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信仰

(博讯2006年1月16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1月16日,赵紫阳去世一周年前夕,余杰、高智晟、李柏光、焦国标、王光泽、北村等朋友所在的家庭教会,遭受来自官方当局的警察和便衣们的又一次冲击。 (博讯 boxun.com)

    上个礼拜天,1月8日,余杰等朋友对突如其来的第一次冲击保持善意的容忍,余杰还用耶稣所教导的话说,别人打你的右脸,你连左脸也要给他打。可见余杰他们并不想让这样的丑陋行径曝光于世界媒体面前,而是以和谐的方式帮助他们改正错误,避免再犯。
    
    但事实上,余杰等人的包容和善意并没有起到丝毫效果,当局委派的这些所谓“特殊材料制造的先进人士”,一个比一个嚣张,一个比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知道共产党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就这样胡作非为,简直是让全世界的有公义的中国人都跟着丢脸:中国不是有和谐社会吗,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不和谐,是谁在制造那么多的与公义背离的不和谐?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不是所谓的“聚众扰民”,就是所谓的“查处非法活动”,所谓以保护民众的名义,其实到底是行什么勾当,明白人是不需要多说的,这就是当局自己在为自己酿造苦酒,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感到羞耻的正是这些人,破坏和谐社会的也正是这些人。
    当局的本质和伎俩,也不过如此,年年翻新花样,却万变难改其破坏和谐社会的本质。所谓和谐社会,不是权力者自己认为的和谐社会,而是国家、政府、全民共同的和谐社会,共同的“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话说”。
    强盗眼里行不出真正的和谐,小偷嘴巴里讲不出和谐的道理,和谐社会就是有光的社会,就是驱逐黑暗的社会,就是人人心中有上帝、有公义、得幸福的社会。记得去年新年来临前夕,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当局采取非常霸道的措施,把余杰、张祖桦和刘晓波从家中带走,进行所谓的调查,还把余杰电脑里的文章作为“证据”一一复制。而如今,则是故伎重演,老一套,根本没有什么新意,无非是妄图将属于上帝的、属于公义的也把持权力者手中。事实上,这些是做不到的,正如光普照大地,光沐浴心灵,妄图阻挡光的人其实在挡住自己的前路,用黑暗遮住自己的良心和面孔,不知不觉地走向自己的穷途末路。
    圣经里有一段话说,“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所以,‘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罗马书12,17-21)
    家庭教会,是地上教会,不是所谓的“地下教会”,行的是光的神圣的事业,不受魔鬼的胁迫和压制。对于那些行不义者的骚扰和冲击,余杰却这样说,“我们深深地怜悯他们”,因为“他们这样做的幕后操作者,其实都是一些被罪所捆绑的可怜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干些什么,但他们总要明白,行不义的最后将得到不义的回报,爱人者势必得到爱的回报。谁也阻挡不了每个人内心对公义和真理的渴求,谁也无法干涉光的普照和对心灵的沐浴,人与神之间的交通一直畅通,大爱与公义终能战胜邪恶和黑暗,魔鬼终将退却,信仰必得永远的自由。 这个世界,若没有人人信仰自由的和谐,谈所谓的和谐社会,不但是空谈,而且还是“把炭火堆在他自己的头上”,害人害己,全盘皆输。
    行不义的人啊,你们到了该明白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的时候了,重新认识你们自己吧,建设和谐社会因为人人信仰自由而真实,否则就会因为迫害公义而落空。
    
    2006年1月16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南京教育当局谋划2005年版“四一二”事件
  • 昝爱宗:2006年人民日报元旦社论《伟大的开局之年》缩写与点评
  • 昝爱宗:2005年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当然是杨茂东
  • 昝爱宗:代《人民日报》起草2006年元旦社论
  • 昝爱宗:圣诞之际上书胡锦涛主席呼吁实行宪政
  • 昝爱宗 :爱—献给我的朋友,以及特别的祝福给陈光诚夫妇
  • 昝爱宗 :中国新闻界“良娼”颠倒
  • 昝爱宗:有距离的民主台湾和难以直面的大陆民主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昝爱宗:“毛主席”死了——胡氏之死
  • 昝爱宗:“6 .10”祖国的天暗淡、花朵凋谢
  • 呼吁领导人到天安门为数千煤矿死难者志哀/昝爱宗
  • 昝爱宗:民众造舆论不能没有新闻法
  • 昝爱宗:领取赵紫阳同志告别会“入场通知”记
  • 昝爱宗:八宝山见紫阳最后一面
  • 昝爱宗:领取赵紫阳同志告别会“入场通知”记
  • 我的朋友是程益中 [昝爱宗]
  • 昝爱宗:1989年的这一天
  • 昝爱宗:老乡,你难道就这点出息吗(12月13日的诗)
  • 昝爱宗:那枪口,正指向谁?(12月12日诗)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一个“忠”字:以一人之嘴堵亿万人之嘴
  • 昝爱宗:五中全会结束,看中国如何应变未来?
  • 昝爱宗:何时共产党里也有了“反动派”?
  • 昝爱宗:人死不能复生,真相不容掩盖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昝爱宗:张德江们能否在南海边画一个圈
  • 昝爱宗:中青报有可能沦为“李而亮青年报”
  • 昝爱宗:放大卢雪松就是放大中国的人权现状
  • 昝爱宗:最近我看了一幅政治漫画
  • 昝爱宗:最近我看了一幅政治漫画
  • 昝爱宗:中国不幸在一步步到位
  • 昝爱宗:实现民主强国需要正视历史和现实
  • 昝爱宗:“六四”是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
  • 昝爱宗:江泽民终究要面对“六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