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路:元旦噩梦(事关高律师,深度担忧)
(博讯2006年1月03日)
    
    
     提交者:李建强 发布时间:2006-1-2 12:02:39 (博讯 boxun.com)

    
     序:
     我不懂解梦,这个梦是不是暗示了什么,我不敢确定。为高律师和天下的好人们祈祷。
    
     2006年元旦是我的阴历的生日,我回老家看父母和孩子。中午和家人喝了一点酒,下午去看了一个生病的朋友,晚上和父母聊了一会儿天。10点钟的时候,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用笔记本电脑看王力雄先生的文章。大约12点,开始睡觉。
     梦境中,我到了北京。见到几个很熟悉的朋友。在朋友的车上,我发现高智晟律师也在。我其实从没有见过高律师,但是在网上见过他的照片,所以高律师还是被我一眼认出来了。
     因为彼此熟悉,我们热烈交谈。我问高律师,你出来国安没有跟踪吗?老高坐在汽车的副驾驶座,他回过头来说了句什么。大意是他们肯定跟踪,主要怕他去外地调查法轮功的事。我频频往汽车的后面看,希望见到国安跟踪的车辆,但是除了几辆三轮车以外,嘈杂的郊外公路上并没有国安的车辆。
    一会儿功夫,我们几个人到了高律师家,出乎我意料的是,高律师家居然住的是平房。门外有几个陌生人守着,一个个獐头鼠目,观之不似正经人。
     高律师去开门,门锁钥匙堵了,高律师只好转身走了,一个又矮又丑的女便衣随即跟上,我们几个人在等高律师回来。几个瘦高的便衣突然掏出钥匙打开高律师的门。我们感到诧异。立在那里观看高律师家周围的环境。高律师的屋后堆着三大堆土,站上去能看见他家的一切。他家的后窗单独按了一盏高倍白炽到了晚上这里将一片光明,没有任何隐私可以遮盖。
     高律师终于回来了。一个便衣给他一张纸,好像是拘留通知书,也不知是谁的。并说自己是邮局的,这个邮件耽误了十几天。高律师说走吧,送刘路。我们一帮人随即上了一辆大型的旧式轿车,车棚很宽敞。那个便衣要打我们的车去向他们处长汇报,高律师答应了,大度的让他上车。我坐在车的后派中间,高夫人坐在我身边,那个人坐在高夫人一边。这是车转到一个拐弯,一下在有上来几个监视我们的人。他们都把这车门,站在我和高夫人身边。
     车到了一出机关的门口。我们下车。这是一个新建的机关,没有牌子,院子明显的洼下去,里面是一个高楼。院子的周围是铁栅栏,外面是道路。我心里知道,这是安全机关。
     几个便衣进院子里去了。我们六七个人在院子外面高高的道路上向那个院子里观看。只见大楼里涌出上百人成千的人,在院子里集合,有些人穿着警服,还喊着各种口令,有一句较长的模模糊糊是“反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云云。
     我看见穿着警便服的两个警官和那群便衣匆匆向我们走来,那个警官边走边换衣服。到了我眼前,虽然还是制服,但已经不是安全机关的警服了。警官边走边和我握手,那个便衣故意把我介绍成法院的庭长,我连忙说我不是庭长,是律师。我们匆匆走到高律师和他夫人身边。那个是处长的警官紧张的和高律师交涉着什么,虽然不会比我们一大群人,但具体谈了什么内容我们一点也搞不清楚。只见他嘴巴快速的在动,高律师完全是一幅满不在乎、风趣调侃的模样。
     他们终于谈完了,处长跟我们一一握手告别,一群人进那院子去,高律师和夫人也跟他们进去,好像进去送别,又好像进去办个什么手续。我们一群人站在院子的外面远远但是清楚地看到高律师在跟随他们进入那座大楼茶色的玻璃大门的时候,突然出手拧住一个便衣的耳朵,拧了一圈,又拧了一圈,那个便衣痛苦地蹲下,这时几个警察和便衣扑上了,将高律师双臂反扣压住,一个警官对着他的太阳穴左右开弓,猛击四拳,高律师直挺挺躺在大门口。高夫人大哭,我们都惊呆了,我一下子冲进大院,没跑几步被人家拦住。
     一个警察说,你都看到了,高智晟癫痫病发作,袭击警察,我们自卫将他依法处置了。我强忍着眼泪,心里说,为什么他们这么有耐心,一直不动高律师,原来是要设计这么一个圈套置他于死地啊。
     他们给了我一些资料,协议、照片和情况说明之类,我拼命地往档案袋子里装材料。哀哀哭着的高夫人被那几个上方的朋友拉着走了。我收拾好材料,对他们发表一通激愤的抗议后就去赶朋友们,在一个铁路的岔口旁,我追上了正在等我的朋友。大家准备挤一辆车走,我说不行,那样可能被一起消灭,还是大家分开走吧。一定要记住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传出去。
     我招呼一个人上了三轮车走了。沿着铁道在灌木丛生的荒路上东行,心里无限凄凉。
     梦醒,惊出一头冷汗。我突然想起1999年元旦之夜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决定起床把这个梦境记下。打开电脑,时间显示2006年1月2日3:37分。
     我不知道这个异常清晰的梦预示着什么,但愿高律师新的一年平安。
    
     2005年一月二日3点37分----5点02分。
    

附1999年元旦的梦。
    
     1999年的元旦,是个周末,那天晚上我因为感冒,多吃了两片黑加白,早早睡下。药片功力非凡,果然睡得香甜。而且还做了个场面宏大、气势非凡的梦,我觉得这个梦是有来历的,醒后当即记下。可是我天生愚钝,五年过去了,至今没有悟透。昨天晚上,境外一家媒体的记者电话采访我五年前(1999)和15年前(1989)北京发生的两件大事,我突然想起了这个梦,也许,它是某种启示和预言?
      
      梦境一开始是个考官的场面。考生们在角逐检察院、司法局、民政局的副职领导岗位。我的一个平日很清高的律师朋友也在参加答辩。答辩的题目好像是法制史。考生们大都獐头鼠目,观之不似人类。
      考场上还设旁听席,好像是法庭,又好像是大学里的阶梯式教室。旁听席上热热闹闹,主席台上空空荡荡,考官总也不出现。
      在旁听席上遇到高中同学李向宇,他居然不是来旁听考官的,而是要到二楼的戏迷协会去处理一件票友纠纷,他给我一张粉红色的酷似餐饮业发票的东西,上面写着时间和收费金额,我很奇怪为什么不是法院传票。
      主席台上一位老者出来表演一个魔术,他不知发了一种什么功,使一只老鼠跑到我前排的一张箱式课桌里。前排的人打这只老鼠,嚷着要杀死它。老鼠便跑到我的课桌下面,我用木棍赶它,但它不走,打死也不走,睁着黑亮的小眼睛看着我,样子很可怜。我有些不忍心,我的一个警察朋友嫌我心软,抓住它一把掐死扔到窗外去。
      几个模样姣好的男女考生在考场外面低洼的沙漠里做一件看起来很费力的事,后来他们艰难跋涉着回到考场,在屋子里架起一只像热水器似的东西,用三只管子向墙上喷射一种液体,开始是干白葡萄酒,后来就是水了。他们在屋子里喷洒,好像在做很热闹的一件事。考场也变成了花团锦簇的新房,大家都兴奋起来。屋子上面突然着起火来,很美丽的一道一道的火绳在房顶上流窜,大家并不紧张,反而更加兴奋。火绳窜过,水柱便跟上一道一道的灭掉。水柱过后,火灭,留下一片焦黑色。大家依旧兴奋,后来这房子就完全变成被火烧过地破败模样了。
      我在梦中突然悟到这是《红楼梦》里描写过的繁华过后一片衰败的场景,就跑到隔壁屋子里去找我的书橱。这时梦境完全由考场幻化成婚礼,结婚的是我的一个女同学。她正在房间里跟几个旧友说话。我问她书橱在哪里,她就带我去找。我忽然想起她结婚我没有给她买什么东西。她说:你在这里忙活了这么多天,还买什么。然后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脱去长裙去换一条浅色的短裤。梦醒。
      
      这位女同学是我十几年来一直暗恋的情人,她体态轻盈婀娜、美若春花,多年来在我眼前顾盼生姿、摇曳招摇、极尽风骚,却从不让我得手。我一见梦中会有好事,赶紧记下上述情景,蒙头再睡。
      
      第二次进入梦境变成了黑白片。
      我走在黎明前的马路上,迷雾漫漫,妖风阵阵。没有路灯、没有车辆和行人,城市显得诡诈、阴险,好像包藏着巨大的阴谋。
      我恐怖万分,小心翼翼。忽然看见大楼的底下闪出一群人,围住一个人一齐毒打,打人的人面目不清,但动作有力、凶狠,被打的人双手抱头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出阵阵哀号。我不敢驻足,赶紧走开。这时,马路上打人的场面变成了屠杀的场面,不停地有人被杀死、拖走,马路上留下了一片片暗黑的血迹和人的肠子。后来,这个场面越来越大,成百上千的人纷纷被杀掉,血流满地、残肢纷乱、无数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扔在马路上,令人无法驻足。后来,警察来了,警笛声声,上百万的群众在愤怒地示威,杀人的歹徒却早已逃走,全城一片恐怖,人们纷纷在议论杀人的场面。
      
      考官、火灾、婚礼、大屠杀,这些意味着什么?我的1999年会经历这些吗?
      
      以上是当年的记述,由于梦境鲜明,印象深刻,至今难忘。境外女记者的采访让我突然感到,这个虚幻、荒唐的梦其实正是我们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历史。
      
       2004/3/28 (此文曾发表在天涯社区关天茶社)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智晟:2005年最后一天权控集团留下的是肮脏和龌龊
  • 高智晟:还有什么动人的口号可助胡、温再支撑上一年
  • 高智晟:今天跟踪我的车增加到九辆
  • 高智晟:便衣部分地改变了这个小区的黑暗与沉寂
  • 高智晟:今天便衣跟踪的新变化
  • 高智晟:便衣的操纵者今天的神经错乱势加重
  • 高智晟:秘密跟踪不成咱就再公开来
  • 高智晟:郭飞雄仍被关押标志着广东黑恶势力继续对中国人民的挑衅
  • 高智晟:新疆基督教家庭教会生存状况调查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五)
  •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 高智晟: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
  • 维权律师高智晟公开宣布退出中共
  • 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逼停业一年
  • 纽时报导高智晟 赞高知其不可为而为
  • 东海一枭: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 高智晟致胡温第三封信\自由亚洲电台首发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三)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 高智晟:2005年最后一天权控集团留下的是肮脏和龌龊
  • 阿衍:高智晟的待遇太好
  • 刘晓波: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 伍凡:高智晟律师的人格气度压倒中共恶党邪灵
  • 高智晟致胡温公开信--必须立即停止野蛮行径
  • 东海一枭:高智晟赞
  • 赵达功: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 高智晟成为基督徒,并再致胡温的公开信(图)
  • 高智晟--刷新中国律师界的公耻/牟传珩
  • 刘晓波: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 赵达功: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 当高智晟律师像伏尔泰一般家喻户晓的时候/老戚
  •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对营口市地方司法反动势力野蛮迫害郑贻春案的声明/高智晟
  • 高智晟:北京律师协会的个别人——人格太监者
  • 高智晟:如此对待纳税人禽兽不如——关于太石村事件的严正声明
  • 关于冯秉先之子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高智晟
  • 高智晟:新闻从业者应回到人间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