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严控互联网阻止新闻自由流通
(博讯2006年1月18日)
    VOA记者: 莱瑟姆
    
     中国政府最近释放了在2000年被控犯有颠覆国家政权、泄露国家机密的罪行而被控入狱的记者姜维平。他之所以被捕入狱是由于他发表了有关中国东北地区官员贪污腐败的文章。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中国关押的记者人数是世界上最多的。 (博讯 boxun.com)

    
    一些在中国有丰富经历的外国记者表示,中国政府控制互联网是报导新闻的一个主要障碍。
    
    *控制信息流通由来以久*
    
    伦敦泰晤士报前东亚部编辑乔纳森.米尔斯基是研究自1972年以来中国新闻史的学者。他说,中国在控制信息流通方面历史悠久。
    
    米尔斯基说:“我在中国工作时,中国人几乎相信所有来自外国的消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的政府一直在欺骗我们。所以,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你就得从外国新闻里得到’。”
    
    *众多网站被政府封杀*
    
    在当今信息技术爆炸的时代,最容易得到外国信息的手段看来就是互联网。不过,波士顿环球报驻北京记者波查所说,许多网站在中国都被完全封杀了,根本进不去。
    
    波查说:“我自己个人的网站我在中国都进不去,因为网站上有一些文章不会让中国政府感到自豪。那里有无数的网站。根据最后一次的统计,我想至少有20万个在中国是被禁止的。如果你键入英国广播公司的网址,你什么也得不到。”
    
    波查说:“另一个现像则更加微妙,那就是你可以进入某个网站,但是其中某些网页被他们挡住,你看不到了。大约在过去6个月里一直发生这种情况。有的时候,想看这些网页的人还以为网页或者是服务器有问题,而不一定是政府在监控。中国大约有3万名监督人员,专门对网民的网上行为进行检查或者是监视网上的聊天内容,如雅虎或MSN以及中文的聊天。”
    
    *让网民难获信息并感到威胁*
    
    波查说,北京当局限制使用互联网的政策有两个目的。他说:“有一个人还真是和我在私下谈过这个问题,那是一位中国官员。中国当局之所以这样做,首先是让你很难获得信息,防止信息传到一些关键的人那里。其次是告诉全国人民我们在注视你。别想和我们耍花招,要明白政府正在监视你。”
    
    玛丽.凯.马吉斯塔德女士是英国广播公司国际公共电台“世界”节目负责东北亚地区的记者。她去年担任中国外国记者俱乐部的主席。她解释了限制访问互联网的过程。
    
    她说:“任何生活在中国的人,如果你用一些敏感的词在互联网上搜索,如民主加上西藏或者民主加上台湾,你会发现你的电脑速度会慢下来。你首先会看到一个屏幕,上面说网页无法找到。如果你继续做同样的搜索,你的电脑速度会慢到无法使用的程度,一开始会持续几分钟,接着是几个小时,有时甚至会一两天。”
    
    *政府常拿记者开刀*
    
    不过,要和外国同行相比,中国记者使用互联网则更加困难。
    
    马吉斯塔德说:“这是政府经过深思熟虑后制定的政策。这项政策鼓励自我审查。政府偶尔拿某个人来开刀。师涛就是一个例子。师涛是一个记者,他在美国一家网站上发表文章说,政府宣传部门官员2004年到他的报社告诉记者们,他们不能对天安门镇压事件15周年进行报导。中国政府后来找到了发表文章的人,因为雅虎告诉了他们。于是他们逮捕了师涛,判他10年徒刑,目前他正在服刑。”
    
    乔纳森.米尔斯基说,这种行为让人最不安的地方就是,他们是在一些美国服务商的帮助下才能这样做的。
    
    他说:“就雅虎和古狗这两个公司来说,中国方面要求这两家公司签署协议,表明他们会遵守中国有关互联网的法律。根据这方面的主要信息来源,特别是哈佛大学的伯克曼中心,在中国大约有70%的网站现在都在中国政府监督之下,其中很多已经停止运作。另外,大约有60到70人由于使用这些网站或者是在互联网上建立这类网站而被捕入狱。”
    
    *中国记者越来越勇敢*
    
    马吉斯塔德说,尽管政府加以限制,她在过去10年里还是看到中国记者以不断增长的勇敢和事业心报导那些有争议的主题。不过她指出,他们这样做是冒着极大风险,因为他们有可能失去自由和安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互联网安全保护技术措施规定》 明年实施
  • 关于争取撤销《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通告(1)(图)
  • 呼吁公民关注和参与推动撤销《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公告
  • 互联网出版违规警告制度启动
  • 人权组织批中国政府查封互联网站
  • 华尔街日报:中共真能控制互联网吗?
  • 点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是一部荒唐的“法规”
  • 中国进一步监管互联网信息(图)
  • 25日最新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全文
  • 互联网峰会“西湖论剑”杭州举行(图)
  • 中国博弈互联网:“有序发展”战略占上风
  • 中国新措施加强控制互联网
  • 中国互联网上网人数超过1亿
  • 中共收紧官员出国 全面清洗互联网(图)
  • 公众举报互联网违法 可获奖金2000
  • 青海官方封锁互联网,严密排查禽流感疫情泄密人员
  • 纽约时报: 中共的对手-互联网
  • 互联网控制、公民维权/中央台记者对李健的专访
  • 手机互联网与中国反日示威
  • 中国政府找到了对付互联网的方法/冼岩
  • 云飞扬:我们最后的退路——互联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封杀又一招/霞泽
  • 小国寡民:谁是互联网的“黑社会”?
  • 寒山:互联网与民主化
  • 中国大兴互联网文字狱,海外论坛面临大发展契机/北海青年
  • 萧强:互联网催化对中国公众事务的争论
  • 互联网控制:你退一寸,他进十尺
  • 李健答中央台记者黄娟:关于互联网控制
  • (大陆)互联网论坛的落后性
  • 江苏荣:如何解决电台干扰、互联网封锁和中国人权问题
  • 韦石对“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一文的评论
  • 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陆士绅
  • 党报:不要妖魔化互联网 要形成网上正面舆论强势
  • 易乙:盼新政,盼到的是又一场互联网大清洗
  • 过关:“十一”封网,互联网上的十面埋伏
  • 胡祈短评:思考台独危机/明星们的性秀/对华人互联网发几句牢骚话/姚明迷
  • 强国论坛: 谁最憎恨并恐惧互联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