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从草根官员到阶下囚
(博讯2005年12月18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三法庭的大门徐徐打开,看上去一身疲态的田凤山被法警押进了距法庭不到两米远的暂看室。通过20米的长廊,一身深色服装、白衬衣配以黑领带的田凤山表情暮然地走进了暂看室……
     (博讯 boxun.com)

      2005年12月13日下午4时36分,“田凤山受贿案”庭审结束。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谁能想到,法庭上这位懊丧的田凤山,仕途之路竟是这般的一帆风顺——从学校教员、到县委书记、再到省长、最终成为掌控25万亿国资的“中国首席土地大管家”……
    
      关于田凤山其人,议论以及指责已经很多。并且作为被告人的田凤山,受审并承认了公诉机关对其的全部指控,将会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在此,我们拟从最“原始”的角度去全新解读田凤山。也许“田凤山”这三个字的宿命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想到。让我们从“田间”走近出身寒微的“草根官员” “田凤山”——
    
      流不尽的眼泪,
    
      洗不净的污浊,
    
      浇不熄的情炎,
    
      荡不去的羞辱,
    
      这飘渺的浮生,
    
      到底要向那儿安宿?
    
      ——《凤凰涅磐》田凤山的“三字”人生
    
      
      “田”
    
      “土地管家”出身“田”间
    
      事业起步:谨慎中求仕途
    
      0°<官宦人生广角<90° 自古以来,田地蕴涵着百姓最朴实虔诚的信仰。
    
      老话有云:“田地”主财。在梦中通常意味着富裕的生活。若梦见种田者禄位至。来自田畦的田凤山,是否梦中常遇自己的祖辈种田者而致“禄位双收”,我们不得而知。其姓得“田”来,“田”之于他该是幸事还是不幸?这片黑土地生长出来的这棵“田苗”会是一路茁壮成长还是会中途夭折?他会成为黑土地的骄傲吗?
    
      时间给了准确的回答。还记得2002年6月, “中国首席土地大管家”——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谈如何经营好人民共同的土地财富、强调廉政建设的重要性。而三年半后的今天,他却因受贿而站在了被告席上。
    
      黑龙江省肇源县,上游嫩江、第二松花江两条东北的主要江河汇合于此,由此形成了松花江主干道,肇源的上游是老工业基地齐齐哈尔,下游则是黑龙江省著名的石油城大庆、粮食主产区绥化和省会城市哈尔滨。
    
      1940年10月,田凤山出生在肇源县义顺乡一个叫做“山岗子”的大屯子。
    
      土生土长于黑龙江,满嘴的东北土话,乡亲们形容田凤山是“土豹子”,不论官做到多大,都没脱离一个“土”字。
    
      有人曾这样评价田凤山:“农民出身,做过小学教员、公社书记,无论在县里或乡里,田凤山都曾做过政府或党委一把手,他是一步一步地做上去的,没有靠山,是靠自己的业绩‘整’上来的。”
    
      上世纪60年代初,二十出头的田凤山被送到西安解放军第二炮兵技术学院学习。尽管学校条件艰苦,但田凤山还是坚持着学业。但后来因身体原因没有毕业而最终回到了肇源。
    
      回到肇源后,田凤山被安排到义顺乡中心小学担任代课教师。田凤山过去的学生回忆起他时对其的评价是:“性格温和,教书认真。田老师住在义顺小镇上,条件很艰苦,没有自行车,每到周末都要步行几十里路回家。”
    
      田凤山的吃苦精神一度被义顺百姓传为佳话。不到两年,田凤山就被调走了,从此踏上从政之路。
    
      提起田凤山,众人用得最多的词就是“谨慎”二字。田凤山在黑龙江任职期间人缘好,给当地政府官员和老百姓的感觉一直都是“做人老实谨慎,不显山不露水,既没跟谁有过利害冲突,也没跟谁有过密交往”。
    
      正因如此,他的落马,令义顺百姓在感到惋惜之余,最强烈的感受还是震惊。“田凤山这次出事,我们都觉得很意外。”因为在他们看来,田凤山并不具备风云变幻的官场中那些“巨贪”们通常具备的“魄力和胆量”。
    
      对于田凤山的谨小慎微,一位退休老干部这样理解:“田凤山谨慎低调的处事风格与其出身低微有很大关系,他来自于农村的最底层,完全靠自己打拼,在风云变幻的官场上,他不得不处处小心,这可能也就是他从一个‘土豹子’到后来步入政坛平步青云的秘诀吧。”
    
      于是,在这样的谨小慎微中,田凤山的仕途一帆风顺,并渐入佳境。在历任肇源县委副书记、绥化地委副书记、哈尔滨市委书记之后,1995年2月,田凤山担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政府省长。
    
      黑土地里的“田苗”茁长成长成了一省之长。
    
      土生土长的土脾气,也许正应了田凤山的“田”字之姓,也许也正得益于他的土生土长,方使他的仕途得风顺水,田间麻雀变成了“凤凰”。
    
      “凤”
    
      田间麻雀变“凤凰”
    
      事业鼎盛:官至部级——
    
      官宦人生广角上升至90° 黑龙江的屯子里飞出的“田间麻雀”终于飞上25万亿国有资产的枝头变成了“凤凰”。田凤山,仕途达到了鼎盛状态。
    
      1999年12月,时任黑龙江省省长的59岁的田凤山赴京上任,成为国土资源部党组书记。2000年3月田凤山担任国土资源部部长。
    
      在义顺这个偏远的小乡村里,官至部级的田凤山无疑是个大人物。义顺百姓称:“田凤山从义顺起步,一直干到中央,因此大伙挺荣耀。”一直以来,田凤山是肇源人的骄傲,并成为肇源人从政仕途上的典范,直到传来他 “出事”的消息后,义顺乡的一位副乡长依然说:“作为他的乡亲,我们一直把田凤山当作我们的骄傲!”
    
      田凤山当上了黑龙江省省长以后,在一次会议上的一句话给众人留下很深印象,那句话的大意是“同志们呐,我们不能犯错误哇,不能在退休后让老百姓背后戳脊梁骨哇。”
    
      据称,1998年松花江大水,肇源本是行洪区,但在田凤山力保之下,肇源才被保住。很多肇源人在提及田凤山时都讲起此事,说:“没有老田,肇源县早就没了。”
    
      乡亲们不曾想到,这样的田凤山后来竟然会因受贿而站到了被告席上。
    
      曾经在田凤山身边工作过的黑龙江省政府的一名干部惋惜地说:“从来都没想到田凤山会出事,本来他都快退休享清福了,真的是太可惜了。”在他的记忆里,田凤山很平易近人,对下属非常和蔼,做事很务实,从不锋芒毕露。田凤山很喜欢看书,周末很少休息,经常在办公室里处理事务,闲暇时还经常把他们这些下属叫到办公室,聊聊天、问寒问暖。“在省政府大院里,大家都知道田凤山这个省长好相处,没有架子,见到谁都会打招呼。”
    
      “真的没想到他会出事,他不像那种大贪官啊,他从我们肇源这个地方从一个农村老师一步步干到中央,不容易啊。”在许多肇源人的眼中,田凤山是肇源有史以来出去的最大的官,如今田凤山倒了,他们也觉得脸上无光。
    
      黑龙江省宁安县,清代被称之为“宁古塔”的所在。在漫长的数百年间,不知有多少所谓“犯人”的判决书上写着“流放‘宁古塔’”!有那么多的朝廷大案以它作为句号。
    
      因此,“宁古塔”这再平静不过的三个字,便成了全国官员和文士心底最不吉利的符咒。田凤山“出事”之后,不知他想到“宁古塔”三个字没有。
    
      “山”
    
      官职未能稳如泰山
    
      事业跌停: 命运大转折——
    
      官宦人生广角滑落至0° 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其独特的象征意义。在无数重复的岁月里,山以其威严的形象,给碎片般的世界一个精神的投影。
    
      倔犟、深沉而有气度的山的存在,足以让一切自感高大的人感到卑琐。
    
      于田凤山而言,仕途之山虽不是很陡峭,但他还是爬得气喘吁吁,也爬上了仕途的巅峰,有过“凌绝顶”的辉煌,也曾有了如山一般的威严。而他“下山”的路竟是如此之快,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田凤山为一帆风顺的仕途沉醉过。搬长白山为砚,拢黑土为墨,挥毫行于仕途的宣纸之上,好一幅人生 “大泼墨”。
    
      但令人遗憾的是,压倒他的也恰恰是他业已攀爬上顶峰的山。在他攀爬至人生的极高点时,又重重地摔了下来。
    
      2003年3月17日,63岁的田凤山连任国土资源部部长。
    
      但仅仅7个月以后,他的人生发生了180度的大转折。
    
      2003年10月14日,田凤山参加了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的闭幕式,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政治舞台上,这一天,中共中央下发田凤山停职检查的文件,第二天,国土资源部内部便传出消息:田凤山被“双规”了。
    
      2003年10月28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经表决通过决定,免去田凤山的国土资源部部长职务。
    
      一时之间,田凤山落马的消息在黑龙江很快便传得无人不知。
    
      田凤山为官30多年,其中有27年都在黑龙江任职。在检察机关指控田凤山涉嫌受贿的17项贿赂中,只有4项是他在担任国土资源部部长时所收受的,其余大部分指控都是针对他在黑龙江为官时收受的贿赂。
    
      黑龙江一位政界人士这样分析田凤山的落马:“田凤山在黑龙江经营多年,虽然后来调任国土资源部部长,但最终又因黑龙江的事情落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并没能走出黑龙江。”
    
      2005年12月13日,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指定管辖,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受贿一案。检察机关起诉指控,1995年至2003年期间,被告人田凤山利用其担任黑龙江省人民政府省长、国土资源部部长的职务便利,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总计折合人民币498.13万元,涉及17笔受贿。案发后,赃款已全部追缴。庭审中,公诉人出示了有关证据,田凤山委托的律师到庭为其辩护。被告人田凤山承认了公诉机关对其的全部指控。庭审从上午9点开始,中间休息一个半小时,直到下午4点35分结束,法院并没有作出最后判决。据悉,法庭将依法进行评议,并择日公开宣判。
    
    来源:法制早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龙江省政协原主席韩桂芝受贿一审被判死缓(图)
  • 黑龙江省政协原主席韩桂芝以受贿罪一审判死缓
  • 江西新建县委书记受贿647万被判处18年半
  • 中国证监会原官员王小石受贿72万被判13年(图)
  • 湖南巨贪杨志达受贿三百万 大多用于赌博养情妇(图)
  • 黑龙江省政协原主席韩桂芝受贿800万公审
  • 前黑龙江省长田凤山被控受贿
  • 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涉嫌受贿498万被公诉(图)
  • 安徽淮南政协副主席利用职权受贿被捕
  • 原江西抚州市委宣传部长涉嫌贪污受贿67万受审
  • 四川泸州原政协副秘书长杀妻受贿被判死缓
  • 兰州市长涉嫌受贿被判10年徒刑(图)
  • 临汾公安局长受贿二百余万被判九年
  • 原成都宣传部长高勇受贿 一审被判死缓
  • 成都宣传部长受贿一审被判死缓
  • 海南乐东监狱干部标价受贿 1500减刑7000假释
  • 农发行副行长受贿案关键人物曝出双重国籍身份
  • 福建连江原县委书记黄金高因受贿贪污被判无期
  • 重庆交委副处长涉嫌受贿受审 当庭忏悔出庭大哭
  • 原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局长张秀发一家的受贿丑行
  • 许锋:受贿“上交”岂能不受罚?
  • 对李信以受贿罪一审被判无期的诸多质疑
  • 自由是最好的:我亲眼看到赵紫阳活着 赵证实温家宝大肆受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