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色新闻战士》- 捕捉真实的文革
(博讯2006年2月08日)
记李振盛和他的文革摄影作品展

    
     三十多年前,李振盛的工作是给中国的黑龙江日报拍摄文化大革命(1966-1976)中人民的幸福生活。但是,在拍摄制作这些宣传照片的过程中李振声逐渐认识到,他所从事的也应是一件记录历史的工作。因此他在拍摄报社所需要的新闻照片的同时,开始将镜头对准文革中阴暗一面的东西,并将拍下的底片深藏于家中的地板下。这在当时是非常冒险的事情。 (博讯 boxun.com)

    
    现在,李振盛终于有了机会将这些照片公之于众:6月27日到9月21日,从三万多张照片中精选出的152张在巴黎摄影历史博物馆(Patrimoine Photographique)展出;9月,李振盛还将推出他的《红色新闻战士》一书,其中包括285张照片和个人回忆录。
    
    虽然近些年来中国已经公开了不少记录文革期间社会动乱的资料照片,李振盛的这些照片仍具有其独特之处:它们以令人震惊的细节讲述了在一个远离西方视线的中国边远地区(黑龙江)的草根阶层在文革期间所发生的故事——其中只有一次,1966年,李振盛造访北京时拍到了毛泽东本人。
    
    现年63岁的李振盛学的本来是电影摄影专业,但是1963年他所就学的长春电影学院被迫关闭,而他也被分配到了黑龙江日报从事新闻摄影工作。他在工作首日的日记中如是记载:“我不会老死在黑龙江的。”
    
    不久后,尚未从“大跃进”中恢复过来的中国又发动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农村教育。李振盛也加入了这个运动,他去了距离哈尔滨东南30英里的阿城。在那里他除了参加军事化的农村生活外,还拍摄各种各样的照片:劳作、无休止的讨论毛泽东著作的学习会、社会主义破坏分子批判大会。
    
    1966年,李振盛回到了报社,但同时,毛泽东也宣布发动文化大革命,历史突然间加速了。“我和别人一样兴奋,这种感情是真实的。我们很幸运自己能经历这种时刻。”李振盛说。很快,黑龙江省领导被红卫兵推翻,黑龙江日报的编辑们也被驱逐了。“我注意到那些戴着红卫兵臂章的人可以自由地拍照。”李振盛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因此他迅速在报社内部成立了一个名为“红色青年战斗小组”的红卫兵组织。“从此,只要我戴上臂章,就可以随心所愿地拍照,没有人敢阻止。”
    
    但是,李振盛很快便开始被他所看到的和拍到的震惊了:洗劫教堂和寺庙;搜捕私人家庭;焚烧书籍……。“作为一个有良好教育的青年,我认为这种行径是不正常的。在我们拍摄欢笑的同时,暴力场面变得越来越明显。”李振盛说。报社只刊载反应文革光明一面的图片,但李振盛拍摄一切事情。“我的老师,著名的摄影家吴印咸说,我们不仅历史的见证者,同时也是历史的记录者。我觉得光明只是历史的一部分,所以我也拍摄社会阴暗面,这样,有朝一日我们就能得到一个完整的历史画面。”因此,除展示挥舞着红旗、捧着小红本的青年外,李振盛的镜头也捕捉高级知识分子戴上涂满口号的纸冠被批斗、被当众侮辱和损害的场面。甚至当时枪决死刑犯和不同政见者的场面也在他的视野之内。
    
    到1968年,李振盛开始将他拍摄的底片埋藏到地板下。此时,随着不同红卫兵派别的权力争斗,哈尔滨的局势更加乱;而在报社,李振盛被指控多项罪名——先是被降级,随后,于1969年和他的妻子一道被下放到五七干校进行“洗澡”。
    
    “事情越来越傻。所有的人都冷,可是被及是否觉得冷,我们却回答说:‘不,我们心中有一个红太阳,倍感温暖……’”
    
    1971年,李振盛夫妇离开了干校。文革还在进行,但他的那些底片仍然完好保存在地下。不过直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以及四人帮下台后,李振盛才最后觉得安全,开始对之进行整理。“那时,我已经相信这些映射文革阴暗面的照片能够得以向公众展示。”李振盛说。
    
    1988年,在一次有关文革前后三十年“艰巨历程”的全国摄影公开赛上,李振盛应赛事组织者的请求,以“让历史告诉未来”为题展出了其中的20幅照片,并获得最高奖——系列新闻照片大奖。
    
    其后,开达新闻图片社(Contact Press Images)总裁罗伯特.普雷基(Robert Pledge)发现了李振盛。但是他们的合作因为1989年天安门事件告吹。1996年,李振盛应邀赴美国讲学,再度逢遇普雷基,有关合作重新启动。李振盛珍藏的照片开始被他分批运至美国——起初还是偷偷的,后来则根本不必担心会被抓住。2003年6月,由普雷基担任策展人兼总监的“李振盛摄影作品全球巡回展”在巴黎摄影历史博物馆首展3个月,随后在欧洲12个国家博物馆巡展至2006年底。该影展还将陆续在美洲及亚太地区各国巡回展览。
    
    普雷基说,据李振盛估计,在1963年至1976年间他总共拍了大约十万张照片,但其中有三分之一被他自己裁弃了。剩余的六万多张中,有一半以上与文革有关,大多具有新闻或资料价值。
    
    至于由这些照片来而的《红色新闻战士》一书,李振盛和普雷基考虑到在照片外,加有个人文字叙述和历史背景,效果会更好,因此邀请纽约记者梅内奇(Jacques Menasche)制作了一份文化大革命大事年表,并协助李振盛撰写成回忆录。
    
    在6月27日的展出后,李振盛有种终获大白的感觉——正是由于他的努力,文革的真相才得以通过这些照片向世人展示。不过李振盛希望这“世人”也包括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中国人,“亲眼看到这些照片,知道有关文革的说法是真实的。”他在展览会上说。李振盛相信,他的《红色新闻战士》一书很快也可以在中国出版发行。
    
    刘见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二)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一)
  • 高智晟:依旧是不亚于"文革"时的狰狞和丑陋
  • 周恩来是文革帮凶还是援手?
  • 从姚文元病故看文革灾难的反思
  • 一个农村孩子眼中的文革
  • 中共中央一致意见:不予考虑建立“文革”纪念馆
  • 深圳一退休干部筹办文革博物馆
  • 江泽慧文革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图)
  • 文革中的赵忠祥:呼风唤雨不可一世
  • 胡锦涛的籍贯及父亲胡静之文革怨死(图)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2)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1)
  • 中共不光采历史 港报吁吸取文革教训
  • 凤凰周刊对文革纪念馆的报道
  • 中国文革纪念馆的有关报道
  • 中国首家民间文革纪念馆图片3(图)
  • 中国第一家文革纪念馆更多图片(图)
  • 文革纪念馆由民间出资在汕头建成(图)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就“人民文革”问题答火戈/武振荣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武振荣
  • 关于“3年文革”和“10年文革”的问题/武振荣
  • 刘国凯《论人民文革》一文读后感/武振荣
  • 何其似文革----对中国“公务员”宣誓就职词的分析
  • 云飞扬:文革纪念馆纪念什么?
  • 由一份“官方材料”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
  • 动荡岁月的回忆:文革“三李” /曹维录
  • 从《南京女演员反对陪舞被处决》看诋毁文革者的卑劣/李宪源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傅国涌:首家“文革博物馆”出现之后
  • 高智晟:广州大学城与文革
  • 古远清:余秋雨“文革”年谱
  • 当今世风日下 论文革的后遗症
  • 两代人关于"文革"的对话
  • 第七章 试图扭转文革困局的挫败
  • 第五章 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