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我的两点说明和一点希望--冯秉先自我辩护词
(博讯2005年12月29日)


(博讯 boxun.com)
靖边县人民法院:
尊敬的各位法官:
我因不服从民企油井私产被陕北政府强行侵夺,于2005年7月26日被陕西省靖边县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名义逮捕,7月30日起,关押在靖边县看守所。
2005年10月24日,我收到《靖边县人民检察院[靖检刑诉字(2005)74号]起诉书》。
10 月27日,看守所一名叫石振祥的警官要求看一下我的《起诉书》,我就交给了他,四天后(10月31日),一名外役犯将《起诉书》还给我,我发现《起诉书》第五页被更换了,在《起诉书》最后一段增加了一句话:“被告人冯秉先系两次事件的组织、策划和领导者,是首要分子;被告人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是积极参加者。”

我认为,靖边县检察院不经我本人同意、未出据任何法律手续、采取偷梁换柱手段更换《起诉书》,是违法行为。
同时,我也猜测,《起诉书》突然更改,是因为检察院受到了行政干预。
自我辩护之前,有必要向各位披露这件事。


现就案情及相关情况,做如下说明:
针对靖边县检察院的起诉,我的辩护意见可概括为:
第一、把我确定为组织、策划两次“上访”行动的“首要分子”,不符合事实,有失公正。
第二、把“两次上访事件”定性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尺度不当,别有用心。

一、把我确定为“组织、策划两次上访事件”的“首要分子”,不符合事实,有失公正。

政府称之为“上访”,民企称之为“诉前对话”,不同的名词,表达的是不同的态度。民企要求“对话”,是迫于问题不能解决的无奈,其意在于协商而不是对抗。我认为民企“对话”行动并不构成犯罪,不怕承担“组织、策划、领导”之名,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对此进行分辩,因为我不能容忍在具有神圣尊严、可以决定人命运的法律领域存在着失实和不负责。我一生追求真,就爱较个真,所以要就此做个说明。

我是一个敢于对自己行为负责的人。如果把我说成是陕北石油民企维权行动的“首要分子”,我很乐于接受--因为我在已近花甲之年,把自己三年的好时光全力用在了这场公民维权行动中,我认为,这是我一生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我以自身的行动实践了一个普通公民对民主法治不懈不悔的追求。
是我,撰写了维权的纲领性文件,主张民企为权益抗争;
是我,主张向首都学界求援,以我为主,委托学术机构组织了四次专题研讨会;
是我,汇编了有关陕油案的事实、文件、报道和专家意见近50万字材料,将陕油事件公之于众;
是我,把朱九虎为首的律师团介绍给民企,将民企统一到以诉讼为主线、依法维权的轨道上来。
我为民企维权,付出艰辛努力;我为民企维权,两次进入监牢。今天,站在这里,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是当之无愧的陕北民企维权的“首要分子”!
如果公安机关因此抓捕我、如果靖边县检察院因此起诉我、如果我因此遭到审判,我将选择--不请律师、不辩护,我将选择--坦然承受一切可能的结果。
但是,事实是,公安机关并不因此抓我,检察院并不因此起诉我,今天,我站在这里,也并不因此接受庭审。

靖边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依据,是民企最近的两次“上访”行动。而事实是,这两次“上访”行动,并非由我组织、策划。

陕北几百家石油民企为适应集团诉讼,建立了多级委托代理方式:首先,民企公司按区域选举,产生诉讼代表,公司与诉讼代表签订一级委托代理协议;而后,每县由 15名诉讼代表组成“诉讼代表会议”。“诉讼代表会议”是全体委托人的决策机构,有关维权行动的重大问题,必须要根据《诉讼代表会议章程》,由会议代表集体决策。
每县在15名代表中又选举出总代表和总代理,靖边县总代表为冯孝元,总代理为马启明,定边县总代表为张万兴,总代理为康国庆。总代表是代表会议的召集人,总代理负责完成代表会议确定的日常工作。
我只是靖边县一名普通代表,但投资人都称我为“陕北总代表”,这是因我一直在北京从事与外界联络工作,为陕北各县服务,而实际上,陕北民企从未选过总代表,从未给我任何授权。“总代表”的称呼,是各县投资人给我的荣誉,并不因此就意味着我有决策权。
所谓“两次上访事件”,其要求首先来自广大投资者,包括我在内的多位代表并不赞成“上访”。但因律师前期工作有所拖延,靖边广大投资者对律师有意见,提出自己和政府谈,后经“诉讼代表会议”讨论,大家都同意了。
我参加了“两次上访事件”前的诉讼代表会议,还担任了第二次会议(去省里之前)的主持人,但是,我没有决策权,每项具体计划都要由全体代表集体讨论通过。
根据以上事实,我认为我无权也没有能力左右投资人的意志,无权也没有能力组织、策划“上访”,根本谈不上是“两次事件的组织、策划和领导者”。

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经过了漫长而详细的调查,我认为,投资人都会说我是“总代表”,但我相信他们不愿违背事实,不会主动说是我组织、策划了两次“上访”活动。我本意反对“上访”和无权组织、策划“上访”活动,这是民企投资人都知道的事实,我不相信所有投资人都说假话。我现在要申明的是,靖边县检察院连这样显而易见的事实都搞不清楚,我只能认为,靖边县检察院对我的起诉,受到了行政干预、违背事实、有失司法公正。

二、把“两次上访事件”定性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尺度不当,别有用心。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与一般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形式可能相同:都是扰乱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不能正常进行。但两者有着主要区别:在于情节是否严重,是否给国家和社会造成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应在《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范围内予以处罚。
民企4月12日和榆林市政府、4月14日和靖边县政府、乃至5月11日和陕西省委的座谈中,与会官员均没有提出民企的行为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没有提及 “市政府多项重要活动被迫取消”,相反,榆林市官员还表示,类似这样的座谈以后可以多次进行,只要民企要求,市领导甚至可以下到靖边来谈;省委对话后,市政府领导还请民企代表共进午餐,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但后来,却突然开始了抓捕行动。
我认为,民企的两次“对话”的行动,充其量只是违反《信访条例》的一般违法行为,应参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进行处罚,并不构成犯罪。
靖边县检察院认定民企的行为是犯罪,尺度不当,明显有“欲加之罪”的意思,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行政强权的干预和指令。
陕北石油民企因巨额私产被强行侵夺,2003年起,开始了漫长艰难的维权行动。民企一方面试图通过诉讼把政府拖进法庭,建立有资格和强权政府平等说理的平台;一方面向公众和媒体披露真相,争取一切正义力量的支持。地方政府对这种公民行动很不适应,依然使用阶级斗争年代承袭下来的办法:一面派人进京 “汇报”,一面伺机或创造机会镇压民企。
2004年7月起,政府把民企的一切维权行动均定性为非法--非法集会、非法集资,为随时可以开始的抓捕做好了准备。
许多事实证明,通过抓捕监禁这种暴力手段平息民企维权,是政府交给司法机关的政治任务,至于定什么罪,那只是留给司法机关的技术问题。今年7月26日我被捕后,审讯人员说:你的问题涉及到和“六四”成员勾结,借助国外反华势力,是重要的政治问题。8月3日,榆林市反贪局副局长和两名工作人员又对我进行了涉嫌贪污的审讯,调查我对维权经费的使用情况,我说:对于这个问题,你们没有权力问我,我也没有义务向你们交代,我只向我们的诉讼代表会议负责。但从那时起,我就已清楚地认识到:政府必想尽办法给我定罪。


我的一点希望:我依然期待司法公正

我们的财产被侵夺,为维护合法权益,我们要起诉侵权者,现在反而被侵权者关押,继失去财产之后,我们又失去了人身自由。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逐步融入国际社会,正趋于认同民主、共和、人权、法治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具有普世公认的价值。而陕北政府公然逆流而动,依然把法律当做阶级斗争的工具,把司法机关当做施政的工具,实在让人难以理解。陕北油田案,政府从违法行政侵犯物权到罗织罪名侵犯人权,已经演变成为恶性循环,视人为草芥、牛马、奴隶,想关就关起,无视人的自由和尊严,不把人当人来看待,这种事发生在一个自称要依法治国的国家,实在是国家的耻辱,民族的耻辱。
但是,我在激愤之余,也感受到国家毕竟在进步:今天能够依据XX法第XX条之规定,而不是根据XX文件XX领导指示来给人定罪,就是一种进步;领导从台前转到台后,不能再名正言顺干扰司法,也是一种进步;没有把我定为和国外反华势力勾结,还是一种进步。尽管这进步是有限的,我仍然感到欣慰,我明白,从阶级斗争到依法治国,需要时间和过程。
办案干警私下劝我:和政府对抗没好处,权大于法很难改变。但我还是固执地相信法律,因为这是我目前唯一能依靠的力量。
所以,我希望法官先生,能够出于良知、正义和职业道德,忠诚于法律,而不是忠诚于领导,能免受或少受政府官员干扰,秉公裁定,我认为,这不仅是对我的公平公正,也是对陕北法治的促进,是对中国社会和谐的促进。
上天赋予人与生俱来的神圣权利--就是生命、财产和自由。我因为财产被剥夺试图和平说理,可是又被剥夺了自由,但只要生命尚存,我就不甘为奴隶,我将为了追求生存质量,为了争取做自由有尊严的人而不懈抗争、不懈努力!
我们没能把政府带进法庭,政府却把我们押进了法庭。虽然今天不能辩论油井开发和没收的合法性问题,我还是感谢法官给我机会,让我为自己进行了上述辩护。

谢谢各位尊敬的法官。

冯秉先 2005年12月26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12/2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快讯: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案今日开庭
  • 陕北石油事件_冯秉先简历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四代表案本月26日开庭
  • 冯秉先等四人的起诉书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代表案”案情综述
  • 陕北石油事件:冯秉先家人的态度
  • 陕北民营石油事件”紧急动态:冯秉先等本月8日开庭审理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开庭时间延后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下周有望开庭.朱久虎律师不予起诉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今天仍未有开庭消息.下周应为开庭的最后期限.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的呼吁及给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的请求(图)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和社会各界的呼吁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材料汇编_为即将开庭而作
  • 关注陕北石油之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和王世军案(图)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的呼吁
  • 莫少平律师就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案的《律师建议书》
  • 呼吁尽快释放病中的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陕北石油案10月5日情况通报
  • 呼吁尽快释放病中的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
  • 呼吁尽快释放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
  • 陕北石油事件——数千投资者签名支持冯秉先等四位被起诉的民企代表
  • 党治国:《陕北民企调查》—“打压”出来的维权代表冯秉先
  • 冯秉先有功于靖边人民/曲建平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 晓枫:冯秉先不是陕北的罪人
  • 关于冯秉先之子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高智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