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襄樊“官场地震”调查
(博讯2006年1月15日)
    【背景提示】
    
     从2002年12月开始,随着湖北省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落马,陆陆续续牵出领导干部七十余人,其中市属相关单位、县市“一把手”三十余人,厅级干部11人,襄樊最严重的吏治腐败如山洪暴发。 (博讯 boxun.com)

    
    自此,襄樊从我国中部地区一跃而出,三年来,成为世人注目的焦点。
    
    地处我国不东不西、不南不北的襄樊,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范围的腐败?
    
    肩负重任,记者出发了。但是,在襄樊,有关“官场地震”采访,官方概不接待。
    
    采访从民间开始╠╠从襄樊市区,到腐败重灾区的枣阳、老河口……记者走访了襄樊众多百姓,有出租车司机、小商小贩、工人师傅、农民兄弟、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文化名流、政府官员、新闻记者……“襄樊‘官场地震’产生的根源并不鲜见。但围绕‘官场地震’所发生的怪闻奇观,却在全国罕见。”我们将听取的民声,表达出来;愿民意引起我们的共鸣。
    
    本文看点:
    
    湖北襄樊,发生“官场地震”,早已不是新闻;不久前,记者前往襄樊,却惊奇地发现了比“官场地震”更可怕的新闻。
    
    三年有冤难伸
    
    照片上的女孩,躺着,已经是一具尸体。尽管看不清面容,但她的美丽与温柔如一缕轻烟,飘入眼帘;雪白的胳膊上血红的伤痕,刺进心底……
    
    她叫高莺莺,是宾馆服务员,被嫖客纠缠,奋力反抗。结果,被人从宾馆高楼的窗户里扔出,坠楼而死。
    
    那一年,她刚好十八岁。
    
    这个故事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的。他说,这件事在当地震动极大,愤怒的老百姓围住了火葬场。结果,死因未明,却被强行焚尸灭迹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嫖客与市委书记孙楚寅有关。
    
    此事发生在湖北襄樊市老河口的宝石宾馆。
    
    在襄樊的日子里,只要谈到“官场地震”,必谈到原市委书记孙楚寅,只要谈到孙楚寅,老百姓几乎都要提到这个坠楼而死的女孩。
    
    令人惊异的是,虽时隔几年,但襄樊百姓的义愤,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淡去。
    
    驱车从襄樊出发,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记者赶到老河口,这个故事更是家喻户晓。
    
    请一个三轮车师傅带路,很快来到宝石宾馆。听附近的百姓说,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宝石宾馆“旧貌换新颜”,不仅人马全换了,还里里外外粉刷一新。
    
    果然,披着粉红色外衣的宝石宾馆,高高耸立着,俨然一个刚刚启用的新建筑,似乎与过去毫无干系。
    
    高莺莺是附近农村的女孩,年纪轻轻,就一命归西,可怜啊!老百姓不住地摇着头,叹息……从宝石宾馆一直往东,沿着弯弯小路,记者来到一个叫小樊庄的地方。高莺莺原先就住在这个村里。只要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不管姑娘是不是被糟蹋,在农村,亲属们就抬不起头来了,全家早就搬到了一个叫赵岗的村庄。
    
    缘于同样的原因,高莺莺全家从赵岗又迁到了小梁营。
    
    小樊庄╠╠赵岗╠╠小梁营╠╠牛王庙,经历曲曲折折,记者循着高莺莺家人的搬迁路线,终于在牛王庙见到了高莺莺的爷爷及其他亲人,而她的爸爸、妈妈为给她伸冤,到处告状,已长期未归。
    
    高莺莺的婶婶回忆了那惊恐的一幕:
    
    2002年3月15日夜11点左右,家里突然接到电话,高莺莺在宾馆出事了!
    
    赶到医院时,因抢救无效,莺莺已经死亡。
    
    是什么原因,令如花似玉的女儿命归黄泉?高莺莺的父母肝肠寸断。
    
    宾馆的回答:高莺莺系跳楼自杀!
    
    医院的鉴定:高莺莺生前未遭遇性侵犯。
    
    自杀?为什么自杀?
    
    为揭开死因,高莺莺的亲人们拒绝在火化尸体的文书上签字,坚决要求重新调查。
    
    在场的市领导斩钉截铁地回答:
    
    “签字,要烧(尸体)!不签字,也要烧!”
    
    “那场面,逼得我们没办法。”说着,高莺莺的婶婶泪如雨下……
    
    那情景,当地百姓至今难以释怀:凌晨四五点时,朦朦夜色中,黑压压的人群包围了宝石宾馆,叫嚷声、呵斥声、哭喊声连成一片,惊天动地!老河口市动用了武警与公安的双重力量,从高莺莺亲人中抢出尸体,强行火化了。
    
    而事后,高莺莺的父母将莺莺生前的贴身内衣,拿到上海某医学院化验,查出在她的内裤上印有精斑。从此,莺莺的父母走上了上访路。其间,因不断遭遇围追堵截,而四处躲藏……
    
    三年过去,直到今天,当地百姓依然耿耿于怀:如果是一件普通的“自杀”事件,何以如此兴师动众,大动干戈?
    
    众口一词:只因与市委书记孙楚寅有关。
    
    与市委书记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老百姓说,嫖客是市委书记的儿子;
    
    知情者说,嫖客是市委书记的亲戚。
    
    总之,与市委书记有关系。
    
    如今,孙楚寅案发已三年,被绳之以法也有数月,然而,这桩骇人新闻却仍然滞留在“坊间”流传。
    
    是孙楚寅的“余威”未泯?
    
    是官场的明哲保身,麻木不仁?
    
    一个少女的冤魂,每天在襄樊城乡间游荡,全城的人能感觉到那悲愤的哭泣,但是,三年了,在这座城市,她就是有冤难伸……
    
     贪官结网时百姓遭难日
    
    
    关系,只要有关系,尤其是与市委书记孙楚寅有关系,在襄樊,一通百通,一了百了;于是,拉关系、找关系、用关系……尤其是千方百计地与市委书记沾上关系,成为人们挖空心思的生计。
    
    一张从老河口寄给孙楚寅的明信片上,这样写道:
    
    “孙爷爷,我爷爷与你共事多年,没得到提拔。现在您当书记了,能不能帮我爸爸一下……”在襄樊,连不谙世事的孩子也知道要与市委书记拉关系。
    
    “千军万马挤‘官’桥”,襄樊的官场更是发挥到了极致。
    
    一位政协委员一针见血地说:下面的干部整天琢磨上面的干部,而处于官场金字塔尖的市委书记孙楚寅,更是上上下下、大小干部琢磨的对象。
    
    于是,一张以市委书记孙楚寅为中心的关系网,不断地编织起来,从市里,到区里,再到县里,纵横交错。“像人的血管一样”,当地的一个小商贩这样给记者描述。如果不是“襄樊官场地震”爆发,没有人知道,这张关系网到底有多大?
    
    “关系网如何拉呢?”
    
    “当然得有资本啦!”
    
    “靠什么?”
    
    “钱呗!”
    
    正在河边钓鱼的工人师傅,专注地望着眼前的一汪碧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话音刚落,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
    
    在襄樊,有一个共同的话题,是记者逢人便问的:
    
    在孙楚寅执政期间,您眼中的襄樊官场是什么样子?
    
    从人大代表到政协委员,从专家学者到文化名流,从工人师傅到农民兄弟,不管是有识之士,还是普通百姓,无不滔滔不绝,纷纷为襄樊官场画像——
    
    层层讨好,层层买官,层层腐败。这是襄樊官场在襄樊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大买大进,小买小进,不买后退。这是襄樊官场从潜行到公开的仕途规则。
    
    只要买通了关系,无德无才,能提拔;更甚者,在腐败中步步高升。
    
    刘有庆,就是一个广为人知的典型代表。
    
    刘有庆,曾任谷城县委书记(正处级)。1994年,因违规购买超标轿车,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与“焦点访谈”同时曝光。中纪委与湖北省纪委联合调查后,对刘有庆作出撤职处理。按照官场惯例,一个官员经过此番风波,其政治生命不画句号,至少也是停止不前了。
    
    但是,襄樊官场却有另外的规则。两年之后,刘有庆不但被启用,而且升任襄樊学院党委副书记(副厅级)。
    
    按理,刘有庆应牢记前车之鉴,重新做人,谁知他变本加厉。为此,襄樊学院一百多名教职工联名告状,大小字报从校园贴到了大街上,连公共汽车也成为大家控诉的工具。
    
    顶着众怒,刘有庆又被任命为襄樊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刘有庆大难不倒,还屡攀新高,原因何在?
    
    因为与市委书记孙楚寅有亲密关系。
    
    只要与市委书记有关系,就得了道;得了道之后呢,那还用说,鸡犬能升天!有识之士说:这一点,襄樊人都知道!
    
    于是,在孙楚寅执政期间,以关系网建立的干部选拔任用机制,逐步取代了党章党纪国法所确立的干部选拔任用机制。以孙楚寅为核心建立的“志同道合”的关系网,名义上高举着共产党的大旗,背地里却高举着利益共同体的小旗帜,结党营私,最终,几乎葬送了580万人民系于孙楚寅一身的襄樊!
    
    “孙楚寅在位时期,官场腐败使政府几乎到了瘫痪状态,‘地震’就是例证。”
    
    “官场腐败所暴露出的‘人员层次之高、涉及范围之广、腐败花样之多’成为襄樊历史之最。”一个政府官员对这次“官场地震”作了经典概括。
    
    “孙楚寅在位几年,给襄樊经济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
    
    “襄樊卷烟厂、襄樊发电厂、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武钢集团襄樊钢铁长材有限公司等襄樊支柱国有企业,在这次官场腐败中,几乎沦陷。”一位人大代表义愤填膺。
    
    “孙楚寅在位时,社会治安坏到极点。无数年轻女性曾遭遇抢劫。”
    
    说这话的是当地的一位新闻记者。他接下来的描述更令人瞠目结舌。
    
    “年轻的女性,大都会佩戴一些装饰品,比如项链、耳环、首饰等,只要到了大街上,哪怕是光天化日,都会有人公然抢劫。有的老太太也不能幸免,遭抢时,耳环与皮肉一起被拽下,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抢劫,在襄樊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
    
    “几乎每人、每天出门前,都要做好三件事:第一,检查一下手表如何戴?第二,钱包如何放?第三,提包如何拿?稍有不慎,就会遭遇横祸。”
    
    “在襄樊,楼有多高,防盗窗就有多高,哪怕是20层的高楼。”
    
    襄樊的交通治安之恶劣,出租车司机更是刻骨铭心。
    
    “每一个出租车司机,没有丝毫的安全感。不断有杀人劫车的事情发生。我们天天都担惊受怕,哪是人过的日子。”
    
    “孙楚寅在的时候,襄樊的百姓,苦啊!”
    
    “苦?”记者不可思议。
    
    “唉!辛苦又心苦……”每当谈起孙楚寅,襄樊百姓无不满面悲容,心有余悸。
    
    是非荣辱观颠倒腐败麻木症蔓延
    
    
    2002年12月,市委书记孙楚寅被免去一切职务。
    
    如同一声惊雷,襄樊历史上最强烈的一次“廉政风暴”拉开了序幕。
    
    报应!孙楚寅的报应来了!这是襄樊民众的反应。
    
    人们奔走相告,翘首期待。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六个月、十二个月、十八个月……
    
    襄樊百姓耳闻目睹的却是一桩桩怪事奇闻——
    
    孙楚寅被带走的第二天,某领导马上请孙楚寅的老婆吃饭,为什么?
    
    压惊?抚慰?是人道主义,还是兔死狐悲?不得而知。
    
    孙楚寅之后,被组织上叫去谈话或被司法机关传唤的,陆陆续续地已达上百人,襄樊官场人人自危,诚惶诚恐。
    
    侥幸归来者,如释重负。在为其接风洗尘的酒席上,吐出真言——
    
    “老子就是运气不好,还有比我更贪的都没事。真倒霉!”
    
    “那个混蛋,在号里,竹筒倒豆般彻底招供,简直就是甫志高;倒是那个女市长,负隅顽抗,真叫棒,就跟江姐一个样!”
    
    出了错,犯了法,是运气不好。
    
    不招供,是英雄;抗拒党的审查,是英雄;对抗国家法律,是英雄。
    
    襄樊官场的是非观、荣辱观,颠倒至此,真让世人开了眼。
    
    一个教授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天,我到市委机关去办事,见到一个熟人,刚想问问大家对‘官场地震’的反应。熟人四下张望,马上把门关上,压低声音对我说:别声张,都不让我们谈这个事。再说,周围有好多靠关系、花钱上来的,还在位,让人听见了,多不好。”
    
    “记者同志,你听听,襄樊出了这么大的事,说都不让说!”这个直肠子的教授,把沙发扶手拍得啪啪响。
    
    “不让说的事情不只‘官场地震’。修个老河堤,几乎一公里就花一个亿,审计都不审计,甚至说一说也不行;劳民伤财的大广场,左一个、右一个,老百姓有怨只有憋到肚子里。”
    
    “襄樊出了如此严重的腐败,整个官场却讳莫如深。为什么?”一位老学者眉头紧锁。
    
    “难道不应该大张旗鼓、旗帜鲜明地揭露腐败行为吗?”
    
    “难道不应该以此为契机,挖根溯源、深刻反思吗?”
    
    “不让谈,这样的态度,谁会高兴?腐败分子高兴,还没有挖出来的腐败分子更高兴!老百姓怎能不心寒?”
    
    ……
    
    2005年8月,孙楚寅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在襄樊的大街小巷,就孙楚寅的判决结果,记者询问了很多人,几乎有一半人不知道已经判决了,有些是看了中央及省里媒体的报道,有些是看了《襄樊晚报》登载的豆腐块大小的消息,还有一些是听别人传说的。至于孙楚寅等人的腐败内幕,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大概,不知详情。
    
    自从“官场地震”后,对有史以来最大的吏治腐败,襄樊百姓期盼着襄樊的媒体能够掀起声势浩大的披露与曝光,用身边的、鲜活的腐败典型作反腐教材,深入而生动地警醒与教育广大干部群众。
    
    可是,襄樊的媒体,对于本地爆发的震惊全国的“官场地震”重大新闻,从案发到宣判,长达近三年的时间里,报道的深度与广度,远不及省里媒体,更不及中央与外省媒体。襄樊的媒体,除了轻描谈写,近乎失语……
    
    就这样,襄樊的官场不让说,没有议论权;襄樊的媒体不敢说,没有监督权;襄樊的百姓不得说,没有知情权。
    
    为什么?一位人大代表作了如此分析:
    
    一、“家丑不可外扬”,怕影响形象;
    
    二、腐败分子没有挖干净,保护伞还在起作用;
    
    三、转移百姓视线,尽快掀过这一页。
    
    “大贪轻判了,小贪没事了,不贪活该了。”
    
    到襄樊不久,这句顺口溜也很快灌到记者耳朵里。
    
    在襄樊,有“对贪官涉案金额五万元以下不追究”的不成文的规则,有多少侥幸漏网的腐败分子,高呼万岁啊!又有多少正直廉洁的仁人志士,垂头丧气啊!
    
    “以后贪污受贿四万九,不过五万就没问题了!”
    
    一时间,腐败分子活灵活现,正直廉洁的人灰头土脸。
    
    “‘地震’只是‘震’了一些人,没有触及到人的灵魂。灵魂未动,怎能痛定思痛、引以为戒呢?”一位襄樊人所共知的文化名人,坐在记者面前,目光转向窗外,眺望远方……
    
    “盼望——观望——失望。这是襄樊民众对这次官场地震的心态。”
    
    “目前,对腐败的麻木与冷漠,在襄樊弥漫着……”
    
    “对腐败的麻木与冷漠,比引起群众愤怒更可怕!”
    
    一位党建专家更是怒不可遏,大声疾呼:
    
    “最可怕的不是腐败,是我们对腐败的麻木!”
    
    在襄樊,对“官场地震”的反映如潮水般涌来,在记者胸中翻滚着。
    
    前往襄樊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官场地震”这个大案,是湖北省纪委办理的,有问题你到湖北省纪委。
    
    记者说:“办案的情况,可以到湖北省纪委去了解。我今天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腐败大案发生后,襄樊市纪委是如何吸取教训、深入开展反腐倡廉工作的?”
    
    十分钟之后,记者得到了答复:襄樊市纪委的所有领导,都去开会了。
    
    除此之外,在襄樊,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人,都一致要求,隐去自己的真实姓名。
    
    “我们太压抑,太苦闷。但是,我们要生存。”
    
    满脸无奈,刻进记者的眼;声声长叹,不断轰鸣耳畔。
    
    ——最可怕的不是腐败,是对腐败的麻木!
    
    【编后】
    
    比襄樊“官场地震”更可怕的,是它引发的“余震”使当地一些干部思想混乱、媒体噤若寒蝉、百姓麻木冷淡……其强烈的“冲击波”没有使更多的干部引以为戒,却使更多的群众丧失了对腐败真相的知情权、对反腐败斗争的参与权,进而丧失了对“反腐败能否取得根本性胜利”的信心。
    
    “腐败,最终会导致亡党亡国”的极大危害性,举国深知,耳熟能详。那么,从腐败到亡党亡国之间的道路与途径是什么?
    
    “哀莫大于心死。”
    
    如果从党和国家的角度理解这句箴言,那么,什么时候,我们的民众,对待腐败的态度,到了麻木冷漠,见怪不怪的地步,那时,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距离被腐败吞没,应该不远……水,载舟;亦可覆舟。失信于民,亡党亡国。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对一个人来说,犯了错误,并不可怕;怕的是,不能知错改错。
    
    对一个地方来说,同样,犯了错误,不可怕;只要知错改错,重新振作。襄樊是这样,其他地区也是这样。
    
    
    来源:人民网 (博讯记者:理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打破中国官场潜规则:潘岳冲破“失势”阴霾
  • 安徽阜阳官场癌变 一个国家贫困县200官员涉案
  • 安徽阜阳物价局长辞官:官场潜规则挑战法律
  • 揭开襄樊官场地震全幕
  • 百姓杂志:官场投资
  • 海南经济大案震憾官场 多名高官涉收贿款
  • 海南经济大案震憾官场:省内多名高官涉收贿款
  • 中国官场:“不做不错”潜规则已过时
  • 高官到线应否即退?中国官场掀起辩论
  • 中国官场屡传买凶杀人:中宣部掩耳盗铃惹批评
  • 安徽官场掀起风暴:省委副书记王昭耀被双规
  • 学者副市长辞官爆官场黑幕--触目惊心的中共吏治
  • 中国官场:“互相吹捧蔚然成风”
  • 学者副市长辞官爆官场黑幕
  • 庐山别墅卖地求生 上演官场现形
  • 戏说官场百态的手机短讯在大陆盛行
  • 港媒:性贿赂在大陆官场大行其道
  • 港媒:赵紫阳后事处理显中国官场悲哀
  • 中共官员报喜不报忧官场恶习多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 新官场现形记
  • 要看清中国社会的主流-有感于潘岳“打破官场潜规则”的幼稚判断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田平利陷害的悲惨遭遇
  • 杨上彪市长,重新认识中国官场/少鸿
  • 庸焉:潘岳环保遭遇官场潜规则
  • 官场出书“传奇”
  • 深圳市李家父女违背官场潜规则自曝贪官家底的丑闻!
  • 武君:福建官场――中共政坛的火药桶
  • 言信:中国社会的官场恶势力现象
  • 中国和美国的官场比较
  • 官场陋习难根除 - 秦胜(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