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路:你是我的唯一
(博讯2005年12月25日)
    
    
     提交者:李建强 发布时间:2005-12-24 23:30:31 (博讯 boxun.com)

    
    
     一
     那天清晨,因为要赶开庭,那个小县城的街道还亮着路灯,我就来到街道赶头班车。我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寥寥数人,车子丝毫没有开动的迹象。我对司机说,你必须在八点钟以前赶到青岛,否则我不能坐你的车了。因为彼此很熟,司机说没问题,误不了你开庭。
     又等了半小时,车上的座位差不多都满了,乘客们纷纷催,司机才慢慢启动车子。就在这时,一个姑娘匆匆跑来,被卖票的女胖老板一把拉上车。姑娘在我旁边的空座上坐下,问:是去青岛的车吗?
     我说:当然。
     “请问几点到青岛?”姑娘长得年轻、俊俏,虽然衣着新潮,却透着一股女学生的清纯味,一口东北普通话听上去柔婉、悦耳。
     “不管几点,你都别无选择,因为这是头班车。”女老板不耐烦地抢白她。
    那女老板长相凶悍,一脸横肉,女孩儿怯生生地不敢再问。
    车到城边头,突然拐弯东去,乘客们纷纷质疑,司机懒洋洋地说,“还有几个客户要拉上,误不了几分钟。”
     车子到一个村子拉了几个散客,又转了几圈,这一耽误,又拖了半个小时。在乘客们喃喃地骂声中,车子终于南行向青岛开拔了。
    我发现身旁的女孩开始坐立不安,越来越着急。
     我问:“姑娘,你有事?”
     姑娘说:“我要赶七点半的火车,去珠海,哥,这车多久能到啊?”
     我大吃一惊:“你说什么?这车正常行驶,也要八点才到,何况现在又耽误了时间,你要误车了!”
     姑娘着急得哭起来:“可我已经买好票了,这可怎么办呢。”
    我批评女老板:“你怎么不问清楚就让人家上车?误了车算谁的?”
    “嘴巴长在她自己身上,她自己不说干我何事?”女老板蛮横无理,振振有词。
     一车上的人都替姑娘出主意,有的建议她到了流亭机场赶飞机,有的让她下车往回赶到潍坊坐火车,有的干脆建议她改签。
     “我们很多伙伴都在这辆车上,我只能坐这辆车,我没去过南方,我怕丢了。”姑娘哭得泪人一般。
     女老板不耐烦:“哭什么哭?反正我们就是飞也飞不到了,你哭有什么用?”
     我突然想起前面南村有我一家顾问单位,或许他们可以派辆车送送。
     我说:“姑娘,你别着急,我打个电话找个车试试。”
     我给我的顾问单位华青公司姜主任打电话:
     “老姜,我有急事赶青岛7点半的火车,你能否派个车送送我?”
     老姜:“奔驰不在家,只有桑塔纳。”
     “别管什么车,只要半个小时赶到火车站就行!你马上把车开到马路边,我的公交车3分钟到。”
     司机一听,把车开得飞快,姑娘破涕为笑:“谢谢您,谢谢,哥。”
    远远看见华青的车已在马路边上等着了,我紧张得心方才稍稍平复,车一停,拉着姑娘立即换车。
     上了华青的车,我看来了看表,6点50分。
    姑娘的车票开车时间是7点零29分。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39分钟内赶到火车站并让姑娘登上车!
     “你要去哪里出差?那么急?早干什么去了?”老姜嘟囔。
    我只好表示歉意:“是这位小妹妹赶不上车了,老姜,帮人一把,胜造七级佛图。”
     “我就知道你大律师又要英雄救美。好了,快开,成全李律师一番美名!”
    车子开得像要飞起来,不到20分钟,已赶到市区,司机路熟,绕过了不少堵车的街道,眼看到车站了,突然碰上红灯,我一看,还差一分钟!姑娘急得又要哭。
     我大喊:“闯过去!”
     司机犹豫了一下。老姜也大喊:“闯!”
     车子疯了似得闯灯而过,警察在后面大骂。一辆警车立即追上来。车到广场,我和老姜提着姑娘行李就往检票厅跑。刚把她推过检票口,检票栏杆防下,时间结束,一秒不差!
     看着姑娘的身影消失在进站口,我和老姜如释重负,总算没有误车!
    
     二
     我们从车站出来,看到司机万般委屈地跟警察交涉,警察铁青着脸,不依不饶,非要拘留司机。我过去说,“警察同志,还是罚款好了,不就是闯红灯吗?这钱我出。”
     警察说:“我就没见过你们这么大胆的,赶火车就是理由?”
    我说:“当然不是,可我们也不是故意违章,而是见义勇为、帮助别人不得已嘛,你非要拘留司机,我们只好跟你们公安局打官司了,反正我们不用掏律师费,我本人就是律师。”
     警察气笑了:“你那叫‘见义勇为’?如果是个老太太你也不一定那么有积极性,算了,就罚200吧。”
    我们开着车子去法院,老姜问我:“那姑娘是你什么人?莫不是又找了个小情人?”
     我擂了他一拳:“胡说什么,路上捡的,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两天后,我收到一条短信:
     哥:我已到达珠海,我不会忘记您的。王纯。
     我记起我在车上塞给她一张名片,告诉她如果上不了车,就打这个电话找我。
     她叫王纯?
    
     三
     一年后我到南方一座城市出差,晚饭后朋友宋君请唱歌,一大群人来到一家装饰豪华、名叫天上人间的歌厅。朋友说这家歌厅每位最低消费800元,里面的姑娘都是大学生,能用英语表演节目。素有风流才名的杜君大喜,连问有没有‘特殊服务’?他自称‘御女无数’,还没有‘御’过高品味的大学生呢。一桌人哈哈大笑,宋君嘲笑说:老杜品位太低啦,要干那点事,哪用得着化800元?随便找个夜总会,300元的出台小姐有的是。天上人间讲究的是品味、情调,诗词曲赋、舞榭歌台、英语钢琴、温婉浪漫,不是你这等西门大官人去的地方。
     说笑间进了包间,领班小姐带来一大群姑娘,满满站了一屋,怕有30多个,这些个个高挑娇媚、气质不凡,把北方来的老杜等土老鳖看傻了眼、也挑花了眼。老杜脱口骂道:
     个个绝色美人,不愧天上人间,真他奶奶的名不虚传!
     老杜老宋他们挑好了姑娘,让我也挑,我突然发现俊美的领班有些面善,正要问,老宋笑我:大律师怎么不懂规矩?人家领班不陪客。
    领班微笑着向我颔首,带着没有入选的姑娘退出。
     我问老杜的姑娘:你们领班叫什么?
     姑娘含笑不语。老杜大叫:“她叫杜十娘!老李呵,你真有意思,青楼里哪里有真名?莫非你要救风尘?”
     老杜的话一下子提醒了我,我对姑娘说:“给我来瓶干红,你让那领班亲自送进来。”
     那姑娘高兴得出去了,一会儿,脖子上挂着手机的领班端着红酒进来了。
    我掏出手机,调出一年前的那个号码,拨响,领班的手机欢快得叫起来。我拿着手机看着领班的眼睛,领班花容顿失。
     你是王纯?
     你是——哥?
    
    
     四
     又住了一年。我接到南方那个省会城市高级法院刑事审判庭的电话,一位女法官用好听的南方普通话对我说,“有位女犯要见你,她说,你是她唯一的亲属。”
     我大惊,连忙问:是不是王纯?她犯了什么罪?
    女法官:她还有个名字叫王小芳,犯故意杀人罪,我们已经核准了对她的死刑判决,三天后她将押赴刑场。
     我如五雷轰顶:我马上到,法官,无论如何请安排我见她一面!
     我当天飞到那座城市。女法官对我说,这个女孩没有亲属,她是最后一批下乡的上海知青的私生女,至今不知父母是谁。是一个东北老伯把她养大,还供她上了大学。可惜的是,那个老人两年前在她即将毕业的时候死于车祸了。
     我问女法官:谁是她的辩护人?她犯了杀人的罪,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女法官:她一直拒绝聘请律师,法院按照法律规定给她聘了法律援助律师,一直到二审裁定下来,维持死刑判决,她才说你是她的亲属,唯一的亲属,而且要求见你一面。你究竟是她什么亲属?未婚夫?
     我泪流满面,我说:我是她哥,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哥。
    
     在女法官的陪同下,我第三次见到王纯。她穿了囚衣,理了短发,脸色苍白,却依然清丽、俊美,见到我,眼里流露出那种期盼已久的欣喜的笑意。
     “哥,你来了?”
     “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哥,不说这个,好吗?我就要走了,让我好好看看你,你是我的唯一。”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你哥,我还是律师,我可以为你辩护,可以救你啊。”
     “这都是我的命,哥,我不想让你知道哪些龌龊的事。我要把它带走,只给你留一个清纯的回忆。哥,你明白吗?”
    我哽咽无语,眼泪哗哗。
     “哥,我进来一百天了,每天只做一件事,给你叠千纸鹤,到今天,我已经叠了一千只了,每一只都写着同一句话:你是我的唯一。”
    
     几天后,我捧着王纯的骨灰和她送我的千纸鹤,离开了那座伤心之城的时候,那位女法官告诉我:你妹妹用尖刀捅死了那个纠缠她的老板,到死都是处女。
    
    
    2005年12月24日圣诞前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众最向往城市青岛第一北京第三 上海排名第七
  • 8名逃北女性闯入青岛韩国国际学校
  • 青岛福彩中心2千万购顶级豪华游艇
  • 34名国民党员青岛行(图)
  • 中俄国防部长在青岛会面
  • 十名北韩人闯入青岛韩国人学校
  • 当事人及代理律师因青岛中院判决不公申请游行示威
  • 青岛中院司法不公引发当事人及代理律师申请游行示威
  • 博讯来稿:在青岛当兵的如此猖狂
  • 青岛市电话号码五月由7位升至8位
  • 青岛村吏夺地打砸抢 农民血溅果园!失地3000亩
  • 美国海军舰艇访问青岛(图)
  • 山东青岛两名法轮功成员被判处10年徒刑
  • “绿色艺人”张惠妹抵达青岛,青岛市民自发打条幅抗议{图}(图)
  • 青岛首次允许死刑犯见亲属 体现人道精神
  • 牟传珩给青岛市长、书记的公开信
  • 《中国宪政论坛:保护私有财产与修改宪法》青岛研讨会综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