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州炒煤团哭着离开山西 转战越南缅甸(图)
(博讯2006年1月04日)
    温州炒煤团哭着离开山西 转战越南缅甸
    
    温州炒煤团哭着离开山西 转战越南缅甸


    今年山西已经将煤矿伤亡处罚标准提高至人均100万左右
    
    不管“投资”还是“炒煤”,温州老板都栽了。
    
      山西太原金港大厦17层,原本要举行“浙籍矿山井巷企业联合会周年庆典”,但现场这一名称已经改为“山西省中小矿山井巷企业联合会周年庆典”。
    
      不论名称怎么改,这都是浙江煤商在山西成立的组织。不同的是,周年庆典上已经找不到2004年12月15日成立浙籍矿山井巷企业联合会时的热闹与喧嚣。当天前来参加庆典的只有寥寥数人。且“与其说是庆典,不如说是诉苦”。
    
      记者获悉,甚嚣一时的“温州炒煤团”大部分已经撤离山西,转赴越南、缅甸等地;尚未撤离的也已经举步维艰,由于投资过大而被“套牢”,想走都走不掉。
    
      “笑着前来,哭着离开”
    
      本报2004年11月底“温州炒煤团”系列报道显示,山西境内60%的中小煤矿(包括地方国有煤矿和乡镇煤矿)由温州煤团承包,投资商当时达500多人。
    
    由于温商纷纷涌入山西,500多人仅仅是初步统计,有媒体后来追踪时说已在2000人以上。
    
      当时筹备成立浙籍矿山井巷企业联合会的阎敏才如此形容︰“在山西任何一个产煤市县,基本都活跃着温州煤团的身影。”“我们协会(指浙籍矿山井巷企业联合会)举行成立大会时,国贸大厦下面是清一色的奔驰、宝马。”
    
      今非昔比。时隔一年,阎敏才再次接受记者采访时狻为失落︰“去年,协会办公室里不停地有人来来往往,特别热闹。可看看现在,天天几乎没有人来。”
    
      一位始终不肯透露自己姓名的温州老板透露,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来到山西,一开始干的也是掘井工作,后来和几个老乡合伙在山西承包了一个煤矿,2002年、 2003年,煤炭市场回暖,他和“同乡”一样,赚了些钱,但在2004年下半年,他果断从煤矿退出。“压力太大,风险太高。”
    
      记者拨通原平市官地乡矾土坡煤矿投资者王积千的电话时,他已经不在山西。“我在陕西府谷,自从宁武县一家煤矿发生安全事故后,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去了。”王投资500万的另外一个煤矿  原平市长梁沟红土背煤矿目前正在停产整顿。
    
      而宁武县煤矿投资者张有彦接通记者电话时连连叫苦︰“现在的煤矿不能干了,都在亏损,人心惶惶。在山西没法呆下去了,我们的资金都是家家户户集资的,现在已经投进去不止1000万了。”
    
      据了解,原平64个中小煤矿,其中59家煤矿曾被温州老板承包,但张有彦说︰“原平的浙江老板不少人已经退了出去。”
    
      “很多人都是哭着离开的。”一位温州老板在阎敏才的办公室对记者说。这还是抽身早的,现在很多老板想离开都不行,手里的煤矿即使亏本转手都没人要。据这位老板说,目前撤离山西的温州煤商已经高达70%左右。剩下的也在陆续离开。
    
      两道难关
    
      在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最新确定的年底前关闭4000个煤矿计划中,仅山西就承诺关闭1200个。这无疑引起了温州煤商的巨大恐慌。
     
      即使没有政府的关井铁令,温州煤商自己也承担着巨大的安全风险。“每天手机根本就不敢关,随时保持和外界联系;晚上睡觉都害怕手机响,尤其最怕在后半夜突然响起,这意味着你的煤矿可能出事了。那种压力外面的人根本体会不到。”上述始终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浙江老板苦笑着对记者说。
    
      据了解,今年山西已经将煤矿伤亡处罚标准提高至人均100万左右。而在几年前,这一赔偿标准只有数千至几万元。而罚款数额相比几年前也是成几十倍乃至数百倍增长。
    
      不仅如此,一旦某个矿井出事,周边所有矿井都要停产整顿。“一停产就得几个月。其间由于断电停止通风,矿井瓦斯会迅速集聚。几个月后开工复产时,很容易再出事故。”
    
      记者从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了解到,2005年8月底,该局拟定了一个1700多个矿井进行停产整顿的名单。温州煤商投资的矿井大都在停产整顿。
    
      一位姓邓的老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我费了好大劲把各种证件办全了,而且我是第一家办出证来的。按道理有证就能开了,可是宁武一家煤矿发生事故后,我的矿井一直在停产整顿。很多设备都安装好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开采就被叫停,我目前已经亏损六七百万。”
    
      除了安全整治,资源税改革成了温州老板另一个最头疼的问题。打开山西省政府的网站,“《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征求意见稿”跃然眼前。按照该办法,所有煤矿在生产之前,必须对矿区资源进行购买,而重点产煤县年生产能力30万吨以下的煤矿不得整合已关闭煤矿和其他资源储量。这一办法已经在山西临汾进行了试点,准备在今年底明年初正式实施。
    
      “这意味着,温州老板在生产之前就必须拿出相当数额的投资购买资源,而不像以前先生产后交税。”山西社科院能源研究所所长王宏英说。
    
      记者在采访多位浙江老板时,他们也对资源税体制改革表示相当担忧︰“一般人根本投资不起。”
    
      王宏英介绍,在山西,很多小煤窑都存在层层转包现象,而在层层转包中,大部分利润已经被拿走。
    
      对这些接到最后一棒的浙江老板来说,必须走扩能提产的途径才有可能收回投资。可是当大量资金投进去后又踫上了政府加大对小煤窑关井压产力度,所以出问题是肯定的。而且煤炭产业从分散走向集中是一种必然趋势,整个煤炭行业整顿力度只能不断加大。
    
      另外有观点说,温州老板在山西靠钱办事,之所以曾一度走红,是因为他们用“钱”铺平“炒煤”之路。今年以来,国家从上到下严查“官煤勾结”,从某种意义上切断了其赖以生存获利的关系网。
    
      天堂东南亚?
    
      “大部分都去了越南缅甸,也有一部分转战陕西、内蒙古。”一位刚到山西一年左右的陈老板介绍。2005年12月15日,陈与十几位前来参加“周年庆典”的煤老板谈及此事,也对越南、缅甸跃跃欲试。
    
      记者从云南煤矿安全监察局了解到,越南的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河内、广宁、北太、河南宁、谅山诸省及红河上游沿岸地区,地质总储量约为300亿吨,居东南亚各国煤炭储量首位。
    
      云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办公室魏先生如此介绍越南煤炭︰越南下龙市鸿基地区(“鸿基”在越南语中是煤炭的意思)有一座天然煤山,当地人发现它的时候,觉得表面生长不出树木很奇怪,后来才发现所有的草皮底下都是含煤的砂石。整座山高二三百米,绵延几公里。专家计算过,如果集中越南目前的所有开采力量日夜不停地挖掘这座山,也要足足20年才能开挖殆尽。
    
      但由于资金不足,经营管理不善,技术与设备落后陈旧,越南许多大中型煤矿都未能按设计能力满负荷生产,致使煤炭工业发展缓慢,煤炭产量长期徘徊不前。
    
      越南近年来采取了很多措施促进煤炭工业发展。据中国商务部信息,越南2005年计划煤炭产量增幅达到8.5%,约2910万吨。
    
      与此同时,越南政府正在大力招商引资。目前包括中国国电集团等已经在越南投资60亿元开矿。也有很多个人正在涌入越南。越南驻中国大使馆参赞潘玉宝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许多人都跟他打听煤的事情︰“已经有不少中国朋友进入越南采煤。”
    
      据潘玉宝介绍,为了刺激投资,越南政府允许外国投资者持有高于50%的股权,政府投资与计划部也加快速度,简化外商投资项目,由审批方式改为登记发照方式。
    
      除此之外,陈姓温州煤老板还说︰“越南的劳动力成本更低,煤质也比较好。而且,越南对煤矿的管制不像山西这么严格。”
    
      今年以来中国从越南进口的煤炭量大增,这与温州煤老板有很大关系。“温州老板在越南挖煤,然后再卖到国内市场,非常有竞争力。”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06-01-03 )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州炒煤团”山西招怨浙江首揭真相
  • 中国矿难:温州炒煤团是帮凶?
  • 温州又冒“炒煤团” 投资一亿1年收回赚大钱
  • 温州炒煤团在山西:亿元投资一两年内就能收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