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搞计划生育总要让她穿个裤头吧?
(博讯2006年1月17日)
    
    (《凤凰周刊》, 11/16/2005
     (博讯 boxun.com)

    2004年3月15日晚,河南省宜阳县某乡的农民刘纪刚刚躺下没多久,20多个人直接翻墙而入。刘纪被就地按倒,连踢带打,10多个人直接将刘的妻子王锋光着身子从被窝中拽了出来,有的抓胳膊有的抓腿,抬出去塞进桑塔纳轿车拉走。
    
    缓过神来的刘纪发现,带队的竟是本乡的副书记李某。
    
    刘纪被塞进一辆双排座车,拉到乡计生办的厨房,又是一顿暴打。最后本村村干部赶到,说了很多好话,才把刘纪带回家。
    
    刘纪后来才知道,妻子被抓到了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强制作了引产手术。但刘想不通,就在几个月前,乡计生办的6个人还来到他家,让他办了8个菜,6件啤酒,一条小浪底香烟,酒足饭饱之后对刘说,以后不会在生育的事情上找他的麻烦了。
    
    王幸福说,起初他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后来他听说了好几起相同的例子。
    
    就在同一天晚上3点多,和刘纪同乡的乔欣家也被人卸掉大门,进屋将乔妻光着身子拖出来,要送去作引产,当时被这些人反锁在屋里的乔欣的父母因不知情况,大 喊:"土匪抢人了。"最后,两位70多岁的老人撞开房门,拼死拦住这些人,乔妻才借着黑夜逃出了家门,光着身子一直躲在外面。
    
    尽管这样,王幸福说,乔妻还是最"幸运"的。因为在他调查的几十个案例中,她是惟一一个没被抓住做引产的人。王幸福说,他特别在意那天的日期--3月15日,法定"消费者日"。
    
    "她是个女人,搞计划生育总要让她穿个裤头吧。"当记者问王幸福为什么想到调查农村计划生育问题时,王幸福说,当初就是出于这样的义愤,他决定到处打听打听,没想到却发现问题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索性开始做起系统调查,最后写出了一份包含有几十个案例的调查报告。
    
    王幸福说,这个报告里列举的,只是一些有代表性的例子,而且还有不少老百姓因为害怕打击报复,不敢说。
    
    
    生育证背后:"计生腐败"
    
    宜阳县某乡的陈兴被迫做了两次引产。2002年,乡计生办找到陈兴,要她交纳1700元办理第二胎的生育证,本已有一子的陈兴并不愿意,也没有足够的钱。 但是计生人员几次三番上门,最后陈兴只得贷款1700元买证,却只拿到了收据。计生人员说,这个和正式的生育证一样管用。
    
    一年后,当陈兴怀第二胎时,乡计生人员要陈兴把孩子打掉,陈质问:"你们亲口保证生育,为啥说话不算数?"计生人员说:"这会儿形势紧,你这次做掉先顶顶任务,全当给我们帮忙。"
    
    陈兴没有想到,今年3月15日,计生办的工作人员来到她家,要再次给她做引产。这次来人没有理会她的质问,一起动手将陈兴弄上车,送到计划生育服务站再次做了引产手术。
    在王幸福的调查中,很大一部分案例看上去都有些"奇怪":计划生育部门主动上门要求农民办理生育证,多生孩子。
    
    2004年元月,宜阳县B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来到农民周学文的家里,要他们交纳1500元办理二胎生育证,周学文表示实在没钱,计生办工作人员直截了当地 对周说:"俺们工资发不下来。你们先掏1000元,过罢年再弄500元。"最后周卖光家里所有粮食凑足了1000元送到计生办。两个月后,计生办来人强行 将周的妻子带走作了引产。
    
    几经调查,王幸福发现了生育证的秘密,他在调查报告中写道:
    
    "××乡政府计生办工作人员22名,据在职人士如实介绍,乡计生办根据县计生委下达的’经济指标任务’指令,乡政府计生办给每个计生工作人员分配具体的经 济数额任务,一般每个人每月1500元至2000元,这些经济数字都必须保证彻底完成。完成这个任务的具体办法是:以高至5000元、低至1400元的不 同价格大量批准、出售人口生育指标。具体.作是:每个计生人员分片包村串户,对有生育能力的中、青农民广泛动员,掏若干千元批准生育第几胎,掏多少’好处 费’保证不结扎、不引产……并严格规定:超额完成一个奖300元,少完成一个下岗。
    
    "××乡政府每位计生工作人员为确保自己的’饭碗’,不敢忽视领导立竿见影的’奖惩制度’。有位工作人员讲’我不怕中央,就怕领导’,其意思是:现管领导 一变脸色,自己的饭碗就会出问题。因此,工作特别’用心、卖力’……广泛接触、鼓励、鼓动和激发中、青年农民的生育热情,工作十分到位,效果非常成功。因 此领导下达给每个人的任务均能超额完成。高村乡计生办全年数十万元的经济指标任务均能在短时间内超额完成。
    
    "笔者走访了11个乡镇,有很多的群众对我均异口同声说出了这样的话,现在咱们这儿的计划生育已经不是计划生育了,而是计生办来家动员你多生超生,只要交钱,生几胎都可以。因为你怀孕的越多超生的越多,才有办法罚款要钱,否则乡政府就失去了财源。"
    
    
    "你们难道是土匪"
    
    计生暴力
    
    为了动员农民购买生育指标,计生部门一般会做出许诺,王幸福将这种彼此愿意的"交易"称为"计划生育君子协定",但这个协定显然很靠不住。在王幸福的调查报告中,在"上面"查得紧的时候,计生部门"违背协定"的情况比比皆是,而且往往伴随着暴力。
    
    2004年4月1日,宜阳县某乡计生办10多个工作人员来到东村村民范海家,让女主人李蓉做结扎手术。李表示:"乡计生所收我现金1000元,允许我生育 第三胎。"并出示了乡计生办写的收款票据。没想到乡计生办的人说:"这条子不管用!"踹开房门进屋就搬电视机等值钱的东西。李质问:"你们难道是土匪?" 话音未落,带队的工作人员一挥手:"打!"6个人冲上来殴打李,并将其拖上车拉到乡政府司法所,揪下车后又是乱打。这时李已经满脸是血,衣服也变成了血 衣。他们怕影响不好,将李拖入屋内,强行将其脸上的血迹洗掉。
    
    李说:"你们这样干,现在是法;制国家!"得到的答复是:"你还懂得不少哩,再说就把你丢进去(即坐牢)。"而李的家人提出要见她也被拒绝。
    
    王幸福说,现在国家的宪法特别强调人权,而地方上的一些人的做法却与宪法相差甚远。他说:"有的时候把人打残、打死,花些钱就摆平了。"
    
    2003年3月27日凌晨2点多,宜阳县某乡的乡干部带着十多个人翻墙进入村民王全家内欲牵走一头价值3000元的耕牛。结果,在争执中将王全的5根右腿 踝关节筋腱打断。最后乡政府单方面写成调解书赔偿6000元让王全签字。这份盖着宜阳县公安局某乡派出所公章的调解书的案由如下:"因王全大儿子王飞计划 外怀孕违反了《河南省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七条,乡计生办工作人员于20003年3月26日晚到××村王飞家处理此事,和王全发生争执。"
    
    莫名强制引产:计生"替罪羊"
    
    今年3月19日,宜阳县L镇的黄赫被强制做了一次非常冤枉的引产。
    
    当晚,从上海打工回家的黄赫到河东村姐姐家探亲,突然闯进两车人,不由分说将黄拉到县计划生育指导站做引产手术。黄已经有了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按照规定两 胎之间间隔时间达到10年,可以生第二胎,而且2003年镇计生办就到她家里要走了2000元办二胎生育证。黄坚决不做引产手术,但是毫无效果。
    
    出人意料的是,计生办工作人员强迫黄在引产手术的签字单上签下一个她从没听说过的名字"侯××",并要求她在这个名字的旁边注明"丈夫叫王××"。
    
    "后来我才明白,镇政府抓我做引产是为了顶替侯××的引产指标。"黄说。
    
    王幸福说,如果交的"好处费"比较多,或者和领导关系好,就可以不用引产或者结扎,另抓人顶替或者到外地医院买指标。
    
    "有的人到外地被看到挺着肚子,就会被跟踪者向计生办报告,然后就被抓到顶替别人的指标了。"王幸福说,"我还听说一个外县的妇女,怀的是第一胎,而且有生育证,也被强迫顶了别人的指标做了引产。"
    
    河南省伊川县的韩丽就是走在大街上被抓去做了引产顶替别人的指标的。
    
    今年3月16日上午,韩丽和母亲、妹妹、女儿在宜阳县B镇大街上买东西,此时韩丽怀有身孕,被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看到,计生办的9个人上前拉住她问:"你 有生育证没有,是第几胎?"韩答道:"我是伊川人,怀二胎有证。"但是仍被强行拉到了B镇计生所。韩的母亲、妹妹急忙要回家拿证明,但是她已经被强行推上 车,一直拉到宜阳计划生育服务站做了引产手术,顶替B镇的引产对象。
    
    在王幸福的调查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记录:"2004年3月下旬,乡计生办对××村分了两个妇女引产任务,计生办找到村长,村长说:’俺村告状人多,最好别在 我村搞,若因此引发上访,工作不好办。’乡计生办说:’你村小煤矿外地打工人多,抓两个顶替完事,但你村5户对象,每户掏500元费用,共掏2500元了 事。’"
    
    忍气吞声
    
    "我的腰现在还直不起来。"宜阳县H镇的村民乔中对记者说,这距他上次被镇计生办的人打伤已经时隔5个多月。
    
    今年3月24日晚12点,H镇计生办10余个人先将乔中的弟弟乔来带走,吓得弟媳陈丽逃到乔中母亲处躲藏,一个小时后这些人回过头来,砸开大门,将光着身子的陈丽从被窝里揪出来,5个人抬着就往外面的车里塞,要做引产。
    
    乔中在车边求情说:"她犯计划生育,你们既然抓住她,她也跑不了,她有羊角疯病经常吃药请你们允许她把药带上,把衣服穿上跟你们走。"
    
    话音未落,一群人一哄而上将乔中打翻在地,抓着他的手腕在地上拖了10米,塞到车里,用脚在他的脸和头部乱踩。在乔中快昏过去的时候,他们摸了摸他的脉搏,随后将他拉到了镇医院。年过半百的乔中第二天才苏醒过来,家人找到他时,同室的病号正在给他喂奶粉。
    
    
    "现在我也不想再弄这事了。"乔中对记者说。被打伤之后,治伤花了七八百元,计生办只赔给乔500多元。而弟媳陈丽之所以怀上第二胎是因为2002年 计生办几次上门,要他们交纳1600元,保证可以生第二胎。乔中说,那天晚上陈丽被强制做了引产之后,他们几次拿着计生办2002年收走1600元后开的 1000元的发票去要求退钱,都没有结果。
    
    "我不弄了,我怕被报复。"乔中对记者说,"我自己的孩子也快生小孩了,再闹我怕计生办找我麻烦。"
    
    王幸福说,他在调查中也经常能够遇到老百姓受了委屈却不敢说的情况。"打击报复的确实是有,老百姓有这个担心太正常了。"他曾经调查过一户人家,在第三次去找他们要照片的时候,这户人家突然变了卦,对王幸福说:"俺们不弄这事情了。"
    
    王幸福的调查
    
    做完整个调查,王幸福开始向有关部门和新闻媒体递交报告。今年7月,宜阳县高村乡主管计划生育的一位副乡;长对王幸福说:"老王,你的调查报告把我给搞掉 了。"王幸福也听说自己交到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调查报告被转批下来,河南省有关部门早已组织了一个调查组,做了时间很长的调查。
    
    "但是我没有听到任何消息,"王幸福对记者说。
    
    几天后,当记者再次联系王幸福时,他一肚子气愤地对记者说,他又去了省;计划生育委员会递交报告,有工作人员反问他,如果不乱收费,计生办几十号人吃啥喝 啥?并对王幸福报告中提及的绑架妇女做引产的事情,表示不相信。王幸福说:"当时我对他们说,’我是个老百姓,是过来反映问题的,不是来诬告政府的。’"
    
    最让王幸福失望的是,工作人员对他说,计生委没有权力处理政;府;部;门,最后还是要处理老百姓乱买指标。
    
    在记者采访之时也曾将王幸福的调查报告提交给了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计生委新;闻处官;员告诉记者,调查报告已经转给国际;合作司,并在调查之中。
    
    电话采访中,河南宜阳县县长阎中洋对记者说,宜阳县已经接到了上面转批下来的王幸福的调查报告,县里已经组织了工作组进行调查。当记者询问该;县计划生育工 作情况时,他对记者说,他目前在德国出差,随后挂断了电话。而记者多次拨打宜阳县;县;委;书;记谭建忠的手机,都被挂断。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就山东临沂计划生育发表谈话
  • 滕彪: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1-10)
  • 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1-5)
  • 百姓杂志:藁城大发计划生育财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短期内不会改变(图)
  • 计划生育:人口老龄化男女比例失调 (图)
  • 大陆强迫新疆维吾尔族人计划生育
  • 上海女工毛恒凤因计划生育遭近似古代酷刑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松动
  • 中国考虑调整计划生育政策
  • 中国拟在农村地区放松计划生育政策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 王金波:“计划生育”政策的罪恶
  • 张维庆:建立计划生育工作新机制
  • 朱学渊: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 晨海:计划生育,是中国 "基本国策"基本错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