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谁需要中宣部的那群衣冠禽兽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1月29日)
    
    
     又是千家万户新桃换旧符之旧历除夕日,没有了母亲后的第一个除夕日。从上山为母亲焚香烧纸回来后,回想起去年的今日,母亲虽然已进入了生命的最后时日,但是躺在炕上的老人,仍是我们全体子女精神、心理及灵魂的稳定所在。岁岁除夕,今又除夕,第一个没有了母亲的除夕,记忆、思念及常人心让人整日思绪难宁,无心做事,更无心写文字。 (博讯 boxun.com)

    实在是树欲静,却风不止者,今日接看了节日祝福短信近百条,其中竟有不低于10的短信,是对中宣部“关爱”有加。或曰“节日里,国人休息,中宣部的那群恶棍却仍活跃依旧,别“忘了”他们。或为“中宣部那群衣冠禽兽,喝中国人的血56年,坏中国人的事56年。”“过去捂我们的嘴,今日割我们的喉,这群畜牲何以如此嚣张!”“不咬养活自己的主人是一条狗的德性,中宣部官员的德性怎就连狗都不如呢?”。还有一条短信中直接写道: “明年说啥也得跟中宣部算账!”。短信中多有对中宣部官员理不直却气壮如牛、施杀伐文明、戕害道德、扼杀人的基本尊严及人固有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权利,反人类文明的流氓犯罪行径,几十年来却从不避忌阳光,嚣张之气焰,上达云霄,下干民怨丑行的责骂,也有对今日之豺狼当道、奸妄逞凶的忧愤和失望。
    
    仅有忧愤和失望是不够的,中宣部存在的历史,就是阻绝我们民族迈向人类基本文明的历史。它在半个多世纪里,所作的明目张胆的用那些散发着血腥的脏手封堵我们人民的嘴,蒙堵我们人民的眼睛,中宣部官员几十年来针对我们人民下流、野蛮及粗暴的邪恶能量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中共从来就无法无天;另一方面是全体中国人几十年来持续的忍声吞气,是他们邪恶能量得以维继及持续得以加注的最主要条件。现在许多人,包括最近的有涉“冰点”事件的诸多文章当中,都指出了中宣部及中青报主管部门行为的野蛮和非法,但在谈及解决之道时,却鲜谈据法抗争之道。中宣部存在的历史,同样是粗暴践踏中国的宪法和基本法律的恶行史,这也是它最下流和最见不得人的一面,也是它最害怕别人谈及的一个固有的软肋。现在中共打压的中国媒体,是它对它体制内所有行业中的打压最为野蛮、最为严酷却也是最肆无忌惮的一个行业,中国媒体的从业者几乎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也是承受非法、粗暴打压时表现的最彻底、最坚决、最坚忍的特殊群体。仅此,人们就不难理解,今日中国媒体何以处于在整个人类社会媒体中最为悲惨和最为屈辱的恶劣环境。
    
    在这里,我无心思去长篇海论,现在当局对法律界人士和宗教自由的迫害,较对中国媒体的迫害要棘手的多,区别很简单,据法坚决抗击之。在国内轰轰烈烈的维权个案中,从未发现除令人尊敬的卢跃刚先生之外的媒体人的据法抗争。自由,永远是勇敢的成果,而绝不会是俯伏听命者折腰后获得的赏赐。中宣部插手党务以外的事物本身就是非法和下流的,就像它作为一个纯党务的内设机构,却大把大把的挥霍中国纳税人钱财的下流、无耻、不道德及非法一样,它几十年来被中国纳税人额外养活着,但它重不做一件有利于中国纳税人的事。最近的昏妄蠢行并不是它的偶意为之,它的那群官员从来就像一群贪婪的白蚁,他们几十年来已彻底蛀空了我们整个社会的道德躯壳和我们民族的灵魂。不予据法抗击之,李大同先生无出路,中国的媒体人无出路,中国人无出路。谁都知道,在今日这种专制制度最为癫狂、最为黑暗的时际,据法抗争收效甚微,但它却是中宣部和中青报上级主管者最为恐惧的途径,有甚理由不去一试?!在此,我建议李大同先生,先对团中央的决定提请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这样的过程意义极大。若不推弃,我高智晟愿不取分文,予全过程的、予任何形式的法律援助!我们只能依靠我们自己,我们也就应当依靠我们自己。@*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八日除夕夜 于陕北母亲的窑洞
    
    (高律师本人目前无法上网,根据电话记录而成。)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智晟:一把旧铜瓢
  • 高智晟:半把炒黄豆
  • 高智晟:回到母亲身边
  • 高智晟:秘密警察兄弟今夜你在哪里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昝爱宗:与高智晟律师简单通话
  • 高智晟遭不明车辆骚扰,生命受威胁
  • 张耀杰:平民大律师高智晟传奇
  • 高智晟:依旧是不亚于"文革"时的狰狞和丑陋
  • 高智晟:快、快请增援,他和焦国标一起出去啦
  • 高智晟:昨天夜里便衣制造事端始末
  • 高智晟险遭暗杀!
  • 紧急短信:高智晟刚才差点被撞死!
  • 那里的落日一定很美—与高智晟、郭飞雄、焦国标弟兄共勉
  • 高智晟已经获释
  • 郭飞雄:高智晟律师突被带走后维权运动早期的营救模式
  • 高智晟律师中午时分被警察带走
  • 高智晟、郭飞雄:建议成立“汕尾开枪事件真相民间调查委员会”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六)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 高智晟向自由亚洲电台谈法轮功
  • 刘逸明:高智晟险遭暗杀显示出当局的阴险
  •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
  • 布行:对高智晟的迫害不是罗干的决定
  • 读者来信:对高智晟等敬意
  • 阿衍:狗毕竟是狗,也看高智晟险些被杀
  • 高智晟:同胞的关爱:不尽长江滚滚来
  •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 高智晟问题建议——兼谈现时间的个人政治选择
  • 中共政府还会对高智晟采取什么措施? /郭起真
  • 高智晟问题建议——兼谈现时间的个人政治选择
  • 高智晟:请记住你周围那些手上有血迹的人
  • 高智晟:2005年最后一天权控集团留下的是肮脏和龌龊
  • 阿衍:高智晟的待遇太好
  • 刘晓波: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 伍凡:高智晟律师的人格气度压倒中共恶党邪灵
  • 高智晟致胡温公开信--必须立即停止野蛮行径
  • 东海一枭:高智晟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