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百姓》文章:假话中国
(博讯2006年3月15日)
    “听不到真话”,是经常听到的抱怨。普通公民不用说,就是大干部,也一样苦恼得很。
      有省委副书记说,他轻车简从到农村了解情况,没想到一到村委会,市、县、乡级领导满满站了一院子,安排座谈的“农民”大部分是乡镇干部。有省委书记讲,一次下基层,随意下车找人聊了聊天,觉得颇有收获,事后偶然机会才得知,同他谈得最欢、大赞当地做法好的老百姓,竟是事先“安排”好的。有一年开人大会,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说,“我现在最大的苦恼就是听不到基层的声音”,她在湖南考察血吸虫病,当地干部将她团团围住,把前来反映疾苦的农民挡在人群外。
       这些都是报纸上登过的事。看到这“听不到真话”的苦恼事,我总是不以为然。每个人都在说要听真话,都在想听真话,整个社会却陷入了听不到真话的境地,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但怎样解决问题,难道是什么世界难题吗? (博讯 boxun.com)

      我听说过太多说真话的遭遇。张志新、遇罗克、李九莲、林昭、顾准以及无以数计的人的老故事就不讲了,只说现在的。每年,我都会读到“说真话倒大霉”的案件报道,反映渭河水灾赈灾款不到位的灾民代表被劳动教养。当然,更多的人没有因说真话而被“专政”。每个人生活的环境中,大概都不会缺乏这样的傻瓜,比起已经训练合格的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本身就属于极少数,作了活生生的反面教材,讲真话,说话不拐弯,“缺心眼”,“没心窍”,总不会有好果子吃。
      如果只是控诉一下说假话的现象,实在没什么意思。我的兴趣是为什么一个社会搞到“上下交相怨”了,普通公民听不到真话,执政高官也听不到真话,人人都在说要讲真话,但真话仍然比大熊猫还要稀缺。我想,把真话锁住然后再去求真话,或者把真话当成一种计划供应的商品然后再去求“极大地丰富”,不仅多此一举,而且很是矫情。
      我不得不认为,必然存在着一种对真话实施定向打击的机制。它是一种过滤机制,负责把真话从语言中筛选出来进行专门的治理,而只让假话从筛眼中通过并播送出来。它是一种奖惩机制,使说假话能够获得利益,说真话则丧失利益。它是一种预警机制,当一个人希望把真话通过某种渠道传播开来的时候,一种本能的恐惧使得所有的渠道同时关闭,从而自然杜绝了真话传播的可能。它已经渐渐变成某种习俗,使得所有人在接触到真话的时候,都倾向于把消除真话作为第一选择,为了避免可能的疏漏,它甚至为此建立了“专门队伍与群防群治相结合”的制度,使得假话比真话更易于通行。
      在很多地方,说真话,不待要求,也无须呼吁,就是社会生活的常态。真话何以推行,其实是个假问题,真话是自然发生的,如果“道法自然”,真话可以不推而自行。倒是假话何以流行,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因为假让流行是一定需要技术控制的,到底是一套什么样的技术,才能使得假话不绝如缕?有兴趣的人应该研究一下假话发生学。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