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秘密跟踪不成咱就再公开来
(博讯2005年12月25日)
    
    
     (博讯 boxun.com)

    所谓事无常势。昨日和前天两天,成群的便衣突然玩起优雅来!
    将流氓无赖式的公开跟踪换成流氓无赖式的秘密跟踪。十数辆车、数辆摩托车、数辆自行车,不下三十名的便衣弟兄,在青天白日下,要恃弄出人不知的状态仅有一种可能,即己莫为。这己莫为是不成的,若要己莫为,即意味着躲在那群便衣背后的操盘者须放弃盯住高智晟全家的目标,这事关亡党亡国的问题,岂容懈怠!
    今天一大早我到公园煅练,几名便衣始终散围在我的四周,较前两天相比,今天跟踪的规格有明显提升。返回家的路上,数名便衣紧随身后,早饭后,夫人带女儿到音乐辅导老师家,一出门几名便衣即如影相随,女儿在老师家学习一个小时,便衣无聊地守候在门口,后一直尾追至女儿她们回家。12点,女儿又要赴学校去学英语,送她下楼,望着瘦小女儿背后又跟着上去的两名人高马大的便衣,胸中的愤怒及无耐难抑,如此小孩子,即被如此肮脏的过程、每天24小时地裹胁着,我无法想像这种由我的国家领导人一手操持着的流氓行径对孩子今天的心理及精神的影响!
    送走女儿,夫人建议中午去吃肯德基,跟踪车队如临实战,沿路不同角落停候着的六辆车梯次跟进,每辆车里都有最低两名便衣,每辆车的副驾驶座上者均手持对讲机。我发现他们多有故弄玄虚、故作神秘状者,你能明显地感到,只要有我出现时,躲在阴暗处的人对那群便衣的熟练指挥。
    到了肯德基,我们要了一些吃的坐下,一名戴着眼睛的大个子便衣竟面无表情地围上来,站在夫人对面,距离不到1.8米左右,其余几名也络续围过来,从他们木然的表情判断,这样的过程他们经历的决不在少数。就这样,我们吃着,他们木然地看着,至我们吃完。回家时几辆车又前后左右“护驾”。回家后我和夫人到办公室加班,几名便衣竞在前面带路,夫人笑道,这些人现在一看你的装束就明白你要到那里去啦!
    下午,我们在办公室接待来自上海的五十名上访者代表,便衣又“尽职”地守在门口-------。
    
    
    2005-12-24于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智晟:郭飞雄仍被关押标志着广东黑恶势力继续对中国人民的挑衅
  • 高智晟:新疆基督教家庭教会生存状况调查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五)
  •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 高智晟: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
  • 维权律师高智晟公开宣布退出中共
  • 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逼停业一年
  • 纽时报导高智晟 赞高知其不可为而为
  • 东海一枭: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 高智晟致胡温第三封信\自由亚洲电台首发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三)
  • 为高智晟律师捐款的倡议书
  • 不锈钢老鼠:高智晟发给赵昕的短信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皈依基督教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二)
  • 高智晟:一群特殊的早行人—对政府野蛮迫害我全家真相的通报之二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 刘晓波: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 伍凡:高智晟律师的人格气度压倒中共恶党邪灵
  • 高智晟致胡温公开信--必须立即停止野蛮行径
  • 东海一枭:高智晟赞
  • 赵达功: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 高智晟成为基督徒,并再致胡温的公开信(图)
  • 高智晟--刷新中国律师界的公耻/牟传珩
  • 刘晓波: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 赵达功: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 当高智晟律师像伏尔泰一般家喻户晓的时候/老戚
  •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对营口市地方司法反动势力野蛮迫害郑贻春案的声明/高智晟
  • 高智晟:北京律师协会的个别人——人格太监者
  • 高智晟:如此对待纳税人禽兽不如——关于太石村事件的严正声明
  • 关于冯秉先之子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高智晟
  • 高智晟:新闻从业者应回到人间来
  • 高智晟:有谁战胜过人性
  • 高智晟:杀人的并不止于土地制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