不参加一天、两天的绝食。现在高律师发动的,那我就参加表达我对他的支持。”
    
     问:“是什么原因使您后来到底还是参加了呢?”
     答:“因为我就是响应高律师嘛,他们在那么艰苦、危险的环境下,他不能不用一个比较不一般的抗争方法。因为在大陆要是你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去绝食,他肯定把你抓起来,所以高律师确定在每个周末绝食二十四小时。我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我希望全球的华人要支持这个律师,因为他们现在做的,是维护最基本的公民权利。一个政府它最起码的责任,就是在他们制定的法律、宪法里面去依法保障公民权利。所以律师现在的抗争,其实是一个很基础的抗争,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中国人还有没有作人的权利?我希望维权的律师平安!
     其实现在大陆跟香港的交往是很平常、也很频密的,我们常常要到大陆去。所以从这个方面讲,那些律师维权的行为、活动、运动,也是替香港人争取在大陆里面合理合法的权益嘛!
     中国政府倒退到不依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去做事,那当然会使现在在大陆里面已经很厉害的官商勾结进一步发展,这个也对香港发展没有好处,对香港的民主人权、自由法制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梁国雄议员说,他想向中国当局说的话是:“应该停止对律师的迫害,还要追究所有有关的人;第二,最重要就是开放报禁,让传媒有自由采访,我相信这也是维护权利的重要手段;还有其它,像有维权律师那样遭遇的受害者,也应得到圆满解决;最近在广东汕尾的开枪事件,还有一九八九年‘六四’、民运的事情,应该把它解决掉。
     人民可以自己去保障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单单靠律师还是哪个人!”
    
     梁国雄议员也对“全球同步绝食”的组织工作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现在看来好像组织能力也是不太紧密,还有就是有一个‘公信力’的问题,因为一万人去绝食,我们因为不是走到一个地方去集体绝食,所以在‘公信力’上面现在很难免有人有一点怀疑嘛,所以我看要有一个改良、改善。我相信绝食其实最好、也应该在一个公开的地方去集体绝食。”
    
    
    访“全球同步绝食”发起人之一、台湾的温金柯先生―――
    
     温金柯先生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谈“全球同步绝食”在台湾进行的情况。他说:“我是一个佛教徒,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的节目制作人。我们台北这边同步绝食的活动,是在台北的一零一大楼旁边世贸二馆旁边的一个小广场举行。事实上就是台北的《大纪元时报》他们一直延续下来的一个活动。那一天,大致上我们静坐的人有差不多二十个人是一直持续着的。”
    
     问:“其中都有那些方面的人参加?”
     答:“最主要参加的人就是在台湾申请政治庇护的燕鹏先生,他是从山东来的民运人士、《大纪元》的发行人曹慧玲老师,还有我。有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任的会长魏千峰律师和他的一位律师同仁,在中间也跟我们坐了一会儿。
    
     在世贸二馆这边的静坐绝食,差不多是一个蛮常态的状况,跟路人散发资料,说明这个绝食的活动。台湾方面对于大陆的情况并不是非常了解,在那个活动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以非常非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们摆出来的宣传的东西。在我们静坐的会场,还有很多义工,他们在台北静坐声援绝食活动中,一直持续在做的有一个点,持续地用一对一,面对面的方式向台湾民众作宣告。
    
     台湾媒体那一天来作报道的有四、五家。有‘中华电视台’、《自由时报》、《力报》、当然还有‘新唐人’、《大纪元》,还有‘警察广播电台’也来了。”
    
     问:“您个人有什么内心的感受或者要讲的话?”
     答:“我想,我们同样作为媒体的工作者,对于中国大陆的维权活动,我们很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他们只是在争取作人的基本权利而已。我们真的只是在旁边用一种很关心的态度来声援他们。虽然我们是无权无势者、没有影响力的人,可是没有影响力的人所发出来的声音,恐怕是有权有势的人他们害怕的。”
    
     由于篇幅所限,以上仅是“全球同步绝食这一日”报道的第二部分。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网页,节目可上网在“心灵之旅”栏目中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文字稿,请在本台普通话网页内右上角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文字稿,请在本台普通话网页内右上角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 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一)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八)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七)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二)
  • 自由亚洲电台张敏:纪念胡耀邦先生(之一)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 (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