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高校财政腐败根源探究
(博讯2006年1月11日)
    近年来“读不起书”成了中国为人病垢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而高校财务问题中,两大突出问题就是乱收费和高校贷款。因为面对太多的批评,今年中国教育部要全面实施对直属高校资金流动的即时动态监控。可是,有分析指出,中国教育问题其实就出于相关部委本身,有关的改良措施犹如“手心管手背”。
    
     据1月6日的《新京报》报道,今年教育部要全面实施对直属高校资金流动的即时动态监控,即时采集各直属高校账务资料信息,以确保资金安全。教育部要求,各直属高校要合理控制贷款规模,防范贷款风险,加大监督和审计力度,提高资金使用效益,坚决依法查处各种贪污、受贿、索贿、挪用等违法乱纪行为,决不姑息。 (博讯 boxun.com)

    
    这个政策出台是因为,近年来“读不起书”成了中国为人病垢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而高校财务问题中,两大突出问题就是乱收费和高校贷款。05年6月28,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向人大汇报了03年度北大清华等18所中央部属高校财务管理、收费和贷款投资方面存在的问题。近年一些高校在财务管理上出现失控的现象。
    
    李金华指出,03年度这些高校乱收费总额达8.68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包括:收取未经批准的进修费、MBA学费等64427万元,国家明令禁止的费用6010万元,自行设立辅修费、旁听费等7351万元,超标准、超范围收费的学费、住宿费等5219万元,强制收取服务性、代办性收费3284万元,重修费、专升本学费等554万元,共计8.68亿元,比上年增长32%,占当年全部收费的14.5%。从审计情况分析,部分高校在招生入学这一环节中违规和不规范收费的现象尤为严重。
    
    此外,不少高校大规模进行基本建设,造成债务负担沉重。截止2003年末,18所高校债务总额72.75亿元,比2002年增长45%。其中基本建设形成的债务占82%。03年还国家审计署通报了好几个“大学城”的违规批地项目。
    
    基于这样的背景教育部今年出台“即时动态监控直属高校资金流动”的政策。
    
    然而,这个初衷良好的政策的可操作性令人怀疑。在中国目前的高校管理体制下,教育部与高校尤其是直属高校之间,仍是不能高度依附性质的从属关系,其中不无利害(利益)关系。各大直属高校大到经费拨付、人事任免,小到学科设置、招生计划等诸多方面,教育行政部门与高校都有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般的利益关联。在这样的管理体制下,难以想象作为管理部门教育部这个“手心”怎能公正无私地监管直属高校这个“手背”。
    
    而且近年发生的高校腐败黑幕,几乎没有一件是教育部自查出来的。05年12月29日《中国教育报》称,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对教育部对高校腐败问题“消息不灵光”的状况直言不讳:“现在的情况是,经常是纪检、监察部门或其它单位、部门查处或发现问题,转告我们了,我们才知道。”
    
    另一方面,教育部和高校之间一直存在管理上的矛盾。05年7月7日的《南方周末》援引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官员称,中国高校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要面对教育部的验收,要扩大办学规模,不得不举债;另一方面,教育经费一直偏低,财政拨款只能维持教师低水平的工资,高校和教师都有创收冲动,在高等教育领域,各高校有很大自由度,“这也是各类培训班、进修班热的原因。不是简单的规章制度就能解决问题的。”
    
    而导致高校乱收费的另一个原因是,高校热衷盲目扩大规模,“圈地贷款兴教”更变相加重学费负责。05年12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蓝皮书显示,目前中国公办高校的银行贷款为1500亿元至2000亿元,有的高校贷款已高达10亿元至20亿元。高校为了提早还贷,想到了 “创收”——增加学费,把还贷压力无形中转嫁的广大家长的肩头。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毛寿龙教授对《南方周末》分析这一现象时解释,“随著教育产业化的推行,学校扩招,一些大学城陆续兴建,大量举债,都是以学费收入作为抵押,这些债务势必会有相当部分转换到收费上,导致高收费和乱收费。”
    
    05年12月29日《中国青年报》援引教育部部长周济,在12月26日举行的全国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工作会议上的发言称,建立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新机制的各项经费落实后,如果再出现乱收费问题,责任就在教育系统自身了。今后,哪个地方和学校出现了乱收费问题,我们就要旗帜鲜明地追究当事者和直接主管领导的责任。
    
    有分析认为,中央三令五申出台政策整治教育乱收费,可是政令一到地方就走样,就是因为地方政府、教育部门、教育机构结成的利益网把中央政令的力道削弱至无形。因此必须切断乱收费整治的主体教育部与被检查者高校之间的利益关联,教育部执法才更具权威性与独立性。此外,国家审计署审查出来的问题不应该审完就算,有官员或校长该为此负责,做出重大决策失误或滥用金费一定数额 ,触及刑法的就应该法办。
    
    亚洲时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