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秦耕: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奖励郭飞熊?
请看博讯热点:汕尾开枪镇压事件

(博讯2005年12月24日)
    秦耕更多文章请看秦耕专栏
    
     (博讯 boxun.com)

    “12.6汕尾流血惨案”发生距今已经19天了,但因为严密的层层新闻封堵和现场军警戒严,外界依然迷雾重重,无法知道惨案详情,甚至难以明白惨案基本真相。但越是如此,流血惨案给外界造成的震撼越是强烈,它甚至可以无限放大惨案给人们带来的恐惧。据说当局已经下令抓捕了一名悍然指挥开枪的官员,其他则知之不详。相信汕尾惨案带来的震撼不只是民间,带给各级官府的震撼程度也应该不小,否则指挥开枪的现场官员就不会从“共和国卫士”沦为阶下之囚。但透过这次血腥惨案回望几个月前同样发生在广东的番禺的“太石事件”,人们应该从中得到深刻启示。
    两个事件同样发生在广东,甚至几乎同时发生在今年后半年,起因也同样是农民失地问题,冲突主体也同样先是失地农民与攫取土地资源的利益集团,但最终全部转换到代表利益集团的官方与失地农民之间,矛盾从“民事纠纷”演变为“行政纠纷”,民间对抗上升为官民对抗,但这两起官民冲突却出现了迥然不同的结果。“汕尾惨案”以流血收场,且把下令开枪的“共和国卫士”作为代罪羔羊关入囚牢,太石事件则相对和平暂停,但把农民的法律顾问郭飞熊治以罪名;官府在汕尾惨案结束后不敢公开标榜自己“平暴有功”,是人民救星,而太石事件暂停后当地政府则可以大肆宣扬自己处置得当,取得胜利。究竟是什么造成两起事件如此迥异的结果?
    答案其实十分简单,这就是知识分子在事件中的介入与参与程度。因为在两起事件中,政府的基本判断、预设立场、甚至应对策略、处置手法并无不同,如果没有知识分子的参与,很可能太石事件就会在今年七月成为提前五个月上演的“汕尾血案”太石版本。在太石事件中,因为郭飞熊等知识分子以农民的法律顾问身份介入事件,把农民的权利诉求引导到合法、理性、和平的法律程序中,以法律作为唯一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实现权利的过程从要求依法查帐、要求依法罢免村官、向民政机关和平静坐、绝食抗议等,按照程序,分阶段按步骤落实法律中明确规定的、属于自己的权利,其所付出的代价是农民领袖和法律顾问被捕,这个代价与汕尾农民死伤累累相比,相对就小得多。对抗的另一方主体是政府,在太石事件中,政府看起来似乎因为被迫向农民作出部分让步而没面子,但客观的看,政府以相对较小的代价控制了所谓群体事件、避免了“开枪平暴”、背负道义罪责的重大后果,有些官员很可能还因此得到赏识、荣升官位。而在汕尾事件中,因为缺少知识分子的介入,农民虽然知道自己拥有权利,却不知道如何运用法律武器,不知道运用法律武器的方式、方法和正当程序,在官民对峙、冲突升级、群情激愤、千钧一发时,只好以土枪、鱼炮这些原始的工具为武器还击代表利益集团的官府暴力,以暴抗暴,最终酿成“12.6惨案”,震惊世界。在事后,汕尾政府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割发代首”把自己的爱将关入囚牢,尽管如此,以我的观察,有关官员最终可能仍然难以逃脱丢官命运。
    我相信作为直接处置太石事件的番禺政府,在得到汕尾“12.6血案”的消息后,应该惊出一身冷汗,并为自己庆幸。在这个时候,他们应该马上想到郭飞熊还被自己当作罪犯,错误的关押在番禺监狱。汕尾血案给各级官府最大的启示应该是,太石事件中的郭飞熊不是罪犯而是英雄,如果没有他指导太石村以法律为唯一武器,那太石事件将无法避免暴力冲突、流血收场的残酷结局。这个时候,番禺政府应该迅速做的事,就是彻底反省,将郭飞熊释放出狱,敬为上宾,隆重地向他颁发2005年度的“和谐奖”。
    不管有无知识分子的参与,官民之间的冲突与对立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普遍现象。但在发生官民冲突的地方,如果缺少了知识分子的介入与参与,其结果则大相径庭。这应该是人们、尤其是各级官府在被汕尾血案强烈震撼之后,应该认真思考的。
    
    2005-12-24圣诞日写于海口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济小士
  • 广东汕尾东洲家属路祭死者探望伤者均遭禁止(图)
  • 汕尾东洲死难村民的尸体被绑上爆炸装置
  • 汕尾东洲村民指政府镇压前声东击西
  • RFA:汕尾官方送米试图收买村民?(图)
  • 汕尾事件 疑雲未除(图)
  • BBC透视:广东汕尾镇压村民 新闻发言人哪去了?
  • 汕尾暴力镇压村民事件综合消息
  • 从汕尾事件看中国封锁重大新闻
  • 汕尾东洲官方捏造死因强迫死者家属签字
  • 广东汕尾当局为警察枪杀村民辩护
  • 汕尾枪杀事件后 现场气氛目前依然紧张
  • 广东媒体公布汕尾冲突死者名单
  • 汕尾市政府就屠杀事件答记者问:政府没有责任
  • 汕尾武警杀人惨剧内幕揭开
  • 《时代》:汕尾东洲惨案--北京政府的矛盾处境
  • 美国会领袖致函严重关注汕尾东洲事件(图)
  • 汕尾东洲村民对不信任政府调查组
  • 中央政府至今无明确表态遭汕尾村民质疑(图)
  • 善子:广东汕尾市人民抗暴事件回响
  • 汕尾:法治的“蛮荒之地”?
  • 王希哲:再论汕尾血案
  • 12.6汕尾枪杀村民事件绝非偶然/阳光人士
  • 王希哲:为什么说汕尾血案一定是政府的错?
  • 纪念被枪杀的汕尾渔民/吴孟谦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汕尾事件”再敲中共丧钟/吕易
  • 七律:汕尾事变追祸首 / 林泉
  • 汕尾血案: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徐水良
  • 联合国应该调查汕尾屠杀事件/林保华
  • 汕尾屠杀符合胡锦涛的教导:“军队要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
  • 汕尾事件:中国政治体制的问题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沈良庆:汕尾大屠杀挑战自由世界道德底线(图)
  • 刘晓竹:思考汕尾血案的深层原因
  • 下令开枪屠杀汕尾村民,只有胡锦涛才能拍板!
  • 黄河清:紧急救援汕尾村民—致世界各地潮汕侨领、侨胞公开信
  • 香港反世贸部队应抗议汕尾屠杀事件/凌锋
  • 刘晓竹:从汕尾血案看胡锦涛来日无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