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冯秉先:一个人的罪与罚
请看博讯热点:陕北石油事件

(博讯2006年1月01日)
    
    
     (博讯 boxun.com)

    ■本报记者 徐正辉 首席记者 章敬平 陕西靖边报道
    
     罪与非罪
     刚刚在监房中度过60岁生日的冯秉先,176公分的身高却只有不足50公斤的体重,这么一个“风一吹就要倒下去的商界知识分子,竟然在陕北这个小县城,制造了多年难见的‘大场面’”,营造了重重高度紧张的氛围。
     “靖边县的四大油区乡镇都进行了控制,油区大小路口封锁,班车停发。”靖边县青养岔镇一位油老板表示,“许多油农油老板进不了城。”
     进得了城的也难以到达法院。当日6时,通往靖边县法院的三个路口,就被警察封锁了,数十辆警车数百名警察设置了三道防线。靖边县隶属的榆林市,也有一位市公安局负责人亲临现场。
     即使到达法院,也进不了法庭。据称,法庭一共发出了120张旁听证,投资者没有一张。包括本报在内的数家“计划外媒体”,以及国外媒体,都未能得到旁听的机会。虽然是公开审理,但法庭大门紧闭,“闲杂人员”一律不得进出。
     中共靖边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侯贵强称:“表面看这是一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小刑事案件,但背景非常复杂。牵涉到很多油老板和油农。为防万一,我们采取了措施。”
     法庭内也出现了靖边县司法史上罕见的对垒。靖边县检察院检察长王明朗坐在第一公诉人的席位上,主审法官由靖边县副院长谢红静出任。据称,1992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的谢是靖边县惟一科班出身的法官。三被告中只有冯秉先一人聘请了律师,辩护人是北京知名律师莫少平。
     控辩双方对于冯秉先的罪与非罪的交锋,都在于2005年春天的两次“诉前对话”。2005年4月12日早,陕北三县100多油井投资人前往榆林市府门口,与市府官员对话。榆林对话未果。一个月后,陕北100余油农聚集到陕西省委大门口,同时向社会散发资料。
     检方认为,冯秉先是两起“诉前对话”的“策划者”、“组织者”,是“首要分子”。他策划“采用聚众围堵市政府、省委的方式”,致使“政府的多项重要政务活动被迫取消,政务大厅十三个部门停止办公,办事人员、车辆无法进出大门,致使省委大门被堵,使进出的人员、车辆无法正常通行,交通阻塞,严重扰乱了市政府机关和省委的正常工作秩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据称,检方认为冯策划组织此两起事件,是因为在2005年3月准备诉讼前,三被告曾组织靖边的油井投资人到县政府上访,要求和县政府进行对话,要求退回油井,因为“和县政府对话没有达到目的”,冯秉先决定组织人到市政府和省委进行诉前对话。
     冯秉先的辩护人对两次“诉前对话”没有异议,但他不认为冯秉先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主观故意,而是受传统的思维方式的影响,希望通过协商对话解决问题,不想和政府打官司。莫少平也不认为冯秉先是“组织者”和“策划者”,亦不同意公诉人对“诉前对话”的后果、影响或者“严重”或者“极其恶劣”的认定。
     本报记者历经周折,终于联系上靖边县法院负责人。本来,从中斡旋的中共靖边县委宣传部说,法院会接受访问,但靖边县法院对案件不予置评。
    
     “我是维权的‘首要分子’”
     开庭前一天,冯彦伟递给本报记者一份他父亲冯秉先预备的自我辩护词。冯秉先反对公诉人把他确定为组织策划两次“诉前对话”的“首要分子”。他否认自己是陕北投资人的总代表,但他乐于人们把他视作陕北石油民企维权行动的“首要分子”。
     冯彦伟说:“靖边县检察院对我父亲提起公诉的依据,是民企最近的两次诉前对话”。事实上,这两次行动,不是我父亲组织、策划的,我父亲也不同意这种说法。
     2004年,冯秉先认识了当时尚在北京博景泓律师事务所的朱久虎律师,决定走诉讼维权之路。这年仲秋,朱久虎来到靖边县。集团诉讼涉及到的人数众多,依法得选举诉讼代表人。
     冯彦伟说,陕北几百家石油民企为适应集团诉讼,建立了多级委托代理方式:首先,民企公司按区域选举,产生诉讼代表,公司与诉讼代表签订一级委托代理协议;而后,每县由15名诉讼代表组成“诉讼代表会议”。“诉讼代表会议”是全体委托人的决策机构,有关维权行动的重大问题,必须要根据《诉讼代表会议章程》,由会议代表集体决策。
     每县在15名代表中又选举出总代表和总代理,靖边县总代表为冯孝元,总代理为马启明。总代表是代表会议的召集人,总代理负责完成代表会议确定的日常工作。
     冯秉先在他的自我辩护词的预备稿中说:“我只是靖边县一名普通代表。我一直在北京从事与外界联络工作,为陕北各县服务,而实际上,陕北民企从未选过总代表,从未给我任何授权。‘总代表’的称呼,是各县投资人给我的荣誉,并不因此就意味着我有决策权。”
     冯在预备稿中说:“我是一个敢于对自己行为负责的人。如果把我说成是陕北石油民企维权行动的‘首要分子’,我很乐于接受。我现在已近花甲之年,把自己三年的好时光全力用在了这场公民维权行动中,我认为,这是我一生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我以自身的行动实践了一个普通公民对民主法治不懈不悔的追求。”
     冯彦伟说:是我父亲,撰写了维权的纲领性文件,主张民企为权益抗争;
     是我父亲,主张向首都学界求援,以他为主,委托学术机构组织了四次专题研讨会;
     是我父亲,汇编了有关陕油案的事实、文件、报道和专家意见近50万字材料,将陕油事件公之于众;
     是我父亲,把朱九虎为首的律师团介绍给民企,将民企统一到以诉讼为主线、依法维权的轨道上来。
     据此,冯彦伟说:“我父亲可以站在法庭,自豪地说:我是当之无愧的陕北民企维权的‘首要分子’!”
    
     “我父亲为什么被投资人 称作总代表”
     庭审开始,冯秉先申请作为第一公诉人的检察长王明朗和靖边县法院回避。因为王明朗和法院院长都曾是石油“三权”回收领导小组成员,检法干警参与过石油“三权回收”的具体工作。审判委员会、检委会十余人分别研讨了约半个小时,回来宣称,“这与此案无关”。
     冯秉先的辩护人对记者说:为了保证案件的公正审理,和案件有利害关系的人都需要回避。
     冯彦伟对记者说:“我父亲之所以被陕北油井投资人尊称为‘陕北总代表’,就是因为他反对不合理的石油三权回收和补偿。他为维权付出艰辛的努力,为维权两次进入监牢,怎么会‘与本案无关’。”
     法庭上,冯秉先动情地说,“我60岁的生日是在狱中度过的。“那天是11月29日,除了他的未婚妻曲建平给他送了几本书外,连一封家书也无法传达。
     冯秉先出生于蒙陕交界的哈拉寨,22岁被分配到内蒙古罕台窑煤矿当电工,来陕西开采石油之前,是内蒙古自治区有名的技术干部。1998年陕西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冯秉先与友人同赴靖边县开采石油。36万元买了个区块,打出来的却是个干井,亏了71万元。第二、第三口井总算见到了油,但产量很低,三口井赔进去 350万元。
     冯彦伟说,到2000年10月,他父亲连打带买,共13口井。政府收井时剩下四口高产油井。冯先生对自己油井的估价在1000万元以上,但最终从政府手中领到的补偿只有140万。
     1999年,原国家经贸委发了个文件,明确要求“坚决停止和纠正允许投资商参与石油开采活动的做法”。很多投资人并不知情,陕北还在加大招商引资力度。2000年,陕北各县兴起地方石油开发的高潮。据估算,其后政府收的油井,有1/3是2000年前后打下来的。
     真正收井的决定是从2002年10月份由陕西省政府发出的。靖边的投资者组织了起来,要开大会。县里召开紧急会议,说不管上面如何,和投资者签署继续经营两年的协议。
     2003年夏天,榆林市拿出“三无偿”方案:收回了投资的油井无偿收回;经营了5年的油井无偿收回;产量在600公斤以下的无偿收回。
    大家算了一下,靖边当时有1489口油井,除去“三无偿”,只剩下200来口井。即使这200来口井,也不是全部兑现,而是分期付给。如果要现钱,还得扣除利息。
     6 月15日,政府就派人上油井驱赶民营油井的人员。冯先生一看大势已去,跑到北京去上访。地方政府一路截访,到达北京的大约有200多人。上访者大多没有什么文化,冯帮他们整理材料。到上访的第七天,陕北地方政府就来人了,有五六个人,要上访人员派代表座谈一下。上访者给冯打电话说:“你快过来,代表我们和他们谈。”
     冯秉先不仅代表上访者和政府谈,还与经济学家法学家们谈。2003年6月29日,他们在北京开了“如何维护民企权益研讨会”。经济学家于光远、茅于轼、高尚全、萧灼基、保育钧、晓亮、何伟等20多位人士出席会议并慷慨陈词,后有茅于轼、保育钧、何伟、杜钢建、晓亮、顾海兵六教授向人大常委会上书三次,为陕北民营石油案呼吁。后来,有领导人批示道:“小油井的整顿是必要的,但要保护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嗣后,陕西省开了个紧急会议,改原先的“无偿收回”,为“适当补偿”。
     2003年7月22日,冯秉先在北京被榆林市公安人员抓捕。35天过后,被查偷税漏税一周未果的冯,写下“不再上访,及时领取补偿费”的保证书后,重获自由。
     2005 年4月,准备了将近一年的诉讼基本完成。朱久虎律师的工作转为撰写起诉状。4月初,诉讼代表决定向陕北地方政府递交一份诉前对话申请,开始了实质上的新一轮上访。6月20日,靖边县检察院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批准逮捕他,二十几天后,逃跑中的冯秉先在武汉被抓获。
     冯在自辩护时说:“上天赋予人与生俱来的神圣权利——就是生命、财产和自由。我因为财产被剥夺试图说理,可是又被剥夺了自由,但只要生命尚存,我就会为了争取生存的质量、为了争做自由而有尊严的人不懈努力!”
     本报记者就冯秉先家人以及辩护人述及的有关问题,致电中共靖边县委书记马乐斌。马称自己已调离,不愿多加评论。靖边县一机关工作人员称,中共榆林市委组织部的调令还没下发。
     2005年12月26日,靖边县法院没有做出当庭判决。监牢中的冯秉先,还在等待着法律的宣判。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的两点说明和一点希望--冯秉先自我辩护词
  • 快讯: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案今日开庭
  • 陕北石油事件_冯秉先简历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四代表案本月26日开庭
  • 冯秉先等四人的起诉书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代表案”案情综述
  • 陕北石油事件:冯秉先家人的态度
  • 陕北民营石油事件”紧急动态:冯秉先等本月8日开庭审理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开庭时间延后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下周有望开庭.朱久虎律师不予起诉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今天仍未有开庭消息.下周应为开庭的最后期限.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的呼吁及给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的请求(图)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和社会各界的呼吁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材料汇编_为即将开庭而作
  • 关注陕北石油之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和王世军案(图)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的呼吁
  • 莫少平律师就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案的《律师建议书》
  • 呼吁尽快释放病中的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陕北石油案10月5日情况通报
  • 呼吁尽快释放病中的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
  • 陕北石油事件——数千投资者签名支持冯秉先等四位被起诉的民企代表
  • 党治国:《陕北民企调查》—“打压”出来的维权代表冯秉先
  • 冯秉先有功于靖边人民/曲建平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 晓枫:冯秉先不是陕北的罪人
  • 关于冯秉先之子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高智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