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6年1月17日)
    
    
     (博讯 boxun.com)

    
     送别赵紫阳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5,01,29)
    
    
    *被删去名字的吊唁者*
    
     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于1月29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一些被当局视为“敏感人物”的人被监控或拒发入场券,不能前往与赵紫阳遗体告别。
     领取入场券的地点在北京金台饭店八楼会议中心。工作人员说,发放入场券是根据到赵紫阳家中灵堂吊唁者签名簿整理出名单,经过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部门审理后录入电脑。然后,按照电脑中名单发放。
     人们发现,许多在灵堂吊唁后留下姓名、地址和电话的人,名字却被删除了。
    
     上周在“心灵之旅”节目中接受采访的吊唁者,原《中国作家》杂志副编审郭小林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已故著名诗人、老共产党人郭小川的儿子。
    
     郭小林先生谈他试图领取入场券的经历:“我到金台饭店八楼,一个会议室里确实正在发票,但是要先核实。据那些工作人员说,赵紫阳家提供的去富强胡同六号他家吊唁过的人名单上有的才能给你票。我说‘我去啦,20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去的,我还签了名’。但是没有我的名字。”
    
     郭小林先生没有取得入场券,但他还是想去送赵紫阳最后一程。在遗体告别仪式进行的时候,他无法接近八宝山革命公墓门口,他的老革命父亲就安葬在这个公墓中。北京时间1月29日上午九点半,他站在附近一个雕塑公园里。
    
     郭小林在现场说:“进不去。要凭票,还要查验身份证。有大量警察和便衣。我看到,要求参加的群众,有那麽不到一百人吧,被警察给驱赶到中轴线南侧了,那个从天安门延伸过来的东西方向的中轴线,就在那条马路南侧。八宝山革命公墓的正门和西门外边有一条马路,通往中轴线,在那个路口,就把人都拦住了。”
    
     问:“群众所能到达的地方距离八宝山革命公墓(告别会场)大约有多远?”
    
     答:“要从西门算,大概有一百五十米。地铁车上也没有多少人,在八宝山地铁站里我看到有不少人,三三两两的有几十个人吧,地铁里也有警察。这个雕塑公园外边马路上,都停满了警车,很多警察,还有很多便衣。”
    
    
    *胡绩伟发表悼文*
    
     赵紫阳逝世十多天来,海内外各界华人以各种方式悼念赵紫阳,要求举行公开追悼大会,并公正评价赵紫阳。赵紫阳逝世后两小时,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原社长兼总编辑、老共产党员胡绩伟先生发表简短悼文,题目是《流芳百世,名垂千古》,要求为赵紫阳举行公开隆重的追悼大会,为赵紫阳平反昭雪。以后,胡绩伟先生又在网刊《新世纪》上发表特稿,题目是《沉痛悼念紫阳同志》。我打电话到胡绩伟先生家中,年事已高的胡绩伟先生因为听力障碍,不能接受采访。
    
     胡绩伟先生的太太狄沙说:“他今年都快九十啦,耳朵聋了。他就先写了很简短的一百多字,然后第二天又写了你看到的那篇,有一千七、八百字吧。”
    
     胡绩伟先生在他这篇文章中说:“18日上午九点,老干部局来人向我传达了‘上面’的几句话‘赵紫阳对党和国家是有功的,赵紫阳在六四时是有错误的,党中央对他的处理是正确的,党员要同中央保持一致’”。
    
     胡绩伟先生说:“这个指示来得太晚,在二十二个小时以前,我的意见就发出去了。我认为‘上面’的四点意见,第一点是对的,紫阳同志不仅有功,而且是赫赫的功勋;第二点是不对的,因为在‘六四’镇压前,赵是坚决反对压制群众,提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他为了表明坚决反对武装镇压而宣布辞职。邓小平调动几十万国防军,宣布首都军事戒严,用坦克和机枪镇压手无寸铁的青年,是十分错误的。主张用民主和法制的和平方法解决问题是正确的。赵紫阳当时没有错,是邓小平错了。当时反对武装镇压的还有七位将军:张爱萍、肖克、叶飞、李聚奎、杨得志、陈再道、宋时轮,也强调人民解放军的枪口不能对着人民群众。
     毛泽东于1957年3月15日在南京干部会议上讲话时就说过,对待‘群众闹事’不能镇压。在1957年1月的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毛泽东还说过‘。。。什么时候开枪都是不好的’。。。可见,邓小平下令开枪是错的,七位将军反对开枪是对的,赵紫阳反对开枪也是对的。怎能说赵反而错了呢?
     ‘上面’这次说,中央对赵紫阳的处理是正确的,我认为是不正确的。因为赵没有错,而且有大功。为什么要把他软禁起来,一直软禁到死?退一万步说,就算赵有错,也应当按党章处理。党章第三十九条规定‘党的纪律处分有五种:警告、严重警告、撤消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党章没有软禁党员的规定,更没有‘无期软禁’的规定。所以,当时和以后的党中央把紫阳软禁了十五年,一直到死,这是违反党章的,怎么能说中央违反党章是正确的呢?
     法律规定,任何人犯法,只能由司法机关依法审理以至判刑。任何机关团体无权私行拘押,更无权非法监禁。那么中央长期软禁赵紫阳,这是犯法的,怎么还能说是正确的呢?
     再说,胡锦涛同志上任以后,一再强调依宪治国,新中国历届宪法的基本原则是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得侵犯。那么,赵紫阳是我党的总书记,他的人身自由得不到保障,这还是正确的吗?这就是依宪治国吗?
     再说,紫阳同志被非法软禁十五年,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仍然没有得到起码的人身自由,这合乎共产党的起码的道德准则吗?难道这样违反人权、违反人性、违反道德的行为还是正确的吗?
     所以,我认为中央违反毛泽东的教导、违反党章、违反现行法律、违法宪法、违反人道的行为是错误的,是不能强迫党员同它保持一致的。2005年1月18日。”
    
    
    *访李普先生*
    
     八十六岁的原新华社副社长李普先生认识赵紫阳已经四十多年了。在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前一天,李普先生接受了我的采访。
    
     问:“请问您会去参加告别仪式吗?”
     答:“我会,会去,一定去。”
    
     问:“您所认识的老同志他们都能够获得。。。”
     答:“我想他们都会去,接到讣告的人,我想都会去。”
    
     问:“您对赵紫阳先生是怎么评价的?”
     答:“我说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紫阳在共产党内的位置、声望会越来越高,会越来越得到人们的敬重。应该说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政治家,这是我这样说的。中国改革开放,几件重要的事情都是他领头做的。所以,我认为他是改革开放的设计师之一吧。当然,如果没有邓小平,改革开放弄不起来。邓小平威望很高,但是如果没有胡耀邦,没有赵紫阳,这改革开放也搞不起来。这是我的看法。”
    
     问:“关于对赵紫阳的评价,与‘六四’事件联系得非常紧密,您是怎么样看‘六四’事件呢?”
     答:“这个问题非常非常的敏感。”
    
     问:“您过去接受我采访的时候,也曾经谈到您对‘六四’事件的看法,您现在怎么想?”
     答:“我过去发表的看法不改变。”
    
     李普先生一年多以前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六四’总归要平反的,只是时间问题。坦克上街,是世界所未有。日本不敢干,国民党不敢干,北洋军阀不敢干,难道不平反行吗? 谈到这个问题我是有点激动的。太丢人啦!丢共产党的人,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叫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呀,怎么可以坦克随便开上街呢?这不平反行吗?
     好了,请你原谅,我有点激动,我只说这些。‘六四’总归要平反的,我只说这一句,多了不说了。”
    
    
    *李鋭父女撰文悼念赵紫阳*
    
     在上周“心灵之旅”“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节目中接受采访的另一位老共产党员、原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李锐先生,前几天到赵紫阳家中灵堂吊唁,停留了大约两个小时,向赵紫阳家人表达自己对赵紫阳的哀悼怀念之情。
     在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前一天,网上发表了李锐先生的文章《永别了,紫阳同志》和李锐的女儿李南央的文章《壮哉!紫阳》。这两篇文章都刊载在2月1日出版的《开放》杂志二月号上。
     现在在美国加州湾区工作的工程师李南央女士接受我的采访,谈她父亲近日的处境和她们父女二人写这两篇文章的心情。
    
     李南央说:“因为对赵紫阳的评价或对赵紫阳的态度,是和对‘六四’的态度联在一起的。我父亲对‘六四’的态度非常明确。他曾经有一首关于‘六四’的诗,记得最后一句话说‘小平你好犹在耳,门前坦克似洪流’。
     而且他们在6月3日那天晚上。。。因为木樨地是死人最多的地方,我父亲和我的继母当时是在那个楼上唯一与年轻人一起几乎一直站到清晨的一对老人。站在阳台上,不停地喊‘法西斯’,喊完以后,枪就射上来了,他们赶紧蹲下来,躲在水泥阳台后面。等扫射过去后又站起来了。后来,我回去的时候,那个楼上的年轻人都说‘哎哟,你家老头子可真了不起,能跟我们年轻人这样站了一晚上’。他当时心里那种愤怒,也真是控制不了。
     后来,有记者采访他,他说‘邓小平遗产有两件事――一个是‘三峡’,一个是‘六四’,是邓小平留下两件最坏的事情,总有一天要说清楚。所以,他对‘六四’的态度非常明确,你这样看,他对赵紫阳的事情当然就是。。。你看他那首诗,写的是‘忽闻噩耗我无泪,正气千秋天地间’。我想这句话就已经把他的态度表明了。外面的人大概也理解他的处境。很多人当然希望他能够站出来说话,说得更激烈一些,或者能够把他心里想的全部都说出来。我也看到了他去赵紫阳家的报道,人家也说他说了好多话太敏感,不好讲。”
    
     李鋭先生在去年12月29日,也就是赵紫阳逝世前十九天,去医院看望了赵紫阳。
     李南央说:“我十二月份回国探亲的时候,那天他看望赵紫阳回来特别高兴。他告诉我说‘我今天可做了一件大事’,跟我讲了他去看的过程,现在网上也都有了。
     他看望赵紫阳以后,家里来了客人,他就告诉大家。我说‘呦,你敢说啊,这件事你就这么到处去说?’他说‘我当然要让大家都知道了’。
     他为什么希望大家知道他去看了赵紫阳?希望大家知道赵紫阳最后的处境!当然他对赵紫阳最后的处境感到非常非常难过。看到他坐在那儿。。。
     因为我父亲先去看的孙大光,他说‘你看孙大光的儿子、孙子啊一大家子都围着他,那也是在弥留之际了,可是看到赵紫阳那儿,那么孤零零地一个人,而且旁边便衣啊什么都这样守着’,他觉得心里特别难过。
     他八、九月份的时候也曾经写信给胡锦涛,说‘人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最后身体已经这麽不好了,就是从人道出发,你也应该给他自由。应该让老同事、老部下、老朋友们去看看他,更何况从宪法的规定呢。。。这样对人家也是一个最后的安慰’。这是我父亲一贯的态度。
    
     赵紫阳去世以后,我跟家里联系也非常困难。我每次打电话。。。往南方打电话的时候,(赵紫阳逝世时李鋭先生正在南方―――编辑者注)他还告诉我‘他们几个老先生一起,在一个很小的屋子里,给赵紫阳搞了一个悼念活动,大家都去三鞠躬。有一个最后看过赵紫阳的人,跟赵紫阳在一起拍了一张照片。他们就把赵紫阳那一半取下来,放大了,放在灵堂里,他们大家都去悼念。我就问‘你写不写文章,写不写诗?’他说‘我要写的,等我回北京就做这件事情’。
     等他到了北京以后,我跟他联系,能够听出来,他就非常为难了。”
    
     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答:“中组部一个副部长到家里两次,跟他谈话,不许他说话呀,不许他写文章啊。估计电话监控得也比较厉害,我们再继续谈,他就只能说‘再说吧,再说吧’。不过他说,他有文章,他的心情总要表达,他说他(把文章)送到赵紫阳家里去了。我现在看网上,看来是把他送到赵紫阳家里的文章刊登出来了。
     你看我父亲文章中最后一句话,就说‘至于我同他(赵紫阳)的交往,有些是重大事件的交往,以后再追述’。他当时心里觉得很安慰的就是,最后给赵紫阳带去一些信息,就是‘我们所有这些老朋友,都是想着你的。’在赵紫阳最后的日子里,给他一个安慰。其实对我父亲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他当天回来跟我说,他(对赵紫阳)说的是,‘你一定要挺住,你一定要坚持住’。他当然希望,赵紫阳能够坚持到活着获得自由的那天。我觉得这话真是非常有感情,而且也真是表达了他们对赵紫阳当时‘六四’所作的决定的支持和理解,对现在作法的这种违反宪法。。。就像胡绩伟先生说的‘既违宪,也违反你共产党的章程’作法的愤怒。”
    
     问:“您这篇文章是以赵家儿女的挽联开头的,您认识赵紫阳的儿女们吗?”
     答:“我都不认识。我看到他们的挽联,特别感慨。”
    
     问:“您能把这幅挽联读一下吗?”
     李南央:“‘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今生的荣幸’。我当时看完以后特别感动,觉得他们非常非常了不起。在共产党这种氛围、这种控制之下,通常一个家庭,家人能够一无反顾地支持明明是要带来不幸,甚至是灭顶之灾,或给整个家庭带来政治上牵连的这样一种决定,家人能站在背后支持的非常非常少。这就是我后来在文章中说的‘儿女们为有他这样一位父亲感到骄傲,其实他们自己也给紫阳先生带来了无尚的容光。’没有他们的支持,赵紫阳不一定能够守住自己作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所作出的抉择,而且也不一定能够最后拒绝检查,拒绝认错。我觉得他们的家人真是特别了不起。而且他的女儿王雁南说的是,‘他安静地走了,他终于获得了自由’,催人泪下。
    
     李南央女士还提到,1989年当群众质疑赵紫阳儿子的经济问题时,赵紫阳的态度。
     她说:“紫阳先生的态度当时非常非常明确,政治局(委员)所有的孩子们经济上的问题都要公布出来。谁有问题查谁,有问题就处理,不管是谁的孩子,我相信这是赵紫阳的真话。”
    
     谈到赵紫阳逝世后当局作出的一些反应,李南央说:“过去共产党老说‘和人民是鱼水关系,和老百姓是那么亲,那么近,相信老百姓。。。当年解放战争是百万民工推着小车送粮食,送伤员,担架队。。。这样支持解放军,解放了全中国’。那你看看现在,不光是和老百姓不是鱼水关系了,对自己党内人的不同意见的这种隔阂、这种惧怕――-是你的父辈,或是甚至是你爷爷辈了吧,这些老人你们都怕成这样!那你就更不要说跟人民的‘鱼水关系’啦!
     共产党是不是应该反思反思啊?你现在的领导人是不是应该反思反思啊?和人民群众不是‘鱼水关系’,或者是‘油水关系’?共产党像那油似的,漂在水上头?难道都是老百姓的错?都是党内所谓‘持不同政见者’的错?你共产党错在什么地方啦?你对群众去看望一个过去曾经是你们党的总书记这样的事,你们怕成这个样子?
     前些日子任仲夷不是写过一篇文章吗,提建议,你能不能像搞‘经济特区’一样,也搞一个‘政治特区’?你试试这个‘三权分立’,你试试这个‘新闻自由’,你试试它好不好。 结果后来李长春去找任仲夷谈话,然后把他这篇文章给封杀了。任仲夷都九十二岁啦,是你共产党的老老前辈了!我记得当时我爸爸气得说,‘这不是孙子整爷爷嘛!’对党内这些老同志的话,根本一点儿都听不进去。
     其实这些人还不就是为了你们好啊!真的,他们和共产党的那个‘情结’跟我们不一样。共产党是他们年轻时候就参加的,他怎么会不希望你这个党好哪!这个党跟他是不可分割的,是他生命、灵魂的一部分。他所有的话都是为你共产党好,绝对不是为你共产党坏。就从我父亲他们的出发点,你想,他十几岁起把他一生都献给了你这个共产党,献给了你这个革命事业,你怎么还怕他?如果这种人你都怕,那这天下你就没有不怕的人啦,你说是不是?”
    
    
    *鲍彤忆赵紫阳辞职*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秘书、赵紫阳的助手鲍彤先生,八九“六四”后坐牢七年。赵紫阳逝世后,鲍彤与外界的联系受到当局严格的监控。现在他不能接受采访。
    
     鲍彤先生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接受采访,谈赵紫阳被迫辞职时的情形,那是鲍彤与赵紫阳相处的最后几天。
    
     主持人:“赵紫阳决定辞职的时候,您所知他当时是什么心情?”
    
     鲍彤:“其实,紫阳当时的心情没有什么特别,跟他平常一样,还是很镇定。考虑问题思想很周密,很冷静。他这样说的--‘今天下午,小平同志家里开了一个常委会。常委批评了我的亚行讲话,我保留了我的意见。今天常委作了个决策,我不能把决策的内容告诉你们,因为这是机密。但是我反复考虑,由我来执行这个决策是不适合的。以我现在的认识水平,精神状态,如果由我来组织执行,会耽误事情。所以,我想我应该辞职,你帮我起草一封信。’讲得很平静,很冷静。”
    
    
    *原赵紫阳部下悼念赵紫阳*
    
     问:曾经在赵紫阳手下工作过的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先生,“六四”后流亡海外,现在住在美国。
    
     严家其先生说:“听到赵紫阳去世的消息,当然是非常悲痛。赵紫阳是中国人民的好总理。他的一生为中国的经济改革、政治改革,为中国法制建设,以及中国走向民主和富强贡献了一切。”
    
     在赵紫阳直接领导下工作多年的,原中国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中共中央政治改革办公室秘书长,现在在美国的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执行局主席陈一谘先生,悼念赵紫阳先生,谈赵紫阳先生在改革年代中一些给他印象最深的事情。
    
     陈一谘先生说:“第一点是,1984年10月底,他在佛山讲的话‘没有十年文革就不会有今天的改革’。我觉得,他和胡耀邦都因为是从文革的教训中看到过去的那条路子走不通,因而他在探索中国怎么走。
     第二点,因为他能够深入实际,倾听各种意见,所以在左倾路线非常严重,那时特别是华国锋主政,还坚持两个‘凡是’的情况下,他冲破重重阻力,进行农村改革。所以,农民才有‘要吃粮,找紫阳’这样的说法。但是有人还劝他说,您这些搞法,不是又要被批成‘三自一包’了吗?他说‘无非就是丢官儿,再当一次走资派嘛!’从文革以后,他明显地思想升华,就是处处从老百姓的利益着手。
     第三件事情,就是当时我在农村组的时候,1982年我们到山西、辽宁调查,回来后给他汇报,他非常高兴。他说‘以往我们作计划,设定目标往往都是主观的,你们的调查是从实际出发的,是从动态出发的。你们能体会农民的疾苦。他说,真正的学问是从实际中来,又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我觉得他对中国的实际,以及对面对的问题要怎么解决,要比那很多脱离老百姓的领导人,有更难得的、与众不同的见解和眼光。
     第四,他两次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第五,1987年10月他说‘改革十年,我们的基本建设是什么?一个是市场经济,一个是民主政治。前面,关于社会主义,就是要讲公平’。我为什么说‘他已经开始走上了自由民主的大道’呢,原因也在这里。而且后来他见戈尔巴乔夫的时候也说‘如果一党制的情况下解决不了腐败的问题,看来多党的问题就要提上日程’。连戈尔巴乔夫当时对他的开明都很惊讶。
     再一点就是1989年他提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最后呢,我想就是他那种宁可坚持真理、宁可为了人民而不屈从于权势,不顾个人安危,即使被软禁了接近十六年,他也没有作检讨,所反映的这样一种高尚品德和风骨。”
    
     以上节目由“心灵之旅”主持人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网页“心灵之旅”栏目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文字稿,请在本台普通话网内右上角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和“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赵紫阳忌日北京加紧监控异议人士(图)
  • 《年轻时的赵紫阳》即将出版(图)
  • 祭紫阳-为赵紫阳逝世一周年而作
  • 北京前警察因组织赵紫阳纪念会被捕(图)
  • 赵紫阳周年祭奠活动:李金平被警方带走
  • 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受审 证人证言否认警方指控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秘密手稿披露赵紫阳曾呼吁走民主之路
  • 宗凤鸣希能尽快出版有关赵紫阳的一部书
  • 赵紫阳生前亲信宗凤鸣说谈话手稿很安全
  • 中国逮捕程翔似与赵紫阳文件有关
  • 温家宝田纪云与赵紫阳(图)
  • 朱熔基称学生爱国 李鹏欲陷赵紫阳自由化罪名不果——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六)
  • 友人祭奠赵紫阳 遭当局软禁
  • 田纪云清明前夕亲赴赵宅悼赵紫阳
  • 赵紫阳故居清明接纳悼念者
  • 赵紫阳子女接纳公众至北京家中拜祭父亲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赵昕:为什么给赵紫阳先生覆盖党旗?!
  • 赵达功: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旧文)
  • 世间已无赵紫阳/老戚
  • 因悼赵紫阳获罪的许正清父亲 致信请布什访华期间转交胡锦涛
  • 赵紫阳的最后陈述
  • 安琪: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 从谁为李大钊送葬想到谁在纪念赵紫阳
  • 《诚恳征集悼念赵紫阳诗词、挽联》启事
  • 李卫平:赵紫阳在“六四”的日日夜夜
  • 陆文:赵紫阳没吃烂狗屎
  • 就1989年5月13日邓小平和赵紫阳、杨尚昆的谈话和张良商榷/任诠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图)
  • 杜光:难忘的一九八七年—纪念赵紫阳
  • 五柳先生:从赵紫阳去世和“保先”看中共
  • 陈彦:赵紫阳的历史位置
  • 寒山:从史景迁纪念赵紫阳谈起
  • 赵紫阳,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中国革命者
  • 傅清:赵紫阳“自由了”的前前后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