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6年1月17日)
    
    
     (博讯 boxun.com)

     被阻隔的悼念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5,01,22)
    
    *赵紫阳最后留在中央电视台屏幕上的形象和声音*
    
     被软禁十五年多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因病于2005年1月17日上午七点零一分在北京逝世,终年八十五岁。赵紫阳1919年生于河南省滑县农村,不满十三岁加入共青团,十九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10月,赵紫阳任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兼成都军区第一政委。在四川任职期间,他领导的四川与万里领导的安徽,在中国最早进行农村改革,收效显著。民间有“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的说法。1980年9月赵紫阳任中国国务院总理。1987年被推选为中共中央代理总书记,同年11月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由于1989年赵紫阳对中共武力镇压民众的决策持不同意见,提出辞职,被指控“分裂党”。“六四”后,被软禁在家中长达十五年多,直至病逝。
    
     三十岁以上的中国人可能还记得,赵紫阳最后一次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出现是1989年5月19日,他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救护车声音)赵紫阳说:“我们来的太晚了。”
     学生:“总算来了!”
     赵紫阳:“你们不管怎麽样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也不是请你们
    来原谅我们的,不是这样。我只是说,现在同学们的身体到了现在啊,已经是非常的虚弱了,你们都已经绝食了。。。现在就是第六天到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李鋭谈看望赵紫阳*
    
     十五年多过去,赵紫阳逝世的消息传来,我访问了赵紫阳逝世前十九天曾经前去看望过赵紫阳的李锐先生。李锐先生是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1958年他在担任水电部副部长时,兼任毛泽东的秘书。李锐先生是为数不多的在赵紫阳最后一段日子里前去探望的人。李锐先生回忆最后一次见到赵紫阳的情形。
    
     李锐:“我12月29日去医院看过他。”
    
     问:“您去看望赵紫阳的时候,进门有没有受到什么拦阻?”
     答 :“磨了很久啦。后来我就要那个保卫人员去请示,我说我去看他,我是什么人。后来他大概打电话请示了,同意允许我进去。”
    
     问:“当时赵紫阳是在哪家医院?”
     答:“北京医院。”
    
     问:“当时他情形怎么样?”
     答:“他坐在床上,精神还好。他二十四小时吸氧,鼻子里带着吸氧的工具,离不开吸氧。所以,我知道他肺部问题比较严重。但是精神还好,吃饭什麽都还好。
     我就说,我代表许多关心他的老朋友、老同志去看望他,希望他多加保重,能够身体健康一些。另外,他也知道,香港啊、大陆啊也出版了有关访问他的书。他对那些作者们也表示关心,因为那种情况也不便多谈。简单一点讲就是这个情况。”
    
    
    *《人民日报》仅发五十余字消息,未提赵紫阳原职务*
    
     现在是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五天。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对于这位前总书记的逝世,只在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二天发了五十几字的一则简讯,没有提到赵紫阳曾经担任过的任何职务。
    
     全文是:“赵紫阳同志长期患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多种疾病,多次住院治疗,近日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于1月17日在北京逝世,终年八十五岁。”
    
    
    *“敏感人物”被监控,无法去赵家吊唁*
    
     赵紫阳家人于17日在赵紫阳的书房设置灵堂,供人们前往悼念。但是很多被当局视为“敏感人物”的人被监控,失去人身自由,无法前往吊唁。
     一年多以前获释出狱的女大学生,住在北京的网上作家“不锈钢老鼠”刘荻就是其中之一。我拨通了刘荻的电话,她说:“反正我现在是出不去了。。。他们把我我看起来了。”
    
     问:“用什么方法?”
     答:“楼下有些警察,他们不让我出去。”
    
     问:“您自己有没有要求去参加追悼会,或者到灵堂吊唁?”
     答:“我是打算去的。不好意思,我现在确实是不太方便说有关的情况。我估计组织(悼念)的人都是被看起来了。所以现在恐怕都不好联系了。”
    
     坐牢十二年半,前不久获释出狱的著名异议人士刘京生,他的妻子金艳明现在被迫每天坐警车上下班。她接受我的采访讲述事情的经过。
    
     金艳明:“星期三(19日)的时候, 警察就找到我,说‘明天你去那儿啊?’我说‘去灯市西口’。他说‘到那儿干什么去啊?’我想去赵紫阳那儿,就没说到哪儿,我说‘那你还不知道吗?’他说‘你明天别去啦’。我说‘行,你不让去我就不去了’。等到下午,我单位开会,开到一半时他告诉我‘一会儿我要去接你’,就去接我。晚上,他说,明天我得送你上班。我说‘(这种接送)哪天完?’他说,他也不知道。”
    
     问:“现在的情形呢?”
     答:“早晨送,晚上接。”
    
     问:“这个警车是从别的地方开来还是在您的门口等着。”
     答:“从别的地方开来,是不是从派出所开来,我也不知道。”
    
     问:“来接您的人穿警服吗?”
     答:“穿警服。”
    
     问:“车子是警车吗?”
     答:“有警车的一闪一闪的灯。”
    
     问:“在送您的路上闪灯吗?”
    
     答:“有时闪,有时不闪。”
    
     近日,一些在网络上公开发表文章悼念赵紫阳的大陆知识分子的电话被切断,无法拨通。另有一些参与组织吊唁赵紫阳的人被警方和保卫部门从家中带走。
    
     现在住在北京的赵昕先生的太太证实,赵昕先生在被监视几天后,21日被带走。
    
     赵太太:“他现在。。。今天跟着几个派出所的出去啦。前天他们来我们家,他们不希望赵昕出去,所以就在我们门口那儿监控。”
    
     问:“什么时候回来有没有讲?”
     答:“没说。他打过电话,就说拿点随身的东西,上来拿了一趟,然后就没有打电话。”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
     答:“还是有一点不安吧。谢谢你们关心,希望他能尽快回来。”
    
     在八九“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射伤,失去一条腿的齐志勇先生和很多“六四”难属一样,也在被监控中。齐志勇先生现在住在北京。他谈最近几天的情况和他的想法。
    
     齐志勇:“他们还是不让我动。”
    
     问:“用什么方式?”
     答:“带离家中,在宾馆住着呢。”
    
     问:“您现在在哪儿?”
     答:“在家。”
    
     问:“什么时间把您带离家中?”
     答:“前天。因为我女儿明天不上学,特殊情况我就回来了。当然明天就得过去(回宾馆)。”
    
     问:“家里的事情怎么办?”
     答:“那他不管。”
    
     问:“您提了什么要求?他们是怎么讲?”
     答:“我提出来我要去(赵紫阳家),这不,准备好黑纱、白花。现在我准备。。。我女儿明天23日是她生日,我说带我女儿去照相。但是我把赵公紫阳的照片。。。他们从电脑下载下来了。我找了一张大白的宣纸,然后给贴在上面。我写上上联‘紫阳行空,普照华夏’,下联是‘青天何言,直到永远’,横批写上‘碑树人心’或者‘民心’。然后呢,我拍张照片。
     我只有采取这个方法。他们不让我去,那我也得表达我的一份哀思。因为他们绝对看着我,我绝对出不去,我怎麽提出要求他们也不让。他们很严厉地说‘谁去了,是人家,我管不着,就是你不能动。’”
    
    
    * 献悼念花篮者秦耕被“国安”带走,采访正录音 *
    
     住在中国海南省海口市的知识份子秦耕先生,听到赵紫阳逝世的消息后,率先将哀悼赵紫阳的花篮摆放在市中心公园里。但是,就在他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被安全部国保大队带走。留下他接受采访和被带走的实况录音。
    
     秦耕先生说:“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一个知识份子,一个具备独立思考精神的人。对赵紫阳先生的离去,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我需要表达我个人的一些感想。
     我是17日上午一大早知道这个消息的,心情非常难过。同时,我就已经意识到,他离去之后,中国不可能有他本人所应得的追悼活动。我就去买了一个花篮,敬献给他。从中国的媒体上,看不到相关的报道,我个人觉得很遗憾,很悲哀,很愤怒。我觉得我这个行为很普通,很简单。甚至不值得有什么说的”
    
     问:“您把花篮献到什么地方?”
     答:“在市中心有个公园,叫人民公园。从人民公园的正门进去,不远有一座英雄碑。我把花篮送到了英雄碑下边。”
    
     问:“这个花篮现在还在吗?”
     答:“我是中午送去的,当天傍晚还在。第二天上午我不能去,到中午,我利用休息时间特意去看了一下,已经不见了。我只能理解为,是卑鄙的盗贼把它偷走了。因为第二天中午我去的时候,还到公园其它地方走了一下。在纪念碑后边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雕像,是其他人的雕像。那座雕像底下,人们送的花篮、花圈还在。但是,英雄碑下我送给赵紫阳的花篮不见了。”
    
     问:“当您去看自己所献的花篮是不是在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其他人送了什么纪念赵紫阳的。。。有所表示的。。。”
     答:“非常遗憾,我没有看到。我所在的城市,我没有看到。但是,令我欣慰的是,我到花店去购买这只花篮,并且委托别人写上字,准备送给赵紫阳的时候,花店的人看写出‘赵紫阳’三个字的时候,他们还知道他。他们问我‘他怎么啦?’。我说‘他今天早上离开我们了’。第二天中午我再次去公园看到这个花篮不在的时候,我问公园其他的游人,他们也记得这个名字。我问‘你们看到过那个花篮没有?’。他们说‘昨天傍晚还在,今天上午不见了,你为什么问这件事?他是个犯过错误的人’。
     这反映出两个信息,第一,人们还知道这个人;第二,人们不知道这个人已经离去了。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他们根本不知道赵紫阳去世这个消息。”
    
     问:“您在自己所写的文章中谈到,实际上您对赵紫阳也有一些看法。我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在这里把您的看法说一说?”
     答:“我愿意说一说,因为没有公开的媒体可以表达我的想法。通过互联网的空间表达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我还是愿意说说我对他的一些评价。简单地说,他是一个好人。虽然他曾经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是共产党最高级别的官员。他曾经站在这个权力的顶峰。。。
    
     我看看我家里来人啦,是什么人。”
    
     (猛烈的敲门声)
    
     秦耕问外面:“谁呀?”
     秦耕对电话讲:“喂,”
     主持人:“我在听,我在听,您不用挂断电话。”
    
     秦耕问来人:“谁呀?你是哪里的?”
     对方答:“保卫科的。”
    
     问:“哪里保卫科的?”
     答:“海中(音)。”
    
     问:有什么事吗?”
     答:“有点事。”
    
     问:“什么方面的事?”
     答:“就是现在要搞那个‘录口供’。”
    
     问:“改个时间行不行?”
     答:“不行,立即要。”
    
     秦耕:“小声一点,我小孩睡觉了,好吗?你稍微等一下好吗?”
    
     主持人:电话就此被挂断了。这是北京时间21日晚十点二十分。当我再重拨电话号码的时候,已经无法接通。
    
    
    *“六四”难属痛悼赵紫阳先生*
    
     1月17日赵紫阳逝世的当天,八九“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发表文章《痛悼赵紫阳先生》。“六四”难属丁子霖女士朗读这篇文章的部分段落。
    
     丁子霖:“惊悉赵紫阳先生不幸病逝的消息,我们,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失去亲人的受难亲属无不悲痛万分。我们的心在滴血,我们的眼前一片漆黑。
     我们无法用确当的语言来表达我们的哀悼,唯愿赵紫阳先生的在天之灵早日得到安息。赵紫阳先生是二十世纪的一位伟人。让我们难以释怀的是,他至死都没有重新获得他生前所向往和追求的那么一点点作为人所应享有的自由。这实在太残忍、太冷酷了。
     此时此刻,我们不能不想到,如果当年中共高层能听一听赵紫阳先生的话,按民主与法制的程序来处理当年的那场学潮,我们的亲人又何至于惨死在军队的坦克和枪弹之下呢?
     我们曾经托朋友,把我们所收集到的“六四”死难者名单送到他手里。他的一声‘收到了’,给了我们莫大的宽慰。我们曾经请求他就‘六四’问题说几句话,他说了,而且说出了我们想说的话。
     这是一位甘愿把民众的苦难担在自己肩上的领导人,一位真正把民众当作自己兄弟姐妹看待的领导人。我们曾希望着,在未来的岁月里能同他见上一面,如今这个愿望落空了。永远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让我们永远记住,1989年5月19日赵紫阳先生去天安门广场与学生告别的那个历史性的悲壮场面吧!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唯有在寻求正义的道路上继续努力,完成他生前未竟之事业,才能告慰赵先生在天之灵。
     在此,我们谨向赵紫阳先生的亲属,表示深切的慰问!
     丁子霖、张先玲、周淑庄、李雪文、徐珏、尹敏等天安门母亲2005年1月17日上午。”
    
    
    *鲍彤夫妇去赵家吊唁受阻,夫人被推倒骨折*
    
     虽然赵紫阳的家人在家中设置了赵紫阳灵堂供人们吊唁,但是很多“六四”难属和其他被当局视为“敏感人物”的人仍被监控不能前往。
    
     赵紫阳当年的助手鲍彤先生夫妇,1月18日准备前去赵紫阳灵堂吊唁。鲍彤被堵在卧室内,他的夫人,七十三岁的蒋宗曹被推倒在地,胸十二椎骨折,必须卧床八周。
    
     当年曾经在赵紫阳和鲍彤领导下工作的、现在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任讲座教授的吴国光先生说:“在过去的十五年当中,鲍彤不能见赵紫阳。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见面的机会。这是因为当局严格的控制。那么现在赵紫阳都已经去世了,鲍彤去到他的灵前拜祭一下,你害怕成这个样子,难道鲍彤还能再和已经不在世的赵紫阳两个商量一个什么事情,用他们共产党的话来讲‘颠覆’你这个政权吗?简直荒唐得不可理喻!”
    
    
    *“网上灵堂”悼念赵紫阳*
    
     当悼念之声被阻隔的时候,人们在互联网上设置了“紫阳千古”网上灵堂。我采访了这个网上灵堂的设计人和管理者,现在住在纽约的《中国之路》电子刊物主编,“中国公民维权行动”义工高寒先生。
    
     问:“请问您怎么想到在网上设置这样一个灵堂?”
     答:“1月17日,当得到赵紫阳逝世的消息以后,当时也估计到中共一定不准民众悼念。既然是国际互联网时代,我马上就想到搞一个网上灵堂。尽管中共会严密封锁,但是毕竟提供了一个空间。”
    
     高寒先生报告了到北京时间1月22日上午十点十分为止,网上灵堂的点击数以及各方面的情况:“网上的签名,点击数,确切的数目到现在我说话为止是二万一千八百四十九。留言已经远远超过四千了,约二十余万字。
     今天北京时间大概下午四点钟左右,我们的网页突然被‘黑’掉了。而且通过各种方式都进不去,里面的内容全部删掉,使得后来有大概八个小时的时间中断,现在已经修好。在中国共产党政府严禁中国人民悼念紫阳先生的严酷日子里,它已经成了海内外中国人在互联网上寄托自己哀思的一个共同的悼念地。我想这个网站会长期保存下去。”
    
     问:“您能选读几条留言吗?”
     高寒:“有一个留言说‘紫阳先生宁折不弯,宁死不降,伟丈夫也。他走在监禁期间,被监禁了十五年,简直是中共制造的又一个现代光绪。赵紫阳案使中共政权为千夫所指,是共和国最大的耻辱,也使胡锦涛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空话,假话彻底破产’--美国沙洲。
     还有一个叫王方(音)的律师在北京,留言是‘请中国的共产党和政府说清楚你们软禁赵紫阳的法律依据,如果没有,就是刑法中的非法监禁罪。请问你们那一个人该负此罪责?’
     还有一个署名‘中华儿女’,是香港的,说‘人民不会忘记的好总理。人民早已为你平反。’”
    
     海内外各界华人发起“悼念赵紫阳先生,整顿天安门广场倡议书”,征集网上签名。我采访了发起人之一、现在在加拿大的著名学者任不寐先生,请他谈一谈这次活动的诉求和进行情况。
    
     任不寐先生说:“赵紫阳先生去世以后,中国当局对悼念活动无论在网上还是在互联网以外,都做了很大的限制。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和江棋生先生以及国内的一些自由派作家、知识份子和网民联合发起了这样一个倡议,开放签名。
     我们提出了五条要求。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对赵紫阳先生软禁十五年这样一个情况,有关当局必须给予一个答复。第二,就是重新审视一下一九八九年以来,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中国政府投入大量经费管制天安门广场这样一个行为是否合法?是否合乎宪法?当然,我们也提出,希望中国当局能够隆重地为赵紫阳先生举行追悼会。很多人在签名的时候也留下了他们的意见。”
    
     问:“您能选读其中的一些留言、意见吗?”
     任不寐:“来自中国大陆的张卫雄(音)先生的留言是这样的――‘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虽然我们在去年参与了要求中共释放赵紫阳先生网上签名活动,没想到您未能等到中共良心发现的那一天就这样走了。不过也好,正如您女儿所说的,您终于自由了!祝您一路走好!在一九八九年,您的良知影响了我们整整一代人。在您的生前,我们无法尽我们最大的努力让您获得自由。在您的身后,我们希望有成千上万的人能勇敢地站出来,说出我们深藏了十六年的话,我们要民主,我们要自由!’
    
     来自加拿大的文玉山(音)先生的留言是这样的――‘有良知的人都会为赵紫阳先生的去世感到沉痛和惋惜,为他没有在生前看到公正的评价而遗憾。胡锦涛、温家宝,希望你们能顺应民意,为赵紫阳开一个追悼会,否则你们将被人民唾弃。’
    
     来自马来西亚的一位叫杨子超(音)的先生留言,他说‘赵紫阳先生过世的当天,我想到中国网站留言,让我第一次体验到中共媒体管制的效率。当新闻专题报导说,中国大部分大学生对赵紫阳先生没有印象,有的还不认得赵先生时。我就再一次想起孙中山先生强调,在民主社会的知情权真是太重要了!虽然我在马来西亚,但对中国发生的事情我比很多中国人还清楚。这真是中国媒体的悲哀。’
    
     我们这个签名信在网上公布以来,前两天每天大约有两百多人来签名。但是从今天开始签名有所下降。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目前国内的很多网友反映,代理服务器、无界浏览器已经被屏蔽,无法上来;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目前大家焦点集中在赵紫阳家里所在的地方,就是北京的富强胡同。
     我呼吁更多的人以积极的姿态参与进来,通过悼念赵紫阳,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如果很多人没有采取积极的态度,我们可能会失去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
    
    
    *访到赵紫阳家灵堂吊唁的人*
    
     两位北京居民接受我的采访,谈他们到赵紫阳家中灵堂吊唁赵紫阳的经过。
    
     第一位是现已退休的会计师沙裕光先生。
    
     沙裕光说:“我到赵紫阳家门口。我说‘我想悼念赵紫阳同志,可以吗’守卫的人问,‘你是附近的居民吗?’我说‘不是,我是从宣武区来的’。他说‘你是一般老百姓?’我说‘对’。他说‘你好像来过嘛!’我说‘没有,我真的没来过。’他说‘那可以’。这样,给我一个小白花,我就进去了。一进去就感到有一种气氛,各种花圈,大花篮、挽联、挽幛。。。在房子的墙壁上还有苇箔帘子上到处都贴着悼词、诗词。我用了很长时间来看这些。我特别记了一个‘少有所成,了却君王天下事;老无所谓,赢得身前身后名’字都写得很好,很大的。这时候,我觉得里面的人不少。”
    
     我采访的下一位到赵紫阳家中灵堂吊唁的是已经退休的《中国作家》杂志副编审,已故著名诗人、老共产党人郭小川的儿子郭小林先生。
    
     郭小林说:“今天上午十点半左右,我到富强胡同,是特意去,一个是悼念赵紫阳,一个是把我写的那首悼诗送给他。我到门口以后,有一个小伙子拦住我说‘你是什么人?’我就说‘我是他老战友的孩子’,结果就让我进去了,在我胸前别了一朵白花。他们家看来是两个院子,都不大。南面那个院子空荡荡的,没有作为吊唁用的房子。进了北面的院子,摆了很多很多的黄白两色的菊花,还有一些花篮什么的,还摆了很多花圈。两个院子中间有一个房子,北边开了个门,门上方写了两个字‘书房’,这个书房就当作灵堂了。我进去,向老人家的遗像鞠了三个躬。然后,跟他们家当时站在那儿的三个亲属说‘我很匆忙,什么也没带,但是把我的一首悼诗带来了。他们说‘谢谢’。”
     郭小林先生朗读他的这首诗:
     悼 紫 阳
     今天将因此与以往不同!
     以往他活着
     总让人有所惦记
     今天,他永远地去了
     愈加让我们感到不公
    
     对他一人的不公
     就是对天下人的不公
    
     紫阳 一个无罪的罪人
     一个于国家有大功的罪人
     在这个制度里
     不愿向人民开枪就是有罪
     不肯贪污就是有罪
     没有罪就是有罪了!
    
     不必问他有公民权没有
     我们不是都没有吗?
     邓小平有吗?刘少奇有吗?林彪有吗?
     但是紫阳有人格尊严
    
     不必问他为何没有自由
     我们同样也没有
     毛泽东有吗?江泽民有吗?
     但是紫阳有不死的信念
    
     可见官位是靠不住的
     即使臀部坐的是龙庭
     可见权力是靠不住的
     即使腰部有坦克支撑
     血迹可以被冲洗
     但坦克也会锈蚀掉
     只不过时间长短而已
    
     56年算什么!
     苏联活了74年呢
     清朝活了276年
     唐朝活了290年
     汉朝活了406年呢
    
     有人的价值
     活一天胜过千年
     紫阳 你值了!
    
    
     以上节目由“心灵之旅”主持人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网页“心灵之旅”栏目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文字稿,请在本台普通话网内右上角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和“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紫阳忌日北京加紧监控异议人士(图)
  • 《年轻时的赵紫阳》即将出版(图)
  • 祭紫阳-为赵紫阳逝世一周年而作
  • 北京前警察因组织赵紫阳纪念会被捕(图)
  • 赵紫阳周年祭奠活动:李金平被警方带走
  • 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受审 证人证言否认警方指控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秘密手稿披露赵紫阳曾呼吁走民主之路
  • 宗凤鸣希能尽快出版有关赵紫阳的一部书
  • 赵紫阳生前亲信宗凤鸣说谈话手稿很安全
  • 中国逮捕程翔似与赵紫阳文件有关
  • 温家宝田纪云与赵紫阳(图)
  • 朱熔基称学生爱国 李鹏欲陷赵紫阳自由化罪名不果——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六)
  • 友人祭奠赵紫阳 遭当局软禁
  • 田纪云清明前夕亲赴赵宅悼赵紫阳
  • 赵紫阳故居清明接纳悼念者
  • 赵紫阳子女接纳公众至北京家中拜祭父亲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三)赵紫阳江泽民早期有互动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赵昕:为什么给赵紫阳先生覆盖党旗?!
  • 赵达功: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旧文)
  • 世间已无赵紫阳/老戚
  • 因悼赵紫阳获罪的许正清父亲 致信请布什访华期间转交胡锦涛
  • 赵紫阳的最后陈述
  • 安琪: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 从谁为李大钊送葬想到谁在纪念赵紫阳
  • 《诚恳征集悼念赵紫阳诗词、挽联》启事
  • 李卫平:赵紫阳在“六四”的日日夜夜
  • 陆文:赵紫阳没吃烂狗屎
  • 就1989年5月13日邓小平和赵紫阳、杨尚昆的谈话和张良商榷/任诠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图)
  • 杜光:难忘的一九八七年—纪念赵紫阳
  • 五柳先生:从赵紫阳去世和“保先”看中共
  • 陈彦:赵紫阳的历史位置
  • 寒山:从史景迁纪念赵紫阳谈起
  • 赵紫阳,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中国革命者
  • 傅清:赵紫阳“自由了”的前前后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