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 (广东)维权者的人权普遍遭受侵犯
(博讯2006年2月02日)
    
    
     (博讯 boxun.com)

    
    
    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虽然郑恩宠律师早已出事,但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的人权(包括人身安全)普遍地遭受到侵犯,则是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事。其主要原因乃是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一直以来,维权运动为了争取有效的活动空间,在话语和尺度上持高度审慎姿态,仅仅致力于推进后极权社会可以接受的法治和政改理念,且小心翼翼地不去主动触及当政者所设定的底线(尽管维权者对这些底线并不认同)。但当政者的思维却无常理,他们不是“按理念定规则”,而主要是“按利益定规则”。即使你在底线以上行事,但只要你兴起、成长了,显示可能“成气候”,他们便要对你下手,将你“消除在萌芽状态”。这就导致当政者的底线不断下移,而走在自由民主运动前沿的维权者,首当其冲成为直接受害者。
    
    自2005年推动抗日运动法治化和蔡卓华案律师团组建之后,维权运动声势陡涨,因此维权者也就自然地成为当政者的眼中钉。7月中旬至9月上旬,高层权力内部会议不断传出 “要搞维权分子”的消息,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太石冤狱证明了这一点。此时此刻,维权者面临最大的政治考验。首先是当政者“搞维权分子”的宏观政策推动,其次是具体执行者——专政机器——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两方面使维权者陷入了巨大的激流旋涡。
    
    9月中旬,我陷入了冤狱,而艾晓明、郭艳、唐荆陵、吕邦列先后遭到暴力殴打。在广州这边几乎官黑一家齐动手,著名维权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在山东临沂受袭;而不久前另一位著名维权活动家赵昕则在四川被打断肋骨;选举专家姚立法曾深入太石村声援,他已多年未受皮肉之苦了,但9月25日,他在湖北农村推进选举时挨了打。这些说明,对维权者的暴力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内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
    
    长期以来,专政机器总是利用司法手段制造冤狱,迫害维权者;但官黑一家频繁使用的非法暴力手段危害维权者的人身安全,这在几十年来还是新现象。当然,这是 “灭掉维权运动”的宏观政策的必然结果;但具体操作——黑社会性质的肉体威胁和侵害,却是下面专政机器独创的“杰作”。正因为如此,这种肮脏龌龊,反法治反文明的恶行,不仅引起了社会的嘘声、抗议,也使体制内推崇法治人士的不满。事实证明,僵化势力在今日的当政集团内仅仅为诸多派别中的一派,其并不占绝对优势,他们的专政意志往往也并不能贯彻到底。
    
    高智晟律师撞车事件在太石事件基础上又掀起了新波澜。同一般维权者不同,高律师挑战了当今权力的底线。当政集团内多派互相牵制,尤其是高律师代表的道义力量,这使高律师在一段时间内还有安全。但权力怕的不是高律师个人的冲击,而是人们群起效仿高律师,这会冲毁他们的防线。因此当局必须进行恐吓,令其他人知难而退。他们跟踪高律师的家人,从而逼使高律师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去年12月27日太石村民和我被放出、维权运动自然涨潮,当局担心高律师“星火燎原”,于是高律师的安全遂成问题。从元月初至中旬,专政机器更是有意进行各类逐步升级的骚扰,直至元月17日对高律师人为地制造车祸。
    
    当时我劝高律师将这次事件定义为“有意伤害”,而非“暗杀”。我专门举出1990年叶利钦被克格勃从桥上扔到水里,大难不死的例子,供高律师作为参考(这次显然没有叶利钦那次严重,对方的动作似不象暗杀),当时叶利钦没有对外声张,后来数年双方平安无事,叶利钦上台除了将克格勃解散,并无对当事人寻求实施个人报复。我的意思是,高律师当然不是叶利钦,但不妨从中借鉴处理人身危机的技术,在今日信息时代此事不可不说,但其本人似宜取中调,而不用高调。
    
    尽管事态危险至此,但我依然认为,当局并未下定决心,欲从肉体灭绝高律师。从太石事件中对农民维权活动家吕邦列下毒手殴打(但并未致死),而对艾晓明教授则以恐吓为主,已显示出有组织的暴力虽然凶残,但还是有所节制的,真正的黑社会反而经常失控。海外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可以保障高律师不遭受大冤狱,却不能保障高律师不遭受人身伤害,因为专政的具体执行机构的神经已崩得很紧。高律师的人身保障的真正基础乃在于:古老且永恒的相互制衡。对于站在数百名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背后的民众,当局显然还没有做好全部得罪的心理准备。他们已经得罪了八九一代,又得罪了法轮功,如果再得罪普通民众,那么他们将永远与中国民间处于敌对状态,永远无法和解,也就永远没有出路。
    
    维权运动是中国变革中十分温和的力量,如果对这样的温和者都施以险恶迫害,将使对整个中国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只有以眼还眼,以血还血,这在中国社会才是可行的。果真如此,现在的强者,未来的强者将遭受回报——“前所未有的恐怖”。这样的局面,当然是任何人都不乐意见到的。通过最近几个月的冲撞,当局可能业已发现,“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的维权运动是中国社会和解的出路。中国社会的和解只能以全民的权益得到维护为基础,当局只要抛弃旧的权力观念,中国仍然拥有和平进入民主社会的巨大机会。
    
    在此格局之下,海外高调呼唤国际舆论的声援,国内民众取相对缓和的态势,这是比较恰当的。在当局的顾忌、犹豫和权谋中残存着人性,在这人性处着力,可能促使当局改变“按利益定规则”的做法,使他们逐渐不再那么排拒“全民和解”,由此中国的局势也可能因此而发生微妙转化。
    
    故维权者越是处于危险中便越应放松。虽然在维权者已是“民不惧死”,但在政治操作中,他们必须回避不必要的冲突和血腥。有人以为,维权者总是出于大局考虑策略和操作,孰不知在许多维权者心中,朋友的人身安全比大局还要重要。我们不希望维权运动中有任何一人出事,使对抗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在温和的情势下,中国才拥有更大的可塑性,然而温和的局势不取决于一方。
    
    
    
    
    
    
    ************************************************************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 RFA:郭飞雄亲访太石 披露当局早有开枪打算
  • RFA专访重返太石村的郭飞雄(图)
  • 郭飞雄:大年初一,广东省公安厅雇佣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贴身跟踪
  • 郭飞雄著:《苏联为什么崩溃》目录及注释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三)狱中日记摘抄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二)
  • 郭飞雄:戈尔巴乔夫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郭飞雄: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
  • 郭飞雄:家庭教会为什么在中国处境艰难—为蔡卓华案而作之二
  • 郭飞雄:晚清变局三大失误
  • 郭飞雄:张德江先生持续发出柔性声音
  • 那里的落日一定很美—与高智晟、郭飞雄、焦国标弟兄共勉
  • 郭飞雄:高智晟律师突被带走后维权运动早期的营救模式
  • 高智晟、郭飞雄:建议成立“汕尾开枪事件真相民间调查委员会”
  • 郭飞雄:最新情况通报:李金平已被抓走
  • 郭飞雄:紧急声明(续)
  • 维权人士凭什么帮助中共转型?—— 读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之疑问/唐子
  • 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
  • 唐云:郭飞雄赞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郭飞雄,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先锋典范/赵昕
  • 赵昕:李敖说“反求诸宪法”的郭飞雄在哪里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杨天水:今夜月亮为谁圆—为郭飞雄、小陶等呼吁
  • 车宏年:为勇者郭飞雄、杨在新呐喊
  • 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郭飞雄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戈尔巴乔父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共产党罪魁祸首——暴君邓小平的复杂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