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姚文元病故看文革灾难的反思
(博讯2006年1月08日)
    (自由亚洲电台闻剑采访报导)中国现代史上的“四人帮”最后一人姚文元2005年12月23号病故,但中国官方《新华社》拖到2006年的一月六号才简短对外公布。
    姚文元的亡故时值中国文化大革命发动40周年,记者闻剑为此邀请旅美华裔文革史专家,美国加州州立大学的宋永毅和加拿大网路作家和时事评论人士任不寐两人进行讨论,讨论姚文元的去世是否标志着文化大革命也将存封历史。
     (博讯 boxun.com)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我先问一下宋老师,因为你是研究文革史的专家,那么对姚文元的病故你怎么看?
    
    宋永毅:先讲一讲中共迟了两个星期左右才发表这个病故的消息吧!这个反应了第一个问题:四人帮在物质上他们己经被消灭了,但是在精神上、思想上他们还没有过去,而且对中共的执政者来说,还是很敏感。
    
    第二个是威胁性。四人帮做为一个思想体系,当然是和毛泽东是连系在一起的,从江泽民到胡锦涛,政治思想控制上来说,他们是延续了四人帮那一套,当然他们比以前要稍微合理一点啦,没有像姚文元写“海瑞罢官”那个时候这样子,所以我觉得一个敏感性,一个对它们政权的威胁性,还是存在,所以他们要迟报。
    
    主持人:好,那我再问一下任先生您怎么看呢?
    
    任不寐:宋老师是专家嘛,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实际上在去年张春桥去世的时候,中共官方在报导他的消息的时候也是退迟。我想第一个原因呢,就是它现实的敏感性,毛思想体系下的这些传人在中国社会还有很大的影响力。
    
    第二点谈到敏感呢,我想不是现实的敏感性,是这种叫做习惯性的敏感性,也就是被主流镇压、排斥的这些政治犯、政治人物,一如既往中国宣传部门都会做这种处理,即使他们没有什么现实的危害性,那么按照惯例,中共官方仍然要对他们做一个冷处理。
    
    主持人:任先生,现在随着四人帮的最后一人姚文元病故走入历史,您认为它是否标示着中国历史一个相对的时机的结束呢?
    
    任不寐:总的来说,可以说文革这一代人的自然寿命己经结束了,但是姚文元的去世并不能在文化上、在政治上代表一个什么时代的完结,目前统治中国政治灵魂的思想和统治文化大革命时候的政治思想是完全一致的。
    
    宋永毅:我认为不寐讲的很好,文革对中国历史的深远影响,从胡锦涛身上就可以表现出来嘛,胡锦涛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在清华大学是个政治辅导员,他隶属一个派别,叫做清华大学景岗山414兵团,这个派别的主要政治观点就是说,他们认为文革是不对的,但是文革前的十七年是中国的黄金时代。
    
    那么你现在看看胡锦涛所做的一系列的东西,文革前十七年是不是在舆论上、在政治上进行专政?进行了反胡风、反右等等,胡锦涛完全在搞这个东西,那么文革前十七年搞那些消极浪漫主义的假像,比如说学雷锋、艰苦奋斗,所谓这类的东西。
    
    你看这个胡锦涛一上台就是提倡这些,所谓的清明啦、和谐社会啦、走西柏坡道路啦,文革对他的影响,你看在他身上打下的烙印还是很深。所以这样一个大的横跨十年的历史事件,把整个中国社会从底层最小的一个细胞,一直到高层国家主席,全部翻一遍的历史事件的影响,恐怕要上百年。
    
    主持人:那我问我最后一个问题,宋老师,现在四人帮的四个人既然都已经走入历史,我们现在通过总结文革,对中国的未来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您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才使中国的未来更加美好?
    
    宋永毅:研究文革最主要是一个澄清历史真相的问题,大家知道文革中间的历史真相根本在中共官方中根本就没有澄清,而且是说弥天大谎,说四人帮,这就不对了,实际上是五人帮嘛,他们的帮主是毛泽东。所以要记取历史的教训,恐怕要建立一个正确地、健康地集体记忆,做为民主的集体记忆,这才能够使中国的未来向健康的方向发展。
    
    主持人:那任先生您怎么看?
    
    任不寐:目前关于怎样才能够了解文革的真相呢?前提就是必须有研究文革的自由,目前中国大陆可以说在剥夺了学术界关于文革的学术自由。
    
    第二点呢,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实际上已经提出来了,那就是为什么像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灾难,这个灾难也可以上溯到十七年、上溯到延安时期,也可以延续到胡锦涛时代,那么这样一个现象到底说明了什么?
    
    为什么这么一场浩劫过去了以后,中国到今天为止又重新不允许研究文革,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仍旧生活在文革的政治文化之下。
    
    那么最后一点的话呢,文革有一个角度可以这样看,就是对人的崇拜以及仇恨导致被对文化的践踏,那么这样的话,是否可以引进神学和信仰的角度,对文革提出一个新的思考。
    
    主持人:在结束我今天的访谈之前,刚才宋老师说到:“四人帮其实是五人帮”,帮主是已故的毛泽东,能否再进一步说明你为什么这样讲呢?
    
    宋永毅:因为这个四人帮它实际上完全是毛泽东提拔起来的,你看姚文元他以前不过是一个上海市卢安区的宣传干事,一路把他提升到成为上海《解放日报》的副主刊、宣传部的副部长,然后直接成为中央政治委员。
    
    目前讲四人帮是讲江青掌管集团,江青何许人也?毛泽东的太太,她完全是禀承着毛泽东做一系列的事情。八十年代初审讯四人帮的时候,江青说的很清楚嘛,她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叫我咬谁我就咬谁嘛。”,现在中共完全欲盖弥彰。
    
    主持人:那这样说,我问一下任先生,经宋老师这么分析,现在文革的灾难不能完全落在当年的江青、张春桥、王洪文以及姚文元四人身上,灾难后边的主要推手是毛泽东本人呢?
    
    任不寐:我当然同意这个观点,毫无疑问,不仅是他,甚至包括所谓文革的受害人刘少奇,所谓的被迫参与文革周恩来,我想整个共产党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我们不仅要把国家领导人看成文革灾难的主要责任者,我想整个民族参与文革当中的所有人,目前都面临着一个反思的问题。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_(博讯记者:刘逸明)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姚文元病故 中共处理低调
  • 姚文元长叹一声:唉,这真是10年一梦啊!
  • 姚文元病亡(图)
  • 四人帮姚文元病逝
  • 姚文元出国旅游的请求遭拒
  • 张春桥遗体火化,姚文元等前往送别
  • 自由是最好的:邓力群姚文元与杨白冰和陈希同李鹏乔石一起反对江泽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