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纺织品公司领导渎职,上亿国资金流失
(博讯2005年12月17日)
    拍案惊奇:成都市纺织品公司主要领导渎职,
    涉嫌导致上亿元国资流失竟无人制止、处置
     (博讯 boxun.com)

    特约记者:李海燕(执笔)
    2004年9月至今,民主与法制时报、中国经营报、中华工商时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成都日报、西部晨报、社会观察杂志等报刊记者多次收到由中央及地方人大、政府有关部、局、纪检、检察、工商联等单位转来的《“国有资产流失”真相——致中央与省市领导及人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和《关于成都市纺织品公司有关领导渎职给国企造成重大损失,并故意逃废亿元债务却无司法部门追究的举报信》等信函。因该上述信函中反映的问题重大,涉及违法侵吞、私分、逃废、洗劫资金上亿元,记者特深入有关部门进行了一番详细调查:
    
    两家川港合资公司的来龙去脉。
    
    1992年7月13日至20日,成都市政府首次出境,在香港举行的“成都市投资洽谈会92香港”取得圆满成功,共签约项目55个,意向性投资达34142万美元。
    
    同年10年27日,为了保障海外投资者的利益,报经四川省人大第31次常务会议审议批准,成都市人大常委会召开《成都市鼓励外商投资条例》大会,宣布该条例从即日起施行。
    
    此前的1990年11月17日,成都市政府公布了《成都市外商投资企业使用土地管理办法》,并于1991年3月14日,召开常务会议,通过了《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鼓励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投资的通知》。
    
    基于上述情况,1992年11月,经成都市外经贸委批准,成都市商业局所属国营企业成都市纺织品公司(简称成纺司)与威成(香港)有限公司(简称香港威成)合资成立了成都友谊屋业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友谊屋业),注册资本3200万元人民币,中外双方各占50%的股份,各出资1600万元人民币资金。据了解,友谊屋业是一家房地产项目公司,其经营范围是对成都市上东大街1—37号、成都市走马街57—73号范围内10.93亩土地进行商业开发。1993年4月23日,经成都市外经贸委批准,香港威成又出资664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760.2万),与成纺司(其以在建的友谊广场A座大厦地下两层、地上1至10层折合664万美元或人民币5760.2万)合资成立了成都友谊商店有限公司(简称友谊商店,总注册为1328万美元),双方各持股50%。另据了解,当时成纺司以尚未完工的友谊商店大厦的建筑物是合资前成纺司拆除原友谊商店房屋,并按照国有企业自用房屋报建的在建工程,其用地手续为1990年成都市国土局的划拨土地批文;该建筑物位于友谊屋业进行房地产商业开发范围内的黄金区位(即现西南书城)。
    
    在友谊商店和友谊屋业董事会成员中,市纺司的管理班子成员占了多数,其中担任董事的中方管理人员有时任市第一商业局局长李镜明、市纺司总经理李恕人、党委书记郑镇川、副总经理张广文、财务负责人阮晓瑚等。
    
    1993年6月25日,由市纺司与香港威成合资成立的友谊屋业(其法定代表人由李恕人担任)与成都市国土局签订了《成都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成国土[1993]出让合同第78号,通过出让方式取得了位于成都市走马街57—73号、东大街1—37号块(其中包括修建友谊商店大厦的划拨土地),并于1993年7月12日领取了成国用(1993)字第0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依照双方签定的《成都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第四条、第十条之规定,市纺司在该地块上的划拨土地使用权同时终止。至此,在市纺司与香港威成的两项合资项目中,市纺司不再是合资前立项开工建设的友谊商店大厦建筑物的所有人和该地块的划拨土地使用权人。

合资双方负责人涉嫌联手“搞”钱
    
    友谊商店尚未注册成立,市纺司就与香港威成联手,签订了一份价值近9000万人民币的装修合同:由香港威成对友谊广场A座大厦进行装修。友谊商店成立后,即由香港威成出面,实施了该大楼的装修。事后,因装修费用高达9000万元人民币,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后经成都市公安局委托有关会计事务所评估表明,该装修费用竟超过实际价值近5000万元。这样一来,友谊商店刚一成立即因这多付出的5000万元装修费,而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后据知情人透露,市纺司几名主要负责人等,竟从香港威成涉嫌分到数量不匪的“批准签字费”。
    
    友谊商店成立之初,港方股东代表林少华与市纺司负责人李恕人分别以香港威成与友谊商店董事会的名义签订了一份承包经营合同。继而,以这份合同为掩护,友谊商店双方股东在各自的利益驱动下,进行了一年所谓的承包经营。就在这一年里,市纺司从友谊商店分走了1050万元的“利润”。而事实上,友谊商店并无利润产生,但市纺司却从友谊商店分走了如此巨额“利润”,这无疑加重了友谊商店的负担,并加速了其走向破产的步伐。
    
    与此同时,由于董事会故意放弃监管职责,对林少华放任自流,致使林少华从友谊商店和友谊屋业财务处划走巨额资金到广东等地,或用于归还个人债务,或用于支付有关人员的“合作报酬”。到1996年底,林少华从友谊商店和友谊屋业财务处共划走资金本息高达6000万元,至今无法收回。
    
    1994年底,商店公司的在经营无一分盈利情况下,董事会分别于1995年1月做出决议:解除林少华与商店公司董事会签订的《经营承包合同》。
    
    从1996年开始,市纺司趁机将属于合资公司的友谊广场A座大厦1至4楼营业房单独经营(该楼层为黄金口岸,现由西南书城租用经营,且租赁合同由市纺司负责人姜翼代表友谊商店与新华书店签署,年租金及物管费500余万元)。在其单独经营的3年时间里,市纺司不仅未给友谊商店创造一分钱的房租费,而且连累计300多万元的水、电费和物业管理费也一分未交,不仅给友谊商店减少收入近两千万元,而且还增加了300多万元的亏损。甚至,市纺司负责人在其经营结束时,竟将友谊商店价值近500万元的货柜全部用于处理后,涉嫌将款项用于侵占、挥霍、私吞。
    
    为此,有法学专家指出:“市纺司负责人的上述行为,已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如证据确凿,轻则构成渎职罪,重则构成侵占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按照我国现等法规,理应受到司法机关的追究和法律的制裁。”

经营举步维艰被司法机关查封
    
    1997年5月,由于市纺司和香港威成涉嫌公开联手合作和暗中串通一气,使其在经营友谊屋业的过程中遇到严重的经济困难,从而导致开发资金枯竭、债务到期无力偿还……后报经成都市人民政府批准,市纺司将其在友谊屋业的全部股份以现金2200万元人民币(含土地补偿费300万元)转让给成都银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银丰公司,溢价600万元)后,暂时摆脱了其在友谊屋业的经营困境和即将承担的经济风险。
    
    继而,市纺司与香港威成合资的另一合资企业友谊商店又遇到了更大的经济困难。由于市纺司故意放弃监督经营管理,导致该友谊商店大量到期债务无偿还能力。1998年7月,由于商店公司长期亏损,双方股东都同意终止合资合同,并进行特别清算;经报政府主管部门批准,成立特别清算委员会,按照合资企业的清算法规和清算程序确认;后经省、市法院判决,商店公司欠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成都招商银行、成都商业银行等债务本金9000万元,欠成都银丰实业有限公司、成都娱乐有限公司3000万元,加之经法院判决生效的债务利息上千万元,共计债务累计达2亿多元。
    
    为了逃废债务,成纺司现任经理姜翼继成都银丰、友谊物业报案之后,逐以报案的方式起诉林少华的诈骗行为,并以此否认商店公司的客观债务事实,企图要回被法院已查封将用于抵债商店公司在友谊广场A座地下2层、地上9层的财产。但事到此刻已无法挽救,因为合资企业董事会和中方派出在合资企业任高中层管理职员的渎职、失职和监管不力之下,作为成纺司投资在合资公司的友谊广场A座地下2层、地上9层财产,已在这几年的合资经营过程中,被自己亲手输掉。
    
    1998年11月,经友谊屋业和成纺司先后报案,林少华被深圳检察院以涉嫌 “诈骗”逮捕羁押。2000年,友谊商店大厦之市纺司用于合资的建筑物,被债权人市商业银行、银丰公司、成都娱乐公司等向法院申请冻结(诉讼保全)。2001年,由于与市纺司合资的外方股东林少华涉嫌诈骗,该建筑物被市公安局查封。2004年5月,林少华虽被广东省高院宣判无罪,但又于同年4月被成都市检察院以涉嫌1996年前在商店公司诈骗500万元人民币贷款和职务侵占190万美金为由,正式逮捕羁押在成都。
    
    经过市政府的支持、努力,成纺司已安置了90%以上的职工,并正在进行改制工作。但几位负责人为了逃脱监管不力的渎职责任,逃废与林少华合资的商店公司欠下的巨额债务,在他们的授意下,成纺司故意回避与林少华成立合资商店公司这一客观事实,刻意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林少华涉嫌“诈骗”身上。为此,他们认定林少华是“诈骗犯”,其应承担商店公司的一切负债责任,并由此推论出商店公司行为与合资企业对外的负债不算数,否认合资企业按照法规进行的特别清算,故意混淆各种不同的司法关系和法人主体行为与自然人行为之间的法律关系。甚至,他们利用自“国企”领导的牌子和他们在合资公司中方股东的特殊身份,大搞违背现行法规的不法之道。

新官上任三把火“搞”钱方式更甚
    
    1998年6月30日,为了达到其掩盖上述涉嫌失职、渎职、侵占、私分国有和合资公司资金的目的,刚被任命为市纺司临时负责人的姜翼,竟带人强行撬开已被合资企业友谊商店查封的原总经理林少华之办公室房门,并将室内的资料和物品洗劫一空,以毁灭证据,从而给办案机关在查证外商林少华涉嫌与市纺司负责人合谋侵占、私分钱物的相关证据造成严重缺失。
    
    1998年7月1日上午,姜翼打着“国企”领导的牌子,擅自组织几百名不明事实真相的市纺司职工在通往省政府的交通要道上东大街与走马街交汇处,借“保护国有资产”的旗号,公开聚众闹事,阻断车行人流,致使交通阻塞达三小时之久。据了解,姜翼等人的目的是想通过此次行动,否认有关人员与外商林少华合资经营和合谋侵占、私分钱款的事实,从而逃避合资公司的对外债务。
    
    2000年4月6日,因经特别清算后确认,合资公司欠成都市商业银行和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巨额债务到期没有偿还,而被两银行起诉。
    
    为了达到继续侵占合资公司钱款的目的,在事前根本没有征求合资公司外方股东委托代理人李嘉伟的意见和明知案件败诉是定局的情况下(事实上最后两案均败诉),姜翼竟暗中与成都伦典律师事务所挂名律师蒲恩昆串通勾结,单方面背着合资公司和外方股东代理人李嘉伟,以合资公司名义与该律师事务所签订了所谓的委托代表合同(该律师事务所及其律师是市纺司的法律顾问单位和代理人),并在合同中约定,由合资公司在合同签订时一次性付给蒲恩昆巨额代理费共计610070元人民币。
    
    合同签订后,姜翼既故意隐瞒,也不按照财务管理程序,将合同书交给合资公司。同年10月,蒲恩昆和姜翼商量好后,向成都锦江区法院提出支付令申请。锦江人民法院于10月9日签发支付令[(2000)锦江民督字第26号]后,姜翼等人再次与浦恩昆相互串通,让法院将支付令直接送达给姜翼。而姜翼在收到支付令后,竟又故技重演,根本不告知合资公司和外方股东委托代理人,致使合资公司在司法诉讼上丧失了异议机会,导致支付令发生法律效力。11月3日,姜翼和蒲恩昆合谋后,锦江法院突然将执行通知书送到合资公司,要求付款,并最终导致合资公司被强行划走巨额律师费后,姜、蒲二人涉嫌进行私分。
    
    姜翼与蒲恩昆等相互勾结,从合资公司套走巨额资涉嫌进行私分之举,无疑给合资公司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为此,合资公司的外方股东委托代理人银丰公司不得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2001年5月,经过艰难的两审诉讼,法院最后判令市纺司赔偿给合资公司造成的损失61万元。终审判决下达后,银丰公司向锦江法院交纳了执行费。但在该案执行过程中,姜翼竟又涉嫌与锦江法院的执行人员相互串通,竭力为该案的执行设置重重障碍,致使该案至今没有执行,使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文书落为一张空纸,使合资公司的61万元资产,至今无法追回。

拒发员工工资偷窃审计证据
    
    与此同时,姜翼利用其控制合资公司财务的权力,故意两个月不给友谊商店全体员工发放工资,从而多次引起员工到劳动部门投诉。劳动部门在得到投诉后,找到姜翼了解情况,并希望其能及时补发所欠职工工资,但遭到姜翼的拒绝。后来,香港威成的股份托管方——银丰公司驻友谊商店的代理人李嘉伟考虑到社会安定因素和职工的实际生活困难,方向控股企业成都鑫丰公司借款,才支付了所欠活员工的两个月工资。
    
    2001年10月,成都市审计局受成都市人民政府指派,通过市公安局七处的名义,以合资外商林少华涉嫌职务侵占与诈骗为由,对合资公司友谊商店及其债务、债权关系公司进行审计。在审计过程中,姜翼竟又暗中涉嫌使人利用其与审计单位人员的特殊关系和管理上的漏洞,将其有债务、债权的相关企业之财务资料从市审计局手中偷窃,并断章取义地复印和四处散发,企图逃避债责。

恶意拒交费用侵占合法公司钱物
    
    市纺司自1993年入驻友谊广场A座十一、十二楼以来,长期恶意拒交水、电和物管、停车等费用,使此费用一直由合资公司垫付,从而给合资公司带来巨大压力和损失。截止2005年4月,其累计欠费已达800多万元之巨。此费虽经物管部门屡次上门催收,但姜翼等人却威助合资公司与物管部门:若停电、停水,便要在友谊广场内和交通要道上闹事!
    
    2002年10月,姜翼再次打着“国企”领导的牌子,擅自带人强行霸占了属于合资公司的友谊广场A座十楼全部和一楼、九楼的部分房产,并以成纺司的名义将其租给其它单位使用。与此同时,成纺司将合资公司原应收的该楼层房租、水费、电费、物业管理全部侵占。
    
    2002年底,在姜翼有预谋的计划组织下,友谊商店所有债权人在未收到一分债务的情况下,市纺司非法向法院诉西南书城租友谊商店房款费一案。经省高级法院终审认定,以“因友谊商店放弃收取西南书城租金收益,损害了股东之一的市纺司‘利益’为由”,将本属合资公司的500多万元租金判给了市纺司。而姜翼在收到西南书城支付的500多万元租金后,其在既未向税务机关上缴税收,也不对市纺司现余的100余名员工进行安置的情况下,立即支付近100多万元购置了4辆豪华型帕沙特轿车,并且大吃大喝、请客送礼,以报答此次帮忙的律师、法官等人。
    2002年11月,姜翼将其带人强行霸占的友谊广场A座九楼、十楼房产,出租给四川领先申银广告公司。2003年3月,姜翼与该广告公司和律师密谋串通后,利用通过的假房租纠纷诉讼、假调解等方式,取得了锦江法院的民事调解书,企图以法律文书的方式,来确认已本属合资公司所有的友谊广场A座的房屋产权为市纺司所有,从而最终达到其逃避合资公司的债权人追讨债务的目的。

冲击人大机关违法办理房产证
    
    2003年1至6月,姜翼擅自又组织人员连续多次(天),先是在四川省人大机关冲击人大会场,继而在友谊广场大院内明目张胆地散发和张贴非法出版物《中华时报》、《西部新闻导刊》等,从而给合资公司、投资人、社会安宁和友谊广场内近百户企业的经营管理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此举经“110”报警,并被公安机关勒令清除后,姜翼竟对此怀恨在心,遂组织人员开车故意冲撞友谊广场停车场的电脑计费栏杆,并亲自将汽车恶意停在进口通道上,以阻止其它车辆进入。与此同时,姜翼还组织人员用汽车撞伤和殴打广场管理处的负责人,企图挑起更大的聚众斗殴事件。此事件经公安机关再次及时制止后,方防止了事态扩大。
    2003年10月,姜翼利用已经成为历史的国有划拨土地证书,采用欺瞒的手法,并在与成都市房管局有关人员的“沟通”下,违法、违规办理了早已被人民法院查封的合资公司友谊广场A座房产证。据了解,在办证过程中,姜翼指使人员与个别公安人员“沟通”,故意违反规定程序在人民东路派出所出具的驻地证明材料上,私下将驻地证明用钢笔字篡改后,将其用于违规办证,并将本应属合资企业友谊商店的房产,办在市纺司名下,从而严重侵害了债权人的合法利益,扰乱了正常的经济秩序。
    
2003年11月底,友谊屋业向锦江法院递交了状告成都市房管局乱发房产证的行政诉状。但未料想,姜翼又私下“沟通”四川高院等人,并在与成都中院、锦江法院个别法官的“沟通”下,让拥有合法土地证的友谊屋业先是一审败诉,继而二审被中止了诉讼……


蒙骗人大代表诬陷诽谤他人
    
    更有甚者,他们为了蒙骗省、市有关领导和人大代表,姜翼竞组织职工到处散发虚假材料和非法出版物,将其与林少华在成都同其它中方企业合资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洪挺恶意诬陷成其同伙;把在十年前支持过合资企业的有关省、市党、政领导和政府有关部门诽谤成是“诈骗犯”林少华的“保护伞”;对不符合他们这个推论的任何事情进行过激抵制,把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大代表拉进去为这个“逻辑”辩解,使得省、市法院在考虑到社会隐定的大局下,不得不暂行中止执行裁定……并由此引发了多起惊动海内外的民事诉讼案件、职工聚众闹事、阻碍交通,冲击人大、政府机关和报道事件真相的省、市及中央新闻单位,威胁记者,给成都的投资环境造成恶劣影响,使中外双方投资近1.5亿元身价的合资企业在十几年后的今天负债累累,成为现今中国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的一个典型“样板”。

行政司法不作为也是 一种腐败
    
    鉴于成纺司先后负责人及有关部门的上述涉嫌违纪、违规、不法、犯罪等行为,深受其害的成都友谊屋业、成都娱乐、四川鑫丰投资、成都银丰、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成都招商银行、成都商业银行等,从2004年9月至今,或单独或联名,先后分别向中央及地方人大、政府、有关部、局、纪检、检察、宣传、新闻出版、报刊等单位发去了《关于请求检察机关对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成都市锦江人民法院枉法裁定进行抗诉的申请书》、《关于不法律师、律师事务所与国企领导密谋串通,共同洗动61万元律师代理费的举报信》、《关于成都市房产管理局严重违规颁发〈房屋所有权证〉侵害民营企业合法财产的控告书》、《关于杨健等人利用正规和非法出版物制造假新闻,侵害当事人荣誉、名誉权的投诉书》及本文开头提到的《公开信》、《举报信》等文字材料、法院文书、证言证据,恳请有关部门进行立案调查,以早日追回银行机构和民营企业的债权债务损失,追究有关人员的党纪、政纪和法律责任。
    
    然而遗憾,几家受害单位的申请、举报、投诉、公开等信函,几乎均石牛入海,毫无任何回音。
    
    为此,监察部、四川省纪委特约监察员张代良指出:按照我国现行有关法律规定,国家行政部门和司法机关面对人民群众的投诉、举报、控告、申请等正常请求,应给正常回复和处理意见。如果行政部门和司法机关面对受害者的投诉、举报而不作为,这其是也是一种腐败。甚至,从某意义上说,这是一种比贪污、受贿还更可怕的腐败。因为它轻则扰乱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重则影响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可谓后患无穷。
    
    为此,方有了本文开头的那段文字。
    
    通过本文所列举的事实,我们不难发现:成纺司先后负责人等,其涉嫌表面是公开打着“国企”的旗号,实则暗中在与人“沟通”,涉嫌行侵占、私分国有和合资公司钱款钱之罪恶目的和不法勾当。
    
    腐败不除,民无宁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愿本文能引起纪监、检察机关的关注和重视,并早日一查到底,将一切不法分子绳之以法,给予严厉惩处。
    截止记者发稿之时,据有关人士透露:纪监、检察机关正在对本案进行调查,并向举报人表示,如未情况属实,他们将一查到底,以追回流失、被洗劫的国有资产,给中央与省市领导及人大代表一个圆满的交待。
    
    (本文资料来源:《“国有资产流失”真相——致中央与省市领导及人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和《关于成都市纺织品公司有关领导渎职给国企造成重大损失,并故意逃废亿元债务却无司法部门追究的举报信》、《关于请求检察机关对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成都市锦江人民法院枉法裁定进行抗诉的申请书》、《关于不法律师、律师事务所与国企领导秘谋串通,共同洗动61万元律师代理费的举报信》、《关于成都市房产管理局严重违规颁发〈房屋所有权证〉侵害民营企业合法财产的控告书》、《关于杨健等人利用正规和非法出版物制造假新闻,侵害当事人荣誉、名誉权的投诉书》等;未经作者同意,其它平面、网络媒体不得转载!)
     特约记者:李海燕(执笔) _(博讯记者:正义侠)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