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又走到了历史性拐点”“皇甫平”一文激起千层浪
(博讯2006年2月08日)
    
      曾经撰写系列文章为1992年邓小平南巡造势的“皇甫平”,日前又在北京《财经》杂志撰文,认为“社会上出现一股新的否定改革、反对改革的思潮”,声称“中国又走到了一个历史性拐点”。文章引发各界对中共关于改革方向的猜测。
     (博讯 boxun.com)

    文章题为
    
    《改革不可动摇》
    
      这篇题为《改革不可动摇》的文章承认,市场化改革不可避免地出现新问题和矛盾,如贫富差距、地区差距的拉大,生态环境恶化,权力腐败严重,社会治安混乱,以及出现看病贵、上学贵、房价高、就业难等问题。
    
      但文章指责某些人“把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新矛盾,上纲为崇奉西方新自由主义的恶果,加以批判和否定,似乎又面临一轮改革‘姓社姓资’争论的轮回。”
    
      他警告:“以批判新自由主义来否定改革实践,是从根本上否定中国改革的历史,也否定了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
    
      对于改革进程中出现的问题,“皇甫平”认为真正焦点在于体制转轨中行政权力参与市场化分配产生了不公平。他说:“行政性资源(尤其是公共品供给)配置中的权力市场化,成为社会财富占有和分配不公的突出因素。”
    
      “皇甫平”以地方政府和土地开发商勾结为例子说,近年来城镇拆迁和农地征用激发大量民事纠纷,反映了地方政府垄断土地征用与土地要素市场化之间的矛盾,以及政府在土地要素市场化中功能定位及权力运行程序的缺陷。
    
      他建议,政府应当从市场的利益主体变成公共服务的主体,把公共资源公平公正公开地向公众服务分配,创造一个有利于平等竞争的市场环境。
    
      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主办的《财经》以独立客观的报道和评论见称,是中国有影响力的刊物之一,主编胡舒立被称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女性”。
    
    引起网民热烈讨论
    
      文章在网上引起热烈的讨论,批评者指出,民众由于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而质疑改革是有正当性的,因为邓小平不只要求改革让部分人先富,还认为没有达到共同富裕就是改革的失败;继任的两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和胡锦涛也强调“让群众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为了解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出现的严重贫富差距,胡锦涛提出“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等执政理念,把重点从财富创造倾向财富分配,这势必将影响到某些集团的利益。有观察家指出,那些在以前改革中获利的集团为了自保,可能会借用邓小平和江泽民时代的改革旗帜来抵制新政。
    
      然而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弊病也形成另一种政治压力,包括对西方影响的疑虑。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何勇日前发表文章说,在对外开放条件下,“西方资本主义的腐朽思想和生活方式乘隙而入,侵蚀一些干部的思想”。
    
      “皇甫平”文章最后强调“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推进全面改革,不能动摇,不能停步,更不能后退”这种社会共识,自然要让外界猜测中共是否已经对改革开放有新的思考。
    
    新闻背景
    
      “皇甫平”是一群人使用的笔名,在1991年邓小平南巡前后在上海《解放日报》发表共四篇关于中国必须坚持改革开放的文章。第一篇《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发表在2月5日,也就是农历大年初一。
    
      根据《南方周末》后来访问“皇甫平”主要组织者《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1989年中国发生了政治风波,隔年,东欧发生剧变,而苏联瓦解。当时,中共党内有些人认为,苏联和东欧的事件是“改革引起”的。他们以为,改革开放必然会导致中国社会滑向资本主义,甚至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认为改革开放就是在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因此,他们对中国改革开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疑问和诘难,对每一项改革开放的措施都要“问一问是姓社还是姓资”。
    
      1991年1月28日至2月18日,邓小平到上海时说得很明确:“改革开放还要讲,我们党还要讲几十年。光我一个人讲还不够,我们党要讲话,要讲几十年。”
    
      周瑞金多年后受访时说:“今天回过头看那场交锋,已有恍如隔世之感。我真不愿意再提‘皇甫平’了,它已经成为历史,让后人去评说吧!今天,时代前进了好多,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举世瞩目。”
    
    早报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亚洲周刊: 官僚垄断的中国改革
  • 孙立平:改革:削特权还是减福利?
  • 《中国新闻周刊》:朝鲜改革中的"中国因素"
  • 司法体制改革强化公正 高法将收回死刑核准大权
  • 揭密郎酒集团改革黑幕——血与泪的诉说
  • 郭飞雄:戈尔巴乔夫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中国户籍制度改革破冰之举:河南"取消"农村户口
  • 改革哪儿来的什么深水区
  • “改革开放”制造的中国特色的将军
  • 中共中央国务院: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若干意见
  • 温家宝擅用舆情站战略高点:司法改革取得重大突破
  • 郭飞熊: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中国个税法改革:穷人减负,难补富人避税漏洞
  • 孙立平:改革共识基本破裂(好文章,请大家耐心读)
  •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会见日本官员谈联合国改革
  • 驳教育部:“教育改革是成功的!”
  • 中国精心设计“深水区改革”
  • 2005“质疑改革年”
  •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 改革和革命不是专利—我看皇甫平的文章
  • 聶磊:關於當前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幾點思考
  • 茉莉:纵火者不能参加消防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改革艰难
  • 改革动摇不得/周瑞金(皇甫平)
  • 改革,是个什么东西?兼评皇甫平新文中欺骗性的一段话及其它
  • 以“改革”的名义夺取政权,打倒共产党/黎阳
  • 吹牛宰相朱鎔基祸国殃民的所谓改革--一个湖南老乡的话
  • 李天笑: 喊改革不再幽默
  • 李扬:金正日访问中国,中国鼓励朝鲜改革开放
  • 中国改革正陷入危险的下沉螺旋/乔新生
  • 教育体制改革,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贺伟华
  • 为什么说主流经济学家误导了改革?/韩德强
  • 只从利润分成改起:国企改革绕不过产权这道坎儿/鲁宁
  • 反驳鲁宁所提的21年国企改革的两大悖论
  • 2006年,领导干部为何最关注分配制度改革?/张建
  • 刘晓波:广东:从改革先锋到首恶之区
  • 围城经济与解围经济—骗子“精英”的骗子“改革”之一/黎阳
  • 教育体制改革,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贺伟华
  • 居安思危抑或居危思安:“改革”会演化为“武革”吗?/徐慧君(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