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泊头著名自由撰稿人郭庆海又遭国安警察骚扰/郭起真
(博讯2005年12月31日)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郭起真
     (博讯 boxun.com)

    昨天下午接到泊头郭庆海打来电话,他又详细的询问了我的病情和经济情况,最后他说:“昨天(12月29日)泊头国安的又来骚扰,这次是以我前几天与几名朋友,准备去北京举行一个加入基督教的一个仪式。”
    
    郭庆海2000年被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关押期间在监狱里受到常人难以想像的凌辱和折磨,在监狱中留下的创伤至今没有痊愈,家庭当中有三位老人不堪忍受晚辈在黑牢里受辱,含恨相继离开人世,可想而知会给其未成年的儿子带来怎么样的精神创伤。庆海出狱后拖着满身的伤痛,为了社会的进步和文明默默无闻的耕耘着,国内的<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和境外的著名网站上经常的可以看到他针贬时弊、鞭辟入理,极富有哲理和说服力的文章。
    
    就是这样的一位忍辱负重的优秀青年,却三天两头遭到国安的骚扰,五月就多次遭到莫名其妙的骚扰,国安的警察到庆海家里屈尊光顾如同是赶集上店一样的随心所欲,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然而,这些被人民誉为“保一方平方”的“人民保护神”们,你们想没有想到:你们的行为会给郭庆海本人和未成年的孩子,以及家庭当中每位家庭成员带来多么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况且,不管是去北京,还是加入基督教,都是每一个公民享有的不可侵犯的基本权力!
    
    尽管如此,更令人啼笑皆非的饭喷的是,国安的老爷们临出门,还一个劲的责怨郭庆海对待他们的骚扰不热情、太冷淡!
    
    说明1:
    
    这篇文章写好后,我立即打电话将睡梦中的郭庆海喊起来,并将以下文字寄给他。
    
    庆海,早晨好!
    
    听到你再次遭到骚扰,我非常的气愤。本想将下面的文字立即发到各大网站,可考虑再三,还是请你审核、修改一下为好。
    
    是否请你将被关押期间三位老人与你的直接亲属关系和孩子心灵上所受到的伤害情况,再仔细的讲一下。
    
    如果没有意见,我准备在你修改之后(请寄到我的信箱[email protected]和QQ上留言),再将此稿发到各大媒体。
    
    是荷。
    
    起真于沧州
    
    说明2:
    
    我接到以下来信,改变了我答应庆海不将此事向外界透露的承诺,特别是当我看到庆海在关押期间,去世的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时,泪水再一次的遮住了我的视线(第一次是在庆海刚刚出狱的文章中),于是我决定改变向郭的承诺,以示对庆海父母的深切哀悼和“客气”骚扰郭庆海多次的警察抗议!
    
    起真兄,您好!
    
    谢谢了,这件事就算了吧,他们来时还算客气,也未与我起什么冲突,这件事只是说明在我们周围可能我们认为最要好的朋友里面、或者无论一个什么人,都是政府的密探,他们随时承担着监视我们或其他 人的任务,议报论坛有一篇介绍东德时期这一问题的文章,您可一看。看后就了解我为什么这样说了。
    
    所有有关在狱中的问题,很庞杂,不是一天两天能说清的,我父母其实到去世都不知我是在坐监狱,我的两位哥哥骗老人说我去了新加坡。一言难尽,我是想等经济好转后专门写的,可能需要最起码一个月的时间。
    
    此外,我还未决定加入基督教,这次去只是参加有关的活动,是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交流沟通的环境。
    
    很谢谢老兄关心我的事,谢谢!
    
    郭庆海上 31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坐牢四年 郭庆海出狱谈中共
  • 郭庆海:郭起真维权摔伤请大家给予帮忙
  • 郭庆海:我与民主论坛
  • 郭庆海:我们还能相信谁?
  • 郭庆海:“数字政治”下面的黑暗和冤魂
  • 郭庆海:青年的冤死与文化的恶习
  • 郭庆海:我的辩护
  • 郭庆海:从“孤身女贼一夜盗煤1.2吨”这个标题说起
  • 赵达功: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