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成都发生骇人听闻事件――惨惨惨!!!
(博讯2005年12月15日)

成都市郊区彭州市发生骇人听闻事件------警察可恶!死者可怜!记者可悲!
    
     本刊主笔:正义侠(美国旧金山)vs成都良心记者 (博讯 boxun.com)
    
    2005-11-29日下午,成都良心记者接到线索,赶到成都市郊区彭州市一个叫红岩镇的地方采访。之前,线索人就给记者大致描述了情况:当地派出所警察在路上碰到一个载有乘客的民用无牌照摩托车。于是,警察便用警用摩托车和警用面包车对其进行迎面夹击,并把对方往路中间撇。更为恶劣的是,那骑摩托车的警察竟一脚把那骑民用无牌照摩托车的男车主踢翻,从而坐在摩托车后面的老妇女摔倒在路中间时,正好被后面开来的大货车当即碾死。
    
      因事情重大,担任文字工作的记者立即和摄影记者驱车近两小时后赶到事发现场。
    
    在彭什公路红岩镇刚进镇的路上,记者远远就看见沿途气车已被堵成长龙,前方围了黑压压的一大片群众。记者跑到现场,拨开重重围观者,朝里面一看:地上是一堆碎肉,一个头和散在旁边的两条腿的中间是被碾碎的整个躯体,这是记者采访以来所见到死状最恐怖的一次,使记者当场便呕吐。当地愤怒的老百姓见到记者到来,均不约而同地迎了过来(也许记者的打扮已越来越容易让人知道我们是干记者职业的),要求媒体公开披露当地公安的残暴行径!
    
      于是,记者开始大范围的采访求证,十多位现场第一目击者口径惊人一致的表述如下:当天上午11时40分左右,54岁的刘期成骑着无牌照的摩托车,载着自己老伴赶往红岩镇亲戚家过生日,顺便给自己儿子找对象。在刘往彭州市区方向行驶时,迎面突然碰到了当地派出所的一辆警用面包车和一辆警用摩托车。也许过去刘期成被逮过几次,警察一眼便认出了他,并远远大吼一声: XXX又是你!
    刘期成听后见状便立即慌了手脚,企图夺夺路而逃。可这时,两个警车却径直向他逼了上来。其中,左边那个骑警用摩托车的警察嘻嘻哈哈地将刘往路中间逼,导致慌张的刘期成本能地欲想掉头寻路逃跑。就在这非常时刻,一个十分卑劣的犯罪动作产生了:说这个骑摩托的警察,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广庭大众眼中,突然恶狠狠地朝刘期成的摩托踢了一脚!随着刘期成和记者被摔倒在地,他那坐在记者后面的老伴杨义翠当即摔出三四米之外。与此同时,一辆一直跟在刘期成后面行驶、来自阿坝州的载着十多吨水泥的大货车因避让不及,使杨义翠当场被货车右后两车轮碾过腰部,将其整个躯干碾碎,肺腑迸裂,肝脏四溢!刘期成左脚也被车轮碾碎,当场昏迷。   
    
    让人极度愤怒的是,事发后,几个坐在面包车的警察,吓得下车张望了一下后,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救人、报警,而是上前把已停下的货车司机的驾照扣下,然后让那骑摩托的作恶警察逃离现场!
    
    附近几十名老百姓见状,立即自发性用铁锹等工具,把派出所那辆面包车给强行成功拦下。
    
当天下午,记者亲眼见到,竟有十多辆警车赶到现场为几个作恶警察扎场子。甚至,还有防暴警察扛着枪在现场守侯。为此,记者问老百姓:“那些该死的警察在哪儿?”大家于是立即一指:“那几个坐在那里的就是!” 于是,记者走过去,亮出证件问:“你是不是XX派出所的警察?”对方脸色虽早已惨白,其喷出向第一句话居然是威胁之词:“不管你问什么,反正我要到法院去告你们诽谤!” 记者听后,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他给臭骂了一顿:“你这!你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没采访你呢,你就说这样的话!我跟你讲:你就是告到省委宣传部,今天我照样要曝你们这帮畜牲的光!”旁边的老百姓实在看不过去了,便纷纷怒火难抑地齐声大喊:“打死他!太不像话了,这都是平时耍威风惯了养成的。!”关键时刻,随着记者几声大喊:“别动他,不要转移视线!”大家听后,居然立刻就住了手。

      此间,来自成都的三家省、市电视台记者也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现场。见到记者手中的长枪短炮一出现,现场围着的几千名当地老百姓立即情不自禁地闹起来了,他们不顾警察的阻拦,强行冲破警戒线,让死者家属把盖在死者身上的布揭开,以让记者拍!尽管此情此景令几名电视台的记者朋友也当场恶心想吐,但他们还是一丝不苟地坚持拍摄。随着成都晚报、成都商报和天府早报的记赶到现场,于是我们联合采访了那位坐在货车副驾驶上的女同志。她是个阿坝藏族人,是此次事故仅次于当事人的直接目击者。她用藏族的一种很奇特的动作发誓称:她说的都是真的,均与目击者说法印证,且强调自己当时感觉不对劲,主动停到了路边。

现场之混乱,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壮观”的一幕!

      为了印证她的说法,一群记者又赶到彭州市人民医院采访伤者刘期成。此间,时间已近6点,刘期成被动完手术后,正躺在床上休息。惊魂未定的他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故来仍旧是心有余悸、不堪回首,只是说自己是被警察踢倒的,他被压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醒来时,已动完手术……
    
    正采访时,突然来了两个警察,称他们要录口供,并要我们离开病房。
    
    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把录音机拿给刘期成的女儿,让她藏在口袋里进病房录音。结果,她成功地录到了关键性证词。
    
    继而,一群记者又赶到当地派出所采访。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几位新闻报料人几乎都躲光了,该市公安局的宣传干事早已等候在那里。其中,那个长得很漂亮,但却让我们感觉很恶心的女办公室主任开口就说:“你们记者不要相信那些人乱说,他们有几个看到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接着,她给了一伤他们已拟好的“通稿”,其大致意思是:当时刘期成摩托车“不小心”与货车擦挂,倒地后被车轮碾死;外出办案的派出所警察正好开车路过这儿,警察从天职出发,立即下车对事故现场进行了保护,并追拦下企图逃逸的“肇事”货车,暂扣了驾驶员的驾照,还立即打电话通知了市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与此同时,她还给我们看了一份现场示意图:按图中所示,事发时警车居然离刘期成的摩托车有150米!
    
    对此,记者们立即责问:“你们的说法从哪儿得来的?这150米凭什么依据?”那女主任回答说:“是交警对事故进行的认定。”记者们又问:“那你通稿中,怎么说事故及责任认定仍在调查之中呢?”谁知,她一阵无语后竟说:“我们警察很冤枉,知道吗?你们别相信那些老百姓乱说,他们晓得什么?有几个是自己看到的?”我们又再问:“那货车司机和另一个跟着后面的奥拓车司机的说法,难道也不能相信吗?”那女的再无语狡辩,并发话说:“你们不要问这么多了。你们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好吗?”记者们听后,都没理她,纷纷气愤地全部离开。   
    
    经商议,四家媒体记者再次赶回现场采访。此时,突然传来阵阵鞭炮声,经问才得知,原来死者家属已赶到现场,并用刘期成走亲戚带在摩托车上的一串鞭炮,“正好”在死者身边燃放了起来。在现场,我们看到死者家属都戴上了孝服,正在死者旁边点香燃蜡、烧着几堆“钱纸”。烟雾弥漫、纸灰飘零,加之死者家属的哭泣声、叫喊声,其场景十分悲切、凄凉,令人惨不忍睹!
    
    经再次采访录音后,记者们正准备离开时,当地一群人突然拉着记者不放,死者家属也齐整整地跪在记者们面前不让走。其中,刘期成的儿子刘勇哭着说:“求求你们,再帮我们一把。以把这些该死的警察枪毙!”此时此刻,记者们都怀着沉重而复杂的心情,纷纷无言以对,也不敢轻易承诺什么……
    
    因为,在此之前,成都某报的一名记者已接到该报主任打来的电话,明确告诉他:这份稿子将按市公安局的通稿写,并让他尽快赶回。带着沉重和复杂的心情,我们一群记者各自乘车赶回成都。   
    
     刚回到报社后,记者便得知市公安局已打来电话,请求该稿不发或按通稿发。记者见后立即极力和主任争辩。但主任边坚决地摇摇头,边对我“安慰”地说:“算了、算了,也没得好大,你以后见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记者听后心凉透顶,想起现场的一幕幕惨状,顿时心如刀割:“我们记者能真正地为老百姓能做些什么呢?这个世界,只有强权!警察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地随便编个理由,就立刻把自己由魔鬼变成英雄?!”
    
    回到电脑前,记者头脑一片空白……特别是当记者看着那个肮脏的传真通稿时,记者更是气得火往上冒,并边立即把它撕得粉碎,边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放他妈狗屁的‘铁肩担道义’,这叫什么世道啊!”   
    
     良心记者愤笔书写于 成都

_(博讯记者:正义侠) (Modified on 2005/12/15)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