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最新情况:大约在半夜出派出所,被人打伤
(博讯2006年2月04日)
    唐荆陵律师:我在发完本贴后,和艾老师简单商量了几句,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大约将近6点左右到达郭兄报案的林和派出所(020-38810980)。屋里除了值班警员和保卫外,还有几个男女,
    我向报警接待处的民警询问,其中一人告诉我没听说这个事情,我当场拨打了他的手机,但大概报警台有信号干扰器,未能正常通话。报警接待台的警员让我在门外等候。我出门即收到郭兄回电,郭兄打电话过来,说他在里面,我推开门再进去,都能听到他的说话声。这回,警员承认有这么回事,说他们正在主持双方调解,并让我等待。过了一会,我看到他正好从派出所左厢的调解室出来向我招手,我侧过身去准备和他谈谈,但在场的几个警员制止了我们,说现在不方便让我和他说话,他门就进到右厢后进的办公室里面去了。我就等待,中间我一直和他保持短信联系。在门口散步,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事情得到圆满解决,不时进去问警方打算如何处理,他们总是回答等待,我就继续等待。
     晚餐时间过了,一个警员出来和我简单交谈了几句,他说郭兄太固执,他们工作很难做等。我笑笑,简单回应几句。他又问我郭兄是否真是亚洲周刊的2005年度中国法律人士,我告诉他是真的,他说不太理解他为何如此坚持,我想这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谈清楚的问题,就没有解释,仍然等待。 (博讯 boxun.com)

    时不时看到郭兄他们会出来到调解室,我看到场面都还很平和。
    后来我收到短信,郭兄说没有调解的可能了,在等待警方上级的决定。我和简单通了一会电话,后来回短信说我等他谈。我等了一阵再问接待警员,仍然没有上级的决定。
    有一次,我刚走到门口,透过大门和调解室的大幅玻璃门窗,看到一团人扭成一团,原来是两男两女想冲过去殴打郭兄,好在被警员和保安隔开了。警员不得不将这四个人推到门外。我和郭兄交换了一下目光。这四人年纪估计都不超过40岁,他们说话似乎是外地靠近中原地带某省的口音。我猜测他们应该是直接和郭兄发生冲突的一部分人。他们在门外骂骂咧咧。后来陆续仍然进派出所等候决定。这些人都陆续吃了饭,郭兄吃饭没有我就不得而知了。
    一会,刚才和我交谈的警员问我吃饭没,我说没关系,我可以等等。大概是9点多,一个高个子、敦敦实实的警官来告诉我说郭兄的手机断电了,让我们不要担心。但我难以和他联系了。
    接着我观察周边的情况,发觉不好,似乎又新增加了一些人,有几个明显是在监视我,我推测他们不准备在较短的时间让郭兄出来了。我和一些朋友通过电话后,我告诉那个刚才和我闲谈的警官,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他见面劝说他让步,警官说这需要考虑,难保我的劝说不会激起他更大的斗志,我说这当然在我考虑范围内。等了一阵,也没有上级的回音。我现在看周围的形势,知道需要考虑我自己的脱身之策了,我向这位警官说我去吃个饭,等会如果通知我见郭,可以打我电话。那些看住我的人当然也听到了我的话,我从他们人很少的东边走到天河东路,绕了几个圈子,确证没人后就在附近等待消息,也不时打电话到派出所询问,但是,只到我决定的最后时间晚上11点,我再次电话问,仍然没有准许我见他。我就乘车回屋,记下这些。
    12:09分,我再次打电话,这次刚才和我聊天的那个警官接过了电话,称仍然和他谈,并让我放心。我告诉他我担忧的是他在那里呆这么久是否有足够的法律依据。我还是先暂时放下心来。
    飞雄大约在12:40左右出所,被人打伤——1:17简单通话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紧急:郭飞雄仍在派出所
  • 郭飞雄 (广东)维权者的人权普遍遭受侵犯
  •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 RFA:郭飞雄亲访太石 披露当局早有开枪打算
  • RFA专访重返太石村的郭飞雄(图)
  • 郭飞雄:大年初一,广东省公安厅雇佣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贴身跟踪
  • 郭飞雄著:《苏联为什么崩溃》目录及注释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三)狱中日记摘抄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二)
  • 郭飞雄:戈尔巴乔夫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郭飞雄: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
  • 郭飞雄:家庭教会为什么在中国处境艰难—为蔡卓华案而作之二
  • 郭飞雄:晚清变局三大失误
  • 郭飞雄:张德江先生持续发出柔性声音
  • 那里的落日一定很美—与高智晟、郭飞雄、焦国标弟兄共勉
  • 郭飞雄:高智晟律师突被带走后维权运动早期的营救模式
  • 高智晟、郭飞雄:建议成立“汕尾开枪事件真相民间调查委员会”
  • 维权人士凭什么帮助中共转型?—— 读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之疑问/唐子
  • 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
  • 唐云:郭飞雄赞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郭飞雄,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先锋典范/赵昕
  • 赵昕:李敖说“反求诸宪法”的郭飞雄在哪里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杨天水:今夜月亮为谁圆—为郭飞雄、小陶等呼吁
  • 车宏年:为勇者郭飞雄、杨在新呐喊
  • 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郭飞雄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戈尔巴乔父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共产党罪魁祸首——暴君邓小平的复杂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