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艳律师致狱中郭飞熊的一封信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6年1月19日)
    
    
     提交者:杨群 发布时间:2006-1-19 19:31:05 (博讯 boxun.com)

    
    郭艳律师致狱中郭飞熊的一封信
    
    
     小杨你好!
    
     相识近十年,首次用信交谈。9月 20日我已核实你的情况。为低调平和地做好工作,也为别的,我一直未公开你绝食多日的事。9月26日上午,收到你的信,我和唐荆陵立刻去沙湾办会见手续。当天下午,顺便进太石村处理其他案件。就在这天下午,我们遭暴力袭击。看着起义路200号门口,公安和国安两块牌亲密地靠在一起,日夜私语的情景,我心中所有的疑团已全消失。因为,“尊重人权”还仅是一幅美丽的画卷,它距实施操作,再内化为信念去影响规范人的行为,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为使我们深爱的祖国更富强,也为我们的儿女能活得更象人,我们会用一生去追求它。追求美好是人的天性,而人世间最美的事,莫过于平等与自由!
     我遭受的钝器伤,外观并不显眼。但是,连续高烧、伤痛伴随血尿不止的症状已有一久,多亏爹妈给了副好身板啊!
     收到友人欲申请到广东省政府集会抗议的消息,为息事宁人,也想给有关当局一个思考的余地,我对外称“伤无大碍”。为坚持9月28日的会见,我服了些药酒镇痛,声音嘶哑至今。
     作为女子,考虑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会异于男士。“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理念已根深蒂固。作为律师,自觉维护国家法律的权威性,依法帮助委托人最大限度地维护其合法权益,对破坏法治的行为,提出法律建议,将自己的意见表达清楚,别人接纳与否我都尊重。8月31日发生村民静坐示威,冯秋盛等三名村民被捕,有人曾征询我:“太石村事态越演越烈,好象工作越来越难做,郭律师有何好建议?”我答复对方的原话是:“国家在转型时期,基层干群矛盾普遍存在。但是,用警察抓人的办法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我觉得很不明智,其负面影响大,易造成恶性循环。有的矛盾也许是误会,但是,若不讲究工作方法,反而适得其反。比如卷入的机关越多,将加深老百姓“官官相护”的认识,易使矛盾加剧。我认为,目前避免矛盾激化的最简捷方式是降温。只要个别同志能以大局为重,做一点暂时的牺牲,具体而言,就是请村民争议的陈先生暂时辞职回避,也许可望转机。”我还表示,“在引入法律程序后,律师可在不违背职业操守前提下,做些力所能及的协调。”就是这次咨询,为9月26日的追打埋下了伏笔。这件极平常的咨询,除了问答双方知道, 9月20日下午,我接受了新华社广东分社记者采访。
     在9月28日填会见人名的一刹那,我决定由小唐和小温见你,我则去见冯秋盛。那时我极清醒,茂平就眼巴巴地等在那儿,我回到她身边坐下,心中的痛苦难以言表。我深知茂平最希望我去劝阻你绝食。但是,我又认为应尊重你的选择。在理智上,我需要置身事外,心平气和地思考;另一方面,我明白不同的人更关注什么。而我对媒体的态度,一直是留有余地。对人事物做出准确的定位思考,我已养成职业习惯。我申请会见与提出取保手续,就早已预知危险。挨了暴打,已将有关危害性及时告知有关部门,提出或转达过建议。别人愿意干么,那是别人的选择。我们只能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该暴露的已暴露得淋漓尽致,事实真相昭然若揭。
    村民依法罢免村官不让—动警察抓人(先裁决后取证)—村民依法请律师维权—先诽谤诬陷律师,又拉拢律师—流氓骚扰律师执业—最后发展到黑社会殴打律师---以防村民进京上访为由一直限制村民的自由。至今,律师已找不到委托人,委托人假装不认识律师,律师根本无法工作。
     自10月8日邦列和数国外记被连续暴打或骚扰,广东自上而下的压力达到空前。找替罪羊,将是事态的结局。被关押的几人将是首选,艾老师、我和小唐将是随时推出的新产品。某广东分社写内参的记者,其思路还停留在四十年前!定性的依据正是该内参,还沿用文革那套路子:先诽谤和诋毁他人的人格、无中生有、上纲上线、先入为主定下罪名,再去胡编滥造,没有一点创新!在一个月内你被更换过三个罪名,我和小唐也被如法炮制:先“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煽动闹事”一查我们有好多案件尚欠律师费,又改为“受西方势利操纵”,见你姐为你公开筹集律师费,又变为“因为被打有怨气,怀恨在心,想出名”……总之,不一而足。人到胡言乱语的地步,表明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必然会丧心病狂!
     自介入案件起,凭职业经验,早已预测出事态的发展趋势与结局。为了维护委托人的利益,我不能树敌,也不会急功近利。我还是相信,人的认识是一个过程,广东省还是有能力理顺事件的头绪,只是要些时日罢了。我必竟在广东生活了十四年!因此,我想与你探讨下列问题:这是一个有过七千年文明,两千多年封建统治史的国家,我们对她的感情是与生俱来的,她刚步入“依法治国”的新时代。相对而言,的确她比英美的法制化晚约200多年。就广东和北京而论,北京是十三朝古都,各路高人云集之地。仅凭此,广东的文化底蕴与北京已分出高下。番禺比广州,渔窝头对太石,以此类推;在这天然的差异下,中下层官员的素质与结构,你的体会还不够深刻吗?承认现状,我们才能准确地定位思考。
     不需要表白,不求任何回报,我们在太石村没有任何利益。仅凭做人的良知,我们冒险揭开了树从根部腐烂的事实,用生命实践了公民对国家法律的忠贞,这足以证明我们对高层治国方略的理解与认同。不需要答记者问,上帝有眼,公道自在人心。
    你的敏锐、果敢和勇往直前;你对民间疾苦的体察与深切悲悯都令我感佩!你的想法,做法,我不一定都赞同。但是,我懂得欣赏,尊重、理解和包容,也会包容一些官员的狭隘。我认为,人本身就千差万别,人就应该有自己的想法。政府就应提供一切可能,使每个公民充分发展天赋,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国家因此才会兴旺发达。“自由自在地活着”是马克思对“尊重人权”最基本的诠释。然而,在许多人尚未弄懂“以人为本,尊重人权”的内涵时,在公安和国安合一办公的体制下,在没有证据,仍任意限制公民自由的现实中,我亲爱的朋友,您选在番禺这个与现代法制格格不入的地方绝食,我认为你选的时空不当。因为,这儿没有文化积淀和法制传统!在有权决定你前途命运者的良知为权利所吞灭之时,在权钱公开交易的竟拍声中,在官员说谎习惯成自然的综合症时代,绝食的价值已被兽性的残暴所玷污!
     请认真回顾一下在这个事件中,你见过哪位官员耐心倾听了村民的需要?哪个官员用悲悯的目光那怕瞥过村民一眼吗?当他们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答复建议,以蔑视的目光对视村民的渴求时,我们曾同时发出过哀叹!
     美好的思想,只可能源于健康的大脑与健美的肌体,“和谐”是灵与肉完美结合的产物。在这个意义上,我希望你能早日走出囚笼,尽享阳光灿烂的日子。让我们一同探讨道德修养与执政能力的关系,让我们理性地剖析一件村务小事,如何被无知与狂妄逐步扩大成影响国家形象的非理性逻辑,让我们揭示思想荒谬、灵魂堕落及其政治腐败的必然规律……总之,超英赶美,振兴中华,是我们一个世纪的梦想,完善法制还需我们几代人去奋斗。
     10月16日上午收到番禺公安分局“不予取保候审”的决定,这正我想要的。我认为,目前你最安全的住地就是看守所。我要真诚地谢谢看守所,是他们为我分担了许多焦虑!
     我深深感激上帝安排的一切,包括我们的相识,以及与艾老师这类英杰的生死之交……太石事件使我首次深入农村,扎根泥土,使我的事业不脱离群众和客观现实……
     为缓解一些人的压力,也想让当局者心平气和地反思事件的来龙去脉,我和唐已接受上级指示。
     遇事多一些理解和宽容,少一些分歧和冲突,多做换位思考,别拿自己太当事,也别太不当一回事!这是我的习惯方式。这是一个价值观多元化的时代,没有什么绝对!
     10月4日你被执行逮捕后,将有两个月的侦查期,也有人会用延期来达到其它目的。许多不知姓名的人来电表示对你关注、钦佩并让我转达他们的问候!都素昧平生,但是,很理解!
     在这秋收的季节,值得一提的是,东西青瓜长势喜人,来年必有好收成!
     总之,我以上所有的文字,只表达一个中心:停止一切不珍惜自己的活动!珍爱自己!
     此致
    
    敬礼
    
     郭艳
    
     2005年10月21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熊: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笑蜀:中国需要郭飞熊—记12月28日与郭君飞熊一席谈
  • 东海一枭: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 赵昕:郭飞熊回家,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太石村喜讯:郭飞熊和太石村维权村民已全部释放/赵昕
  • 快讯:郭飞熊获释,被拘捕村民也全部获释
  • 秦耕: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奖励郭飞熊?
  • 太石村即时:维权律师努力不懈,郭飞熊已停止绝食
  • 赵昕:维权律师努力不懈,郭飞熊已停止绝食
  • 赵昕:非暴力抗争:郭飞熊与圣雄甘地的21天
  • 农民维权人士郭飞熊"被正式逮捕",人大代表可能被打死
  • 温克坚:我不为郭飞熊担心(,旧文, 写于2005年5月初)
  • 楚望台 :八月十四日夜与郭飞熊君书
  • 吁请全世界的好心人参与救援郭飞熊和太石村村民
  • 郭飞熊君已确认失踪
  • 12点25分钟,郭飞熊律师的两部手机的确无人接听
  • 试图组织反日游行被拘的维权人士郭飞熊获释
  • 维权志愿人士郭飞熊获释
  • 郭飞熊已失踪两天
  • 郭飞熊先生走出广东番禺的小笼子/老戚
  • 赵达功: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 赵昕:郭飞熊回家— 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失踪的民主使者郭飞熊/老戚
  • 赵昕:非暴力抗争-郭飞熊与圣雄甘地的21天
  • 田晓明:假如郭飞熊死了
  • 郭飞熊:家庭教会为什么在中国处境艰难
  • 郭飞熊因组织反日示威失踪:我不为郭飞熊担心
  • 冼岩:珍爱理性,远离极端--论“郭飞熊揭批焦国标”的思想意义
  • 綦彦臣:郭飞熊的双重无知与支持焦国标
  • 叶华实:郭飞熊的底线不过是天安门城根“警戒线”
  • 郭飞熊:余杰有气节
  • 郭飞熊:指向政治领域有序变革的人性通道
  • 郭飞熊:在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旗帜下复兴儒家[投稿]
  • 郭飞熊:中国政治出现了一些新因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三
  • 郭飞熊,孙大午:关于土地所有制
  • 郭飞熊:俞正声应该向白克明学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二
  • 郭飞熊:自由主义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为杜导斌事件而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