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央电视台CCTV 全球最腐败的媒体
(博讯2005年12月12日)
    作者:华家良(中国新闻工作者)
    
     编者按:这篇由国内新闻工作者撰写的报导指出,中央电视台两个贪官赵安、张光途,一个重案轻判,一个封锁被捕消息,是因为要保护中央电视台更多未曝光的大贪官及维护这个严重腐败媒体的形象。 (博讯 boxun.com)

    
     中国民谣说:处级以上贪官挨著枪毙有冤枉的,隔著枪毙必有漏网的。此语描述北京中央电视台应改为:从科级到副部级官员挨著处理没冤枉的,区别只是非法占有和挥霍的数字大小而已。
    
    先说处级贪官兼导演赵安
    
    中央电视台是副部级机构,台长副部级,各中心主任厅局级,各部主任处级,制片人科级。
    
    年初,中央电视台曾七次参与执导春节晚会、四次担任总导演的文艺中心副主任、文艺部主任赵安被捕入狱,被多家国内媒体即时披露:赵安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和六辆汽车,日前已被北京警方拘捕。据称,经广电系统职工和部份艺术家举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反贪局在掌握确凿证据后,于九月底已对刚从澳门参加《濠江明月情》晚会归来的赵安和其妻卢秀梅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在其家中就搜出现金一千多万元人民币」。近日,北京官方媒体披露的赵安案已经降为六十一万元,而且只是受贿于一个叫张俊以的人。但在北京新闻界没有人相信官方的说法。
    
    
    赵安有些权,他是文艺部的人、财、物掌领人之一。文艺部全年的播出时间、播出内容是权的一部份。对于没有背景的制片人、记者和工作人员来说,这权还意味著有没有工作、干甚么工作;对艺术团体和从艺人士意味著能不能出镜、甚么时候出、出镜频率如何。当然,还有台内、广电总局、中宣部的人物在赵安以上,支配赵安。
    
    知情的艺术人士说:电视台内,赵安在和他同职同权的人当中,不算贪心大的,电视台内,既愚蠢、又贪婪的官,大有人在。这就是赵安案被大事化小的秘密。
    
    再说科级贪官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节目《东方之子》前制片人张光途。张光途于二○○一年六月三日被检察院批捕,传说一年后放出。现如今,人是没了声息,打开互联网,点击这三个汉字,他耀眼的过去还有余辉,还谈到他主编的两本书。
    
    《二十年记忆--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人物志》、《精神的田园--「东方之子」访谈录》。
    
    《东方之子 》黑幕重重
    
    中央电视台对外是这样介绍这个栏目的:《东方之子》是中央电视台开办时间最长、品牌影响力最持久的一档人物访谈节目,也是迄今为止中国电视界人物层次最高、最具权威性的人物节目。
    
    《东方之子》将镜头对准优秀儿女和杰出人物。他们或是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突出贡献,或是在人生道路上展现了非凡人格,或是对人生、对社会有独特理解和追求。
    
    《东方之子》自一九九三年五月一日开播至今,已播出了二千多位「东方之子」。他们中有高层政要、学界名流、商界巨子,还有影响力巨大的艺术家、科学家、社会活动家等。
    
    但是,中央电视台忘了介绍,已播出的「东方之子」人物,哪些已经被逮捕法办,哪些是出了巨资,才成为这个栏目里东方之子的。已公布的被逮捕的东方之子贵宾中,既有所谓高层政要也有所谓商界巨子。张光途是在中纪委审查渖阳市大贪官慕绥新大案中被萝卜带出的黑泥。电视台内知情人士说:中纪委审查慕绥新大案中发现有数十万公款流入张光途处,这是慕绥新成为「东方之子」的代价之一,经检察院查实后张被依法逮捕。二○○一年六月三日这位中国「精神家园」的制造者之一,在北京被检察院正式逮捕,而慕绥新大案的新闻发布会六月十五日才召开。「东方之子」制片人涉案消息封锁之严密令人惊诧:没有任何一家文字、网络、电视媒体披露过一个字。除了张本人供职的新闻评论部,中央电视台内知晓者甚少。而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被捕还国人皆知呢!
    
    封锁消息怕人们产生联想
    
    中国各类的媒体为甚么会如此严密封锁一个科级制片人的违法呢?答案只有一个:更大的掌权者心虚胆颤、害怕引起人们的联想。假如中纪委聘请香港廉政公署水准的专家来查,肯定能逮捕一个连的「赵安张光途」。
    
    一个科级制片人,在一次节目中,索要钜款数十万,那部主任、中心主任、台领导又会用权利干甚么呢?东方之子节目一年播出三百六十五天,已经播出九年七个月,张光途只是历任制片人之一,制片人以上的评论部主任、新闻中心主任、台领导及以上官员都能决定谁是下个东方之子人选。张光途每天掌握八分钟播出时间,还有每天掌握一小时的、二十四个小时的、还有掌握数个频道的。每年进出数十亿款项、拥有上万电视工作者的大台,统领在大大小小赵安张光途旗下,没有有效监督,他们能守法?这样的电视台,播出的节目已经证明:在重大问题上,充斥虚假新闻,欺上瞒下,误导国民,贻害深远。
    
    焦点访谈从不披露大案要案
    
    新闻工作者的职责是告诉世界告诉政府告诉人民:某时某刻某地发生了甚么?有甚么利害?为甚么发生?有无对应办法?而中国中央电视台回荡在每一个演播厅、制作间、每一个负责人心胸的只是四个字:安全播出。安全播出了,就官运亨通、财源不断。至于安全播出的是甚么?误导造成的贻害全然不顾。名利之前,哪有道德良心。百姓眼睛雪亮,早有百姓在互联网疾呼:「甚么焦点访谈,创建初期播出的事件算是高射炮打蚊子,现在播出的完全是显微镜找细菌。从不披露大案要案,重大案件也是大事化小、轻描淡写。」
    
    在中国这样一个缺乏制度监督,官员缺乏职业操守的大环境里,各地官员报喜不报忧是极为普遍的事。由于新闻管制和语言障碍,中国连官带民,获取国际国内资讯的渠道十分有限,对电视新闻报道的事实、导向、教化相当依赖。此时,中央电视台具有的垄断性、独家性,不仅起到了愚民作用,也会起到愚官的作用,致使当局一旦发现事态严重时,事情已变得不可收拾或已造成重大损失了。例如:非典事件,始于十一月,爆发于四月,五个月的时间,多少个新闻报道的机会错过了。而蒋彦永首报的就是中央电视台,却石沉大海,万般无奈他才将消息给了美国媒体,这个现代林则徐在七十高龄勇敢地挽救了更多的北京人、中国人和世界人。而中国的新政府,为此遭受了莫大的耻辱和经济、政治代价。
    
    庞大体制严重的制度腐败
    
    中央电视台内存在严重的制度性腐败。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来,中央电视台人事、财务管理制度停滞不前。现有服务于全台的工作人员上万人,身份有六种之多。第一种是当年分配来台以及正式调配来台,这部份人只占人数的四分之一,科级以上的多属于此类,例如:敬一丹、赵安、倪萍、白岩松。
    
    第二种是台聘人员,产生于九十年代东方时空创立之初求贤若渴时代,人数仅有数百人,待遇与正式职工相当,有住房、医疗和养老保障,他们主要供职于中央电视台的心脏--新闻中心和新闻评论部,一部分人已经成为掌握本栏目人财物权的制片人或部主任。
    
    第三种是部聘,数千人,是中央电视台保证每天十三个频道播出的主要劳动力。例如新闻中心的采访部、社会新闻部工作的大量记者,他们待遇和稳定程度较差,没有记者证、没有稳定的待遇、更没有住房、医疗和养老。连中国法律规定劳动者必享的三险也没有。法制节目的数百记者、编辑、摄像人员,没有任何劳动法律保护。可被科级制片人挥之即来、唾之即去。
    
    第四种是「组招」,也有数千人,无身份无保障,制片人给印张名片,每月发点劳务费,让走人第二天就得走人。
    
    第五种是临时工,干体力活较多。如食堂、绿化、清洁,多数来自农村,与台内行政部门有些关系,多数已干了数年。
    
    第六种:前来进行节目合作的专业人士,凭身份证填写进门条,一次一填,没有费用标准,视制片人情绪涨落,得些劳务费。
    
    人事管理制度被广大编辑记者技术人员称为事实上的「奴隶主」制。台人事处只管理在编人员的事务,采、编、播的主力是没有背景没有制度保障的一线人员,他们被辞,不需要原因,也无处申诉。
    
    以下是一位毕业于某著名大学的硕士所言:「去年,我从全国众多应聘者中来到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某著名栏目,笔试面试后获试用者甚少。试用期,令人如碳烤般难忍。我的业务能力、工作态度得到肯定,但是由于大胆直言,引起制片人不悦,看著一同应聘的哥们,小心模仿组内同仁,开会不敢发言,先揣摩头儿的意图,说话先陪笑脸,下班不敢走人,陪下棋、陪看盘、陪娱乐,不仅要看制片人的扑克脸,还要小心制片人在栏目里的亲信。这段岁月,是我二十七年生涯中最黑暗的日子,我毅然离开盛名之下其实难符的中国最大媒体,一个真实的「小人制」社会。」
    
    财务制度漏洞巨大
    
    中央电视台财务制度可谓给假报帐提供方便之最。独立制片人以上每月获取的收入除了工资、奖金、饭补、住房、医疗等待遇外,可支配的是数额巨大的节目经费。
    
    实例一:在中央电视台周播节目中,同类节目同等时长,有在册三十名编辑记者的、也有四十名的,还有仅雇请六名工作人员的。
    
    假定这个节目每周播出一次,每次四十分钟节目,每年五十二次,全年经费为一百万元。制片人可交回财务科报帐的单据包括:餐馆发票、酒店住宿发票、食品发票、车船机票。在北京,很多餐馆、商店、酒店经营人都有给这些人提供发票的经历,至于公开购买发票,易如反掌。
    
    实例二:某五星酒店总经理说:旅游旺季,一著名栏目一行约三十人下榻,因领导关照,住宿每晚每标准间只收一百元人民币,五天后离开,但还是在另一家三星宾馆开取了每个标准间每天四百元的大额发票以备报销。已给优惠,住的舒适、服务周到,还要赚取非法之财、欲壑难填。
    来源:中国记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中央电视台响起了圣诗
  • 查帐风暴 刮向中共中央电视台
  • 查帐风暴刮向中共中央电视台
  • 妞妞她爸麻烦大——中央电视台昨晚“特别关怀”
  • 郭起真98初给中央电视台写信后 做的两件事和所遭受到的迫害
  • 赵达功: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 郭起真再次到沧州市委和中央电视台门前请愿
  • 中央电视台一节目揭发有毒食品遭停播
  • 谨慎:中央电视台勾结中国移动和北京博讯融通联合欺诈
  • 中央电视台CCTV: 全球最腐败的媒体
  • 中央电视台的广告不要再助纣为虐
  • 彩霞:黑心的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
  • 中央电视台,就是将中共送上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郭起真
  • 在娱乐喧嚣中“堕落”的中央电视台(图)
  • 中央电视台特别可乐!
  • 请看中央电视台女主持人文清丑陋的嘴脸
  • 郭起真给中央电视台的第二封公开信
  • 刘晓波: 中国中央电视台是暴君的哀悼者
  • 看了中央电视台关于“萨达姆被擒”的相关报道,心里总有一种被堵的感觉
  • 郭起真:给胡总书记和中央电视台的公开信
  • 从中央电视台中的新闻看国人的素质
  • 弱智的中央电视台——另一种腐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