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正学:【行为艺术】 “乱象”中国鸡年末日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1月30日)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博讯 boxun.com)


《乱象》
    
    对中共地方高官的解剖。
    
    为“官权毁容案”我退掉了十天前预定直达北京的客车票。向台州官方的方方面面交涉,至25日仍找不到局长丁林超,尚末领教此官的为人。丁林超原是仙居县县长,在那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做惯了“父母官”,到台州府仍是那个德行。
    
    2005年2月2日,在他主办的公费宴请中,因下属一个年轻女公务员当众不对他敬酒,丁林超觉得寒惨了他的面子;小鸡肚肠的一束目光,心领神会的手下,那个叫金华斌的工会主席吼叫着:“你想找死”,对那个女子挥拳过去,打在左脸上。女子哀叫着,惊恐地向她得罪了的叫丁林超的台州高官求饶,丁林超不但不制止,反而笑笑说:“瞧,这两个人打起来了”。金华斌仅“两拳一杯”就让属下年轻女子脸上扎出法医学认定 “锐器致伤”的大血口。一个年轻女子遭毁容了,贯穿性伤,右脸面缝了59针,腮腺、咬肌裂伤,(瘢痕伤疤)单线长度达6厘米半。怕受牵连,100多名参加公费宴会的人,没一个人敢报警。后该女子醒来报了警,警方当日迟迟未来现场, 出警公安竟不提取对准毁容现场的两台电子监控记录。后警方说:“人手不够,做不了笔录。”最后,公安机关竟以“不予立案”告终!
    
    “台州衙门的西门庆!”,就算在1000年前的宋王朝,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作案。在现代化的椒江宾馆(政府招待所),有电子监控(两只电子摄像头刚好对准被毁容的位置)的多功能大厅,当夜仅参加官宴的有10多桌(丁林超是最高长官),还有服务员等,不下120多人。
    
    但有关办案机关作出的鉴定竟是“轻伤!”,丁林超以党组的名义作出了杨是神经病的论断。司法机关三套马车在政法委协调下,“将众目睽睽之下的犯罪,将两只电子眼对准的毁容”办成的结论竟是“自伤!”警方竟用“没人为你作证,我们立不了案!定不了罪!!”来推诿;就算法医鉴定为轻伤(应是重伤),施暴毁容者竟未被拘留过一天!!!接着发生的事情更不可思议,毁容案发生后才半个月,受害的被毁容者(杨春红)被传唤,限制人身自由在预审室里。当夜天气严寒,杨春红伤痕未结疤,被冻不断颤抖,苦苦哀求,仍被冻了近10个小时,熬过五更才放其回家。
    
    杨春红向检察院不断控告、向公安部、省公安厅上访,没有结果。杨春红的“刑事自诉”,法院不予立案。仍官为台州市民政局长的丁林超竟扬言:“如果杨春红再上访一次,我就让黑社会修理了她!”看官,西大官人们,把我们一个个现代公民矮化,都修理成了武大郎!武大郎们提着满篮“火烧”这就是结局,也是乱象。
    
    2005年,浙江省台州市绝灭人伦的恶案,都出自丁林超这个台州高官之手。其一、是因政治异见,画家严正学的祖坟被掘后转卖,法院判决说:“严正学祖坟(民政局出售的公墓)按台州市天台县人民政府的有关规定处理掉的(祖坟还可以被处理)”,天台县人民政府的有关规定是抽象行政行为,那挖(公墓内)严的祖坟转卖的具体行政行将实施者丁林超就难逃其责。其二、是无钱治病的民工被送台州火葬场,焚尸妒前溢出眼泪。这让全世界华人心寒的杰作,也记在丁林超这个台州高官之名下。上述因拒绝与其敬酒,杨春红当场遭毁容之血案,丁林超仍逃脱不了干系。笔者将发起全球华人的呼吁,为中华民族道义不再沦丧,请联署遣责人神共愤的台州恶官丁林超。
    

《涛声依旧》
    
    2006年1月26年上午,搭上临客到杭州已是下午2时。朋友已帮我买好了18时40多分N510到上海的软卧车票。到杭州城站时,眼前的一帮民工让我心酸。在侯车甬道前,两个跪地一个仰卧的民工,个个伤痕累累,一张《告地状》压着一骨灰盒,下边同时排列着“公安的立案文书”医院伤情诊断和法医重伤的鉴定。它们道出了一个血腥的暴力事件:这伙来自安徽的民工,因向开发商索讨苦力钱,穿状衣向政府维权,被黑恶打成一死三伤。民工在受难,杀手在逃窜,民工讨薪的故事,在中国一再上演。一个叫温家宝的总理被感动涕泪直流,还亲自帮过一位川藉女民工真讨回了工资。于是大报登、小报
    载、电视唱、电台喊,成了那一年回家过年最大新闻。但温家宝只有一个,他的出行连大城管、大局长都配不上为他鸣锣开道,况小小城管能让温总理再流一趟从心腑流出的热泪呼?民工在车站幕捐,在招来市民同情的同时也引来了城管的驱赶。对于鸡年末日城管的暴行,我表示抗议。城管理屈而退,但解决重伤民工最大问题是火车票,在我帮助他们向客运值班室请求被拒绝后,我捐出我到上海的N510软卧车票,好说歹说帮助他们办了进站特许,送两个民工抬着重伤民工登上了软卧。
    
    当我背着登山包重新站在购票长龙后边时;当我经过两个多钟头的循序前进,站软了腿时;当我好不容易排到售票窗口,即被售票员告知:北上列车三天内的车票(包括站票)已销售一空之时。我才尝到“后悔”的滋味,为一时的仗义和冲动,我将付出不能回京过年的代价。乘公交车回到杭州火车东站,站在同样长龙似的购票队伍后,“空手而归”已是定局。怏怏然出了售票大厅,一阵暴烈寒流拂面而去,颤懔过后,我清醒了许多。
    
    “体验民工回乡过年”,作为一项新的“行为艺术”,我满怀信念,并升腾起一种使命感,它立刻平衡了我的倜怅和失落情绪。
    
    返回到购票队列,徘徊在售票大厅前,和民工弟兄一样,不得不接受票黄牛的掠夺。任管有公安部的“兰盾铁拳打击票贩子”的标语,票黄牛们不到十分钟,神出鬼没地弄来了十多张去上海的车票。在悬挂着“以人为本、保障春运”哗啦啦作响的红布横额下,票黄牛们哗啦啦地数钱,将原价是38元的车票倒卖成百元天价出手。我和一伙回苏北的农民工,忍气吞声、心甘情愿地接受盘剥。
    
    跟着牵儿携女、提袋扛包的民工们挤上T748次列车,该车21时发车。因为是站票,就铺几张报纸席地而坐,没几分钟,就被不断涌至民工挤得无立锥之地。
    
    列车上,我结识了回阜阳的民工们,和他们称兄道弟,成了他们的一员。子夜近1时多到了上海站,听他们奉劝,不出出站口,跟着如潮而至的民工们暴力登车。所谓暴力登车就是由一位年轻力壮的民工,卸掉全部行李,抢先挤过验票的列车员挤进车厢。由他登车后去开面对站台的车窗,先往里塞行李,随着大包小袋塞进而爬窗强入,他们手拉肩顶地把我也拉进窗口。登上列车,我成了看客,回首俯视站台,一层层涌进民工的潮流,万众一心地在“回家”喘息中呐喊。不择手段地在鬼哭狼嚎中登上他们寄于最后希望的列车。车厢的人越来越多,车厢连接处、过道、椅背、舆洗室都站满了人。我站在9号车厢列车长办理补票的桌子旁,即看见连这个地方,都被列车员高价私买50元一个坐位,我想攴车的坐位也一定在高价之列,让那些有此小权的小人物们发点小财。
    
    车位下,本是放行李和臭鞋的地方,都爬进了人,成了最让人眼红的卧铺。椅背和行李架上的旅客得有不克睡和保持平衡的本领。 除此以外,全线都是零距离接触的站立旅客。“人满为患”只是官样文章中的修辞。实际上,在这“末日的临客”上,人不如运牲口车上的猪或牛。因为运人必须有吃、喝、拉、撤、睡的功能,已被剥夺殆尽。车窗被密封,为了提神,烟民们的“烟囱”齐燃,烟雾弥漫中熏得孩子们直咳嗽。随地吐痰和便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因为谁都有忍无可忍的时侯。据说有穿了纸尿裤的旅客,真是棋高一着。三个提大包的年轻女同胞占据了厕所,怎么说她们都不肯让位,让一位中年男士方便。男士内急,苦苦哀求无果;男士急了,大打出手。女士挨了拳脚才 侧身逃出,高喊着警察,这警察怎么来得了;在这里,只有“丛林法则”,谁都无可奈何。有人哭喊高叫 :“钱包被偷,一年的工钱被盗”,号啕只管号啕,面对一双双同情的目光,回家过年仍是无望。T748次列车长领着两名戴红袖章的说是来查票,他怎么查,连坐位下都扒满了人?我是主动补票的,正在办着手续;有人问列车长,说是超员空前,已达到百分之二百?列车长尚未点头,14号车厢传来了尖嚎,有旅客在两车厢交接处小便时,手扶铁框在一阵晃荡中,被截去手指。
    
    整整站了一夜,终于到了蚌埠站,我得在蚌埠转车北京。好不容易挤到门口,因站台上是人山人海,车厢门不能开,怕一开就再也关不回来。只得让我挤回车厢,强行从车窗跳下。登山包从窗口拉出时,一股人流冲上来,两于个壮汉,用千斤顶似的手臂顶着不让关窗,托着一个个同伙往里爬,不远处的车窗被砸,钢化玻璃像散线的珠,暴满一地,倾刻间涌去一堆旅客,死活不顾往上翻。太阳照耀着白雪映映的车站,一切都是如此的茫然。
    
    在蚌埠我乘上了L 448次普快,11时左右开车,还是人满为患,上了车困倦得不行,好在人和人挤着,互相依靠和支撑着就迷迷糊糊站着睡觉。一觉醒来,已过徐州。大批民工转向陇海线西去,车厢渐松。人是少了,但满地垃圾,数名拾荒的老太太爬上列车,在垃圾堆、坐位下捡易拉罐和矿泉水瓶。一位年轻的乘务员过来,踩住拾荒的蜿皮袋,满头白发、蓬头污面的老太太,怯生生地仰视着年轻的乘务员,随着乘务员的目光,老太太接过了年轻的乘务员用脚踢过去的扫巴,她知道必须为年轻的乘务员打扫车厢才能捡回为数不多废品谋生。这人生的一幕,其强烈的对比,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挤了过去,在9号车厢找到该车的列车长,我向他表示抗议。列车长二话没说,抬起脚就去处理我的投诉。
    
    

《中国鸡年末日》
    
    下车的多,车厢开始宽松,也干净了,车厢里的旅客是越来越少了。恶梦己经过去,我一头扒下竟昏昏欲睡。半夜里我被彻骨的寒流冻醒,一看时间,已是2006年1月28日1时,今天是农历除夕,中国鸡年的末日。
    
    揉眼四望,空荡荡的车厢只有不到十来名乘客,大家呵着手,踌躇踏步。我问大家:“车到什么站头啦?怎么这么冷?”“列车已过济南,列车员已封锅炉,没有暖气能不冷吗!”大家你一言我一句骂着,“找列车长去”我起身走向攴车。
    
    攴车里坐着十多个列车员,我向他们抗议:“再这么坐三个半小时,还不冻出病来。没有热水,没有最起码的生存条件……” “列车已经封炉没暖气啦,找10车厢锅炉去烤火暖身吧。”一个自称为值班的答复我。
    
    走到10号和11号车厢之间,的确还有个锅炉未封,通红的炉膛中窜着火光。我招呼大家来此取暖。才过片刻,一个红了眼穿着长大衣的列车员揣一罐水泼向炉膛,倾刻灰雾溢起。列车员又揣来一盆水被我挡住质问:“凭什么泼水灭火,是列……”才说了半句,就被红了眼的列车员推倒,我站起来和他论理说: “列车长让我们在此取暖的”我终于说出了后半句,“这里我说了算!”,为了保住这唯一的炉火,我阻止其泼水灭火。“你他妈……”列车员才骂出半句,就顺势扇了我两个耳光,一个趔趋,我被推向门边。受到暴力侵害的我,转身走向攴车,找那个值班长评理。攴车里坐着十多名列车员竟没人愿意过问“打人事件”。倒骂骂咧咧不断,“你以为你真是上帝,能拉你们回家过年已经不错啦”,“有钱就乘XX专列去,那里还有小姐给洗脚” ,“别怨关了暖气,得怨自已没钱”。我成了被歧视的“上帝”,为了打断七嘴八舌的嘲讽,我拍了两下桌子,吼着喊他们叫乘警来。“还敢拍桌子,乡巴佬,我们收拾你。”齐刷刷围上一圈人欲对我施暴,跟我来的旅客却乖乖地退回车厢,只有我,仍显犟劲之势和他们对峙。 “你们敢再碰一下我,终点站就是拘留所,除非你把我扔下火车!” 我说。
    
    “乘警来了!”有旅客喊叫起来。只见两名高大警察从卧铺车厢走出。我把车票、身份证递上以交换警官证件。找不到纸的我,就从包里拿出一叠印有《台州录壳官》《中国鸡的屁(GDP)。裸死!》的打印稿,在反面抄摘着两警官的警号和姓。其中一位姓高,他确实宽悟伟岸威武,有190cm的身材,他是乘警长,警号是010608;另一位姓严,警号是012608。例行公事后,我投诉列车没有“以人为本”以及列车员的暴力待客。两警官领着我去出事10号车厢,向在场旅客查问,但没有一个旅客敢以目击证人身份为我作证。窝襄,我为大家维权,大家竟不敢为我作证,用何作庥的话说:“谁叫你是中国人!”。两警官领着我回到攴车,高警官单独领了10号车厢乘务员去问话。此时,列车长来了,了解了原由并解释了没有暖气的原因,他代表列车向旅客道歉。并说关于“暴力事件”我们会查实严肃处理的。
    
    片刻,乘警长领着施暴的列车员来到我前边,列车员主动作揖认错,并两次用一块热毛巾要为我的脸热敷,被我谢绝。高大的高乘警长开腔了:“这是列临客,人员都是临时抽调的,这位和你同姓的严警官,还是位所长。列车不息气地已运行了一个多星期,全套人马未休息回家过。你看这位(施暴)列车员眼睛熬红了,他动手打了你,他承认了。他也是个养家糊口的人,你若认真追究,他可能就会被淘汰……” 我说:“我明白了,这是一列临时客车,驶向一个叫‘年’的地方,车长是胡锦涛,几十年啦,中国‘以人为本’的交通所呈现就是这种状况。铁道部在权贵与平民之间,没有面向百姓和公众,这是大错。用150亿元搞60辆高铁列车, 拿中国人的血汗钱满足官僚的一种虚荣,老伯姓还得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着”,至少在目前,磁悬浮应彻底出局!这铁道部年复一年不肯改变现状,铁道买办部腐败得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老伯姓称坐车是《火车春运十大酷刑》。“关于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列车长,这位打我两个耳光的列车员已认错,我接受道歉,不希望再作处罚或扣他奖金。错不在他,而在专制的制度。”
    
    这时高乘警长已看完了我写有《台州录壳官》《中国鸡的屁(GDP)。裸死!》等网文。他把网文推向他们并说:“揭发腐败、批评时弊、捍卫人权,中国缺的就你这样的人,严先生是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我说中国的经都是被主持的和尚念歪的!”。列车长发言不多,经介绍是刚从“交通大学”毕业的。他一再向我道歉,深沉目光突然显出亮点,他推了推眼镜,说:“昨天,接受严先生关于老太太的投诉,就觉得不凡……”
    
    我有些无地自容,赶紧打断他的话柄,我说:“特别感谢警官先生对我的理解!在中国鸡年末日,我看到的希望,是包括警察在内民众的觉醒。”我抱拳向他拜年,给他们留下一叠网文、名片,回到我的车厢。寒流仍在神州施虐,但我的心是热的。
    
    2006年1月28日凌晨3时40分,列车进了北京站,年轻的列车长走到我的车厢,他执拗地要帮我提行李送我下车。站台尽头,我们道别,他报给我他的电话和姓名,并说:“能为你帮忙,我将会很高兴。”
    
    借网刊,向全球朋友们致以新春问侯,遥祝朋友们春节康乐!
    
    01/30/2006严正学于北京家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正学:《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 严正学:《 民 事 上 诉 状 》
  •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 严正学: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 严正学: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 严正学: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 严正学:【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 严正学:人血不是水,地狱门前的抗议!
  • 严正学:【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 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 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 严正学:【行为艺术】“狼与小羊”现代版(1)
  • 起诉610办公室主任驳回 著名画家严正学喋血台州
  • 严正学:【行为艺术】“可爱的中国”
  • 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 严正学一案的最新消息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 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严正学
  • 人血不是水,地狱门前的抗议!/严正学
  • 严正学 :《梦断圆明园》(之一)
  • 《路漫漫》(之五)/严正学
  • 严正学:《路漫漫》(之四)
  • 《路漫漫》(之三)/严正学
  • 《路漫漫》(之二)/严正学
  • 《路漫漫》/严正学
  • 杨天水:严正学和杨银波近况
  • 杨天水:大家都来关注严正学先生
  • 严正学:【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之四)
  • “可爱的中国” (之二) 严正学
  • 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沈良庆
  • 郑贻春:强烈抗议中共秘密逮捕画家严正学
  • 严正学: 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