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留学生自述:我到加拿大之后,父亲被双规了
(博讯2006年1月07日)
    有人被“双规”了,这让我们觉得大快人心,又有一个腐败分子被抓了,国家又少了这么一个喝中国老百姓血的人。但是我告诉大家,这一次的访谈让我第一次对他们,确切地说是对他们的家人动了一点同情心。阿辉的父亲就是去年被抓起来的,这件事对阿辉和他的家里人打击很大,用他的话说就是一下子感觉天塌下来了,乌云密布的,见不着太阳在哪。
    
     阿辉是在电话里接受我的采访的,本来我是要约他出来的,但是他怎么都不肯。我知道他给我的这个名子是假的,我也理解他不给我他的电话号码的原因,我不勉强他。每个人在接受采访时的心态、心情和想法都是不一样的。他在和我讲电话的时候,有很多次都在哽咽,也有几次都说不出话了,我听到的是一个20多岁男孩儿真真切切的哭声。 (博讯 boxun.com)

    
    作为一个男人,我是一个胆小、自私的孬种,作为一个儿子,我是一个不孝子。我是应该把这笔父亲贪污来的钱还给政府的,这样也许他的罪过可以轻一些,可以少判几年,但是我没有。我家里人不让我回国,不让我把钱交出去,他们说到了这个时候多判几年和少判几年的意义根本就不大了。我爸重不至死,可犯下的罪也不轻,十几年以上是肯定的了,让我好好保管这笔钱。而我自己呢?说实话,我曾经想过要回去,我挣扎了几天,可最后还是舍不得这笔钱。我怕!我怕我变得一无所有,我怕我回去后不但救不了我爸连我自己都要搭进去,我怕这之后我们会被打到社会的最底层,甚至还要遭人唾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让我没勇气回去的原因。
    
    请大家原谅我吧!我没有这个勇气把钱还回去,甚至还要恬不知耻地继续用这笔钱生活下去,大家可以骂我,但也请大家能够理解我,我还是要生活的。
    
    我爸不是一开始就官运亨通的,我也不是从小就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我们也过过穷日子。我是82年生的,那时我爸还不过是一个机关小部门里的小科长,每月的薪水有限,我妈也就是国营工厂里的技术工人,可她停薪留职长期休假照顾我生病卧在床上的奶奶。在我的记忆里,他们为了省点钱很少坐公交车,哈尔滨的冬天可是很冷的,下雪结冰的。
    
    那些日子的辛酸和苦也只有我爸妈才真正知道,我那时还是一个小孩子,再苦也轮不上我来吃,这些也只能靠零零碎碎的记忆来提醒我。
    
    那你的父亲是什么时候开始一步一步地向上升的,是不是一开始就已经在向这条路走了?我的话让阿辉停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当时的语气是重了一点儿,这么问是不是太直接了?我还以为阿辉可能会把电话挂掉,我还在想要不要换一种方式来问呢,就在我想的过程中他却说话了。
    
    有人说我爸很聪明,很会和领导处好关系,也有人说我爸是个会拍马屁的,整天围着领导转。这些都不管了,我爸的官路真正开始好的时候大概是90年代初。我觉得我爸升官是很正常的,他有学历,做过几件漂亮的事儿有业绩,做人也能上下调节,领导赏识他,提拔他,升他是应该的。像我爸那样的人,一辈子怀才不遇是件挺遗憾的事儿,不过现在我倒宁愿让他怀才不遇了。
    
    其实,就在我爸被抓的时候他也没有坐上人们想的这么大的官。你说他官大吧,我们那有名的几个人里面没有他的名子,根本排不上,你说他小吧,他手里还是有些让人不可忽视的权力的,不然他也不会走上这条路了。人只要做了官,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会有人巴结你的。我爸还是一个小科长的时候就有人送礼,只不过那时候送的都是些小东西,比如年底时送几本挂历呀什么的,我也会把别人送的挂历转送给我上学时的班主任和各科老师,这样可以哄她们开心嘛。
    
    说起他上学,我倒是想起了他为什么来加拿大了,于是就问他这方面的事。我是对他们这种孩子有点偏见的,父母当官,家里有钱,学业应该是不行的。不过对我的这种说法,他是又赞同又不赞同的。
    
    我来加拿大是因为我没能上大学,不过你不要以为我是那种在学业上一无事处的人,我不是学习不好,而是没有去考而已。我当时在班里也是老师寄予希望的,我并没有因为家里的原因而搞什么特权,我的学习成绩是真真正正的。我没去考是因为我在2000年快高考的时候得了阑尾炎,我病得不轻,医生说要是送来的再晚点就麻烦了,动了手术,在医院休息了快一个月。
    
    要是说我病的这段时间,就更能看出我爸的地位了。从我住院到回家休养,来看我的人就没断过,当然都是打着我的幌子来找我爸的。我妈说得对,这些人都虚伪得要命,都巴不得我病呢,否则就没什么让人觉得正式的借口了。
    
    我没去高考,再加上身体还不是很好,也就没有接着复读。我妈疼我,觉得国内学习压力太大,就不打算让我考大学了,怕再把我累病了。我在家闲了一年吧,正好那时,我爸下属的一个女儿来多伦多了,家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我也来留学。留学不是很好嘛,我一听就答应了,那时来加拿大留学的人很多呢,我认识的就好几个都来了,办好一切手续,我在2002年的时候来了。
    
    要说荒废学业还真是来到加拿大之后呢,本来我还是一心想学好的,认真地上过课,后来发现就这么回事。你知道,很多像我这样的留学生有很多都不上课的,能拿到签证就行了,过期了再想办法。我在这认识了很多人,有的和我一样是留学生,有的和我是老乡,有的是香港人和台湾人,也有很少的其它种族的人。朋友一多了,生活也就丰富多彩多了,书本就没什么吸引力了。
    
    我刚来的时候是租别人的房子,和人家share很多东西,也想做个勤俭节约的好孩子。后来为了自由一点儿,玩儿的时候不打扰人家,就找了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自己住。我在那个公寓住了没多久又搬了,原因是我过生日。我请了很多人来我家开party,玩疯了,又喝酒又跳舞,音乐放得有点大了,我们一群人还在闹,吵到了隔壁的一个西人老太太了。老太太来敲门我们都没听见,后来老太太找来了security,把我们的兴致都扫了,第二天老太太告诉我,要不是看在我年轻也许她就报警了。后来我一看搬家算了,之后我就又搬到了一个比那还要好一些的房子,花销也比原来多很多。
    
    现在想想我当时真的很败家,我的衣服从来都是买名牌的,我和几个同学把多伦多的东北菜馆吃了个遍,我会花几千块钱去买一个根本没有什么用处的模型玩具,我会在有了一台台式电脑之后,再买一台笔记本。我当时还交了个女朋友,为了哄她开心,我会给她买当年新款的LV的包,我带她和朋友们去casino玩儿,一晚就输了将近1万块都不心疼。我就是这样在加拿大混日子的。
    
    你这么玩命地花钱,就没想过这些钱是来路不明的吗?你家里人能这么纵容你吗?阿辉在和我说他的辉煌史时,这是我唯一想问的,我不相信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想知道他的想法,我想知道他有没有想过家里会出事。
    
    我当然知道这些钱并不是我爸那种不大不小的官能挣到的,但却没想过他会出事儿。我妈也曾和我说过让我节约着点,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但她又不想让我吃苦,还总是问我钱够不够花。我还知道一些人为了一些项目会找上我爸的,但我不知道他们每次会给多少,说实话,我连我爸每月的工资都不知道,我觉得他的工资还是很多的吧,存款家里总该有的。你也许不相信我的话,可我当时就是这种想法,我当时真的不是知道的这么多,每回家里来客人都回避我的。
    
    也许你会说我天真,可我那时就是天真。现在我明白了,那是我爸不想让我知道他做的一切,不管人们说他在怎么坏,他还是一个父亲,他不想让他的儿子看到他罪恶的一面。我还记得,我小时候和他说长大了也像爸爸这样时,他告诉我千万不要走他的路,努力读书,做个高科技精英才是他希望的。还有就是,他已经坐在了那个位子上,想清廉都逃不出那种无形的网。
    
    我隐隐约约能感到家里不对劲儿是在2003年的时候,那年黑龙江闹出了很多事,很多官员被双规了。我那时还在过着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呢,虽然关心国内的消息,却并不是很担心家里,因为家里没人提这事儿。可从03年的上半年开始,家里就通过很多方式在给我寄钱,数量有多有少,加起来就很多了。我问我妈为什么总给我寄钱时,我妈总说别问这么多,给钱就存起来,不要乱花。
    
    我当时还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给钱就花呢,还打算买个house呢。现在回想起来,是因为家里早就有预感了,开始往外转移了。那年比我爸头衔大的人,好几个都出事了,和我爸同一系统的也有几个被调查,我爸知道早晚会找到他头上,所以早就开始做打算了。这些都是后来我小阿姨写E-mail告诉我的,家里人怕我知道会有心理负担,所以一直都瞒着我,直到后来出事后的一个星期才告诉我——我爸被抓了,我妈在接受调查。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都傻了,我大哭,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绝望的哭。我当时好怕呀,我怕我爸会被枪毙了,我在网上找了很多这种案例,一看心里就更绝望了。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像与世隔绝一样,整天就在网上找资料,我断绝了和一些朋友的关系,我和女朋友分手了,然后又开始找房子搬家。不过这回我是找了个便宜的房子,重新开始适应和别人share的生活。
    
    我和我的小阿姨用E-mail联系,她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回去。我哭呀,我想回去,我想再看看我爸,哪怕是最后一面。可她不让,她说,如果我回去的话,我妈就不活了。她告诉我,我爸还不至于要被枪毙,如果我回去才是我爸致命的打击呢,我爸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我,我在这边一定要争气,以后为自己做打算。
    
    我在消沉了一个月后决定打起精神,我开始了解有关这边的工作情况,我开始关注移民的生活(我是要想办法移民的),我给自己的花销做了预算。我重新拿起了书本,重新找像样的预科学校上学,我卖掉了我的台式电脑,用这笔钱买了书。我的生活现在很简单,就是学校、图书馆和家。我一定要上大学,一定拿个本地的学历,这样我才有可能找个好些的工作。我也试着打了些工,把我原来的一身骄气统统赶走,我想我要和以前的生活说再见了。今年9月我就要上大学了,下个月底我要搬离多伦多,在我要上的学校附近找个房子住下,这样我可以专心一些。
    
    我爸现在还在关押着,法院还在整理材料,可能今年就要审理了吧。我觉得我对不起他,但我是爱他的,不管他做过什么他都是我的爸爸,对他来说这个父亲节并不快乐,但我还是要对他说声——父亲节快乐!
    
    “父亲节快乐”这句话一说完,阿辉就把电话挂掉了,其实他早已经泣不成声了。我知道我们并不能因为阿辉的话就开始同情起这些贪官,但如果我们已经为人父母就会理解阿辉的话了。阿辉曾经说的一句话使我很震憾,他说:“不管他们做过什么,他们还是好的父母,他们很多时候会为了孩子做一些对他们没好处的事,在他们最后知道自己已经不能挽救的时候,也希望他们的孩子是纯洁的。他们做这些什么都不为,就为了他们的孩子。”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