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南京教育当局谋划2005年版“四一二”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1月04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古都南京,有一名学历史专业的大学生李建辉,本来有很好的时光去研究历史,捍卫历史自由,不料中途却发生一件令他自己根本料不到的“四一二”事件,使他中断学业,中断了自己当大学生的历史。 (博讯 boxun.com)

    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四一二”事变,发生在1927年,当时的反动当局要搞所谓的“清党”,把共产党员从国民革命军中“清除”出去。“清除”即肉体消灭。而在七十多年后的今天,南京教育当局搞所谓的“清异”活动,将追求独立思考和精神自由的普通学生当作所谓的异议者给清除出去。虽然这一清除不是肉体“消灭”,但其实质却是同当年的反动当局一样反动。
    2005年即将过去,李建辉同学在这一年的意外遭遇,则见证了南京教育当局迫害追求精神自由学生的不择手段和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的愚蠢面目,南京师范大学在全国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
    
    所谓“旷课”,所谓“勒令退学”
    
    这位名叫李建辉的大学生,今年19岁,原就读于江苏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是该校社会发展学院2003级1班学生。2005年4月因在教室里向同学推荐所谓反动的网上“自由论坛”被同学告密,并被学校以最快的速度,以“旷课”为名正式开除。
    2005年4月12日,南京师范大学下发“宁师学(2005)4号”正式红头文件《关于给予学生李建辉勒令退学处分的决定》,全文如下:
    社会发展学院:
    李建辉,男,湖南会同人,1986年6月出生,社会发展学院2003级1班学生,共青团员。
    
    李建辉自2004年9月以来直至2005年4月6日连续无故旷课,累计旷课达81学时。此前,该生因2004年3月5日至2004年4月16日无故旷课53学时受到记过处分(见附件)。为严肃校纪,教育本人。根据《南京师范大学学生违纪处分办法》(宁师学{2003}第42号)第十二条第六款之规定,经校学生工作指导委员会研究决定,给予李建辉勒令退学处分,处分决定自2005年4月13日开始生效。
    附件:社会发展学院关于给予学生李建辉记过处分的决定。
    南京师范大学(红印章)
    2004年4月12日
    主题词:学生 李建辉 处分决定 报送:(江苏)省教育厅学生处
    抄送:教务处 校团委 (南京师范大学 2005年4月12日印发)
    2005年5月,我与已在北京找工作的李建辉联系上,他显得有些低落,毕竟还不到二十岁。我不知道是该安慰他,还是鼓励他。打工接触社会,比在高校里研究历史更能接触真实的历史,未必是件不幸的事,当年的沈从文背着一本《圣经》和一本《史记》,提着行李观察社会,不是比当朝北大教授还优秀几百倍吗。未来,在社会大学深造并坚持自学的李建辉,未必就不能当母校南京师范大学的校长--年轻不言失败,相信总会让历史重写的翻身那一天。
    
    所谓“反动网站”
    
    南京教育当局谋划的“四一二”事件,其主角李建辉在他们眼里自然不是什么好学生,是大多数“帮忙不添乱”同学之外的异类。李建辉从被同学告密、批斗、调查、写检查到被勒令退学,只有短短十二天的时间。
    “愤怒之余,我不免感到好笑:巴掌大的一点事,怎么搞得这么紧张?难到这点异议的声音,这些专制者都容不下?何况,这还是理应保留有一份独立精神的大学。”李建辉介绍,他所在的江苏南京师范大学,原本是有些独立精神的大学,他和同学们比较喜欢无拘无束地想问题,不喜欢把自己关进思想的监狱,敢于向社会各种腐败不公平现象提出自己的中肯看法。
    2005年4月1日,愚人节这天,李建辉同学上午有四节课,1、2节上社会学原理;3、4节上中国现代史。由于他晚上看书睡得晚,第二天迟到了,到教室时已上第2节课了。于是他直接去另一间中国现代史的教室,他在黑板上写了介绍自由中国论坛。大致内容是“最上:不用代理,探求真实之世界;不上海外,追寻自由之中国。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尽在自由中国。其下:李建辉介绍一个论坛给大家:自由中国论坛。再下:欢迎大家前去注册、灌水。 正文:自由中国论坛共23个版块,其中‘时政评论’一版人气最高,自由评论天下大事,言论可说毫无限制,只是没有谩骂的自由;‘史海勾沉’,有许多大陆见不到的珍贵历史资料;‘海峡两岸’,号召民主统一中国;‘民主通讯’,关注那些因追求民主自由而失去自由的人。另外有名家专栏,比如因讽刺一党专政而入狱一年的北师大心理系女学生‘不锈钢老鼠’刘荻设有‘老鼠谷仓’一栏。然后就是论坛的网址,并且留下了自己的邮箱,若是谁想读一些大陆找不到的书,可以发邮件给我。”课后有些同学拿出笔记下了网址,快上课时,他把以上内容擦掉。
    事情本来到此就了了,可是谁也没想到的隐秘战线的“谋划者”出场了:这堂课后,李建辉同学中有一位董姓女同学找到他,说刚才没抄下,麻烦他再写一次,要他把网址写在纸上,以便回家研究。李建辉随即写下五个网址,另外还附加赠言“由于此站宣扬民主自由,常被封锁,但24小时内总能恢复;在网吧可以直接上,在学校则不行,如果想在学校上就发邮件给我,我发个软体给你”等等,并留下了自己的邮箱。
    就是他的这几行白纸黑字,竟成为校方的“清异”证据,于是领导谈话、勒令退学。4月4日有同学上QQ时,告知李建辉发现了一份董姓女同学“告密”(立功报告)。4月6日,学校党支部王姓副书记找到他,告诉他如果还想在这学校念书的话,别在自由中国论坛当版主了。就要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不能旷课。到4月8日下午,有同学告诉他你被开除了,他当时什么都不知道。接着,李建辉找党支部副书记王先生,书记说“1.要他写一份有关介绍论坛的检查上交学校,由学校决定怎么处理,另外再写一份有关旷课的检查。2.要他自己写一份退学书,他立刻给我办手续。无论我是写检查,还是写退学书,都必须在今天4点之前交给他。”
    4月11日上午,南师大辅导员和院党支部副书记叫了本班二十来个同学去开会,说“他将被勒令退学或开除,是自找的”。李建辉自己还说:“一、一学年旷课50节就可以勒令退学或开除学籍,而我已超过了;二、我宣传反动网站,院里也没办法,学校要下通知。”,尤其对于告密的那个女同学,李建辉很大度地表示“大家不要歧视她、排挤她”。不久,退学并宣布退团的李建辉选择北上打工,学习历史不如亲身经历历史。
    
    
    所谓“南京师范大学”
    
    所谓“南京师范大学”,其实已经沦落为一个没有独立精神的打击青年学子的反动大学,再者,南师大还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具有陪舞传统的高等学府,近年来曾经发生过一起由校方组织女生陪同教育部高级领导跳舞的丑闻,而且该高级领导还主动向陪舞的女生留下不知其何“用意”的私人电话号码。
    当年堂堂名校的南师大,其前身溯源至清末两江总督张之洞1902年创办的三江师范学堂,后经两江师范学堂,演化成孕育中国高等师范教育成熟办学体制的南北高师之“南高师”。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在原中央大学(国立南京大学)、金陵大学、金陵女子大学部分院系的基础上,建立南京师范学院,1984年1月改办成南京师范大学。历史上,著名的教育家吴贻芳就是金陵女子大学校长,林学家梁希还曾任国立南京大学(原中央大学)为校务委员会主席,此外,李瑞清、江谦、郭秉文、陶行知、陈鹤琴、吴贻芳、徐悲鸿、张大千、陈之佛、傅抱石、陈邦杰、李旭旦、高觉敷、唐圭璋等大师,都在该校史上被传诵,曾经桃李满天下。可到了今天,这所著名的学校居然成为“间谍校”、“陪舞校”,教育部长可以单独向女生留下有着不可告人目的的私人电话号码,一名通过告密而博取功劳的“听话”女同学在明知李建辉写在黑板上的文字容易抹去,不能成为证据,于是又向他索要纸质证据,以此断送了“同学”前程,实在是当今高校之怪现状。
    
    所谓“历史”
    
    所谓“历史”,往往正在进行的历史是不可告人的历史,是告密立功的历史,是追求陪舞而打击独立思考、精神自由的历史,是见不得光明的黑暗史……说明白了,南师大同学李建辉所遭遇的“四一二”事件,其实是一件南京师范大学校方主谋,并联手南京教育当局默许的打击所谓“异议”学生的教育界丑闻,现在已经不自觉地被写入了南京师范大学学生正在研究的当代史当中。今后的学生每每提及这一历史“章节”,南京教育当局都会“抬不起头”,而未来洗去尘埃的南京师范大学却能因为出了李建辉这样的优秀同学而发出耀眼的光亮。
    历史就是历史,真实发生的历史,比任何墨写的历史更有说服力。同样,因“听话”而立功的女同学,只能远远跟在优秀的李建辉后面,因为她还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前进方向。
    
    2005年12月30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2006年人民日报元旦社论《伟大的开局之年》缩写与点评
  • 昝爱宗:2005年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当然是杨茂东
  • 昝爱宗:代《人民日报》起草2006年元旦社论
  • 昝爱宗:圣诞之际上书胡锦涛主席呼吁实行宪政
  • 昝爱宗 :爱—献给我的朋友,以及特别的祝福给陈光诚夫妇
  • 昝爱宗 :中国新闻界“良娼”颠倒
  • 昝爱宗:有距离的民主台湾和难以直面的大陆民主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昝爱宗:“毛主席”死了——胡氏之死
  • 昝爱宗:“6 .10”祖国的天暗淡、花朵凋谢
  • 呼吁领导人到天安门为数千煤矿死难者志哀/昝爱宗
  • 昝爱宗:民众造舆论不能没有新闻法
  • 昝爱宗:领取赵紫阳同志告别会“入场通知”记
  • 昝爱宗:八宝山见紫阳最后一面
  • 昝爱宗:领取赵紫阳同志告别会“入场通知”记
  • 我的朋友是程益中 [昝爱宗]
  • 昝爱宗:1989年的这一天
  • 昝爱宗:老乡,你难道就这点出息吗(12月13日的诗)
  • 昝爱宗:那枪口,正指向谁?(12月12日诗)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一个“忠”字:以一人之嘴堵亿万人之嘴
  • 昝爱宗:五中全会结束,看中国如何应变未来?
  • 昝爱宗:何时共产党里也有了“反动派”?
  • 昝爱宗:人死不能复生,真相不容掩盖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昝爱宗:张德江们能否在南海边画一个圈
  • 昝爱宗:中青报有可能沦为“李而亮青年报”
  • 昝爱宗:放大卢雪松就是放大中国的人权现状
  • 昝爱宗:最近我看了一幅政治漫画
  • 昝爱宗:最近我看了一幅政治漫画
  • 昝爱宗:中国不幸在一步步到位
  • 昝爱宗:实现民主强国需要正视历史和现实
  • 昝爱宗:“六四”是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
  • 昝爱宗:江泽民终究要面对“六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