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关于李元龙案:李建强(刘路)律师访谈录
(博讯2006年3月02日)

 李元龙(笔名“夜狼”)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于去年9月29日被贵州省国安逮捕、抄家。贵州《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近日已被当地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法院将于下月开庭审判。就此案,博讯记者采访了李元龙的律师李建强先生:
    
     博讯记者:李律师,你能讲讲受理李元龙案的大致过程(情况)吗? (博讯 boxun.com)
    
    李建强律师:我是山东华冠律师事务所(青岛)的执业律师,同时也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兼狱中作家委员会的法律顾问。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有一项工作职责,就是对中国大陆因言论入罪的作家、记者提供法律救助,贵州省毕节市记者李元龙先生因言入罪,正好符合我们的救助条件,独立中文笔会的秘书长张裕先生委托我联系李元龙先生的太太杨秀敏女士,杨女士表示愿意接受救助,并寄来了委托书。这样我就成为了李元龙先生的辩护律师。
    
    博讯记者:目前您受理此案有无压力?
    
    李建强律师:根据中国的法律,任何当事人受到刑事指控都有权委托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因此,我为李先生辩护是合法的 正常履行职务的行为,我们律师所的领导和律师主管部门很支持我的工作。目前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
    
    博讯记者:李元龙所使用的电脑的刑事照片 也是“证据”。到底是什么照片?
    
    李建强律师:这个照片我还没有看过,估计应该是李元龙的电脑照片。检察院用这个照片代替作为物证的电脑,来证明李元龙就是用这台电脑写作和发表文章的。
    
博讯记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中国没有人因为网上言论被捕,李元龙被指控的四篇文章,怎么和“煽动颠覆政权”区分开?几篇文章是否可以“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李建强律师: 检察机关指控李渊龙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核心证据就是李先生发表在境外网站上的4篇文章,能够证明李先生构成犯罪的是这些文章的内容,下面我们来分析这四篇文章。
    
    1、《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
    
    李先生在这篇文章中的主要观点是:1)赞美美国“环境优美,经济发达,言论、宗教信仰自由,尤其是政治民主”,为此,作者要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2)、赞美焦国标先生的观点,批驳冼岩、郭飞雄先生的民族主义观点。3)、批评中共是独裁专制统治,希望看到这种统治结束。
    
    这些观点主要是阐明自己的主张,批驳别人的观点,属于思想交流的范畴,文章中涉及到对中共执政期间一些历史事件、历史现象的批评,言辞过激,但是,没有涉及到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这个范畴。
    
    2、《生的平凡,死的可悲》
    
     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是对1949年中共建政以前牺牲的女英雄刘胡兰进行重新评价和对中共宣传部门塑造刘胡兰形象提出尖锐批评,其中也包含对中共历史问题的一些负面评价。这些观点属于做历史翻案文章,不涉及现实政治。更不存在对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提出挑战的问题。
    
     3、《不光是涮涮八十老母去世还要继续开会的书记》
    
     这篇文章主要针对一个为了开党的会议老母去世也不肯回家的党的书记的批评,作者认为这个书记丧失了人性,并从这一点出发,对中共的保持先进性教育活动提出质疑。
    
    作者从自由主义价值观出发,主要抨击的是这位党的书记,也涉及了对党文化的批评,这些批评是非对错,根据不同的价值观有不同的结论,但必须指出,这篇文章没有涉及对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批评,更不存在挑战问题。
    
    4、《从百岁老朽入党说开去》
    
    这篇文章主要内容是尖锐批评某些党的基层组织吸收百岁以上的老人入党的现象,作者认为这种行为不符合中共党章,属于一种做秀。这篇文章从对某些党的组织的批评生发出对党的作风的批评。基本上属于一种评论范畴。本文也同样没有涉及对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批评和挑战。
    
     以上四篇文章均系作者从自己的价值观出发,针对不同的具体事件、具体人物提出不同的评价,是对自己思想的一种袒露。虽然这些观点不一定符合主流意识形态,但是,在一个价值多元化的时代,我们无法采用一个政治标准对这些观点做出一个正确与否的评价。而且这也不是法庭审理的范围。我们只能依据法律来审视它有没有触犯检察机关所指控的罪名。通过本律师对上述四篇文章基本内容的概括,我们可以看出,这些文章都属于宪法35条所规定的言论自由的范畴。没有违背宪法,更谈不上触犯刑律。
    
     理由是:
    
     这些文章的批评对象毫无例外都是中共,批评的内容涉及中共的某些具体成员、中共历史和现实中的某些做法、中共的意识形态观念,当然也存在对中共形象的丑化和对中共领导模式的指责,这些观点有没有真理性,本律师不做评价,留待历史检验,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些均属于言论批评的范畴,没有煽动的内涵,更不涉及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
    
     我们知道,中共是宪法规定的执政党,但它毕竟是一个党派,不是国家机关本身,对中共的批评不等于对国家政权的批评,更不等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批评中共与颠覆国家政权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不可逾越的逻辑鸿沟。认为批评中共等于批评国家政权、等于颠覆国家政权的观点,是典型的牵强附会、风影比附,是胡乱罗织罪名、锻造文字狱的手法,它必为依法治国、司法昌明的时代所抛弃。
(Modified on 2006/3/0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际组织呼吁中国释放贵州记者李元龙
  • 李元龙因网络言论获罪的刑事起诉书
  • 贵州记者李元龙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图)
  • 贵州记者李元龙被起诉 下月开庭
  • 被捕的《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图片和评论(图)
  • 贵州《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被逮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