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冯秉先等四人的起诉书
请看博讯热点:陕北石油事件

(博讯2005年12月18日)
    
    
     提交者:杨群 发布时间:2005-12-17 15:43:29 (博讯 boxun.com)

    
    材料说明
    此文件包括《起诉书》及从不同角度的三份案情说明。
    
    案情说明1
    
    冯秉先等四人起诉书
    
    靖边县人民检察院
    起 诉 书
     靖检刑诉字(2005)74号
     被告人冯秉先,男,现年五十九岁,生于一九四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内蒙古直属机关房屋建筑公司职工,住内蒙古呼和浩特新城区新东路十一号楼五单元一号。二00五年六月二十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批准逮捕,后一直在逃,二00五年七月二十六日被抓获归案,现在押。
     被告人冯孝元,男,现年六十二岁,生于一九四三年十月二十九日,陕西省靖边县人,汉族,初中文化,中共党员,退休干部,住靖边县张家畔镇二居委一组。二00五年五月十六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靖边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本院批准于同年六月二十日被依法逮捕,九月十九日因病取保候审。
     被告人孔玉明,男,现年六十一岁,生于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日,陕西省靖边县人,汉族,大专文化,中共党员,退休干部,住靖边县张家畔镇四居委二组。二00五年六月二十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批准逮捕,后一直在逃,同年八月三日投案自首后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世军,男,现年五十一岁,陕西省靖边县人,汉族,农民,高中文化,中共党员,住西安市长安区利金花园201房。二00五年六月二十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批准逮捕,后一直在逃,二00五年七月三日被抓获归案,同年九月十九日因病被取保候审。
     本案由靖边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于二00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以被告人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二00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卷材料。经依法审查查明:
     油井三权回收后,原在靖边县投资开采石油的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等人认为政府行为违法,准备起诉政府,意图通过诉讼要回油井或者追加补偿金。并成立了由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等人参加的诉讼代表机构,冯秉先还联络定边、子长、安塞等地的原油井投资人,冯秉先任陕北总代表,冯孝元为靖边总代表,孔玉明为总代表助理,并且聘请朱久虎等律师为代理律师。二00五年三月份,在诉讼之前,他们组织靖边的油井投资人到县政府上访,要求和县政府进行对话,要求退回油井,在和县政府对话没有达到目的后,为了造大声势,给政府施加压力,冯秉先决定组织人到市政府和省委进行诉前对话。二00五年四月九日,冯秉先召集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等十余人在靖边朔方大酒店他的住房内开会,决定于四月十二日到榆林市政府进行诉前对话,同时确定了靖边去150人,定边去 50人。四月十日后,由冯孝元召集、孔玉明主持,参加人有王世军、王志军、任光明、王世清、贾治宏等原石油投资人,在靖边县盐务局马启明的办公室开会,具体落实4月12日到榆林市政府进行诉前对话的事项,会上,确定了王世军为现场指挥人。2003年4月12日早,在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等人的带领下,定边、靖边、横山三县200多名群众非法聚集于榆林市政府门口,围堵市政府大门,后又喊着口号,强行冲入市政府大门,要求与市政府领导对话,致使市政府的多项重要政务活动被迫取消,政务大厅十三个部门停止办公,办事人员、车辆无法进出大门,严重扰乱了市政府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榆林对话后,由于未能解决问题,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在靖边的律师办公室碰头,确定了去省委继续诉前对话。4月22日,冯秉先召集冯孝元、王世军、仝宗瑞、王志军、任光明、王世清、宋子金、贾治宏等油井投资人在靖边朔方大酒店冯秉先的住房内开会,组织、策划到省委进行诉前对话,并决定靖边去 150人,现场指挥人为王世军。为了扩大影响,冯秉先又联系了子长的刘廷发、定边的张万兴,让他们也组织人参加去省委的诉前对话。4月下旬冯秉先再次在靖边朔方大酒店他的住房内召集靖边的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定边的张万兴、子长的刘廷发等人开会,进一步策划各县组织人员聚众到省委进行诉前对话的活动。确定靖边由王世军负责150人,定边由张万兴负责60人,子长由刘廷发负责20人,确定去后采取静坐的方式,向省委施加压力,现场总指挥为有多次上访经验的刘廷发。其后,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等人又先后在靖边县盐务局马启明办公室和靖边秦雅宾馆开会,作了一些具体安排。
    2005年5月11日早,按事先策划和冯秉先安排,王世军、仝宗瑞、王志军、任光明、马成功、王世清、宋子金、袁培相、贾志宏等人和定边的张万兴、子长的刘廷发等人各自带领本县涉油群众共计200余人聚集到省委大门口,由刘廷发、王世军、仝宗瑞等人指挥静坐围堵省委大门,阻塞交通达1个多小时,同时向社会散发宣传资料,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1、证人证言;2、证明材料;3、现场录像;4、被告人的供述及辩解。
    本院认为,被告人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为了达到要回油井的目的,采用聚众围堵市政府、省委的方式,致使政府的多项重要政务活动被迫取消,政务大厅十三个部门停止办公,办事人员、车辆无法进出大门,致使省委大门被堵,使进出的人员、车辆无法正常通行,交通阻塞,严重扰乱了市政府的机关和省委的正常工作秩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情节恶劣,后果严重。被告人冯秉先系两次事件的组织、策划和领导者,是首要分子;被告人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是积极参加者。其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当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追究四被告的刑事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致
    靖边县人民法院
     检察员:王新闻
     检察员:吕建荣
     二00五年十月十日
    附注:1、被告人冯秉先现押靖边县看守所;被告人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现取保候审;
    2、本案证据目录、证人名单及主要证据复印件壹册。
    
    注:关于此起诉书的两点说明。
    
    1、 暂举明显失实几处
    (1)冯秉先任陕北总代表————陕北民企从未选过陕北总代表,冯秉先只是靖边县的一名普通代表,陕北总代表是为方便他在北京替陕北各县民企充当与专家学者和媒体的联络人,人们给以的名誉上的称呼。
    陕北民企各县选有总代表——靖边县的总代表是冯孝元,总代表助理是马启明;定边县总代表是张万兴,总代表助理是康国庆。总代表才有权召集会议,总助理负责执行工作。冯秉先不是任何一县的总代表,没有会议召集权和决策权。
    《起诉书》歪曲事实,其目的,是因为陕北民企要求“诉前对话”的行动,是集体决策,比如靖边县,要15名代表讨论,少数服从多数,最后做出决定。因为代表人数众多,政府不能全都抓捕判刑,所以,要人为地把冯秉先制造成总代表,意欲给冯罗织罪名,判冯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2)在和县政府对话没有达到目的后————县政府说不能解决问题,个人谈谈可以,决策性的意见他们做不了,县领导说:“收油井是省里的决定,要谈就跟省里去谈。”陕北民企是依法逐级上访,县里不能解决问题,当然要去市里、省里,这也是县领导让他们去的。
    (3)冯秉先决定组织人到市政府和省委进行诉前对话。
    ————冯秉先和朱久虎律师反对上访,主张走诉讼途径,但一些投资人对诉讼没有信心,强烈要求上访,冯秉先做了很多说服工作,无效,于是,朱律师等组织投资人学习《上访条例》,依法上访。
    (4)冯秉先召集 4月下旬冯秉先再次在靖边朔方大酒店他的住房内召集靖边的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定边的张万兴、子长的刘廷发等人开会,进一步策划各县组织人员聚众到省委进行诉前对话的活动 ————冯秉先反对上访,他是被投资人从北京召回的,并非他召集投资人集会。
    (5)围堵市政府大门,后又喊着口号,强行冲入市政府大门, 办事人员、车辆无法进出大门————这句话引起了投资人强烈愤怒。《起诉书》如此说明,明显是嫁祸于民企。多名投资人证实,当日投资人到市政府门前,尚未到达上班时间,市政府的工作人员看到民企的人来了,就把大门关上,把投资人关在门外。民企根本不曾喊口号冲大门。当日有一批老军人在市政府门前上访,他们的举动倒是很激烈。后出来一名官员说:关门干什么,把门打开,让人进来。后政府让投资人现场选派代表,然后,王登记市长为首的官员跟民企代表进行了友好座谈,承认“收油井是犯了一个美丽的错误”,许诺马上组成工作组下到各县解决问题,并许诺如果需要,市长也可以随叫随到。但后来,投资人屡次催促,市里却不见动静,最后干脆拒接民企电话。
    (6)确定去后采取静坐的方式,向省委施加压力,———— 投资人屡次开会,并不是为了策划对抗政府,而是商议怎样做才能不违法,会上决定不许打标语、不许喊口号、不许冲击政府机关、不许侮辱谩骂政府工作人员、不许静坐、不许阻塞交通。在省委门前,少数投资人头脑发热,在门前静坐了十几分钟,后政府来人劝阻,投资人马上撤到两侧的人行道上。静坐地点远离大门,并未阻塞交通。这是现场有所失控,并非冯秉先等人预先策划。投资人总结,这就是他们上访过程中出现的最严重的错误了。
    (7)阻塞交通达1个多小时———— 纯属无稽之谈。反正政府的录像不会播1个小时,拿1个镜头也可以当1小时的证据。反正证人都是他们自己的人,民企有嘴也说不清。
    (8)被告人冯秉先系两次事件的组织、策划和领导者————冯秉先反对上访,说服无效。陕北民企的一切活动,都是集体决策,冯秉先根本不可能左右投资人的意志。两年多来,冯秉先一直试图通过寻求社会援助和法律诉讼这样的合法途径解决问题,而且已经取得了显著效果,他怎么会愿意自己辛苦的努力付之东流呢?
    
    2、靖边县检察院违法更换《起诉书》
     这份起诉书,是未经法律程序就被修改更换了的。十月十日,起诉书完成;十月二十一日送达冯秉先。
     十一月二日,靖边县检察院突然通知保外的被起诉者孔玉明去换《起诉书》,并收回了原起诉书。
     这份起诉书与原起诉书的不同之处在于:在结尾处添加了“被告人冯秉先系两次事件的组织、策划和领导者,是首要分子;被告人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是积极参加者”。
     冯秉先告诉律师,他的那份《起诉书》,被靖边县看守所警官石振祥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法换走。石振祥说要看看冯秉先的《起诉书》,冯秉先就给了他,四天后,石振祥把《起诉书》还给了冯秉先,但冯发现,此《起诉书》已被更换了,最后一页加上了他是首要分子这样的语句。
     检察院不经合法手续,随意更换《起诉书》,民企的理解是——检察院在起诉工作完成后,政府官员对起诉意见不满意,行政干预,所以,检察院才会更换起诉书。
    
    
    
    案情说明2
    
    陕北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给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的请求
    
    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
    尊敬的刑事审判庭李金诚庭长并杨桂林院长:
    
     10月20日,民企代表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收到《靖边县检察院起诉书》, 四位民企代表被靖边县检察院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提起公诉。此举出乎民企意料。
     民企请求靖边县人民法院,请求李金诚庭长和杨桂林院长:
    1、 针对陕西省省、市、县三级政府均为民企被告,而市、县公检法机关又被要求参与并确实参与了回收民企油井的事实,回避审理四位代表案。
    2、 如果不能回避,请详查案情,以司法独立和法律尊严为准绳,公正审理此案。
    
    一、 事实解释:
     靖边县检察院针对民企4月12日到榆林市政府要求对话和5月11日到省委要求对话两件事实,对四位代表提起公诉,认为民企扰乱社会秩序,“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并指证冯秉先组织策划了这两次活动。民企认为,此两种说法,均不能成立。
    1、朱久虎律师和冯秉先等几位代表反对上访,但民企有些人对起诉政府信心不足,要求上访,双方各执一见,不能达成共识,后经反复商讨,集体决策,决定搞诉前对话,并非冯秉先一人组织策划。冯秉先也不可能左右投资人意志。冯秉先长年在北京,长期以来,冯秉先给投资人做的多是服务和联络工作,而民企的一切决策,均经会议集体商讨集体决策。现在将一切责任都加在冯秉先身上,这是对他的极大不公平,民企所有投资人不可能任凭冯秉先蒙冤而坐视不管。
    2、《起诉书》中说民企的人“围堵市政府大门,后又喊着口号,强行冲入市政府大门”,我们反复回想,认为没有这种情节。我们记得很清楚,当日看到我们的人到了,政府工作人员就把大门关上了,后来出来一位官员,指责关门的人,说“关门干什么,让人进来”,然后就让我们进去,让我们现场选派代表跟市政府领导对话。
    3、《起诉书》中说冯秉先召集会议“确定去后采取在省委门口静坐的方式,给省委施加压力”,这种说法也不对。静坐并不是冯秉先的意见。现场有所失控,有些人坐了十几分钟,而且是在警戒线外,后来政府工作人员出来劝阻,民企的人马上就撤到两侧人行道。这种行为,即使影响不好,也并没有什么严重后果,即使违法,尚不能构成犯罪。
    4、《起诉书》中说“刘廷发、王世军、仝宗瑞等人指挥静坐围堵省委大门,阻塞交通1个多小时”,也不准确。民企的人到省委门前,半个多小时后,政府工作人员就来与民企商谈接见座谈的事了,时间不准确;最重要的是,我们并没有阻塞交通。
    5、《起诉书》中说“民企向社会散发宣传资料,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这种说法带有主观色彩。首先,民企散发的书和材料,都是正规合法出版物,陕北民企的遭遇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媒体可以公开报道、专家可以公开关注,民企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报道和调查公之于众?
    6、《起诉书》中说民企“严重扰乱了市政府的机关和省委的正常工作秩序”,这种说法也不够客观。首先,民企到省委要求对话,提前几天,就请靖边县委领导通知了省委,并给省委快递了要求对话的信。省委对民企到来,是知情并且也应该予以接待的,接待民企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当日,市政府官员与民企友好座谈,并一再承诺解决问题,如果民企扰乱市政府工作秩序,市政府应该给以惩罚而不是友好接待。
    7、《起诉书》结尾说民企的行为“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但民企想不出恶劣的情节严重的后果有哪些?民企没有谩骂政府工作人员,没有打坏砸坏东西,没有打标语,没有喊口号,没有不听劝阻,更没有围堵政府机关(不能把在门前或路两边站站就叫做围堵吧?)。民企的全部愿望就是要见面协商。
    8、《起诉书》中多处提到民企开会,民企开会并不是为了搞阴谋做坏事,正因为民企内部对于是否上访意见不一才要开会,正因为冯秉先等人反对上访才要开会,开会的主要目的在于做投资人工作,让他们依法上访。而且,民企在上访前,确实由律师等人组织学习了《上访条例》。民企的本意,是想让对话行动在法律范围内进行。
    二、我们的观点
     四位代表们收到《起诉书》后,我们学习了有关法律条文,也请教了专家学者,认为民企的两次上访行为,充其量只是一般违法行为,并不构成犯罪。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导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聚众扰乱礼会秩序罪的表现:聚众冲击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门前、院内大肆喧嚣吵闹;封锁大门、通道,阻止工作人员进入;围攻、辱骂、殴打工作人员;毁坏财物、设备;强占工作、营业、生产等场所;强行切断电源、水源等等。行为人在实施本罪中,殴打工作人员,毁损公私财物等。”
     “本罪与一般扰乱社会秩序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界限为: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可能是相同的,都是扰乱了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两者的主要区别是情节是否严重,是否使国家和社会遭受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的行为,应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民企认为,民企两次要求对话,本意在于与政府协商,并不想与政府对抗,政府工作人员很快接待了民企代表,并友好对话协商,省委对话后,市政府官员还请民企代表共进午餐,一再要求民企理解政府,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民企的行为,谈不上情节恶劣,更没有严重后果。充其量只是违反《信访条例》的一般违法行为,绝不构成犯罪。
    三、特别请求
     民企投资人响应政府招商引资号召、变卖资产甚至不惜借贷来打井,辛苦创业,最后却要失去产业、背负债务,屡次反映问题均不能得以解决,提起诉讼又担心法院不予受理(事实正是如此,陕西高院拒绝受理),民企要求对话,确实迫于问题长期不能得以解决的无奈。如果说民企有过失,责任应在政府与民企双方。政府违法行政导致民企上访,政府不予解决,民企才会上访。请法院法官体察民情民意,给出合理判决,并请向上级机关提出司法建议,提请各级政府注意自己的执政行为,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希望靖边县法院能为营造和谐社会做出示范!
     此致
    敬礼!!
     陕北民企投资人
    
     2005年11月11日
    
    案情说明3
    
    
    此案相关材料:
    一、陕西各级政府的整顿方式:
    
    “1239号文件”明确指出,对民营企业“采取划转、收购、兼并、投资入股等多种方式进入陕西延长油矿工业集团,实现统一管理”,但陕西各级政府在整顿过程中严重歪曲中央政策,把收购主体由中央指定的延长油矿工业集团变更为各县钻采公司,把中央指定的“划转、收购、兼并、投资入股”等办法变更为“先接管后清算,一次清算,一次到位,原投资者彻底退出;严格执行无偿回收政策,凡投产满5年,投资收回的油井无偿全部收回”(《榆政发[2003]55号文件》)。
    
    另:1999年“1239号文件”下发后,陕西各级政府秘而不宣,继续号召民企打井,2000年后加入的投资者未等回本就被收井,多数人背上了可能永远也还不清的债务。
    
    另:陕西地方政府采取的补偿方式是——单方面强制补偿,民企投资人不愿接受这样的补偿,政府就动用警力强迫执行,有些人甚至戴着手铐脚镣在政府工作人员代签的情况下被强按指印。
    
    二、案情介绍
    
    靖边县检察院针对4月12日民企到榆林市政府要求对话和5月11日民企到省委要求对话两件事实对四代表提起公诉。
     事情原委如下:
    
    今年4月,民企状告陕西三级政府违法行政的准备工作进入尾期,但一些投资人对起诉政府信心不足,要求诉前再次与政府对话,试图通过协商解决问题。
    
    4月1日起,靖边县、定边县投资人要求与县政府对话,但县里官员答复:我们说了不算,收井是市里和省里的决定,我们不跟你们谈,你们去市里和省里反映情况。
    
    4月12日,民企投资人到榆林市政府要求对话,王登记市长为首的政府官员与民企代表座谈,承认“收油井是犯了一个美丽的错误”,表示马上组成工作组下到各县解决问题,如有需要,市长可以亲自下去。但是后来,民企屡次催促,市里均没有动静,最后干脆拒接民企代表电话。
    
    民企只好到省里反映情况。5月11日,200名民企投资人到省委要求对话,事先,民企通过三种渠道通知省委——请靖边县委马乐斌书记代为转达;邮寄要求对话的快信给省委;在互联网公开发表要求对话的信息通知政府官员。之所以费尽周折,主要是担心政府不予理睬。榆林市政府事先已知民企要到省里,他们与民企同时到达,还出动了警力对民企陪同监管。
    
    9名民企代表与陕西省委30多名官员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座谈,会后,榆林市政府官员与民企代表共进午餐,气氛和谐,一再要求民企理解政府。但民企代表离席后,即遭到榆林警方追踪。
    
    5月12日,部分民企代表在陕西省委与榆林市官员座谈,政府官员严令投资人撤回,投资人当日听令撤回各县。 5月13日,榆林警方开始了大规模抓捕,先后抓捕多人,批捕11人,最后起诉4人。
    
    民企意在与政府协商,根本不想对抗政府,在上访前一再组织学习《信访条例》。两次上访,均没有过激行为,没有打标语,没有喊口号,没有冲击大门,没有阻塞交通,但靖边县检察院的起诉书里却写着“喊着口号、冲进大门”,民企怀疑这是将其它上访群体的行为强加在民企身上。起诉书中还有几处严重不符合事实。
    民企要求对话(或可称之为“上访”),确实迫于问题不能解决的无奈,即使方式稍有偏差,也只是违反《信访条例》的一般违法行为,并不构成犯罪。
    5月20日和5月25日,民企律师请求陕西省高院立案,果真,陕西省高院拒绝受理,并且不出具任何手续。
    
    三、抓捕起诉民企代表的原因:
    从哄骗到不予理睬,知情不予劝止而是把民企推向省里,整个过程,好像不能完全摆脱圈套的嫌疑。
    
    抓捕和起诉,有两个原因:一为就此将陕北民企维权彻底镇压;一为保障延长油矿集团顺利组建。
    
    四、榆林市政府严重干预司法独立
    
    榆林市政府是民企状告的对象,与民企有直接的利害冲突,现在,它组成专案组,在市长和政法委书记亲自指导下,开展对民企代表的侦查、审查、起诉包括即将到来的审判工作。
    
    五、民企代表面临困境
    
    冯孝元,62岁,中共党员,多年任乡长,后任靖边县畜牧局局长,在靖边县人民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5月13日被捕,9月19日保外就医。被捕之日就病着,关押期间几次就医,现仍在就医中。
    
    王世军,52岁,中共党员,农民。患有腰肩盘突出,关押后病发,每天要人抬着上下铺,关押两个半月后保外就医。
    
    孔玉明,61岁,中共党员,原靖边县体改委主任、财政局长。自首后取保候审。
    
    所谓的“首要分子”冯秉先,59周岁,中共党员,曾是内蒙古自治区有名的技术干部,后多年任国企经理。冯秉先身高1.76米、体重不足百斤(胃病),7月30日被关进靖边县看守所后,多次请求保外就医,警方和检察机关不予理睬,至今仍在关押中。现有传言:要判冯秉先三年以上实刑,否则没有办法控制他这个外地人。
    
    
    民企代表为群体权益而争,并不敢越雷池,现在却要蒙冤遭受重刑,这真真要让陕北六万石油投资人痛心疾首!!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经济学法学界权威人士论陕北石油案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代表案”案情综述
  • 陕北石油事件:冯秉先家人的态度
  • 陕北石油事件”紧急通告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开庭时间延后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下周有望开庭.朱久虎律师不予起诉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今天仍未有开庭消息.下周应为开庭的最后期限.
  • 黄土地的呐喊——陕北石油事件真相(录像)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的呼吁及给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的请求(图)
  • 陕北石油事件和陕北民营企业家的命运—致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信
  • “陕北石油事件”新动态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和社会各界的呼吁
  • 陕北石油民企并未触犯刑法,陕西欲公然制造冤假错案?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材料汇编_为即将开庭而作
  • 关注陕北石油之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和王世军案(图)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的呼吁
  • 陕北石油案最新情况通报
  • 高智晟 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七)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六、一个看门老人的离奇死亡(图)
  • 党治国:陕北石油民企调查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 陕北石油案博弈演进及可能走向—兼贺朱久虎律师即将出狱
  • 杨鹏:经济问题政治化的危险——陕北石油案新动态的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